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复仇
作者:张光光      更新:2022-05-14 21:58      字数:3902
    向贵才带着大仔和二仔从饭店出来,走到路边向一出租挥手。这两人都是混混曾经的赌友,给了不少钱算是雇来的打手。

    出租闪着黄灯停靠在路边,大仔坐在前排、两人坐在后排。

    “去哪?”

    “三瓦窑。”

    三瓦窑是市郊区一村庄,路程五十多公里算是一单大生意,司机压下计程器踩着油门扬尘而去。

    进村前有几公里的土路,出租在土路上不紧不慢地颠簸着,此时天已黑。行至一废弃的砖窑前大仔突然喊停车。司机停下车望着他们,心里紧张与害怕。

    “你们要干吗?”

    “下车。”

    三人迅速将司机捆绑堵上嘴丢进后备箱,关门时大仔拿着枪顶着他脑袋告诫想活命就老实点。二仔开车重新回市区。

    路上向贵才给刘青打电话,告知要回美国了跟她辞别,约她一起吃顿饭?

    刘青正准备与有才一起吃饭。有才盛上饭送到她手上,商量婚事何时办,认为十一黄金周日子不错,想婚前置办些家具?

    刘青听后心里不舒服嘴上不能说啥,毕竟谈了两年、人家第三次提这事。应付着说等哪天回家跟妈商量下再确定日期,话还没说完向贵才电话打进来,问清地址后说马上过去。有才想跟她一起去,见她没有带自己去的意思问是哪家饭店?刘青告知他后匆匆出了门。

    这家饭店在路边上,对面是家宾馆。

    见面后向贵才一番客气,这次回国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也帮了不少忙,今天设宴感谢就此辞别。刘青问他见到女儿没有?向贵才说没见到,跟柳欣谈复婚也谈崩了,女儿不见了过几天回美国。

    刘青挺同情他的,见见自己的女儿柳欣总不至于这么无情,把打听到柳静所在学校地址告知他。

    向贵才给她倒了杯红酒,说机票都买好了不看了。

    刘青问当年因为啥离婚、两人像有深仇大恨似的?向贵才端起酒杯示意喝酒,介绍主要是因为顾益民插了一腿,把当年的事一股脑地告知了她。

    刘青边喝着酒边听,对顾益民的风流好色更有认知,但还是维护着他,说他自己也有责任,当年不赌就不会偷公款、也就不会出这事。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头晕,一头栽在饭桌上。

    向贵才见状面露奸笑,从她包里拿出手机给顾益民发了信息:“我喝醉了,在景江饭店,你快来。”太了解他秉性,像刘青这样的美人他能放过?对付他只有用美人计。同时给二仔打电话让准备接货,第一计划是接到顾益民后送到地方亲手杀了他。二仔早已将出租停在市委家属院附近。

    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贼惦记上多半在劫难逃。顾益民接到信息喜出望外,惦记了这么久没得手今天送上门岂能错过,匆忙出门。

    何丽今天特意过来找顾益民辞别。得知贺成安全到了加拿大,老贺在那买了房子给她留下了巨款安度晚年,对贺志雄做的这件事心生感激。而且省检察院对她已经解禁,在她名下的财产存款被罚没后没事了、也可以自由出境了,今天晚上的飞机去北京,然后去法国转往加拿大与儿子相见,以后准备移民加拿大。顾益民这事办得不错,临行前想把笔记本亲手交给他。刚到家属院正准备给他打电话,见顾益民正匆忙出来忙喊他。

