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悬崖绝境
作者:藏星      更新:2020-05-24 23:26      字数:2555
    云依回到家的时候,夕阳还在湖间晃荡。

    云爸云妈正在家对面的湖边给西葫芦喷水,云霓跳得高高的,用手指尖把一条横卧在架子上的丝瓜给顶了又顶,那调皮的丝瓜才放弃睡了几个月的美梦,乖乖的立下来,细长的身材跟姐妹俩一样样的——柔美顺滑。

    这个家已经租了十几年了。离高城市区五公里,对面是旅谷镇,每日有早晚共四班游船来回渡行于两地之间,疫情开始之初已经关闭,稳定后重新缩减为早晚各一班,人数也限定原来的一半。

    锅里正炖着怀山筒骨汤,是铁棍山药加猪的后腿骨一起熬汤。这种骨头中间中空,含有大量的猪骨髓,也就是胶原蛋白,非常适合女孩子食用,可以美容、促进伤口愈合和增强体质,价格上还比排骨便宜。劳动人家,讲究持家。

    云依一闻山药味道,便知道是河南焦作产的正品,此药最早的主产地是河南古怀庆府,故称“怀山”,不清楚此中门道的就会买到安徽淮山产的。因为音相同,久而久之便混用了。

    云依忽然想起小时候见过的一本药书,就详细记载了数百种药物的药性疗效和分辨方法,就进到爸妈主卧,东摸摸,西摸摸,从床底拖出一大箱子,在最底层躺着《中药材辨别指南和种植方法简介》。

    书是油印本,插图旁还用黑色水笔作批注,她细细查看了治疗清热解毒、咳嗽化痰、增强免疫功能的水甘草、陈皮、金银花等药物,不知不觉日已西沉。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云依的左脸上,她只觉得星星乱闪,书也砸在地上,并迅速被一只大脚扫到了门边。

    “谁让你看这书的?”

    云妈听到声音,马上赶到。

    她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但马上反应过来,双手抱住女儿的头说:“依依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再不对,你也不应该打孩子。”

    云霓跨进门的右脚停在空中,缩到门外,俯身拾起药书,顺手翻了一下。

    书里的药材,有的在大学里学过,有的却没印象。

    云爸一看云霓又翻书,厉声喝道:“放下,你们全都出去!”

    云妈搂着云依,把她拉到客厅坐下,云霓也跟了出去。

    云依清秀的脸上,两行热泪已不知流了多少,仍未止住。她把往事一遍遍地过,还是找不出爸爸发怒的原因。

    云霓懂事地抽出纸巾,给姐姐擦干眼泪。

    可惜了一锅的好汤,全家人都没有动过。

    屋外青蛙呱呱叫着,像纷乱的心乱跳。云霓向外面扔了一把小石头,“噗噗”一阵声音过后,四周安静了下来。

    今天晚上,云妈给两个女儿揭开了全家当初南下的原因:原来,他们一家本来在东北经营着药材生意,从当地药民手中收购,经过加工后再卖出。在东北,云爸是制药的一把好手,制药的一系列流程如晾、切、碾、炒、蒸、煮、烘、煨都会,找他加工和买药的也越来越多。

    有一次,出了意外。

    一个重症病人在许多医院治疗后仍不见好转,就辗转找到云爸,抓了几幅药回去调理,不料三天后竟瘫痪了。

    到底是手术后遗症,还是中药原因,还未查明,家属就集结几十号人到家里砸东西,还扬言要索赔几十万医药费。

    云爸无奈之下只好报警,经过调查取证,查明主要责任不在中药,也结了案。但家属不满意,仍每天纠缠不清。一家人没办法,只好给了对方五万元,然后偷偷南下高城谋生。

    打那以后,云爸把一切关于药材的东西全部扔掉,好不容易编写的药书被云妈捡回来,收在箱底下。

    本来,云爸是不同意两个女儿读医的,想来也是孽缘,偏偏在耳闻目染下,云依和云霓瞒着他报了医学院。

    这天晚上,云依呆呆地望着月光下的湖,一颗流星急坠下来,消失于湖面上。她忽然感到人生真是短,可不能是超短裙,只供人欣赏和欢笑。云霓也收起了长期的笑容,跟着姐姐陷入沉思。

    “变故在斯须,百年谁能持”云依吟出这一句,孙老师仿佛在她耳边叮咛。

    “我们要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站起来。”她更加下定了决心,眼睛坚定地望着前方的灯火,紧握住云霓的手。

    外国男青年已经确认,形势又变得扑朔迷离。收治后,医院在了解病情中,男青年如果在首次住院时,就查出阳性,也不至于现在才确认,延误了时间。可是,病毒的变化很快,第二次才被确认为阳性的,国内外并不罕见。

    外国男青年的话,让萧尘心里有点毛,真要鸡蛋里挑刺的话,人人自危是肯定的。小杨说,云依接诊就应该问得再详细些,保证每个病人挑不出毛病才是。

    萧尘心里想,有些人对别人要求很高,对自己倒是很松,这样的病人很多。嘴上却没说出来。

    医院迅速组织力量做好救治工作。另外,认真排查与该病人有过亲密接触的人,对旅谷镇所有居民开展核酸检测。迅速派出骨干力量到旅谷镇指导检测工作和防疫工作。

    云依在群里看到这条信息,毫不犹豫地将编辑了好几天的信息果断地发出去:院长,我去!

    陈院长一看,觉得云依的决定是正确的,眼下的情势,她只能往前,才能取得主动,扭转局势。

    医院召开动员大会。

    云依作为医院派驻旅谷镇的防疫指导组长,全面负责核酸检测和防疫工作,从其它科室抽调三名护士前往配合,如果有确认的病例,经过闭合路径送到市中心医院治疗。

    理所当然地,小杨临时负责现在科室的工作,萧尘仍留在医院开展治疗工作。

    陈院长还宣布,云霓特聘为实习护士,到医院隔离病房工作,由云依负责培训。

    听到这个消息,云依吃了一惊。

    云霓能胜任这项工作吗?如果一不小心被传染,对爸妈怎么交代?

    会后,云依来到院长办公室。还没等她开口,院长似乎已经知道她的想法:“放心,我在省医学院认真了解了云霓的表现,各方面都非常优秀……”

    “可是,实习生直接面对病毒,是不是太危险了?为什么不放在其它科室呢,最好是中医科。”

    陈院长听完,冷静地说:“这是云霓多次的要求,她还向卫健局写信了呢。”

    云依猛坐在椅子上,她知道妹妹嘻哈的外表下,内心的坚定跟她是一样的。

    “医院里许多护士医生,真该向你们姐妹学习。”陈院长看向窗外,感叹地说。

    云依当天就回了家,收拾好衣服。等云霓上完了网课,才进到房间里。

    “你都知道啦!”云霓扑闪着大眼睛。云依忍不住抱住了她的头,心里感觉很痛。

    “放心吧,我已经跟学校申请了,实习和网课两不误的。”说着,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我要在你的岗位上,向我的好姐姐学习。”

    “院长跟我说了,你主要负责后勤服务工作,并不需要直接面对病人。相当于志愿者吧,但仍千万小心防护,一丝丝的马虎也不行的。”

    “知道啦,知道啦,我们开始培训吧。”说着躺在床上,像一个病人等着护理。云依一看急了:“不是说好了做后勤的吗?”

    “没事啊,学一点实际护理工作也是好的嘛,总比不会的好。”“还有,你不要告诉爸妈哦,他们是不会同意的,我就只说到医院中医科工作。”

    说完狡黠一笑,像昙花一样。

    云依却怎么也笑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