第四十七章:死里逃生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18-01-12 19:53      字数:3135
    胖管家看着刘利民和酒馆的伙计把满身血污的龙二丫抬出门去,刚要上前问个究竟,又看到警察所的人押着段有德从酒馆走出来,顿时把他吓了个魂飞魄散。

    段有德看着吓得丢了魂的胖管家,跟两个警察说,“我跟管家把家里的事交待一下。”

    “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你还想说什么?”警察怒斥道,把他的头往下一按,“老老实实认罪吧。”

    段有德看了一眼邬清明,邬清明冲两个警察摆了摆手,段有德这才把胖管家叫过来。

    “老爷,”胖管家抖得双腿发软,“这怎么回事?”

    段有德自嘲,“该来的都会来的,你赶紧去找刘利民,告诉他,无论如何想办法保住我的命,要不然下一个就是他,他也跑不掉!”

    “好,我一会就去,但是老爷,那家里矿上的事怎么办?”

    “叫耗子给我送点衣物过来,天会越来越冷的。”

    “我给老爷送来吧。”

    “你把家里看好就行,该花的钱就花。跑腿的事交给耗子,他年轻比你体力好,养了这么多年,该到他出力的时候了。”段有德看着淘塘界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没事,老子曾经就是个叫化子,鸡毛都没一根,只要有命在,就有翻身的一天!”

    邬清明看着段有德脸上凶狠的表情,暗自打了个寒颤。

    吴郎中在矿山治病救人小名气,所幸二丫的刀伤并没有砍中要害位置,离脖子还有一点距离。郎中用草药把伤口的血止住之后,二丫的命就算保住了。

    苏镜明和童花花听到消息后忙赶了过来,看到一脸发懵的刘利民忙问是怎么回事。

    刘利民知道这是个阴谋,是杨满山给段有德设的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当时屋子里那么多人,出事之后没有一个人出来为段有德说一句话,包括一直跟段有德关系不错的伍志华。而那个叫小桃的姑娘突然把他关在了后院的花房,看来也是早就有预谋的。他们是要合伙把段有德置于死地,而二丫只是一颗攻击段有德的棋子而已。他看着躲在病床上的二丫,此时她的表情那么平静,连一向紧皱的双眉都舒展开了,嘴角甚至有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她终于如愿以偿报仇了。

    “利民兄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早晨的时候苏镜明看到二丫去给酒馆送菜,二丫的样子看上去很高兴,“段爷为什么要对二丫动手,现在大街上都传遍了,这是要干什么呀,非要赶尽杀绝吗?”

    刘利民看着苏镜明,“石头呢?”

    “上矿山捡废砂去了吧。”

    “别让他知道了,你们就帮着看着点。”刘利民心里很乱也很害怕,他知道杨满山不会放过自己的。

    童花花嘟哝,“我们怕是看不过来,山上都传开了,他这么大个孩子,不可能不知道。要不,让他先去你家里呆几天。”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刘利民看了苏镜明两口子一眼,“那你们帮着过来看看她可以吧?我让人去找他。”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才会让杨满山有了今天,他必须马上进城找范局长,要不然杨满山这把忍了这么久的怨火迟早会烧到自己头上。

    刘利民刚从郎中那里走出来,一眼看到站在路边的胖管家和耗子。胖管家一看到他,忙挪着两条胖腿跑过来,“利民,我们老爷是冤枉的,你得想办法救救他。”

    “段爷怎么说的?”

    “老爷吩咐了,只要能保住他一条命,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你安排人给我看着龙二丫,她要是死了,那段爷指定也活不成,到时别怪我没救他。”

    “我知道,利民啊,这次全要靠你了,刚才耗子去见过老爷了,就是他们做的局,要把老爷置于死地。”

    “那让耗子跟我一起去?”

    胖管家忙点头。

    “多带点钱,别到城里又不够花的。”

    “我们在城里的钱庄有钱,只要能办成事,花多少都行。”

    刘利民看着耗子。

    耗子忙走上前来,“到了城里我一切都听刘痢哥的。”

    “那走吧,我回去换身衣服。”刘利民看了看衣服上的血渍,呕心得他直想吐。

    郎中家对面的山头上,杨满山和杨继祖把这一幕全看在眼里。

    杨继祖哈哈一笑,“姓段的还以为他那条破命很值钱,我呸!这回我得让他倾家荡产,永世不得翻身,把他打回原型,重新去当他的叫化子!”

