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铁王八壳子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1-01-10 21:57      字数:3068
    “么得命,洋油罐子烧起来,么得哪块能逃啊!”

    蔡正富一拍大腿根子惊呼道,洋油罐子的厉害,曾经王家庄就用来对付过土匪,虽然没有烧死人,但是那个活罪随便把哪个看了,都能几天几夜吃不了饭睡不着觉。

    “细霞子,把你大褂子脱下来给恩,恩有用……”

    细霞子不晓得蔡正富神呢意思,不过他非常听话,二话不说立马就脱了下来。

    只见蔡正富这时候从自己的衣服兜兜里面,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油纸包,打开来之后,里面是一个上海牌的火柴盒。

    “姓蔡的,你想做神呢?”张铜板看见蔡正富划开了火柴,一下头就把细霞子的大褂子烧了起来。

    这还得了啊!

    秦妈妈滴,洋油罐子就怕火,蔡正富还主动的点火,这不是惹火烧身嘛!

    “天气冷,洋油罐子里头的洋油飘得慢,邵点格烧起来,能保命!”

    蔡正富又不是傻子,惹火烧身的事情怎么会做,只不过是提前消耗洋油,以免洋油飘散到小木船周边,到时候被火引燃,根本就没有一点办法逃跑。

    “你,你脑子真……真玲珑!就是这火一烧,滑子整特啊!”

    张铜板这时候也缓过神来,面对洋油罐子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远离洋油罐子。但是在这么一个狭窄的河道里面,尤其是朝着杨大爷这一帮子逃跑之人背向的方向,纯粹是送上门去。

    杨大爷的意思十分明确,就是逼着蔡正富他们留在后面,充当他们的挡箭牌,好让他们逃出生天。

    正常来说,杨大爷的目的达到了,张铜板只能无奈的选择远离洋油罐子,一步一步的走向后面有可能面临的危险。

    但是蔡正富反其道而行之,提前一步引燃了洋油,避免了陷入火海围烧的困境和危机。

    只是这样一来,火光冲天之下,这不明摆着告诉小鬼子,他们躲藏在这里的嘛!

    “就算杨大爷不陷害,恩们的小木船追不上他们,迟早会被小鬼子发现。

    脚下杨大爷阴恩们,想害死恩们,恩们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大不了跟小鬼子拼了!”

    蔡正富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将被火引燃的大褂子用劲的扔向了飘在最前面的一个洋油罐子上。

    嚯嚯……

    只见这大褂子一落在水面之上,顿时燃起了脸盆子大的火球,随即火球朝着水面快速的延伸,燃起了熊熊大火,照亮了大火两边的杨大爷和蔡正富他们两伙人。

    “秦妈妈滴,疯特了,疯特了!”

    杨大爷没有想到蔡正富居然使出了这么一个两败俱伤的馊主意,旁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楚乘坐的木船再快,也快不过小鬼子的铁王八壳子。

    杨大爷心里恨得要死,聪明反被聪明误,早知如此又何必陷害蔡正富几人呢?

    纯粹是多此一举,更是害人害己。

    “邵点格,邵点格划船啊!”

    杨大爷再也是坐在船头充大爷,而是加入了划船的行列,包括船上的老人和小孩,全都不由自主的用劲划水。

    “跳下水,跳下水,王二柱,邵点格!”

    杨大爷等人的反应不慢,蔡正富他们的反应更快,早早的就弃船下水,朝着河岸上爬去。

    只有王二柱要把南瓜带走,慢了几分差一点点格被火烧着了。

    “我看到小鬼子的铁王八壳子了!”

    刘十月第一个爬上了河岸,刚一回头就发现河道的下游,一个白色的冒着黑烟的大家伙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驶过来。

    不用说,这就是小鬼子的汽艇!

    “邵点格啊,王二柱!”

    几人手忙脚乱的将王二柱拉上岸,顾不上说话,矮身就朝着岸上的庄稼地里钻去,这时节庄稼还没有半茬子高,想要躲起来其实非常的困难。

    “趴下,快趴下!”

    “蔡正富,你俩屁股撅神呢啊!”

    张铜板到底是老兵油子,晓得这时候跑动就是活靶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小鬼子发现之前,尽量的隐藏好自己。

    一些简单的伪装,对于他们从军几年的老兵油子而言,多少会一点,这不脚下就派上了用场。

    但是蔡正富和细霞子不一样,虽然听从了张铜板的意见,趴下来了,不过也就是矮着身趴伏着,远不是双膝水平的趴在地上。

    说句难听的话,那就叫顾头不顾腚,稍微瞄上一眼就能发现不正常。

    “跟恩一样,趴着,趴着!”

