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雨村男性图腾
作者:藏星      更新:2021-03-21 17:11      字数:2575
    “我在这呢,什么事,看把你急成这样子。”余辰索性跑了起来,边跑边向云可幽招手。自从云父喝农药事件后,他和云可幽的联系就少了。不是他不想云可幽,是他不能。为什么?因为云可幽要他好好等着,等孩子上了小学,懂事了,两人再去东北那片白茫茫的清净之地。

    “为什么非得等到孩子上完小学,我是一天掰成两天来过的,你让我怎么熬哇。”

    “净听你瞎说,你们雨村人是不是橘树吃多了,什么东西都想掰成两半,你给我掰掰看。”

    “行,想看我掰,那你得配合我一次。”余辰来劲了。

    “好,我配合,会的。”云可幽不知是计,满口应承下来。

    “真的?可不能反悔。”

    “不反悔,反悔的话我就是小鸟,不,是小猪。”

    “不用,反悔的话你是橘子怎么样?”

    “为什么是橘子?你脑子里都让橘子给占满了。”

    “我想吃橘子。”余辰目光在云可幽身上逡巡,像一条狼看到冰天雪地的一头小羊,眼里都流出水了。

    刚结婚,妻子生完孩子就去世,这感觉非过来人不能体会。等于一个饥肠辘辘的人,给他吃一只小鲍鱼,然后就没了,其结果不是饿死而是想死。

    云可幽发现这话不对,害羞得脸上都是红苹果,低了头。“你怎么也跟别人一样油嘴滑舌的,快说,答应你什么。”

    “你伸出手来。”

    云可幽半信半疑将一双纤手交给他。余辰一看,还是以前那一双,一点没变。迅疾抓住,云可幽身子就往他怀里靠,就被他抱住了。“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在这木头屋子数橘花,感觉一天有两天那么长,只有忙的时候一天才是正常的一天。你说,不是把一天掰成两天是什么。”

    “你跟小孩子似的,净瞎说,谁信呢?”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才要你跟我在一起,就一天,一天就够了,我证明给你看。”

    余辰以为云可幽真的要跟他回家呢,哪知趁他不注意,挣脱他的手,跑了。跑出了三十米吧,又不跑了,站住,回头:“我才不上你的当。”娇羞的样子也是带着金银花的娇艳。

    今天,云可幽竟然跑回来找他了,这真是让他喜出望外。

    “你想通了吗,这回跟我回家,我证明一天是两天给你看。”

    “什么一天两天的,我都急死了,你还开玩笑。”云可幽气喘吁吁,累得她弯下腰,扶住一棵小树才能立稳。余辰不敢了,收起那些云雾飘荡的思想,问:“出什么事了?”

    云可幽还在喘,“我父亲跑……跑下山了。”余辰皱起眉头,“跑下山?”他搞不明白云可幽说什么。

    “你喝口水,慢慢说。”他把身上的茶壶取下来,斟上一口杯。云可幽接过,喝了。“小羽今天长了斑点,余夏又给她喝了橘子汤,结果身上都红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了。父亲一听就跑雨村来了,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坏了,我跟小夏讲过,生病吃柑橘就好了。但是也要看什么病,吃多了也不好。伯父肯定要为难小夏,小夏哪懂什么,他应该是想帮小羽才这样做的。”

    “所以我才来找你呀,快,快回家看看小夏有事没有。”

    余辰明白可幽这次来的意图了,带着她急冲冲地回家里。

    “余盛,余夏,你们在哪?”余辰屋里屋外喊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兄弟俩。“是不是还在学校,我父亲如果没看到他们俩,会不会……”可幽自言自语。“你是说伯父到学校找他们?这也有可能,我们这就过去。”

    半路上,余盛正跑着跳着回家,碰上了余辰和可幽。

    “弟弟呢,不是告诉你要一起回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弟弟去哪啦。”余辰要打他,被云可幽拉住了,“你问清楚再说啊,孩子都吓坏了。”云可幽把余盛搂在怀里,心疼死了。她真的可怜他们兄弟俩,出生就没有妈妈,跟自己一样。不对,她是有母亲的,只是母亲整天不见人影,偶尔才从山里摘果子结她吃,那水果真是甜啊,只有那一时刻,她才感觉有个家。

    “今天放学就没看见余夏,老师让我回家看看呢。”

    “啊!”余辰和可幽几乎同时喊出来。

    “回家再找找,说不定在隔壁同学家呢。”可幽反而安慰起余辰来了。

    就要到村子时,听见人声鼎沸,大家在嚷嚷着:

    “找云村算帐,这笔帐不算清楚,雨村跟云村没完。”

    可幽心口紧了起来,“不会父亲打了小夏吧,他们是要找父亲麻烦了。小夏没事吧。唉呀,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过去看看再说,先别急。”

    今天糟透了,一会儿余辰安慰可幽,一会如幽安慰余辰。

    到了村口,只见前方几十米的地方聚集数百人,大人有拿锄头的,有拿木棍的,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小孩躲在大人后面,正看热闹,巴不得赶紧打起来。一群人乱哄哄的,也听不清在吵什么,话是很难听的,有的骂“操”有的骂“干”,都是这儿最难听的方言。

    走近,拨开人群,余辰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雨村的镇村之宝,号称“橘树王”的百年老橘树上,插了一把斧头,向南的那斜出的旁枝已经断在地上,几十只红通通的小灯笼滚了一地,那是柑橘掉下来了。

    “余辰,雨村不会为了这些小柑橘生这么大的气吧。”

    余辰摇摇头,“全村像这样的橘树,只有一棵,你别看它的果实比正常的小,甜度比正常的高很多,药用价值也比一般的高。他们生气的还不只是这,你看……”可幽顺着他的手,看见树下一块深黄色圆形石头凹了进去,显然是被斧头劈了。

    “这石球,只是比普通的大一点,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你就不知道了,它对于雨村的男人来说,太重要了。”

    “盛儿,你先回家,看看弟弟回了没有。”

    余辰把儿子支开了,对着可幽问:“这几年,云村和雨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你们养树,我们养花啊”可幽说。

    “不是,我是指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孩子!哦,云村的孩子乖巧,雨村的孩子聪明。”

    “对,那为什么会这样。”

    “别人我不知道,如羽从小还就听话,余盛和余夏是男孩子,当然调皮点。你不要介意,男孩子不调皮也不正常。”

    “你刚才说到重点了。云村的女孩子多,雨村的男孩子多,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可幽歪了脑袋,想了一秒钟,是有听父亲说过一句口头禅:“金银花,山上采,招来苍鹰头上飞。”

    可幽又补充,“这是云村希望生男孩子的意思。可惜我还是生了女儿。”

    “那你知道为什么雨村生男孩子的多吗?”

    “听说你们雨村有一个什么宝贝,很灵的,只要对它一拜,就会生男孩子。”

    “你说对了,就是对着它拜。”余辰又指了指另外一个圆形石头。

    可幽又仔细看了看,发现在被劈了的圆形石头边,有一个底座,看来是放石球的。两个石球一左一右护在老橘树两旁。

    “你一个女孩子,又不是雨村人,不懂正常。你看,老橘树,两个石球,组成什么图形。”

    “它可是雨村男性的图腾,象征雨村的男人。现在你懂了吧。”

    经余辰一提醒,可幽把这三样物体联系起来了。中间是黄得有点黑的粗壮的橘树主干,从地上长出来,好像正用力地钻入云层,两个石球……天,那不就是男人的……,她羞得要钻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