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见好就收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0-10-08 07:34      字数:3032
    “你做呢哪?”

    眼看蔡正富并没有下水捞银洋钱,反而是爬上了小木船,在小木船上一阵的翻着,也不知道翻着什么。

    难道银洋钱会放在船上那么明显的地方吗?

    张铜板有些想不明白,所以朝着蔡正富问道,再怎么看蔡正富也不是那种傻里吧唧之人。

    “老张,银洋钱就是再多,脚下还是能填饱肚皮子撒?”

    蔡正富确实是非常的兴奋,发了这么一大笔洋财,都足够舒舒服服的过几年好日子。

    但是脚下他的肚皮,早就饿的是前心贴后背,再不找点吃的东西垫垫肚皮子,就是逃命也没有力气跑。

    蔡正富一点都不傻,张铜板急忙跳下小鱼塘捞银洋钱,之前细霞子捞出来的银洋钱,脚下可都在蔡正富的手中。

    蔡正富根本就没有想要多占点便宜,不管这个小鱼塘里还有多少的大银洋钱,哪怕是上千个袁大头。

    正所谓见好就收,蔡正富晓得有些人在巨额的财富面前,恐怕就是亲娘老子都能够杀害,更何况他们之间只不过是萍水相逢。

    尤其是张铜板他们都是当兵吃饷的狠人,跟他们抢,哪有什么好果子可吃。

    还不如见好就收,少占点便宜,买个人身平安。

    当然了,蔡正富也不是个随便可欺负的主,直到此刻,依然还小心提防着张铜板和王二柱。

    侯德胜那个大胖子一肚子坏水,跟在他身边的张铜板和王二柱,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

    “运气不丑,还有个南瓜呢!”

    小木船上也没有个棚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所以有什么东西,基本上都难以藏得住,更何况是吃的食物。

    所以除了像南瓜、红薯、萝卜这些容易储藏,不易腐烂的食物,其他的食物根本就存放不了多长时间。

    蔡正富找到的这个南瓜,颜色上是红皮中夹杂着青皮,抱在手里掂了掂,恐怕不下15斤。

    有了这个大南瓜裹腹,蔡正富完全可以多支撑上个两三天,还能保持着充沛的体力。

    “想吃饱肚皮还不简单,这河里的鱼可肥着呢!”

    张铜板在水中捞大银洋钱的时候,就碰到了不少条惊慌失措的鱼儿,有的甚至直接跃出了水面,打了一个漂亮的水花。

    “老张,你说的对,的确只要人不偷懒,在河流里捞点鱼充充饥,一般人都能够做到。

    但是恩们不一样,恩们哪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烧鱼吃呀,指不定就会被小鬼子发现呢!”

    眼下四周的环境一点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小鬼子在哪里躲着,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陷入小鬼子的重重包围,所以现在丝毫不能够浪费一丁点的时间。

    嘭……

    就在蔡正富将小木船往岸边划的时候,张铜板突然扔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砸在了小木船的底仓,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不过对于近在咫尺的蔡正富而言,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能够听得清楚,那声响就是银洋钱的撞击声。

    “我也找到了!”

    王二柱的效率,要比张铜板低不少,张铜板找到了两个包裹,而王二柱则是一个,此刻他兴奋的要跳起来,只可惜在水中,所以就像是个落汤鸡似的,胡乱的挥舞着手臂。

    “别顾着高兴,嗯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蔡正富招呼着张铜板和王二柱,将小木船推到了对面的河流之中,也不管两个人激动的围着包裹傻笑,而是自顾自的撑起了竹篙。

    细霞子比较懂事,拿起了另一根竹篙,站在了船头,帮着蔡正富加快了船速。

    咣当当……

    小木船的船舱之中,张铜板和王二柱两个人,将三个捞上来的袋子一一打开,倒出来的银洋钱堆成了一个小堆。

    看着那表面占有河水,散发着光芒的银洋钱,即便是在船前船后,蔡正富和细霞子也是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恩的秦妈妈,这么多的银洋钱啊!”

    虽然还没有进行细数,但是眼前的这一摊银洋钱,是之前的足足三四倍之多,恐怕不少于五百个袁大头。

    “哈哈……”

    “哈哈……”

    “张哥,你说小河塘里还有没有?”

    没有想到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王二柱,这时候却问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应……应该没有了吧,细霞子你说对吧?

    细霞子不就是看到了三回嘛!

