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谁为实现少年的抱负
作者:徐静云      更新:2020-06-04 13:20      字数:2287
    尽管西门延品格是如此的崇高,脸蛋是如此的俊美,在旧疾面前仍旧会变成瞎子。

    不过西门延眼瞎的罪魁祸首一度被世人认为是桥的质量不好,导致其心痛,从而造成眼伤、眼瞎,这也让那座桥饱受诟病,也把桥的质量推到了风口浪尖。

    当时造桥的人不敢掺假,他们以赔本的买卖,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这是远远不够的,那些投资桥梁者卖出自己桥梁质量验收契约,造成桥梁市场新一轮的重负,这将导致桥在土壤层的施工更加严格,在这种自我强化中,桥梁施工者开始寻找地质学的古籍。

    无论是不是桥造成的眼瞎,但西门延对找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个声音告诉西门延:“用不可能的事证明不可能的事也会成为可能。你的眼睛再次见到太阳,可以成为可能。”

    五日后,莒国眉山。

    一个眼盲少年摸索着走到山顶,山上治疗让他渐渐接受了眼瞎的事实。

    少年站在高山之顶,用手感受风,用耳聆听风息。

    山中的风就像一只手引导出他对无尽黑暗生活的不安,让他接受黑暗接受绝望,失望以及永无止境的痛苦。

    他来自心底渴望长久生存的诉说缓缓道来:“人生既然是一处悲剧,何不让它更有意义一点。在黑暗中用心描绘山河;在绝望、失望中,用新的希望来铺就大道;在痛苦中用爱来消弭不满。”

    有人走近少年。

    一位绝色的少女走到少年跟前,她的手中拿了一本书,书很破旧。少女道:“那本绝迹的地质古籍已找到。”

    少年道:“很好。”

    少女说:“是一个贫民交给我的。”

    由于利益熏心者在长期很难做到克制,身穿华丽衣裳的数位年轻人叫嚷毁书,也就是说不管是谁拿到,拿到的人都必须死,只因这书已牵连很多人,他们是处于维护莒国安稳地责任,将书和拿书的人毁掉。官府很难驾驭扩张的非稳定欲望,所以为了民众短期利益不被浪费,为了缓解民间的冲突,把书交到西门延手中,避免了非暴力手段,支配势力被滥用。

    少女沉思道:“他找到我时,身上血淋淋的。他说:‘我曾是一个刽子手,小心恪守遵守国家律法,朽木,弃于我,朽木间隙之书掉落,书现世,天好晾晒,消息传递快,争夺之人甚多,我不能因我一个恶念就拖累,和我同等困乏之民,我自知不能将不属于我之物,私藏。他于好意赠木,我于诚意还书,此所谓长久之道存活于我等贫民。’给了我书他就走了。”

    少年道:“着实是忠信之人。”

    少女道:“我给了他你的一个信物,并告诉他接近你这样的人靠忠信可以存活于世。”

    少女沉思道:“连这种不可思议的事都能发生,你的眼睛也会找到治疗方法,重见太阳的,不是吗?。”

    少年道:“也许会吧!毕竟我是一个人。人的力量,于上古既可开天又可辟地,看似是无穷大的,实则是人心的无惧。”

    少年脚步摸索着往山下走接着道:“有你在我身边,我便无惧任何事物。在之后治疗的岁月中,把地质书籍读给我听,直到眼睛好。如果我的眼睛一直都没好,那就一直陪在身边,直到年老,你愿意吗?”

    少女凝望着少年寂静的眼睛道:“我会站在你的身旁,沉默着。假使你说,阳光下的尘埃悬浮着,我便会知道曾经的你回来了。”

    少年是西门延,少女是慕姜,是慕姜的话,让他对重见光明有了向往。

    短暂的相逢之后,慕姜带着西门延从峡谷桥上走过。慕姜一走却被某种东西猛地一推,西门延顺着感觉去救,一把拉过慕姜护在怀中,俩人倒在了桥上,桥梁断了,落了下去,落在了桥下浅水区。

    慕姜使出全身力气撑住自己,终于站了起来,获救的喜悦还未涌上心头,焦急已占满眼眶。西门延手捧着东西问:“这是什么。”慕姜侧过脸风掠耳边,幽暗的山谷,清澈的湖水,那俊秀的少年正站在那里,她道:“是红土。”西门延道:“百年前残暴统治者,奴役那些战败国的贵族,让他们建石桥,而且是用特殊的方法建桥,所以从开始建到完,不给一口食物,死在桥下的人不计其数,而这只是其中一座桥。”话完,向着红土多的地方去。慕姜着急向西门延方向游泳,喘息道:“那边危险不要过去。”西门延道:“为什么?”慕姜道:“那边靠近桥的下方,桥座随时都会砸向你。”西门延道:“保护好自己,不要靠近我。”慕姜停了下来。西门延以内省的态度告知慕姜:“我知道你要去寻找预言镜,我已代替你完成了一部分,获得了一些消息,钦游会告诉你的。”

    慕姜震惊加疑惑道:“你一直都知道,不然你怎么了解我几个月前的行动。”

    西门延道:“从我眼瞎前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在这期间,为你寻找镜子都是从我这里进行的。”

    慕姜道:“我放弃寻找预言镜,去找让你对眼盲恢复的希望,而你放弃治疗眼睛的机会,去为我寻找预言镜,究竟是因为什么?让我们俩这样互相折磨。”

    西门延道:“是愚蠢的嫉妒。”

    峻峭山峰旁,神秘而古老湖水中,但见那人面如冠玉,目如朗星,这样的男子让人一见风姿意难消,情难度。

    冰冷的湖水,在烧红的铁球掉下去之后,开始在慕姜心中沸腾,她嗟叹一声,叹息中,三分是仰慕,一分是无奈,六分是望安好,道:“我那时只是想到和你初遇时的场景了,那是改变我人生中的一天,令我眷恋而又无法忘怀。

    甜香的气息趁隙而入进入西门延的身体,阳光到这一刻达到了顶点,即使过去一百年,也会留恋她的声音。

    西门延心中一喜,眼含温柔,好想永远目视着她的脸,只不过没有机会了。

    紧接着西门延后退着道:“我要找的是地质对桥的影响。”

    光照在他的脸上也照在了书籍掉落的地方,那本书籍似乎隐藏着一个故事。

    “他来找我的时候,一副很着急的模样,倒和平时的他不一样,我倒是很佩服他,在这个年龄就有这么大的抱负,对人生理解有时那么透彻。我也只是顺便帮他一下,朝廷警觉我的不同,我也只是说办了点私事,防止上面会将我的私事放大。两天前我将找到的书交给当官的好友,回来的路上被敌对官员杀害,他们以为我将搜集犯罪证据交给官员,我只是想完成一个孩子的抱负。

    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成就一位少年的抱负,西门延的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