    二仔拿着望远镜见照片上的人出来将车开过来,到门口看他跟位女人在说话没拦车不知如何是好,开过几米后将车停下等。

    顾益民被拦下后,听她说有事以为又是老调重弹,再者魂早被勾走了哪有心思跟她多说,表示有急事改天再说,正好后面又来辆出租忙拦下上车离开。

    何丽见他匆忙而去,东西没机会交给他,见前面停了辆出租忙过去上车让跟着前面那辆车,想着他下车时拦下把东西交给他后直接去机场。

    二仔边开车边汇报没接上货。向贵才让他将车停在饭店门口台上,寻思着只有按二套方案行事,将一空酒杯撒上毒药后离开。出了饭店进了对面宾馆,来到二楼预定的房间。大仔见他回来把望远镜递过来,向贵才接过望去,对面包间里看的一清二楚,刘青还趴在桌子上昏睡呢。这地方是他精心挑选的,虽然不能亲手杀死他,但要亲自看着他死。向贵才看看表,再有十分钟刘青就要苏醒,但愿这次别让他再逃脱。

    “他来了。”

    向贵才拿着望远镜望下去,见一辆出租停下,顾益民从车上下来,还是那么风流倜傥,心想你活不到明天。见另一辆车随后也停下,却从车上下来一位女人不解,忙打电话问二仔。听说这女人不知为何要跟踪他至此,心想又一位痴情女人,真不知他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让二仔假装进饭店吃饭待命。

    何丽见他进了饭店不知如何是好,正犹豫是否进去找,却见他出现在包间内,忙躲在墙边窥探。

    顾益民见刘青趴在桌上睡着呢,再看对面空酒杯以为她对象没来、或者俩人拌嘴离去,她独自一人喝醉了忙拍着她后背喊。

    刘青迷迷糊糊地醒了,见是他觉得奇怪。

    “你咋来了?”

    顾益民听成“你咋来的?”说打的来的,把空杯倒满酒、又把她的酒杯参满,心想只有灌醉她才能梦想成真,端起酒杯和刘青碰杯,内心的期待是“对酒当歌、今夜如何?”

    “来,我陪你喝。”

    刘青见他站着自己坐着不礼貌,端着酒杯想站起来陪他喝,但没站起来、端酒杯的手也没知觉,酒杯掉下一杯酒洒了一桌子。

    向贵才正拿着望远镜观望,看着顾益民端起酒杯和刘青碰杯,心里得意着呢死定了。正聚精会神地看他饮后如何倒下,一辆双层公交开过来停下将视线遮挡,公交车在等红灯。

    顾益民见状忙把自己的酒杯放到她跟前,把她的酒杯拿过来参满,让她不用站起来坐着喝,说着举杯而尽。

    刘青见状挺感动的,向贵才看自己喝醉走了不仁义,端起酒杯欲饮,可手还是没端住,酒杯又跌落在桌子上,但这次是夹在两盘子中间,酒杯里还剩有一点酒。顾益民又给她参满,第三杯刘青双手握杯将酒一饮而进。

    “这是咋了,和对象吵架了?”

    “没有。谢谢你来陪我。”

    “不是咋一个人喝闷酒?”

    “不是一个人,他…”

    “他谁呀?”

    毒药起了作用,刘青已经不省人事,又一头栽倒在桌上。

    双层公交半分钟后离开视线恢复,顾益民举着酒杯一饮而尽。向贵才看着他喝下那杯酒,心里暗自解恨、十分钟内必死无疑。时间过后见他还活蹦乱跳着、刘青却不省人事,猜想是否喝错杯了?指示二仔马上回车上等。

    顾益民见刘青是真醉了喊不醒,酒是人头马属于烈性酒,喝了人头马好事自然来,搀扶着她往外走。到了外见到何丽一愣。

    “你咋跟到这了?”

    “我明天出国,把这东西留给你。”

    “什么东西?”

    “回去自己看。那事办成了。我走了。你珍重。”

    “你去哪?”

