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情感错位
作者:藏星      更新:2020-11-16 01:43      字数:2799
    落地的鎏金钟鸣过九响后,保姆已把一楼边房的茶室布置妥当,左右两盆兰花相对看,云巫清涧矿泉水刚滚出热烈的云气,一个铜色果盘里就躺着一排黑色包装的巫岩茶。这种茶目前只有手工生产,每一片茶叶都是茶农亲自采摘,精心挑选出大小均衡的上等茶叶炒制,一年的产量限定在三百斤。

    楼老总问陈院长:“要不再加两道菜,大家再喝几杯?”陈院长拱手推辞:“这样刚好,明天还有安排,有的是机会。”楼老总往下接:“时间还早,大家移步隔壁,喝几杯茶再走。”

    孙老师觉得这主意好。酒气毕竟有损老师形象,喝一下茶就好多了。大家站起来,跟在楼老总后面。

    楼老总安排大家入座,心里似有乌云压顶徘徊不开。不用说,还是牵挂着云依。父子同心,楼即阳此时直接跟三位长辈说了,想到医院看看云依。

    这么多客人在,换在平时,楼即阳此时出门,不是待客之道。楼老总却马上开怀畅饮三杯巫岩茶,嘴上说好。心里希望早点见到她。同样高兴的自然还有好几个人,有的是为人师者的关心,有的是暗恋者的期盼。

    最开心的是云霓:“哎呦,我说小喽喽,难得你有心,赶紧的。”萧尘听她说得这么不遮掩的,用脚踢了一下她的小腿。陈院长也听不下去了,把话题转移开:“这茶不错,口感醇厚,香远溢清,喝了令人神清气爽。”云霓举杯品了一下,摇头晃脑,嘴里发出“啧啧啧”的赞美声:“云家的茶就是好,名不虚传。”仿佛这茶厂是她开的。

    看她搞怪的神情,大家笑起来。

    楼即阳越发觉得不对,云依的表现不像是身体不适,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也猜不透。

    车很快到了卫生院,保安还认得楼即阳,直接给开了门,进到里边。楼即阳下车后,没有熄灯。

    他敲了三下,云依听见了,知道回避不了。她披了一件藏蓝的外套出来。两个相对,竟都说不出话来。月光下的云依,蓝得那么忧郁,神情肃穆。楼即阳立马想起一个画面:黛玉葬花!

    一种不祥的预感跟着凉风袭来。

    往日的温馨又安慰着他。

    善良、温柔、执着的她不会转变这么快,也可能是工作的疲劳压抑所致。

    楼即阳说:“晚上就差你一个了。”

    云依平静地说:“今天,差一个,也没关系。”

    楼即阳说:“怎么这样说,爸爸也很关心你,连问了几遍。”

    云依把脸转向屋角的一株桂花,旁边有护士零星走过。半晌,云依抬眼看着楼即阳:“我想去一下谷亭……”那语气是商量的,不是柔软的撒娇,也不是调皮的命令。

    在车里,云依把蓝色外衣拉紧,楼即阳拉起一片纸巾递过去。云依接了,拿在手上,望着窗外闪现的路灯,还有远处星星点点的方格子小区里透出的薄薄的灯影。云依不禁伸出手去,还没触及车窗,那灯就灭了。

    车子再往前,就是黑黢黢的湖面了。

    今夜的谷亭一片静默,只有门前的一盏灯在苦守着一片海。

    洁净的屋里似乎知道主人要来,没有发出一声异响。

    楼即阳不大习惯,太安静了,以前可以清晰听见水花击打石头的声音。

    云依绕着一楼马拉松展板轻轻地走着,缓缓的目光落在展板的他们俩,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楼即阳也被一种柔柔的光覆盖着,他很自然地拉起云依的手,云依往回缩了一下,终究没有拒绝。

    冰凉的皮肤传到楼即阳的手上,他的心猛地疼了一下,他突然想抱住她。

    而此时的云依已经走到了通往二层的楼梯处。

    她把头上的胡姬花发夹取下来,交给楼即阳:“这是我在这个旋转楼梯捡到的,现在还给你。”

    楼即阳不知所措,说:“上次送给你的,为什么要还回来,还选择同样的地点。”

    云依退下来,边往外走边说:“你是送过,但不是给我。”

    楼即阳追上去,拉住她的手臂问:“你说什么,发烧了吗?”

