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顾益民被抓
作者:张光光      更新:2022-06-14 11:03      字数:2767
    顾益民和柳欣坐在饭桌前,虽然饭菜很丰盛,但俩人都没心思吃,他们心里清楚这样的日子已经为数不多了。向贵才没接到人,第二天将笔记本邮寄给了省检察院。

    柳欣低着头在啜泣,后悔那天晚上没登上飞机,预感到命运的结局,长期的恐慌、惴惴不安的心理得以释放,面对美梦破灭与即将受到法律制裁的诀别时刻,只有凄然泪下。

    “益民,是我不好,听信谗言没能挽救你。”

    “你救不了我,香港方面出了问题。”

    “小欣,我们相爱多久了?”

    “十年了。”

    “十年了,光阴荏苒啊!”顾益民长叹道,“现在觉得过去的十年我生活的多么幸福,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一定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

    “这十年我一直生活在憧憬与恐惧交织的网中,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柳欣抬起头望着他,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梦想破灭,所谓万念具焚不过如此。她现在感悟到的是人没有灵魂没有了希望就没有恐惧,只剩下一片空白,这也是一种解脱。

    顾益民望着她晶莹的两行眼泪,内心很酸楚,“小欣不要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你还有孩子。”他端起酒杯,“来我们喝杯酒吧?”

    柳欣喝了一口觉得苦涩难咽,也许今生今世最后一次在一起喝酒,真希望时光能就此停留。

    顾益民将酒一饮而尽,吐口长气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拿出一封信 ,“我想你可能不会有事的,等事情过去后你拿着这封信去美国找顾勤,我已经把你们娘俩的后半身安排好了。”

    柳欣颤抖地说:“益民,你去自首争取宽大?”

    “没用。一定要记住我的话,除了承认和我有私情外,什么都说不知道。你一定要记住啊!”见她木然地点头,又问家里还有多现金?听说还有一百多万,让赶紧处理掉、用火化为灰烬,这不能留有任何把柄。

    柳欣找来个大盆,打开密码箱将百元大钞一张张点燃。这些百元大钞都是新钱,燃烧冒着缕缕青烟“嘎吱嘎吱”响。俩人一次不敢烧太多,怕烟雾大引起周围邻居注意,一张一张地烧。穷的时候做梦都在想这些东西,不曾想到金钱也会将人送入地狱。屋中顿时有了光和热,但温暖不了她那绝望与冰冷的心,看着燃烧着的红绿相间的火苗,似乎又燃起点点希望。

    “益民,是我害了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带着孩子在外面等着你,等你出来我们一起去美国。”

    “别等了,我是死罪。”

    顾益民拉着她的手感动地说不出话来,曾花言巧语解释那晚守在刘青身旁一晚上什么都没干,柳欣又相信了他。但现在觉得自己死罪难逃,不想让她受牵连,想告知她实情。

    “小欣,我对不起你对我的这片真挚与炽热的感情,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实际上我很不值得你爱,希望你尽快把我忘掉。”

    “别说这些,自从跟你婚外情那天起,就决定今生跟定你了。你是人嫁人是鬼嫁鬼。”

    “我一生有过很多女人,而且她们都很不幸。希望你去了美国后能和向贵才和好,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啊?”

    柳欣泪流满面地说:“是他害的你,我会为你报仇的!”

    顾益民听后吓得忙劝:“不准你这样干,即使不是他也在劫难逃。我所作所为是咎由自取,我指使人杀人、受贿一个多亿,这一切都是罪不容诛的,也和他没有关系。”

    他使劲摇晃着她漠然的身子,见没有反应又大声说,“我会把所有的罪都扛下来为你们开脱。为了孩子你一定要想办法好好地生活,即使不跟向贵才以后也要嫁人。”见柳欣木然地点头,槁木死灰的心才得到丝丝慰藉。

    他此时此刻才明白什么是女人,把情看的比命重要,为了真情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把女人比作水是再恰当不过,水给它多大压力让其改变体积都是徒劳的。望着眼前如花似玉的女人,她像水一样既温柔却又不屈不饶,什么逆境都不能让其退却,怎样的欺骗只要忏悔都能得到她的原谅。