    “法国,十点的飞机。”

    何丽把东西送到他手上后匆忙打车离开。刚才清楚地看着他的表演,没好意思进去打扰。此时此刻何丽才幡然醒悟,自己等了一生的人是位什么人,贺志雄虽然不咋的,但毕竟安排好了自己晚年生活,为一生苦苦相思与等待感到悲哀。

    顾益民上车后让去春江饭店,并打电话告知徐文龙一会就到。

    这一切也被有才看个正着。在家左等右等不见刘青回来,不放心想过来接她回家。到了地方刚下出租看见市Z搀扶着刘青从里面出来,忙躲进店铺内观看。市Z他见过,见他们上了出租心想赶紧回去,说不定市Z送她回家。

    到家后等了一晚上不见人回来心里不免猜疑起来,不是说去见美籍华人咋和市Z搞在一起?回想与她一谈到结婚时总是往后推,从来不让自己晚上住这,从此心里有了芥蒂,怀疑她跟市Z有那层关系。

    徐文龙早在门口候着了,这么晚见他带刘青来自然明白啥意思,把他们安排在总统套房。顾益民因太激动下车时东西忘记拿,笔记本遗留在出租车后排座位上。

    刘青依然是昏迷,能否活过来不知道。顾益民已经迫不及待,脱了她的衣服尽情地享受着,没结过婚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一个字──鲜,看着点点殷红没想到刘青还是处女。

    向贵才打车一路跟到春江饭店,想确定究竟是谁死谁生,到了地方上了二仔的车坐在后排等。等到半夜也没见有殡仪馆的车来拉尸体或者有救护车来,心里纳闷这两人是神仙吗?焦虑难耐中手摸到东西,拿出来看后心中大喜,顾益民呀顾益民,就算我弄不死你,老天爷也不会饶恕你。

    向贵才命令撤放人,二仔把车开到偏僻处打开后备箱。三人把司机松了绑,向贵才甩给他一万块钱,告诉他要活命拿钱闭嘴,要死没人拦着。司机吓得尿了一裤裆,表示拿钱闭嘴,这一万块钱一个月都挣不够,事后没报警。

    何丽登机前有些不放心,给他打电话想确认他是否看到送的啥,这是对他最后的一点情义。听是是关机声,带着痛惜与新的憧憬离开了A市。

    第二天天刚亮,刘青奇迹般地苏醒过来,喝的毒酒不多与死神擦肩而过。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被他拥抱着,哭着闹着用手捶打他胸。

    “市Z,你咋能这样!”

    “我以后咋面对你!”

    “父亲这样对待女儿吗!让我以后咋嫁人?”

    顾益民啥话没说,等她闹够了闹累了,亲吻着她说。

    “我就是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那天起。”

    “你像天使,似上帝送我的珍贵礼物,我爱你至死不渝。”

    “以后你既是我女儿,更是我美丽魂牵梦绕的新娘。”

    “这事就咱俩知道,以后不影响你嫁人。”

    刘青听了这火辣辣的话语脸颊红润,女人只要用甜言蜜语来哄什么坎都能过去。有才只会做饭送水一句好话不会说,对她再好却很难让她动情。贞操已经失去无法挽回,只能用那英关于处女膜的话来安慰自己,但不认可她所言逢场作戏一说,对市Z从来都是女儿对父亲般的真感情。欣慰的是他认可自己为女儿了,贞操就算女儿送给父亲的见面礼。

    “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有这层关系我心里负担沉重。”

    “你是位好女孩,就是太传统,日本女孩就把贞操献给自己的父亲。”

    “以后我要提拔重用你,让你当上市Z。”

    刘青听后宽慰许多,告知他在俄罗斯看着老总们个个心满意足的神态,只有自己父亲失落落心里很难受,当时跨不过这条坎。

    顾益民听后把她抱的更紧的,能有这样的女儿此生愿望已足矣。

    “在俄罗斯没得到,让我苦闷了很久。今天我的乖女儿主动相约令我感动,拥有你死不足惜。”

    “咋是我主动相约呢?”

    “不是你发信息让我来的吗?”

    顾益民说着把手机拿出来给她看,见她脸色不对忙问她昨晚跟谁在一起吃饭?听说向贵才大惊失色,认为他导演这美人计一定有大阴谋。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开始刘青回信拒绝,最终都被他甜言蜜语所俘虏,每次都鬼使神差地成全了他。就这样沦落为市Z的情人,既是在认贼作父也是认贼作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