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杨大爷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0-11-15 20:20      字数:3093
    哗啦啦!

    张铜板和王二柱还沉浸在瓜分银洋钱的快乐之中,每人手边都是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时不时的摸上几把。

    蔡正富则是在细霞子的帮助之下,终于将小船驶入了通榆河之中,这一忙就是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

    咕噜咕噜……

    这一路之上,可以说蔡正富是凭着毅力在撑船,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只能抄着河水喝上几口。至于找到的大南瓜,此刻根本无法蒸煮着吃,谁知道小鬼子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猫着呢!

    哗哗……

    蔡正富小心翼翼的划着船,细霞子时不时的在河水里面抄上一把,两三回之间总能抄起几个小河虾,一半自己塞进了嘴里,一半塞给了蔡正富。

    吧唧……

    虽然河水有点凉,但是这小河虾对早就饿急眼的蔡正富来说,不下于香喷喷的大米饭那么诱人。

    三四里路长的水道,蔡正富足足划了将近一个时辰,还好并没有遇到小鬼子,倒是小河虾吃了不少,船舱中还有四五条将近一斤重的河鱼,这都是细霞子捞上来的。

    看来细霞子捉鱼摸虾是一个好手,在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年代,最起码不会饿死。

    “张哥,搭把手,恩快累得不行了!”

    张铜板和王二柱两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早就恢复了体力,他们没有主动的替换蔡正富划船,蔡正富也不会傻到就自己一个单扛。

    累确实累,但是还不至于累得不行,估计就是再划上一个时辰,体力也是绰绰有余。

    都说这撑船、打铁、买豆腐是人生三苦,不过对于蔡正富来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庄稼地里刨食那才叫苦呢!

    “蔡排长,辛苦了啊,恩来,二柱你也别闲着,河里有不少鱼,今天的晚饭就靠这了。”

    张铜板知道,现在是几个人同舟共济的时候,若是此刻就闹出矛盾,真的有危险时还要靠蔡正富这个地头蛇。毕竟他从军之后,基本上驻扎在台城附近,其他地方还真就很少去。

    若不是本地人晓得土话,出了台城还真就是两眼一抹黑,哪跟哪都不晓得。

    都说十里不同音,这话是一点都不假,台城的口音到来北边一点的阜宁,完全就是两种话,第一次见到的人之间,交流起来存在老大的问题呢。

    王二柱点点头,蹲在船沿边上时不时的在河水里面抄上几手,只是很可惜,几次都是一无所获,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恼火。

    细霞子之前也是这么弄得,怎么到了他的手里啥也没有呢?

    王二柱很郁闷,自己竟然连个细霞子都不如。

    扑通……

    王二柱先前下池塘摸银洋钱的时候,衣服到脚下还没有吹干,捉鱼摸虾又不如细霞子,一气之下竟然直接的跳进了河里。

    这一声跳水的声音,足足能传出半里路去,当王二柱跳下去时候,蔡正富和张铜板两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不好!”

    “要出大事了!”

    王二柱也是跳进去之后,才回过神来,自己真是气晕了头,这不是主动将他们几个人给暴露出去了嘛!

    “王二柱啊,你……”

    张铜板扬起手中的竹篙,差一点就砸在了王二柱的头上,还是蔡正富眼疾手快给拦住了。

    “张哥,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快躲起来……”

    蔡正富连忙的劝阻道。

    “傻了啊,还不把船往岸边拖啊!”

    王二柱在水里拖着船,张铜板使劲的撑着竹篙,而蔡正富则是端起了汉阳造,小心的戒备着,生怕哪里冒出小鬼子来。

    “有水声,快停下,不要动!”

    就在这时候,蔡正富突然听到了河道南面有划水的声音,吓得立即让王二柱和张铜板保持安静。

    “还真有水声,不会是小鬼子吧?”

    张铜板凝神一听,确实是有划水的声音从南面隐隐约约的传来,若不是刻意的去听一听还不一定就能够听到呢。

    张铜板心里不确定,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不但隐身趴在了小船上,而且将步枪瞄准了南面的河道。

    王二柱也是吓得一个机灵,抓起步枪躲在了船沿边上,十分紧张的看着南面的水道。

    河道并不是很宽,更有一些水草毫无规律的随便生长,当趴伏起来之后,视线也就变得模糊不堪,无法远距离的观察情况。

    滴答滴答……

    蔡正富没有回答张铜板的疑惑,脚下要保持安静,但是等候的心情却是让人焦急万分,更是忧心万分,端着步枪的双手,因为紧张不由自主的抓紧、松开又抓紧。

    而额头更是不由自主的渗出了汗滴,在这冷风里面一吹,让人浑身不由的一阵哆嗦。

    哗啦啦……

    随着一阵细微的河水声,一艘小船,对,起码有蔡正富他们所乘坐的小木船两倍的大小,正朝着他们这里开过来,而且速度很快。

    “准备战斗!”

