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柳欣自杀未遂
作者:张光光      更新:2022-05-20 11:01      字数:4883
    向贵才今天给顾益民打来电话,想约他见面谈谈。顾益民听他说出几笔款项,时间地点金额后吓得脸刷白,表示有话好说私了解决。向贵才让他放老实点,如果报警他就死定了、东西会寄给检察院,谈好了可以还给他。

    放下电话顾益民惊恐不安,没想到老贺还留有这一手,回想起何丽临走时留给他的东西遗忘在出租车上,没想到是这么重要笔记本,那天晚上为了美人误了大事。思来想去认为不能报警,决定赴约先探探他真示意图再说。

    下班后顾益民打车直接去了B市,来到约定好的咖啡馆却不见他人,要了杯咖啡坐在包间里等。

    向贵才带着大仔二仔在外面看着他进入,又等了二十来分钟没见任何异常,给他打电话。

    “地点改云鹤咖啡厅。”

    “好,马上过去。”

    从咖啡厅出来柳欣打来电话,担心他安全问是否见上面?顾益民告知还没有,交代如果晚上十二点后还没回来让她向市局常鸣报警,封锁机场车站抓捕向贵才。

    “他在打电话。”

    大仔把望远镜递过来,怀疑他是否在报警。向贵才接过来观望周围未发现异常,见他正在等出租,又把电话打过去。

    “你刚才给谁打电话?”

    “柳欣担心我安全,打电话问询。”

    “你最好利索点,我十二点前回不去你也走不脱。”

    向贵才见他坐上车离去内心很气愤,柳欣此时担心他的安全,看来他不死她不可能回心转意。

    到了云鹤咖啡厅也未见异常,向贵才交代俩人在外守候,有动静立即打电话,这才进去与顾益民见面。

    有句话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是眼前的人让自己妻离子散背井离乡,心爱的人为了他当了十年婊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孩子性格有缺陷、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向贵才恨不得一枪崩了他,怒目而视后却哈哈大笑。

    “顾益民呀顾益民,你也有今天!”

    顾益民心虚害怕,今天是为了保命而来。

    “过去的事对不起,我仅是贪恋女色,你放火被通缉与我无关。”

    “如果不是你柳欣能跟我离婚,我能放火吗?”

    “我从来不曾加害过你,希望能和平解决。”

    “你他妈的不是人,刘青为你喝了半杯毒酒,你却连她都不放过。贺志雄给了你一个亿,你却偷人家老婆。你这种人死有余辜。”

    “咱们还是赶紧说正事,你开条件?”

    “你把老婆孩子还给我,再给两百万美金,我把笔记本还给你?”

    “钱没问题。柳欣嫁不嫁给你我说了不算?”

    “你有本事把她偷走,就得给我还回来,我不稀罕你的钱。否则我把笔记本寄给检察院,让法律来处决你。”

    顾益民一看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说钱明天就可以到账,柳欣只能劝劝看。向贵才表示只要跟柳欣断,让她带孩子到了美国这事一笔勾销。

    顾益民回到家后把情况告知她,劝她和向贵才和好。柳欣听完伤感不已、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如此之轻,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二十四岁和他婚外情,二十六岁为了他离婚,三十六岁要为了他与前夫复婚。十年间在提心吊胆中等待,每个夜晚在孤独寂寞中煎熬,等来盼去却是这么个结果令人心寒。

    顾益民表示没办法,为了保命只能先受点委屈、把笔记本拿到手,实在不行到了美国还可以再离婚。见她只是默默地哭泣不说话觉得指望不上,忙给柳富打电话,让部署抓捕向贵才。

    柳富却表示即使抓获不解决问题,笔记本如果不在身上,他交代出来还是保不住命?顾益民略沉思,让他赶紧联络徐文龙走香港公司做掉向贵才。柳富表示时间来不及,他不可能在这待一个月。

    柳欣听后心里咯噔一声,内心惊吓停止了哭泣,决不能让他们干杀人犯罪的事,啜泣地表示愿意嫁给向贵才。

    “我…咋…去…美…国?”

    “你肝胆不好,请假去美国看病做手术。逾期不归算自动离职。”

    “要…不…咱俩一起走?”

    “目标太大,谁都走不脱。还是你先走,市Z我也不干了,有出访的机会来个消失。”

    长期提心吊胆过日子的人肝胆一般都不好,恐惧与期待加重心理负担所致。以这个理由离开过于牵强,但总比他们杀人强。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听到他不想干了,市Z的宝座终于没那么重要了,可惜这一切来的太晚。柳欣内心涌出点希望,人也清醒了许多,问笔记本怎么会落在向贵才手里?

