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无奈的羁绊
作者:藏星      更新:2021-02-12 18:21      字数:2239
    余辰的无微不至和对孩子的体贴入微留在可幽的脑海深处挥之不去,回到家便开始计划出发东北的日期了。她收拾了自己和孩子的日常用品,给父亲写好了一封信,压在了他的桌上,抱着小如羽坐上了闺蜜小云的摩托车,直奔雨村来。

    “你真的不跟云伯伯告别再走吗?这样也太狠心了吧。”在路上,小云心情忐忑地说道。“我都说过不了,你还那么啰嗦,再这样我自己走算了。”云可幽这回是铁了心了。“好啦,我不多嘴了,只是这样真的好吗?我怎么感觉不大好,还是回家说一声再走也不迟啊。”云可幽气得不知怎么跟小云讲才清楚。

    “我以前就是太听话,才会酿成今天错误,再回头已是万丈深渊。”云可幽抱着小如羽抽泣起来。

    “我的命好苦啊!”云可幽不禁发出感叹。

    “不说了,不说了,马上到雨村了,见到余辰你们就离开好吧。”

    “可幽,你爸爸出事了,出大事了!”堂兄云大哥在后面追着喊。“怎么办,要不停下来吧。”小云害怕了,她今天出门就觉得要发生事,心里一直不安。可是她这回没想到可幽这么坚决,这都出乎她的意料了。

    “不用管他,肯定是我爸看到信,让他来骗我回去的。我不再上当了。走,快走。”云可幽也是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幽,你也太不懂事了,唉!”云大哥看着追了不上她们了,担心家里没人照料云父,掉转车头回去了。“云大哥怎么没追来,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小云越来越觉得不好。云如羽不说话了,她也猜不透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索性不猜了,直往前走。对于眼前的幸福,她不能再失去了。

    “救命,救命。”救护车闪着蓝色灯光和她们擦肩而过,向着云村直奔上去。小云不管如羽,停了下来。“出事了。”她说。“那还说什么,回去啊。”云如羽也急了。

    “哇哇”小如羽哭了起来。“再哭,妈就不要你了,我这辈子欠你的吗?”云可幽头一次说了胡话。“不要急,可幽,没事的,你爸没事的。马上到家了。”小云的越野摩托车疾驰在山间小道上,卷起一股灰尘像一道箭直射向云家。

    “家属跟上,马上到卫生院办入院手续。”救护车呼地一声又和她们擦肩而过。“可幽,你把孩子暂时交给小云,我载你到卫生院。”云大哥看云可幽吓呆了,做出了冷静的安排。云可幽迅速将孩子塞给小云:“你帮我照顾好如羽。拜托了。”

    “你早点回来。”小云在后面喊,云可幽已经听不见了。

    余辰在村道上一直等可幽,车一辆辆过去了,每过来一辆他都拦下来问:“是可幽吗?”

    “你不要命啊,神经病!”每一辆车都被这个人给气得不行。夕阳又一次掉进云巫山,云可幽的人影还是没有出现。“几年前,你违约,今天又不来,你也太狠心了。”

    余辰拉着两个孩子余盛和余夏,转身回了家。

    身旁呼啸着的一辆救护车直奔卫生院而去,他觉得纳闷:“村里很少见救护车的,今天是谁家出事了?”接着,一辆摩托车载着可幽追上来,“可幽,你终于来了。”余辰喊着,哪知云可幽没有停下来,连回头也没有,直接过去了。

    余辰发现不对劲,可幽没有带孩子,这是去哪儿啊!“难道是如羽生病了?对,一定是的,那天下雨,孩子那么小,一定是受凉了,都怪我不小心。”余辰为自己那天只顾自己痛快责怪起来。“不行,我得马上到卫生院。”他把孩子带回了家,骑上自行车往医院赶。

    云父被送到了医院,直接推入急救室抢救了。只留下云可幽在外面呜呜地哭,一时手足无措。堂哥在身边安慰:“医生在抢救了,会好的,上次村里的三狗儿喝了农药,足足有一瓶,不也抢救过来了吗?放心吧,这卫生院没别的本事,就是抢救喝农药的经验特别丰富,不哭了啊。”堂哥没读过几年书,讲起话来比较直,但话糙理不糙嘛。村里人想不开,没其它办法,就是喝农药。久而久之,卫生院就积累了足够的经验,这对于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幽,出什么事了?”余辰见到可幽,知道自己的判断应验了,他担心可幽会想不开。那天在木屋,可幽是那么喜欢孩子,这孩子就是她今天唯一的寄托了,如果出事,那不是要她的命啊。

    “余辰,我,我……”云可幽泣不成声,抱着余辰不放手。云大哥突然见到这一幕,心里的火就大了,难怪可幽那么决心要离开,原来都是为了雨村这家伙。

    “我让你欺负可幽,我让你欺负可幽,你这狗娘养的。”云大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阵勾拳和直拳雨点般落在余辰身上。“不要打,不要打。”云可幽挨了几下拳头,还是死死地护在余辰身上。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今生嘱托啊。

    “没有他,云叔也不会出事,你还护着他干什么?走开,要不连你一起打了。”云大哥气得不讲理了。

    “你们安静点,病人需要休息。”医生推着云父出来了,“好在送来早,算是救回一命,你们家属也太大意了,人都这么大了,还想不开,我们可是头一回见。”云可幽连忙说:“是是,医生,谢谢你。我会照顾好父亲的,再也不会让他出事了。”

    “晚上要注意观察,不舒服要马上通知我们。”护士临走时说。“好的,好的。”余辰也听话地说,像生病的是他亲人。

    “滚开,没你的事。”云大哥瞪了他一眼,不客气地说。

    “好了,别吵了。你也回去,这里有我就行了。”云可幽见堂哥一再为难余辰,也生气了。堂哥哼地一声离开了。

    “你也回去吧,两个孩子离不开你。到东北一事,一时也走不开了,这回怪我没听小云的话,我应该跟父亲说清楚的。要不,也不会这样的事。”“那等伯父病情稳定,我们就离开,行吗?”余辰仍不放过这个机会。

    “我想,还是等孩子大了再走吧,这样对孩子和老人都好。”

    余辰没了话说,他觉得可幽考虑的比较对。离开前,母亲一直追问去哪里,为什么带着两个孩子走,他都不敢说。现在回想,如果直接离开,母亲肯定也会喝农药的。

    “那这样,孩子读完小学,我们就离开。”余辰用商量的语气说。

    “嗯。”云可幽乖乖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