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向贵才回A市
作者:张光光      更新:2022-05-11 12:14      字数:3028
    刘青来到市Z办公室,感觉他今天的情绪不太好。

    顾益民说:“今天高阳来报到了,组织部已经把他安排在你那里当副处长。高阳现正在宝林那里,等会我见后让宝林带过去,你把工作给他安排一下,你们要衔接好。”

    刘青奇怪地问:“不是说邱秘书来吗,怎么突然又变成高阳了?”高阳她也认识,上次给祝书记送报告时见过。

    对于顾益民在常委会上提名,让高阳出任市政府联系副秘书长未被通过,表明祝书记的影响力已经在下降,很多常委都在见风驶舵。这也是顾益民第一次被常委会否决的提案,一种不详之感当时就涌上心头。没办法只有先把高阳安排在涉外经济处任副处长,这是不需要常委会通过的。对于现在的局面他毫无办法,只能等省委最终确定市委书记人选出炉。

    顾益民压抑内心的沉重与不安说:“事情有点变化,小邱暂时还在我这里任秘书。”

    “是在这长期干还是短期镀金?”

    “这个你不用管,人归你领导正常安排他的工作即可。”

    刘青见市Z没有和自己多谈的意思,告辞出来。对高阳来给自己任副处长,心里多少有些不安的感觉,人家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咋领导、这么大的人物来此小庙干啥?回到办公室闷闷不乐地坐着,听见电话响拿起听。

    “向贵才,你何时回来的?”

    “刚回来,才打听到你在政府涉外经济处工作。”

    “探亲还是旅游?”

    “算是探亲吧。晚上我请你吃饭,真没想到我们在A市还能见面。”

    刚放下电话,宝林就带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进来,向他们相互做了介绍。宝林升的比刘青快,办公厅主任再往上就是秘书长与副市Z,主要是他会当官。

    刘青和高阳握手,轻声细语面无表情地说着欢迎、欢迎。

    高阳忙点头说:“刘处长是留美高才生,也是这方面的专家,以后工作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吝赐教。”

    刘青说:“那里、那里,你是省上领导的秘书,水平肯定比我们高,以后工作中还要向你多请教。”

    高阳谦虚道:“我不懂业务,工作上的事还仰仗刘处长。”

    宝林对刘青说:“你们都别谦虚了,安排好高阳的工作,我回去了。”

    刘青把处里面的人员和工作简单向高阳做了介绍。

    下班后刘青来到全聚德。向贵才总是给人沉闷与忧郁的感觉,回国并没有所好转。刘青问他探啥亲?听他说女儿很惊讶。

    “女儿!今年多大?”

    “是的,我女儿今年十岁。”

    “看了吗?”

    “没有见不到,我不知道她在哪。”

    “为什么?”

    “我离了婚后才去的美国,走时女儿才刚刚三岁。你不是认识柳欣吗?”

    “认识,原先是政府办公室主任,现在调到市委办公室当主任。”

    向贵才悲叹道:“她原先是我爱人。”

    刘青恍然大悟问:“你们为什么离婚?”

    “一言难尽,我是迫不得已才离的婚。”

    “女儿在她那里,她会不让你见?”

    “我还没见她,也不知道她住在哪。对于她能否让我见女儿也不知道。八年没见着孩子很想念,估计该上三年级。”向贵才说着饮下一杯酒显得万分凄凉与惆怅。

    刘青同情地说:“柳欣办公室的电话我知道,你可以给她打电话。”说完从包里拿出笔和纸,给向贵才留下了电话号码。

    “你帮我把这封转交给她,她不一定能让我见孩子的面,再帮我打听一下孩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座小学上学?”又叮嘱千万不要向柳欣本人打听。

    刘青觉得莫名其妙,作为父亲不知自己女儿叫啥名,柳欣至今孑然一身,为什么连孩子都不让他见?

    “她至今未嫁人,会不会还在暗恋你,在等你回来?”

    “不会的,她是在暗恋着谁,但肯定不是我。”

    刘青听他这么说,确定那英临走时说的话肯定是正确的。

    柳欣按照向贵才在电话里提出的地点和他见面。刘青转交给她的信看都没看撕了,也明白了上次的电话也是她告诉他的。座机电话没办法拉不黑,黑着脸让她以后少管闲事。

    “你回来干啥,找我啥事?”