    眼瞅着小鬼子的铁王八壳子就到眼前,蔡正富和细霞子这才十分别扭的趴好,因为动作不规范,蔡正富的肚皮早就露在了外面,脚下正和冰冷的泥土碰在一块,凉飕飕的冷气直往肚子里拱。

    “差一点点格就露馅了!”

    不过此时的蔡正富却是暗道侥幸,要不是细霞子在自己的身边,估计张铜板已经发现了他冒充国军的身份。

    国军特务连的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老兵,最基本的军事常识是手到擒来。

    自己刚才所犯的趴伏的低级错误,只要张铜板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其中的猫腻,如此一来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将变得非常危险。

    幸亏张铜板紧张之际,只注意到了细霞子,而不是过多的关注蔡正富。

    哗哗哗……

    在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小鬼子的铁王八壳子大摇大摆的开到了蔡正富他们遗弃的小木船位置,蔡正富几人都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汽艇的真身是什么模样。

    小鬼子的汽艇,差不多有三个小木船那么长,小半个小木船那么宽,在船头上有一个像是没有坟头的坟包,前面有一根黑乎乎的管子斜插着。

    船坞也不像木质的船坞,像个小碉堡似得,顶上还有挺机关枪,在机关枪的外面还有个类似椅背子的玩意包裹着。

    船上后半截也不知道放着什么箱子,叠起来老高,船尾竖立着一副膏药旗。

    没有看到小鬼子的人影,也看不见有桨帆,就是个铁王八盒子在河道里快速的前进。

    根据少东家王丕显介绍,这铁王八盒子不用人力,用神呢发动机,好像喝神呢洋油,那个黑烟就是发动机在打嗝呢!

    蔡正富也就是一听而过,具体的汽艇到底是神呢玩意,没有直观的认识。

    不过比起张铜板他们来说,稍微有点见识,毕竟识文断字的人不多。

    哒哒哒……

    就在这时候,铁王八盒子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是一阵激烈的枪声回荡在蔡正富几人的耳边。

    太突然了!

    嗖嗖嗖……

    就在枪声一响的那一刻,蔡正富发现自己趴伏的边上,泥土里已经钻进去了好几颗子弹,距离他也就一尺远,相当的危险。

    “不能哭!”

    四处乱飞的子弹距离蔡正富有一尺之远,但是距离他身边的细霞子,几乎就是擦着头皮飞过,吓得细霞子就要哇哇大哭。

    蔡正富眼疾手快,一手捂住了细霞子的嘴巴,一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是小鬼子的试探,估计是看到河道之中的大火和弃船,火力侦察一番。

    若是细霞子这时候发出了声音,哪怕是弄出一点点格动静来,那迎来的必将是小鬼子针对性的袭击。

    “恩……恩怕……怕……”

    蔡正富捂着细霞子的嘴巴,细霞子吱吱呜呜的声音,在激烈的子弹声音中,并没有传开多远去。

    “神呢味啊?”

    就在蔡正富暗自庆幸又逃过一劫的时候,鼻子里面突然闻道了一股怪怪的味道,再一闻,立马脸色一变。

    “你尿了?”

    这味道的来源,就是身边的细霞子,刚才激烈的枪声之中,吓得尿了裤子。

    “嗯……”

    细霞子点点头,脸色十分的苍白,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难能可贵。

    果不其然,蔡正富的猜测是对的,刚才小鬼子就是火力侦察。

    “扫噶……”

    此刻铁王八盒子里面,冒出了三个小鬼子,其中有一个衣服不一样,估计是个军官,手指着河道的两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番,然后铁王八盒子就再一次的发动机轰鸣,朝着还未燃烧结束的河道冲了过去。

    火焰被铁王八盒子猛烈的一冲,基本上熄灭在河水之中,只是偶尔的还有一点烟缓慢的飘散于空气之中。

    “堪走了,差点格小命么得了!”

    张铜板这时候在地上翻了一个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之前小鬼子的火力侦察可不是闹着玩的。

    “真是太悬了,子弹就从我耳朵边上飞过去的。”

    刘十月更是脸色苍白的像个死人,左脸颊之上,不知道被神呢东西,划出了一寸长的口子,正有一丝丝的红血滴下来。

    “南瓜裂开了,包裹也破了,还打坏了两个大洋……”

    王二柱人倒是安全,就是他带的东西全部遭了殃,尤其是两个银洋钱,被子弹打了变形不能再用了。

    呯……

    几人爬起来刚要说话,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声打炮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那里正是杨大爷等人逃跑的方向,不晓得能不能逃过小鬼子的追杀。

    看样子够呛!

    小鬼子的铁王八盒子,速度起码是杨大爷木船的双倍过头,脚下更是肆无忌惮的开炮轰炸,杨大爷拿神呢来抵抗。

    蔡正富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