    顾益民哪敢提及那天晚上和刘青的事,解释可能是何丽怀疑贺志雄是他害死的报复他。听她问何丽根本不认识向贵才,怎么可能呢?又说具体原因不清楚,现在没功夫调查这事。

    柳欣听后觉得这事特别蹊跷?顾益民让马上办理签证,得手后去找顾琴一起去加拿大。

    第二天柳欣把向贵才的电话恢复,本想打电话告知同意跟他复婚、近期带孩子去美国与他团聚,主要是想问笔记本的事,电话却是关机声。向贵才担心顾益民抓他,第二天匆忙回美国。刚下飞机信息提示款已经到账,决定在美国等她们娘俩来。

    一个星期后柳欣办好签证,买了飞往洛杉矶的机票,柳富与顾益民一起去送她。

    顾益民拿着箱子和她一起往航站楼走,俩人心情都很沉重,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也许就是诀别。而且未来命运莫测,如果此行顺利可以正常退休,否则只有潜逃。

    “小欣,委屈你了。我也不愿意这样做,可是没别的办法。”

    “原先为了你苦熬等待,现在似昭君带着羞辱出使匈奴和亲。”

    顾益民听后内心愧疚脸色难看,为了保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和别人结婚,这是莫大的耻辱。他没有吕不韦送赵姬给异人而定天下的胸襟,更没有杨素送心爱之人成全他人破镜重圆的美意,而是为了保命不折手段。

    “未来的命运全系在你此行上。风萧萧兮岷水寒,美娘一去兮望复返。”

    柳欣闻听此言内心滋生出丝丝安慰,他还惦记着自己回来,总是怀疑他嫌自己老了,以后会不会嫌弃身子被人染指过?

    “到时你不会嫌弃我吧?”

    “咋会呢,你是为了救我。”

    “益民,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见?”

    “不知道。”

    “我会尽最大努力保你后半生平安。”

    “与你共白头,是我一生所求。”

    “好久没听到这样的话语了,我最近白头发越来越多。”

    “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女神。”

    “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要保重自己,别再贪恋权财。”

    “我知道。”

    “安分守己,别有任何非分之想,等我消息。做好潜逃准备。”

    “嗯,你放心吧。”

    柳富抱着静静走在后面。这孩子从小跟他这位舅舅在一起时间多,除了姥姥跟他最亲,长期单亲家庭性格内向乖戾。为了这次潜逃安全父母都没告知,只说去美国看病。

    “静静,到了国外要听妈妈的话。”

    “嗯。舅舅,我们啥时候回来?”

    “等妈妈病医好就回来。”

    “静静,希望妈妈结婚吗?”

    “要看他是否喜欢我。”

    “要是喜欢你呢?”

    “我就希望妈妈结婚。”

    “他非常喜欢你。”

    静静指着顾益民问:“他吗?我不喜欢他。”

    “为啥不喜欢他?”

    “因为他不喜欢我。”

    “不是他,那人很喜欢你。”

    柳富千叮万嘱她听话,别让妈妈为难。

    四人进了航站楼。A市只有到洛杉矶的航班,附近省份去美国的都坐这趟航班,候机的人特别多,不少夫妻恋人在洒泪依依惜别,柳欣见状泫然欲泣。

    柳富表示想和妹说几句话,让他带静静出去转转。顾益民拉着她手欲走,静静却不跟他。俩人虽然暗恋了十年,却很少跟孩子在一起相处,每次在一起偷情孩子不是送姥姥那就是柳富这,加之父母离异的女孩子性格乖戾,培养感情需要相当的韧性与耐力。

    柳欣见状伤感不已,孩子一直不喜欢他,也不能像正常恋爱与孩子在一起培养感情,偷情把心都熬碎了。

    柳富忙说:“静静,你又惹妈妈生气。自己去玩会,舅舅跟妈妈有话说。”

    静静这才噘着小嘴独自离开。顾益民只有在后跟着她,要去商店给她买东西她也不要。这孩子让他欲爱不能,变成这样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觉得亏欠她可又毫无办法。

    “妹,你这次是真和向贵才和好还是为了救他?”

    “当然是为了救他。”

    “妹夫人虽然不咋的,但他是真心爱你的,又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如这次和他真心和好算了?”

    “我生静静时他都在赌场上,欠了那么多赌债都是人家帮还的。情何以堪?”

    “就算如此,和他好了这么多年,这次如果救了他,情也还完了?”

    “感情上的事不能这么算。”

    “妹,听哥哥我的,拿到东西后别回来。即使不想嫁给向贵才,以后离婚也要把他忘掉。”

    “早陷进去不能自拔,咋能忘的掉嘛。”

    “顾益民风流成性,这种人不能嫁。”

    “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让妹咋办?”

    “他没为你准备好后路吗?”

    “钱都在顾琴那?”

    “顾益民说不定要出事。”

    “到底咋回事?”

