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抢先射门
作者:藏星      更新:2020-06-20 18:34      字数:2533
    萧尘看着眼前的英文菜单,皱着眉头,菜单上分两边排列菜名和图片,左边是西餐,有:

    Hamburger汉堡包

    Steak with black pepper sauce黑椒牛排

    ……

    当萧尘手指滑到第二个的时候,云霓迅疾地放下手机说:“这个好这个好,我吃过,我用性命墙裂推荐,真的是鲜嫩多汁,如果再淋上一层胡椒粉,配上香煎鹅肝,嗯……那味道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点上,点上。”

    云霓那抬头、闭眼忘情回忆牛排美味的神情,不由得让萧尘心动了一下。一看价格:牛排+香煎鹅肝——450元,差不多100美刀,心像是掉到冰窟里,赶忙说:

    “看着确实不错,可惜我不吃牛肉,鲁迅不是要我们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嘛,不能吃不能吃。还是吃中餐好,中国人就应该吃中餐。”

    就把食指头移到右边来,这里有高城特色风味美食,依次是:

    辣味米粉汤(laksa)

    虾面(prawn noodles)

    鸡肉饭(chicken rice)

    炒粿条(char kway teow)

    五香卤肉(loh bak)……

    点中国餐轻松多了,既有中文又有英文,萧尘调了下紧绷的身体,往后背椅子靠了靠,为了展示一下那些如同菜叶上细微无毒的残留农药似的英文,就对服务员说:

    “要一份Chicken and rice”

    服务生是一个本科院校实习生,学校还没有开学之前,做兼职的。一开始没听懂,萧尘又重复了一次“Chicken and rice”

    云霓不禁掩嘴一笑,赶紧假装刷手机段子,才过三秒又接连笑了三次,还抖动双肩,搞得萧尘本就虚的心一颤一颤的,好在服务生记下来了。本来他还想点一杯冰可乐的,觉得不够洋气,毕竟可乐在中国已经比茶更受青少年欢迎了,就又加了一份咖啡饮料,这个单词他就熟悉多了,脱口而出说:

    “A Cup of coffee。”

    服务生随口问了句:“original coffee?”

    萧尘前面的单词没听明白,不过后面的coffee肯定是错不了,就“ok,ok”隔壁桌一个外国青年就抛过来一个鬼魅的笑脸,萧尘一头雾水,也只好点点头报以回应。

    云霓问:要多久才能上菜。

    服务生:十分钟到十二分钟。

    云霓说:现在已经七点四十三分了,还用笔把时间写在口罩边上,细细的一行字,蚂蚁爬出窝一样样的。

    外国餐厅就是守时,云霓注意到了餐厅菜单下一行英文写的小小的字,如果菜晚了就承诺免单。

    刚到七点五十四分,菜已经一次性上齐了。

    云霓拿着她的盘子,向里边坐了进去,和萧尘离得远远的。

    萧尘很奇怪,这鬼丫头又搞哪出?

    一看桌子,S形的长条桌,足有三米长,宽也有一米多,社交距离也没问题,就问:

    “坐过来,我不吃三明治,送我都不吃。”

    “呵呵,我怕你喝我的气泡水。”说完,云霓就把插管伸到纸筒杯底下,吸了一口,很享受地说:“满嘴放鞭炮,爽死了。”然后隔空递过来纸杯,“本姑娘喝过的,你敢喝吗?”

    云霓不理他了,开始了美食之旅,一口又一口地咬着三明治,虽然没有声音,可红红的蕃茄汁溢了出来,顺着嘴角滴滴答答,像她的卡通玩具那么可爱。

    萧尘这时才感觉到饥饿,准备大开杀戒,消灭盘里的美味。一会儿举起叉子,一会儿拿起筷子,都不能吃一个饱口,米饭不是夹不住就是漏下来,等到用嘴去接,已经三剩其二了。没奈何呀,只得用汤勺盛,敲得盘子叮当响。本来就有气,旁边又传来风凉话了: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挪进来了吧。你看看点的菜,鸡肉拌饭是中餐,正常得配可乐,合理搭配还解油腻,可你偏偏点西餐饮料的咖啡,哦对了,那咖啡……”

