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乱云飞渡
作者:藏星      更新:2020-05-10 02:33      字数:2280
    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像一枚石子打破了湖面的平静。

    回国人员、密切接触史,包括医护人员、公共交通工具等公共场所服务人员都要接受核酸检测。

    医护人员核酸检测全部由市医院负责,云依作为科室护士长,负责咽拭子采集培训任务,同时还是采集工作的主要负责人。连续多日穿着防护服一站就是一天,天气已经由冷转热了,本来苗条的身子显得更加消瘦了。

    也不知为什么,这些天,萧尘对云依业已沉寂的心思最近又沉渣泛起。除了偶尔到新的副院长办公室处理公文外,基本都还在临时隔离病房上班,他和云依同时毕业到医院,一直觉得只有云依能明白,农家出身的他,其实内心有些敏感而复杂。关于这一点,连院长也不知情,恐怕全院只有精神心理科的康主任了解一二。所以,云依的善解人意和柔顺的性情总能带给他安全感。

    医院系统的检测基本完成,只剩下本科室几个医生护士了。

    小杨要给云依采集咽试子,萧尘说想学习一下,万一用得上呢。

    云依想想也是,就坐正,喊:

    “啊”

    小嘴张得大大的,萧尘先看到的却是她的眼睛,愣了一下,待要将拭子伸进去的时候,云依已经合上嘴了。

    还没等云依纠正,小杨就抢白:“当受检者嘴里喊‘啊’的时候,要将拭子轻柔、迅速地擦拭两腭弓、咽及扁桃体。知道吗,萧医生?”

    云依补充:“嗯,必要时记得使用压舌板,刚才你另外一只手都没动。”

    萧尘非但不生气,还用赞赏的口气说:“想不到这采集的技术要求挺高,都相当于小手术了。”

    小杨嘟哝着,“萧医生,你平时不是教导我们做事要专心,不能丝毫分心吗?你刚才不是开小差吧。”

    “术业有专攻,不要以为是医生就可以小瞧了护士工作,来,再来一次。”说着就重新消毒双手,这一次完成得又快又好。

    云依刚站起来,小杨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张嘴就“啊”,萧尘和云依都笑了。

    萧尘一笑,说,“好吧,就当是巩固练习。”

    萧尘都没认真看小杨一眼,干净利落地完成了咽试子的采集。

    席芳回到别墅的时候,两个老人家已经用过早餐了,进院子就嗲着小喊了声:

    “伯父,阿姨!”

    两个老人转过身来,看见席芳憔悴的脸上有些慌张的喜悦,同为女人,楼妈妈听出了一丝异常,因为平时席芳问她的话都是:

    “阿姨好!”

    今天这样叫,像是女儿叫妈妈的感觉了。

    楼妈妈悄悄走到她身边,闻到一丝丝酒气。低声问:

    “昨晚和即阳喝酒了吗。”席芳就点点头,又适时地说,“阿姨,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回家休息几天。”

    席芳家就在镇上,距离楼家也就十来公里。席爸席妈经常到香港和她哥哥小住,只有春节才回家过年。今年,因为疫情原因,仍在旅谷镇。

    楼妈妈心里几分明白,几分疑问,几分高兴,几分担心。

    看着席芳想继续听下去,席芳却朝两个老人摆摆手,走了。

    楼老总正关注着疫情信息,掐指一算,回来已经三天了。

    阳光从湖面反射到谷亭落地窗,钻过帘儿的缝,把楼即阳的脸平均分成两半。

    楼即阳头痛欲裂。他努力回想昨晚,影影绰绰的画面里,有保姆、席芳,最后是云依向他走来……然后……

    他迅速坐了起来,仔细看了看四周。

    印象中,本来应该杯盘狼籍的。可是没有,桌子上干干净净。被子上似乎有淡淡的香水味,是席芳的?还是云依的?

    云依基本不用香水,只有重要场合才用这种味道的香水。

    是云依来过了?许多疑问在他脑子里闪过,像早晨的阳光在湖面上跳动。墙上画中的仕女仍含春笑容。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期,他觉得应该打个电话到公司了。

    云霓接到姐姐电话,故意大声喊:“老爸老妈,你家依依护士长来电话啦!”

    云爸云妈正在修理家具,准备抓紧时间再播一次菜苗,疫情青菜销量比往常紧俏,就说:“小霓,问下小依什么时候回来,都好些天没看见她了。”

    “快了快了,后天就可以回云了。医院这边的检测工作基本结束了。”云依听到爸妈的声音,立刻回话,这几天的辛劳感也一扫而空。

    云霓伸着脑袋,“姐,我要上网课了,还要准备毕业答辩呢,愁死我了。回来再说啊!”说着就对着手机亲了三下,挂了。

    听着妹妹手机传来的亲吻声,云依就想起楼即阳上次在她额头,也像小鸡啄食似的点吻三下。身体里微波又荡漾开,好像楼即阳在他平复多时的心海里又扔了一块小石头。

    中学时,楼即阳就喜欢带着她到湖边打水漂;而她却喜欢光脚坐在湖边,感受小草滑过皮肤,心里酥麻酥麻的。她只是不知道,那时的萧尘也已经默默地在远处看着她了。

    正想得忘乎所以,萧尘下班看见了,本来已经擦肩而过了,又回过头来问,“依依,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我这两天答应爸妈回家,小杨等你的肯德基可是等得花儿都谢了。”云依半开玩笑。

    萧尘正要接话,陈院长打来电话问他回去了没有,得知和云依在一起,就让他们到院长办公室。

    院长一脸严肃,说明了叫他们来的原因。

    原来,旅谷镇的防控工作在暗地里提高一个级别。因为,现在必须在做好防控的条件下开放景区,还有,作为华侨聚集地,也不容出现半点纰漏。说到最后,陈院长用手推了推眼镜:

    “旅谷镇卫生院的防控必须加强,做到应检尽检,分类推进、有序推进。”陈院长看了他们一眼,继续说:

    “医院打算派一名骨干,到旅谷镇卫生院指导防疫工作,这也是局里的意思。”他看着萧尘,“如果能到旅谷卫生院兼任指导组组长,那是最好的了。”

    萧尘没有马上回答,陈院长没有让他们马上作决定,回去考虑再谈。毕竟,市医院仍是防控的中心,离不开他们俩。不过,他的意思也很明显,萧尘是第一人选,云依是第二人选。

    云依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后,心事重重。

    她其实很想像援鄂的医护人那样去实现更大的人生价值,可是担任领导职务又不是她的强项,要不是院长极力支持,几乎是不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任命她,她是不会当呼吸科护士长的。

    她想到楼即阳正在旅谷镇,就打电话过去,想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许久,电话也没人接。

    这时的楼即阳,又在谷亭睡了过去,他太累了,长这么大也没有这么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