    让顾益民感到凄惨的震惊与万分的懊悔,悔恨当初在感情上对她的背叛,为亵渎了玫瑰使她凋零而忏悔。他更悔恨自己对权利为什么如此热衷,这么多年来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对权利处心积虑地追逐上。现在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空虚,自己的所作所为又是多么愚蠢。如果能早日听她的话,放弃这一切和她厮守一生,那怕过着非常清贫与恬淡的生活,也会觉得非常幸福与美满。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并不是人快死了想说点善言给自己留下点好印象好名声,而是人将死之时才彻底有所顿悟与豁达,为生时没有好好珍惜生命而惋惜,为残损无知、极端自私、狡猾狭隘、贪婪、冷酷与龌龊而嗟悔。人在临死之时会对什么感到欣慰呢?大概是在有生之年为他人、为社会曾经做过的一点点好事。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吝啬、贪婪、冷酷与龌龊不是生命带来的,也不会因为生命的终结而带走,到底是人从社会生活中学会的。社会有时就像一个大染缸,从染缸出来的布没有白色的,这就是人的悲剧也是社会的悲剧。人在生命即将离去的时候,最多的嗟叹与懊悔,人在生命最有价值的阶段中却是在最迷茫与最无知中度过的,可惜生命没有第二次。

    顾益民已经悲悔交集、大彻大悟了,他对自己犯罪供认不讳,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在位时多少对A市的经济建设做出点贡献。可惜令他感到遗憾的是再也没有机会为社会做点什么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他所认为的,用岿然与大义来迎接死亡。

    尹小美在深圳打工期间意外发现了黄毛,市局成功将其抓获。经审讯黄毛交代了一切,香港警方捣毁了这个犯罪集团,徐文龙交代是受顾益民的指使。省委专案组也掌握了大量证据,收到贺志雄的笔记本后对顾益民签发了逮捕令。

    这天刘青带着猜疑来上班,上次约会时让她以后遇到任何问题往他身上推,昨晚打电话专门强调这一点,最近对顾益民各种谣言四起,政府里的人人心惶惶。刚走到大院门口,突然看见两辆警车开进来。常鸣带着一帮警察下了车,一部分站在大楼门口两端,一部分迅速上楼,机关保卫处的人也跟着警卫,气氛显得诧是威严。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心里有些紧张,惴惴不安地进了大楼。

    刘青上得一层楼梯的拐弯处,见两位警察押着顾益民正从楼梯上下来。顾益民耷拉着脑袋,腕上被带上了手铐,常鸣身后还跟着检察院的法警。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上下楼的人都不由地停下脚步看着这一切。

    刘青惊愕愣怔后,身子僵硬般地倒退几步,却不由地上前拦阻。

    “你们凭什么抓人?”

    “走开,别妨碍执行公务。”

    顾益民抬起头用感激的目光望了她一眼,却又低下头。一位法警不由分说,用手轻轻把她向旁一拨,带着人迅速下楼。

    刘青望着一行人下楼上车,这时楼外聚集了很多人,有的在窃窃地议论,有的在惊愕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顾益民在被押上车的一瞬间还向她这边望了一眼,她觉得这眼神充满了感激与诀别前的祝愿。市Z在她心目中历来是强者的形象,目光向来是充满自信、威严与慈爱,但刚才的目光夹杂着哀怨与幽咽苍凉,那绝望的神情非常令她同情与怜悯。刘青伫立在楼道上愣愣地望着警车离去,让她感到不可理解的是这么好的一位市Z怎么突然就成了阶下囚?

    上班后整个大楼像炸开了锅,人们放下手里的工作都在谈论这事,议论谁谁谁是市Z的死党肯定马上就要完蛋,各种谣言四起一大批领导涉嫌受贿等等。只要是顾益民提拔重用的领导干部仿佛都有嫌疑,刘青自然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