    萧尘以为是赞美他,抖了抖餐巾,让它很自然地垂下来,盖好西服,然后很绅士地抿了一口……

    那个苦,差点没吐出来。

    云霓又说话了:

    “plain coffee是纯咖啡,这个你或许能听懂。original coffee是原味咖啡,其实意思一样。可是后面这个你没听懂,又不问清楚就“okok”,现在苦得喝不进去了吧。”

    萧尘不想再挣扎了,中西餐厅这玩意儿,是比不过年轻女孩了。只好吞着泪吃着198元的难咽无比的咖啡,活脱脱一个弃妇。

    不到二十分钟,云霓吃完了,连连打了三个饱嗝。掂了掂气泡水,应该还有三分一,就施舍给萧尘,还不忘记配音:

    “昨晚佛祖显灵,要本姑娘多做善事,结善缘,不可害人害己,唉,让你得便宜了。”

    萧尘这下聪明了,心想,“这小丫头料定我不敢喝,大家都是核酸检测过的,我偏就不客气,豁出去破例一回,”他像是得了神的指示似的,夺过气泡水,把喝了一半的咖啡推掉,咕咕咕地喝起气泡水,然后舒舒爽爽地打了一个嗝。

    不料,这嗝音量没控制好,全餐厅都停下来朝向他,仿佛在瞻仰他的遗容。

    他不由得感叹:小姑娘打嗝和男人打嗝,效果怎么差这么多?

    本就一肚子气,一看帐单:488元?有没有搞错?不是才400吗,侧过头一看,云霓不知什么时候要了一根哈根达斯冰淇淋,心里就发誓:再也不请这姑奶奶了。

    走到餐厅门口,那个邻桌的外国青年早已等在那又狐媚地对着他笑,说了一句不知哪国的话,拿出手机……萧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打开微信。两人正要加上,云霓用本地话说:

    “萧副院长,你的车是不是该换机油了,记得换好一点的机、油、啊。”

    萧尘这下听出来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摁了关机键。

    外国青年正要扫的时候,萧尘手机非常配合地黑屏了。萧尘装出十分可惜的样子,摊开双手,又摊开双手,好像很无辜。

    尴尬的瞬间一晃就过,云霓递过她的二维码,两人加上好友,她还指了指萧尘,又指指外国青年的手机。

    外国青年就伸出大拇指给云霓。

    回来的车上,萧尘忍不住了,“云大奶奶,我先声明,别把他的微信推给我,我的性取向还很正常,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云霓心里一喊,“糟糕,被吃了豆腐了,人就是装不得善,一善就吃亏。”就说,“我好不容易加了一个外国朋友,你别求我给你就好了,还推给你,做梦吧。”

    萧尘这下想起今天约云霓吃饭要谈的事还没说,正要说,这丫头已经把脚翘到中控台,睡死过去了,只好降慢了速度,把音乐音量也调低了下来。

    回到医院,九点半。

    院长办公室还亮着灯。萧尘想了想,还是轻轻地走了过去,正要敲门,发现门没关呢。院长正和谁打电话,看见萧尘就挂断了,招呼他进来。

    萧尘对院长还是很尊重的,问院长:“院长,这么晚,吃过了吧。”院长说:“刚吃了点水果,不饿。”萧尘马上说,“院长你要保重身体,病人的健康都得靠你呢,你还得带领我们战胜疫情,一定要准时吃饭。”关键时候,他的手脚倒是麻利,说话间已经在美团上点了一份58元的套餐。

    “十五分钟就到了,已经点好了。”他亮出下单的图给院长看。院长说:“谢谢萧副,最近隔离病房一切还好吗?”

    “很好,院长放心。只有一些小事,本来不想打扰院长你的,刚好看见你在,就过来了。”

    院长手机嘀答一声:“今晚有人要说我坏话,院长千万不要上当了。”还附了一个鬼脸。

    还用说,就是云霓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