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她又入了虎口
作者:藏星      更新:2021-01-14 02:52      字数:2390
    夏季的热浪滚过旅谷镇,一朵一朵的女孩子就飘动在街上,有荷花、菊花、海棠……每一朵花都想绽放含苞的蓓蕾,毕竟这年头花期不按时节来,有的一伸腰就开得灿灿烂烂的,有的脸涨得紫紫的终究还是歇了,非常时期花期如经期,不确定是常态,确定是非常态,非人力能胜天的嘛。

    象征旅游开放的简易仪式在周日晚上七时开始,楼万风是商界代表,也是景区的主要股东,唯一的讲话也就是他了。他通过扩音器传达低沉豪迈的意思:

    “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棒,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看了一眼台下第一排的李镇长、陈院长、辜副院长、杜副院长、萧尘、云依,还有一些似亲还疏的其它人,接着说,“旅谷,还有一个雅称叫绿谷,云村、雨村、谷村都是天上遗落的美景,不但要开发好,还要保护好。”

    台下就传来潮水般的掌声,楼万风也非常开心,这段时间来读的报纸,也让他深深感到如今与过去的不同。以前,他也讲过话,但那是一组响亮的口号组成的,如“绝对,相信,保证,一定”等等,虽然讲得慷慨激昂,其实心里一直有点虚,总感觉不踏实。这么文采风流又紧扣时代的讲话,还是他一个人关起门来练了两天的。要说讲话,他不是天天讲吗?在公司讲,也和一些外国的部门讲,讲稿从来不看的,只折叠得四四方方的插在西装口袋里,就可以口若悬河。回国的这段时间,通过抖音啦喜马拉雅啦广播电台啦,听到很多震撼人心的金句,说出来就觉得心里有一盏灯在远处指引着他,就像有人贴心地拨开迷蒙的大雾。

    太阳为什么从东方升起,他本来就在东方,不是吗?

    抛开公事,从私人角度说,楼万风心里是有期待的。他还是感觉云依的妈妈,他那个时候的初恋,能听见他的声音,为什么他要提云村、雨村、谷村?都是为了唤醒她的记忆,也是他的记忆。

    讲话结束后,李镇长、陈院长上台来,和楼万风一起,按下了旅谷旅游LOGO,噼噼啪啪的响声四起,流星从地下往上蹿,烟花千朵万朵在天上画出梅兰竹菊,镇上的人们欢呼雀跃,心情如登顶雪峰后的各种舒坦。

    云村、雨村、谷村带来了代表自已特色的节目,卫生院的护士们在休息时间进行有奖抢答,给大家普及疫情防控知识。

    “社交距离要求是多少?”

    “一米,一米。”人群中的谷村小学的孩子们嚷嚷起来。云依看到了他们,压了多日的积雪如遇到阳光般融化了,“答对了,奖励口香糖一瓶口罩一盒,希望孩子们不要忘了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戴上口罩哦。”

    “洗手七字口诀是什么?”云依出示了下一题,她补充说,“这题有点难度,奖品升级,是一个儿童手表哦!”

    “内外夹攻大力丸!”依夫喊起来,还信心十足地走上前来,伸出手来要戴手表。

    “不对。”

    “太黑了吧,这个绝对是很OK的答案啊!”

    “内外夹弓大立腕啦,什么大力丸,笑死我了。”云霓没忍住,把答案提前公布了。

    云依白了她一眼,“答对了,不过,医生护士不能抢答,奖品自动滚入下一题。”

    “什么破规定嘛,这个手表我还想给我男朋友用呢,这下泡汤了。”云霓叹息道。

    全场哈哈大笑,孙老师也掩着嘴笑得前仰后合。

    楼万风在台下把这一切看得分明。他悄悄穿过人群,等依夫下来时,慢慢靠近。

    “你?”楼万风压低声音,吐出一字。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

    “我什么我。”依夫不让他说完,直接顶了回去。

    “放心,我不进你们楼家。”

    “你认识云依?”

    “她叫云霓不叫云什么依。”

    这边热闹的场面让湖对面的一个女人心神不宁,他趁着丈夫出门喝酒未归,就在头上披了一块方巾,上了游船过了湖来。

    当她同时看到两个女儿时,眼里流动着彩色的光,她的声音还是这样柔和,以至于云依和云霓都没有听到,倒是惊动了一个人。

    “云,真的是你?”

    “你,你……”她想抽身出来,却被他神不知鬼不觉拉住了。

    “别动,你以为方巾遮了,我就认不出。”那人提高声音,引起旁边人的侧目。他不想惹出麻烦,就搂着她的腰说:“跟你说感冒不要出来,回去吧,回去吧。”其它人一听,就赶紧转回头去,不再理他们。

    “想不到,二三十年了,还跟当年一样美。”那女的想拼命挣开又怕他闹出事来。

    “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新债旧债一起算。”女的咬着牙,恨恨地说,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红的颜色。

    “声音还是那么致命地好听。”男的贪恋地说,“我从没在岛上见过你,难道你不住在这,就算不是住在这,也应该在附近。”

    “我不会告诉你的,死了这条心吧,你这混蛋。”她身体开始发抖,里面的薄衫沁出一粒粒细微的水珠,那男的两眼冒出火来,身体内多年不动那条蛇竟然瞬间蠕动起来,吐出火红的舌头。

    不巧,那女的口袋里的船票在扭动中伸出来一角,男的一见,抽出一看,只见上面印着:“旅谷湖景区返程票”,下面还一行小字,当日有效,上面日期正是今天。

    男的露出狡黠的笑,女的一心想着摆脱他,没空想男的此时的心思。

    男的硬扯住女的,往码头上走,女的只能被迫跟着走,这个方向正好是她想逃脱的方向。

    到了码头,男的正要上船,可是工作人员示意:船满员了。今天过湖的人多,上座率不能超过百分七十五。“不好意思,请等下一班船。”工作人员说,他末了又补充一句:“可以乘旁边那一艘游艇,再补一百元,那边没人。”

    男的大喜过望,心想:“天助我呢。”也不管女的同意不同意,径直上了快艇。男的给了二百五十元,快艇就开出了旅谷湖码头,朝对岸开去。

    快艇上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乘客,油味和她的气味混合,产生了一种极具吸引力的磁场。他就像一头困在沙漠多日的野马,看见一方碧蓝的湖水,也不管许多了,动作开始放肆起来,还是跟多年前的那次一样。当他想重复上次的路径时,快艇转了一个大弯,把她和她甩到了座位的末端,她顺势咬了一口他的肩膀肉,当他“啊”地一声大叫时,她已快速爬出了舱门。

    他忍住痛,追了出去,只见她拉起外衣盖了半露的肩膀,人已如麋鹿一般轻巧地上了岸,完全看不出这个年纪的一点臃肿。

    他回味着她的紧致她的柔软,她挣扎的慌乱眼神,所有的一切,还是那么令人不可救药,着迷是不需要理由的。

    他看着湖水冲击后的高潮,水珠飞溅向岸上狂洒,又退回湖里。他笑了,“看你往哪里逃,终究你会回到这湖里来的,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