    “放心吧,哥,范局长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这次一定要把他的家底全部掏空,到时咱们三个人,一人一份。”

    “我一分钱都不要,都给你和范局长,我就是要出这十几年憋在肚子里的一口恶气!老子等这一天等了十年了。”杨满山笑着,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那***怎么处置?”

    “由着她去好了,她也算是报了仇,应该知足了。”杨满山抬起头来打量着高低起伏的矿山,“兄弟,以后这地方就是我和你的天下了。”

    杨继祖和杨满山得意的笑声响彻矿山的山山岭岭。

    自从妈妈上次大半夜从外面失魂落魄跑回来之后,陈银石觉得她这几天说话做事都有点怪怪的,好几次把饭都煮糊了也没察觉,还总是问他万一妈妈不在了,他自己怎么办?

    “那我去找利民叔叔。”他当时是这么回答妈妈的,所以今天一大早刚起床,妈妈就把他送出了淘塘界,让他去给刘利民送泡菜。在路上的时候,正好碰上江男去学堂,江男没有搭理他,看江男那样子,是瞧不起他了,这让陈银石很忧伤,他爬上路边的小山包坐了一会,看看快中午了才朝凤鸣界而来。

    德力酒馆中午吃饭的人不多,陈陈银石站在酒馆门前,一年前那个破破烂烂的房子现在变成了这么个阔气的大酒馆,如果不是认得段有德家那条长长的青石板台阶,他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谁家的小兔崽仔来了?”老春哈哈地笑着从里面走出来,一把抢过陈银石手里的泡菜缸子,“长这么高了?还认得师傅吗?”

    陈银石一笑,恭敬地叫一声,“春师傅,妈妈让我来找利民叔叔。”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妈那脾气,象条犟驴。”

    “不许说我妈坏话。”陈银石大叫一声,“再说我以后就不叫你春师傅了。”

    “想造反?”老春笑,“石头,想吃什么,一会我让人给你做,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利民叔叔呢。”

    “他一会就回来了。”老春刚要把陈银石领进酒馆去,听到两几个从淘塘界来的矿工在说段有德的名字,忙叫住那几个人,“出什么事了?”

    “杀人了,段爷在满山老爷的酒馆杀了一个女的,被警察所的人抓走了,那女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

    “段爷杀人,怎么可能?”

    “淘塘界都传遍了,怎么就不可能,听说那***的爹和男人都是姓段的害死的,这***想去报仇,没想到反而被段有德害了。”

    老春转过头来看了陈银石一眼,“你妈不在家啊?”

    陈银石眨了眨眼睛,“她送我到了路口才回去的。”

    “你妈脾气有点倔,但也不会那么蠢啊,不会的,你妈肯定舍不得你。”老春牵起陈银石的手,“走,进去我给我做好吃的,一会利民步叔回来了,让他送你回去。”

    “春师傅,真的不是我妈。”

    “不是的。”老春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刘利民的干咳,老春回头一看,“痢哥回来了,这小子来找你的。”

    刘利民笑了笑,“先进屋吧。”

    陈银石忙抓住刘利民的手,“利民叔叔,你看到我妈妈了吗?”

    “看到了……她在家呢,”刘利民突然笑了一下,“你妈让你在这里多住几天再回去,让春师傅和包子叔叔给你做好吃的。”

    “我一会就回去,还得跟妈妈去捡矿砂。”陈银石相信了刘利民的话,“利民叔叔,妈妈答应我了,赚了钱让我再去上学。”

    “这几天不用捡了,上学的钱叔叔给你准备着。”刘利民松开陈银石的手,“你先跟春师傅去吃饭。”

    老春一看刘利民魂不守舍的样子,把陈银石往屋里一放,忙跑了出来跟着刘利民进了屋,“段爷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跟二丫?”

    刘利民把身上沾了血渍的衣服换下来,“让石头在这里住几天,我进城找一下范哥。你跟包子看好酒馆,提防着点杨满山那边的人。”

    老春眨了眨眼睛,“我怎么听不明白呢,段爷真杀了二丫?”

    “我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楚,人没死……”刘利民不耐烦地斥了老春一句,“我得赶紧去城里,你看着点石头,别让他回去。”

    看着刘利民急匆匆夺门而去的背影,老春纳闷,“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包子从门外走进来,“我们痢哥跟段爷早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段爷是心狠手辣,但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我还真不信。”

    “那跟杨满山又有什么关系?”

    “风水轮流转了啊,段有德也有今天,报应啊。”包子擦了擦手,“吃饭去吧,这饭馆保不准哪天就不叫德力叫聚贤了。”

    “我去叫小石头。”老春跑进后院的房间一看,房门敞开,屋里早已没有陈银石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