    脚下是什么时候,谁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开船,除了小鬼子还能是谁?

    所以张铜板立马反应过来,招呼着王二柱和蔡正富准备开枪。

    小船距离蔡正富他们还有十几二十米的时候,才看到船上有三四个人,正在奋力的划船撑船,其中还有一人立在船尾,举着明晃晃的刺刀,那刺刀的反光老远就能看得到。

    “张哥,等一下子!”

    张铜板的策略是先发制人,就凭他们所乘坐的小木船,根本就没有多大的阻拦作用,小木船的船板子弹一打就是一个孔。

    “怎么了,再不开枪就没有机会了?”

    张铜板不明白为什么蔡正富关键时候掉链子。

    “张哥,你看他们的神态,不是朝前看,而是看着他们的后面,好像后面有豺狼虎豹追着他们似的。”

    蔡正富手指着小船上面的几人,特别是举着刺刀的那一人,并不是面朝他们,而是朝着船尾的方向。

    “还真是的呢!”

    之前因为距离和紧张的原因,张铜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没有想到隔着那么远,蔡正富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没有看得出来,蔡排长你不但耳朵好使,这眼力劲也不是一般人可比啊!”

    张铜板好奇的看了一眼蔡正富,队伍上眼力好的人不少,有好的眼力劲,意味着这枪法一般都不差。

    “都是爹妈给的,看样子恩们也要快走啊!”

    现在小船距离蔡正富他们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基本上可以看得起小船上的状况,一共十几人。其中老人小孩有一大半,蹲着身子窝在小船仓里面,四个穿着清布衫的大男将在撑船划水,另外一个大高个子蹲在船尾拿着枪。

    这十几个人一看就晓得,是当地的老百姓,只不过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估计是哪个财主一家子。

    这一点蔡正富最有体会,稍微有点实力的财主,家里多多少少有几个常随,凶狠一点的还能蓄养几个打手。不管是常随还是打手,出门在外一般是清一色的衣服,这是个体面还是个排场。

    “哎,杨大爷,这边有人!”

    突然四个大男将当中的一人,发现了刚刚避开河道让路的蔡正富几人。

    小船比蔡正富他们的小木船大,速度又比较快,蔡正富他们要是不让路,十有八九会被撞沉了。

    之前趴伏在小木船上不动声色,对方疏忽之下没有发现,这一动之下再不发现还真就是睁眼瞎了。

    “什么人,这……你们是水匪……”

    大高个子的杨大爷猛一回头,步枪顺着发现的那人指向了蔡正富几人,只不过此刻他所面对的却是蔡正富、张铜板和王二柱三个人的枪口。

    这这一带土匪几乎没有几个,但是江匪海盗却是不少,只不过江匪一般只在长江上活动,海盗在黄海边上肆虐,内河里面的水匪说实话不成气候,稍微有点实力的都去当江匪海盗了。

    “瞎头屁眼的说什呢,哪个是水匪啦……”

    弄了半天不是小鬼子,张铜板心里早就窝了一团火,现在还被对方误认为是水匪,当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水匪啊,那你鬼嚎神呢,吓老子一大跳,恩们邵点格,伙家……”

    原本万分紧张的大高个子这时候却是大言不惭,看都不看一眼脸色已经变黑的张铜板,吩咐身边的四个大男将加快了撑船的速度。

    “你个小怂再说一遍……”

    张铜板还是第一次被几个狗腿子无视,只不过狠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的小船早就从他们面前一晃而过,留下的只有荡起的水纹一晃一晃的刺眼。

    “老东西,有本事来追恩撒!”

    大高个子摇晃着手中的步枪,站在小船的船尾得意洋洋的讥讽着张铜板。

    “小心,是火油罐子,快划船撒,快……”

    就连脾气一向敦厚的蔡正富也感觉到,这个大高个子实在是欠收拾,不过这时候他却发现那荡起的水纹上面,似乎有个十分眼熟的黑东西正飘荡过来。

    这年头一般老百姓家用不起火油,基本上是借助月光,天一黑通常早早的就上床睡觉。

    也只有地主老财家里奢侈一点,存储一点火油,或者是叫羊油也可以。王家庄就有不少这样的火油罐子,所以蔡正富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玩意。

    这火油罐子一旦被火点着了,那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