    向贵才望着她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话语却冰凉凉的。隐约地感到她还在憎恨自己,这么多年的苦苦等待多半附注东流。在美国期间,他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认真总结过,婚姻的破灭认为自己也有责任。

    向贵才到美国后长大了醒悟了,孑然一身在异国它乡无依无靠,生活本身逼着他不得不去挣钱。挣了点钱后开了家小餐馆,后来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已经拥有百万美元。可对柳欣总是难以忘怀,在美国他接触过几个女人,但就是没有和其结婚的念头。在旧金山和刘青认识后,对柳欣与孩子的思念愈加强烈,打听到她还没结婚冒着被抓的风险化名潜回国,冀望能与她破镜重圆或者先把孩子接过去,这是他这次回来的最主要目的。

    “没看信吗?”

    “没看烧了。有话快说?”

    向贵才无限感伤道,“在美国的日日夜夜,我无时不刻地惦念着你们娘俩。我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的痛惜,早就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见她不以为然又说,“过去都是我不好,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们复婚吧?”

    “你见我就是为了说这事?这不可能。”

    “要不我把孩子接过去,美国毕竟比这好?”

    “不行,你是通缉犯孩子不能跟你。”

    “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一次,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人?”

    “这跟你无关。”

    “看来你和他旧情没断,你是不是只喜欢当婊子?”

    “我以后嫁鸡嫁狗都不会再嫁给你。” 柳欣说完愤然地往外走。

    向贵才威胁道:“慢着,两样都不答应我让他下地狱?”

    柳欣扭回身嘲笑着说,“有那本事吗?赶紧回去,别让警察发现把你抓进去。”说完径自离去。

    向贵才忙追上去拉着她的胳膊问,“我们的孩子呢,她叫什么名字、在哪座小学念书,我想看看她?”

    柳欣使劲挣脱开说,“这跟你没关系,我和她说她爸早死了。”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她挥手上车离去。

    向贵才望着她离去,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在胸中酿成。

    下班后顾益民来到锦绣花园见柳欣,听她说有大事,进了房就迫不及待地问何事?听说向贵才回来了,问他回来干啥?

    柳欣告诉他想复婚要孩子,有些等不起了、形势也咄咄逼人,“益民,你别当市Z了,我很害怕更孤独难耐。”

    顾益民猜想她可能听到什么风吹草动。为了女人放弃市Z位置,岂不成温莎公爵让人嘲笑。

    “你总是让我放弃放弃,我坐在市Z的位子还不是为了我们以后有个美好的未来,你先委屈一下不行?再说像我这样当市Z的人,也不是想放弃就能放弃了的。”

    柳欣争辩道:“不是委屈不下自己,是为你担心。完全可以身体原因退下来,早跟你说过先退到政协、人大等部门。”

    “你到底听说了什么,心神如此不定?”

    “你当不上市委书记了,郑清可能会被提拔为市委书记。不要总是骗我,你和贺志雄没那么简单。郑清从来都是主张对贺立案调查的,以后你会有危险。”

    顾益民不以为然道:“那又怎样,老贺已死他们去查好了。我虽然当不了市委书记,市Z的宝座还是稳坐的。”

    柳欣忧心忡忡地说:“我总是在揣摩着向贵才的一句话,隐约感到这话有一定来头。”

    顾益民忙问:“什么话?”

    “他说要让你下地狱。”

    柳欣见他不以为然的样子,解释一开始也觉得他是为了要孩子吓唬人,但现在反复回忆他当时的表情,总觉得来者不善,敢放火的人未必不敢杀人。

    顾益民最近心里本来就有些惶惶不可终日,常委们的见风使舵、提议被否决,听了这话心更有些发虚。但他打破脸充胖子,默默自语“让我下地狱、让我下地狱,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柳欣见他一点没退意很失望。

    顾益民思来想去认为向贵才说这番话没有道理,一位逃犯面都不敢公开能把自己咋样?

    “再和他谈谈,要不把孩子给他,送到美国对孩子也是件好事?”

    “我不想再看见他,孩子绝不可能给他。”

    柳欣为顾益民做过几次人流,医生告戒她以后可能不能再生孩子了,早已把静静看成是她生命的一部分。现在越来越觉得他太自私,一点不迁就自己,就连为他安全的建议也置若罔闻,市Z位置与命孰轻孰重分不清吗?

    顾益民见她不可能为了自己在孩子的抚养权上做出牺牲,心里有些不畅快,建议报警让警察把他抓了。柳欣却不同意没必要把事做绝,他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