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稚嫩的花容最害怕点点的太阳
作者:藏星      更新:2021-02-26 01:21      字数:2066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来,云父对女儿如幽理解了许多,看着她几天几夜没合眼,守候在他身边。其实他心里清楚,不可能永远囚禁女儿在云村,她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没有生这场病,他是不能设身处地的想这些问题的。

    这也不能怪他,妻子自从生下云幽就疯疯颠颠。他家原来穷出了名,娶不到老婆,还是妹妹嫁给对方的哥哥,才换回她。云父之前也偷偷瞧过云幽的母亲的,她是谷村人,靠近湖边。夏天,许多人男孩子到那泅水,女孩子在岸上看,男孩子若是喜欢哪个女孩子,就用自制水枪朝她射击,女孩子们就会集体扔石头给男孩子作为回报。云父那天没有下湖游泳,相约一个死党观察云幽的母亲。两个人寻觅半天,都不见她,直到湖里的一个男孩子为追一只汽球,不小心扯下她的头套,一头秀发飞泄而下,这才亮出混杂在其中的她。

    云父眼睛看得都要掉下来了!他分明记得那是一张瓜子脸,烈日暴晒使那一身肌肤红得略微透出黑来,更突出一种野性。她笑起来狂放不羁的样子,没有一个女孩子比得过。谁知过了门才知道,她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玩闹起来男女不分,热情得像个外国人。云父打过她一次,结果她接连三天不说话,倒把他给吓住了,再也不敢动她了。生了云幽后,更厉害了,要么呆呆地对着一朵金银花一看两三个小时,要么跑到山上几天不回家,大家吃饭时又突然出现。

    起先云幽挺担心母亲的,可是几年下来,直到她长大,还活得好好的。除了不大回家,也不需要人操心,大家也习惯了。反倒是云父,把气都撒在女儿身上。这次生病,如幽日夜照料,终于用缕缕亲情化开他心中冰冷的顽石。

    时间像一条面线越拉越长,长得人都得站在桌子上,才能吃掉它。这时,余夏、余盛、云如羽这三个小屁孩也上了小学,还是同班。但是,云如羽并不是和余夏余盛玩得最好,而是另外一个人:楼万风。一年级老师点名的时候,云如羽就对这个名字情有独钟,她真的感到一阵风吹过教室了,闷热的九月开始送秋风了。她是先喜欢这个名字,才对楼万风有好感的。

    竞选班长的时候,男孩子们都选余盛,当然也有余夏的功劳。弟弟嘛,怎么可能不帮哥哥的?只有云如羽暗暗地给楼万风使眼色,每次见到他都狠狠地点头还配合一个紧紧的小拳头,这个加油也是够给力了。这也不能怪云如羽,如果是余夏,她还会考虑一下,但余盛的话,老是欺负她,每每还是楼万风帮她出头。

    也不知怎么了,明明是余盛呼声高,到了最后却是楼万风票数最多。用余盛的话说,女孩子太可怕了,以后大家得躲远点。

    自从楼万风当了班长,更是对云如羽默默地照顾——背诵,不用;检查作业,不用。反正云如羽学习那么好,老师也相信她的表现。余夏带给她的橘子吃腻了,她就随口说了一句:“听说石榴很好吃,也不酸,可甜了。”楼万风就记住了,等到石榴成熟的夏天,就顺着弯弯扭扭的枝干爬。石榴树上的毛毛虫多,黑黑的毛,腹部是白白的,每前进一步,先是弓起身子,再向前挪上前半身,后身再跟上。全班没一个同学敢抓,楼万风为了如羽的石榴,都不用树叶扫,直接用手弹开。看着毛毛虫在空中飞了一道弧线,云如羽目光总是跟着划了一道弧线。她觉得楼万风是超人。

    可是,超人有时也会变成死人。

    十岁那年,云如羽突然在上课的时候痒了起来,不是一般的痒,是一万只毛毛虫在身上爬。她实在受不了,就喊了出来“痒痒痒,痒死了。”老师就让班长楼万风带她找校长。校长不是医生,看见云如羽身上除了点点红斑,也没有其它伤,就给她抹了风油精。云如羽一下感觉好多了,就回来了。哪知半路上,又痒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有过之无不及。

    这时余夏也担心如羽,偷偷溜出来,在教室门口遇到两人:“好了吧如羽!”云如羽伸头伸脑,衣服都抓皱了,挤出几个字:“还,还是痒。”

    “有发烧吗?”

    “好像有点。”

    “我发烧的时候,爸爸就给我泡橘皮喝,有时吃几个橘子就好了。你等着,我回去拿。”

    “真的吗,那太好了。”楼万风听余夏这一说,开心得不得了。

    云如羽吃了三个大橘子——余夏瞒着爸爸余辰专门挑了三个大橘子给她吃。

    第二天,云如羽全身都被红斑给盖住了,一掀开衣服,那些遍布的小斑点,像一个个红红的小太阳,太刺眼了。

    云父急了,也是给抹了风油精,但同样没有效果。病情发展很快,云如羽不能起床了。

    云父只好叫了本村的赤脚医生过来,医生看了,也问了,还是摸不准病因。

    医生摸摸她滚烫的额头:“这几天,你都吃过些什么,说给我听听。”

    “吃的都是和平常一样的米饭,没有其它的了。”云父先说了。

    “还吃过三棵大橘子。”云如羽说。

    “橘子?橘树可不能吃,孩子体热,吃了更上火,加重病情。”

    “谁让你吃的。”

    “余盛哥哥。”

    “余村那个余盛?”

    “嗯。”

    “他说吃了会好的。”

    “这个小兔崽子,肯定是他爸爸教的,我找他算账去。”云父那性子一起来,真的就去了。

    “不要急,问清楚再说。”医生追了上去,但来不及了。

    这时,如幽回来了。她听说了后,赶紧追出去,边追边回头喊:“云医生,帮我看一下孩子。”

    云如幽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父亲了,她想,这样子是追不上的,赶紧往山下余辰的小木屋跑去,这是一条近道。

    “余辰,余辰,你在吗?”云如幽还没到小木屋,已经喊了好几次。好在余辰做完事,只离开小木屋一小会,他听到了云幽的喊声,折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