    云依轻拨他的手,补了一句:“上次我是一个人来,至于你和谁来过,你应该比我清楚。”

    楼即阳有些急了:“就算和谁来过,这很重要吗?比如席芳,你也认识的。我和她的关系,仅仅是同学关系啊。”

    云依头也不回:“以前是这样……”,她顿了一下,“不说这个了,累了。”

    楼即阳想再说点什么,又觉得今晚话不投机,云依的状态也与以往不同,就忍住了。

    站在湖边,云依仿佛可以看着对面的家,她比任何时候更想妈妈,她的耳边想起张惠妹的一首歌:

    “听——海哭的声音

    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

    悲泣到天明

    写封信给我,就当最后约定

    说你在离开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听到情深处,她的肩膀微微在抖动。

    楼即阳走到她右边,搂着她的肩膀,想把她抱在怀里。可是,云依一反常态,并没有靠过来。就在楼即阳把头低下来的接近她嘴唇的那一瞬,云依把脸转过去。

    楼即阳一脸的苍白。

    这时,一辆滴滴车停在马路边,云依的手机同时在震动。

    她适时地走过去,打开车门上了车,就在关上门时,还是停了一下,对他说:“回去吧,顺便跟伯父问好。”

    镇长和辜副院长前后脚进了楼家。

    楼老总听见了声音,起身到茶室门口迎接。

    辜副院长一进门,先和陈院长和孙老师打了招呼,萧尘、云霓也跟他摇手致意。他一再推托,才在镇长身边落座。云霓看着辜副院长镜片后面迷蒙的眼神,想起在市医院前台,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这个人,似乎是辜副院长。当时,以为他在检查工作,没往他身上想。

    镇长喝过茶,说,请楼老总今后能多关心旅谷镇的建设,并把大致思路给他汇报了。

    “我们有一个想法,这两天开放旅游业,借这个机会征求各位的意见。”镇长把最后的重点抖了出来。

    辜副院长说:“我觉得这个主意好,目前来看,我们的疫情控制得很好,甚至要可以办一个小型的马拉松,拉动一下本镇内需。”

    楼老总也点头说:“如果能办的话,经费由我负责赞助。”

    辜副院长看了一下萧尘,萧尘领悟过来:“我也赞成。”

    大家都看着陈院长。

    陈院长已经来回思虑几次,有喜悦也有担忧。

    现在,他不好回避,一定要表态的。

    “开放旅游这事,上面也有这个意思。经过今天的调研,各村控制得还是比较好,只要我们采取足够迅速的防控反应机制,能够应对随时的突发状况,旅谷镇开放旅游我也同意。”

    他表态完,大家松了一口气。

    “然而,马拉松比赛,我个人建议还是要再等等。”

    镇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辜副院长第一个附和:“院长想得周全,我考虑得还是太简单了。”孙老师看他不断搓着两个拇指,想起以前她教过的一个学生也有这样的习惯。这个学生现在是一个领导了,每次碰面都异常热情,后来又没有回声。

    云依的车已经消失在远处的路灯下了,楼即阳还处在恍惚中,他感觉胸口一阵阵的收紧。今晚的他也只吃了两口菜,跑了一下午的车,人已经很虚弱了。

    他没有见过这样冷静又寡情的云依。

    过于理性,就难以接近。两个人之间,就只有数字了吧,比如房和车多少多少。

    好看的外表那么多,有趣的灵魂那么少。

    就在一只老鼠闯过来时,他一脚踩空,整个人向着湖面倒了下去。

    一个电话打来,楼家的人一涌而出,都往谷亭赶。

    救护车来的时候,楼即阳还是昏迷不醒。陈院长亲自检查他的身体,松了一口气说:“心跳和呼吸看起来没有大的问题,也没有流血,其他的就要送卫生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事发突然,楼老总还没搞清楚原委,楞在那里。辜副院长说:“楼总,院长,还是赶紧送市医院吧。”

    “对,对,送市医院,赶快。”

    楼老总的话一出,辜副院长就打电话过去,让急救科准备好,大家立刻行动起来。

    救护车闪着蓝色灯光,向高城市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