    恩俩摸到了三个包,加上细霞子摸到的一个包,这已经是四个包了,六七百个银洋钱,一般的小地主不抠个十年二十年,也攒不出这么多来。”

    面对王二柱的问题,张铜板显然有些脸色一僵,只是掩饰的比较好,脸上挂着一副笑容。

    但是蔡正富站在船后头,能够看到他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这是撒谎的节奏啊。

    这样的动作蔡正富可是看到过几次,老东家王寿山有的时候就是如此,很显然,此刻的张铜板心中,已经微微的有了怒火。

    但是他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笑呵呵的解释,并且将细霞子拿出来当做挡箭牌。

    “呵呵,这个张铜板就是个二皮脸哪!”

    很显然,蔡正富已经看出张铜板这是在撒谎,而撒谎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恐怕这小河塘之中并不止这三四个包裹。

    这一点张铜板十分笃信,王二柱有些半信半疑,要不然他们两人刚刚不会积极的帮助弄走小木船。

    看来谁都想独吞这些银洋钱,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离开现场,目的嘛,无非就是日后单独回来取走。

    “看来要小心这两个人……”

    蔡正富心中不由得对张铜板又多加了一份小心,对于王二柱那表面上看起来有一些木讷的样子,也更多了一份警惕。

    这年头逢人说话留三分,才是保财保命的不二法门。

    张铜板和这两个人,至少在目前来说,算不得是值得信任之人,尤其是在面对眼前这么多银洋钱的情况下。

    “逗得呢!

    东台这地方的大小财主,基本上我都听说过,藏这么多银洋钱的马财主,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名字。

    小河塘就那么尕尕大的地方,能藏四包银洋钱,已经是马家的祖坟烧高香了。”

    蔡正富顺着张铜板的话说下去,似乎验证了那么大的小河塘,根本就放不下再多的银洋钱。

    “不晓得那个马财主回来之后,会气的神呢样子,弄不好脚一蹬眼一闭,见他姥姥去了。”

    看到蔡正富在一旁帮抢腔,张铜板自然非常的乐呵,不由的说起来俏皮话,缓解了眼前尴尬的气氛。

    “那也怪不得别人,他这么多的银洋钱哪块来的,还不是恩们老百姓的呀!”

    虽然说蔡正富在王寿山家里的待遇还不错,但是大地主之所以能够成为大地主,剥削、压榨佃农是最基本的手段,更不要说强取豪夺,甚至是谋财害命的阴毒手段。

    “对,这些大洋本来都就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现在等于是还给了我们。张大哥,你说咱们怎么分?”

    看到蔡正富也帮着张铜板说话,王二柱心中自然有些不快,毕竟他是外乡人,这些年之所以比不过张铜板,正是因为张铜板是本地人,有着地缘和人缘优势。

    所以本着一贯明哲保身态度的王二柱,将分配大洋的决定权交给了张铜板,至于小河塘里的大洋,只能日后有机会再来探一探。

    “这么多的银洋钱怎么分呢?还真是让我头疼呀!”

    张铜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其实要说简单一分为四岂不是更好。

    不过张铜板和王二柱肯定不可能将细霞子考虑在内,只是看现在蔡正富比较重视细霞子,着实有些难办。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我和细霞子有这包银洋钱就够了,其他的银洋钱你们两个人分了吧!”

    蔡正富这时候却是主动提出来,不参与分配船舱中的这堆银洋钱。

    “啊,你就要那小包银洋钱啊!”

    张铜板一听,顿时有些吃惊的看着蔡正富,哪有人将银洋钱往外推的道理,不由的盯着蔡正富看起来。

    “就是啊,要分起码也是三分之一呀!”

    王二柱也是有些不解,这时候大方的提出了三分之一的建议。

    “银洋钱谁哪个不欢喜呢,但是看看恩们脚下的这个情况,恩身边还有细霞子要照应,哪能带那么多银洋钱。

    与其到时候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两位大哥呢,你们说对吧?”

    蔡正富这么一说,不但细霞子没有分那一份银洋钱,而且蔡正富自己的一份银洋钱也少了很多。

    有这种好事,张铜板和王二柱自然是惊喜万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两人,每个人都要多分上五六十块袁大头。

    “蔡兄弟,不,蔡排长,那恩张铜板就谢谢你的高义喽!”

    “是啊,蔡排长就是蔡排长,要不然怎么能当排长呢,就是这觉悟,我王二柱一辈子也拍马不及呀!”

    蔡正富放弃了一点银洋钱,张铜板和王二柱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承认了蔡正富的“排长”身份,算得上是一个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