    “从检察院那得到的消息,他被限制出境了。”

    正说着话广播让到洛杉矶的乘客进场。顾益民带着静静也回来了,提起行李箱送他们娘俩进场。柳欣听了这话内心忐忑不安,既担心哥哥又不放心他,当他面更不能问。

    随着人流过安检后,柳欣一手拖着箱子一手牵着静静,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这一走远隔万里重洋,即使真夫妻也经受不起这漫长的离别之苦,何况地下情侣。

    “妈妈,我要跟舅舅在一起。”

    柳欣听了这话鼻腔发酸,回过头看着他们想与之挥手告别,手还没抬起来眼泪却先落下来。见两人向前挥手示意她快走别误机,这才含泪回身随人流准备登机。

    顾益民见她们娘俩消失在视线内后,忙给向贵才发信息告知航班,提醒他别忘了承诺。向贵才收到信息后,随手给柳欣打来电话确认。

    “小欣,登机没?”

    “正准备登。”

    “孩子呢?”

    “带着呢。”

    “我去机场接你们。”

    “他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还?”

    “接上你们即刻还。”

    “那东西咋落在你手上的?”

    向贵才把那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她,本意是向她表达“那人不值得你爱,刘青为他饮下半杯毒酒救了他命,他却乘人之危把人家玩弄了。”不曾想这话起了反作用。

    柳欣听后泪如泉涌,感觉站不住蹲下呜呜哭泣。自从刘青来后内心紧绷着这根筋,今天终于坐实,本身就怀疑这一切是他导演的,目的是为了摆脱自己,看来他真另有新欢了,自己却委屈远渡重洋嫁人为了救他。想起哥哥的话“这次出去不要再回来”,一个人带着孩子如何生活?留在国内起码还有份工作,突然不知所措。

    “妈妈你咋了?”

    静静使劲地摇晃着她,见没反应也哭了起来。

    “妈妈我也不想去美国,我要姥姥和舅舅。”

    空姐见娘俩蹲在飞机旁哭泣,过来询问咋回事?这种事在候机楼分别时常见,偶尔在登机时也能看见,但母女俩蹲在飞机旁哭泣的如此伤心却很难遇见。

    柳欣这才止住哭泣,对她表示没事,仅是不想离开故土。空姐让抓紧时间定夺,是走是留只有十分钟时间考虑,乘客都已经登机完,旋梯上已经没人了。

    柳欣表示决定了不走了,抬眼对静静说。

    “妈妈带你回家,我们不走了。”

    顾益民望着飞机升空仰天长叹,心爱的人走了、是带着他的使命出征,知道柳欣是真心为救他命而踏上征程的,自己的后半生能否免去牢狱之灾全靠她的演技。他是这么交代的,如果顺利就回来,事情败露逃往加拿大隐姓埋名。两位美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不一样的,刘青只是甜点偶尔改善下胃口、不可能嫁给他,柳欣是主食是要与她相依为命的。

    此时晚上九点多,飞机在南京做短暂停留后直飞洛杉矶,全程十三个小时,明晚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多到洛杉矶,刘青当年就是坐这趟航班回的国。飞机消失在夜空后,两人忧心忡忡地向外走。

    柳欣强抑制住心中的悲伤,把孩子到送母亲家,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家里冷火秋烟啥吃的没有,保姆是她娘亲戚被打发回家了,独自一个人躺床上默默地流泪。与顾益民恋情的画面历历在眼前,他山盟海誓的话语萦绕在耳边。

    “与你共白头,是我一生所求。”

    “你白天是我的太阳,晚上是我的月亮,你就是我的一切。”

    “真想紧紧地拥抱你,让你感觉我因爱你而加快的心跳。”

    “想念你的人是我,牵挂你的人是我,舍不得你的人是我,离不开你的人是我。是我是我,都是我。”

    太阳熄灭了、月亮不发光了、爱情陨落了、被想念的人厌弃了,活着还有啥意思。

    哭到三更半夜不想活了,想跳楼二楼摔不死人,想吃毒药家里没有,把被套拆下来嘎吱嘎吱撕成一条一条接上,把布条绑在门梁上上吊自尽。少妇苦等熬成婆,痴情女遇到负心郎,美好的爱情似毒药。

    柳富从母亲那得知妹没走,给她打电话通了没人接,急忙赶过来。开门见状立即把她抱下来放在床上,感觉身体不算太凉、摸脉还有一点,忙给她做人工呼吸。几分钟后柳欣奇迹般地苏醒。

    “妹,你这是咋了,为啥要走此绝路?”

    得知情况后开导她,向贵才的话不能信。

    “即便如此你还有静静,父母和我,也不能走此绝路。”

    “我觉得顾益民还是爱你的。”

    “即便他和刘青有那事,也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柳欣啜泣地问:“我是红旗吗?”

    “名义上不是,实际上是。刘青更不是红旗。”

    柳富说的都是违心话与救命话,他沾过顾益民的光,从小干警被提拔为分局长,但亲情比私欲大,不想让妹再这样苦熬下去,此时为了救命却不得不为顾益民说好话,也算是实话。

    柳欣听后心情略好些,琢磨着向贵才的话是不能完全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