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群人的聚会一个人的哀愁
作者:藏星      更新:2020-10-17 00:44      字数:2484
    湖边的夏日已是烈阳灼灼,偶尔飞过的白鹭,像一个贵客突然降临又悠然而逝。水甘草自摆着各种舞姿,日头太焰,使它更加柔软,随风飘散在水面,表面是绿的坚强,内心是挣扎的困顿。

    楼万风在别墅庭院设宴,这是他早已期待的时刻,那个白衣服女孩在照片里飞翔如同一只小白鹭,回来的这些天,他一直后悔自己没有问清楚云依妈妈的姓名。就在早上,他路过日渐繁华的镇上,那些烫金的请柬,仿佛写着他和她的名字,下面是“百年好合、白头偕老”的字样,他早已死寂的心突然一阵抽动,希望和绝望在那个请帖上同时闪现。街角,一曲沙哑的音乐用波澜不惊的语调唱着歌,其中一句他听得分明:“你和我,再也回不去了”一条黑幽幽的胡同就一直延伸在前面,他越想往前追寻,就越是陷入无边的空虚,他扑腾的四肢在太空中挥舞,回应给他的却是全身的疲软。

    太空的空,和四大皆空的空,哪一个更虚幻?

    楼万风差一点迷失在这个从小生长的街道,他拍拍脑袋,努力把自己拉回到现实中来。

    “怎么成了这样,晚上云依不是就来了吗,有什么话直截了当问清楚,总比胡思乱想好。”他打定了主意,开始审定晚宴的安排。

    家里本来有一张大餐桌,可以容纳十五人,可是这样的话,他和云依近距离说话的机会肯定不存在。像他这样身份的人,就算在家里聚会,座位也不是可以随便坐的,他一请陈以院长出席,卫生院杜副院长就来了电话:

    “楼老总不要客气,晚上一切由我来安排,已经在“不离园”订好了的,算我私人感激你对卫生院的贡献。”

    楼老总当然随口回应:

    “请杜副院长一起来家里小叙,喝点薄酒,聊表我的心意。”

    楼万风等着杜副院长的推辞,哪知对方却说:

    “一切听从楼老总安排,那么我把不离园的预定移到下个月,下个月一定给个机会。”

    楼万风想说“不用了,”出口却是“不客气,”作为生意人,和为贵,他习惯了。放下电话,他很恨这样的习惯,干嘛要客气,他难道不可以拒绝?笑话。

    楼万风在挂电话的最后补上一句:“带上市医院指导组的护士们一起过来,陈院长也会高兴的。”

    在餐桌的布置上,他伤了脑筋,怎么样才能接近和云依的距离,方便说话和观察,又不显得刻意呢?以前公司的宴请都是总裁办公室的人安排的,他没有深入研究这门学问。

    对了,席芳一定有办法,就交给她来负责好了。

    再想想,还不够放心,得把想法告诉她不是。楼老总跟席芳说:“晚餐就由你来安排,就是要区别以往的圆桌方式,不要太密集,又要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不要冷落一个客人。”

    席芳眼睛眨了眨,又转了转,没明白。但电话里不能说出来,没明白得想明白呀!

    “什么意思啊?每个人都能说话,又不密集。”她想着,“每个项目必须盈利,保证不亏损,”她想起RR公司老总的会议指示,天啊,老板的思维如此相似。

    说话当然要近距离才听得见,也表示亲近,一米是比较恰当的,再远就生疏了。总不能一边吃一边隔空喊话吧。

    “近又不密集,不密集又要近。”

    她反复念叨着。

    那边的餐桌交给了席芳,楼老总亲自把关菜单。

    中西餐这边做得不地道,本地客人居多,他决定以中餐为主,辅以一两道甜点甜汤。高城饭店的菜谱大家闭着眼睛都能想得出来,那就以旅谷镇本地海鲜为主:

    花菜穿花蟹、小花螺拼海蜇皮、雀巢海中宝、鲍参翅美羹、清蒸小青龙、酸奶云朵松饼、三文鱼三明治……

    七点刚过,杜副院长带着小胡她们过来了,就是不见云依。楼老总想,她应该和陈院长在一起,也就没多问。

    席芳果然聪明。

    她把聚餐的地点选在了别墅的庭院。餐桌的排列借鉴当下最爱欢迎的开放式办公模式,彼此看得见,在室外又不担心密集带来的影响,菜是分餐到每个人,随便播放柔和的音乐。

    陈以院长、孙芝老师、萧尘、云霓同时到达,然后是村委会的几个人,旅镇长让杜副院长传话,说是餐后过来喝杯茶,连辜副院长都说陪一下老妈就过来。至于席芳和楼即阳,已经在茶室招待客人了。

    唯独看不见云依。

    楼老总心里空落落的,此时,他已经没了主人的感觉,更像是赴一场违心的宴会。庭院已经准备就绪,旅谷镇最好的餐厅厨师下午就在家里备餐了,菜是在餐厅里备好的,只要在家里加工一下就可以上桌了,这样保证鲜味,不至于太老或太凉。

    第一道小花螺拼海蜇皮在迷离的灯光下,发出清香,正等着楼老总第一个坐下,举起筷子开动。

    可是楼老总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谈笑风声,从国外生意谈到国内布局,公司未来的设想,对楼即阳的欲褒先贬式的谦虚的表扬,绕到卫生院对旅谷镇的付出,营造一个安全的空间,很自然的谈到市医院指导组的努力,最后问:

    云依组长怎么还没到?

    不是楼老总没有问楼即阳,而是楼即阳不知道。

    云依没有接楼即阳的电话。

    孙老师告诉过他云依先回去了,累了一天了,没来就不用等了。

    云霓说:“我姐说一会就过来了,跑了一天了,陈院长一定饿了,我们开始吧。”

    楼老总才知道眼前这调皮的护士是云依妹妹,心里得到了些补偿,尽管眼神、语气、气质从外到内都格格不入,也暂时放下了。楼老总顺着云霓的话说:“那就开始吧!”

    前三道菜几乎是一起上的,一道接一道,食物的香气很快飘散开来,大家都夸这儿的海鲜地道。楼老总给大家敬酒,大家又把酒敬回来,等于酒顺着时针走一圈,又逆着时针走一圈。

    村主任看到鲍鱼,讲云村的鲍鱼今年都压在了海边,看着天气越来越热,再不销售出去,怕是要死在海滩上。

    楼即阳一听,看着楼老总说:本公司可以先购买一批,改善一下员工伙食,我向商会反映一下,号召企业食堂联手购买。楼老总附和:高城医护人员这么辛苦,我以个人名义捐赠每个食堂一批。陈院长马上举起酒杯:“我破例喝一杯,感谢楼老总对我们医护人员的关心。”孙老师因为云依和即阳的事情,本来心情不大好,也为这样一举两得的好事开心起来。

    “好,我以茶代酒,也喝一杯。”孙老师说完一饮而尽。席芳看得真切,孙老师倒的可不是茶水,是正宗的的白酒。

    楼老总和陈院长并排坐,今天算是比较深入地交流了彼此的经历,都互相赞许对方的成就,陈院长见楼老总低调少言,正合他和孙老师的品性,反而更加敬重他的为人。

    楼即阳又发了几个信息给云依,得到的答复都是笑脸又笑脸的表情包。他是后生,当然要多敬大家,而每次敬的时候,席芳就恰如其分地说“我陪大家喝一杯”,感觉就像是女主人。这样正合楼老总的心意,晚上他始终不能开怀畅饮,席芳的表现恰恰帮他解了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