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官府行窃,雀三被抓
作者:云苏      更新:2018-08-07 06:57      字数:2249
    第32章

    满堂客栈不仅是穹月国最大最豪华的客栈,也是唯一能在四分五裂的人族遍地开花的唯一一家集饮食文化与休闲文化于一体的大客栈,也因此每一家满堂客栈的连锁分店都是高朋满座,火爆非凡。

    除了特有的饮食文化之外,戏台子与茶是每一家满堂客栈连锁的标配。现在还没有到用餐时间,霍猿拉着雀三来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叫来一壶上好的“春中月”,磕着瓜子仁,吃着糕点,听着台上的折子戏。满堂客栈的折子戏不讲民生百态,不讲古今传奇,只讲现今特有的重大新闻。这一唱一和中但求博人一笑。毕竟在这种远有人妖大战,近有四国分割的局面,一声仿若看淡世态炎凉的付诸一笑是多么的不容易。

    “霍医师,潇湘太学府的日子就那么闲吗,竟然跑来看戏。”既来之则安之,雀三抿了口茶水,说道。这茶水是穹月国特有的好茶,名为“春中月”,就产自潇湘城,也是早已去世的师傅雀魂最爱品抿的茶品之一。

    “短时间就能把近日的重大新闻弄成一台连串好戏,你看,现在正说到昨日高府莫名失火,以及潇湘府衙失窃一案。”

    “潇湘府衙失窃一事不足为外人知,如何会被安排在戏中。”雀三禁不住惊讶出声。然,这台折子戏虽然没有说出失窃之人去了何处,如此神乎其技的演出就好似亲身经历一般,让他对此处落脚的满堂客栈心生疑虑。

    话音刚落,就见一帮红黑服饰的魁梧男人手持大刀闯了进来。为首的男人自称是潇湘城府衙捕快,因府衙失窃,接到现报前来捉拿疑犯。捕快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雀三跟前。他们欲要带走雀三。

    雀三不依,反驳道:“无凭无据,如何做到依法抓人。”

    “无凭无据!?光你是鬼灵师这一条就足够你去府衙走上一遭,现在胆敢去潇湘城府衙偷窃就是对当今朝廷公信力的危害,也是对潇湘城百姓的危害。”为首捕快一声令下,捕快数人齐齐扑向雀三,对其进行抓捕。

    “荒诞至极,难道这就是当今朝廷管制下的潇湘城府衙,不立案,不调查,全凭臆断来抓人,我,雀三不服!不从!不认!”

    “管你的不服,不从,不认!抓人!不服不从不认者,就地处罚,留一口气带回府衙即可!”

    磨刀霍霍,让看戏的人无不抱头逃窜。能留在此处观望之人仅剩下将炬手下的几人,以及几个正在喝茶的潇湘太学府学子们。这些学子中就有默林峯与杨万山,带头之人正是柳洪志。潇湘太学府的意念学教授。

    “柳教授,仅仅只是通风报信就能让府衙把雀三抓进牢里受死?”杨万山低声问道。

    “这些年朝廷对鬼灵师的打压,使得鬼灵师们有如过街老鼠仓皇逃窜,这个雀三还胆敢招摇过市,就算不被官府抓进牢狱受审,也得死在一些对鬼灵师极度憎恨之人手中,又何须脏了你们的手。再者,在目前密室逃脱大赛排名中,雀家嫡女雀斯羽一组遥遥领先,既然雀三是雀斯羽的软肋,岂有不加以利用之理。”柳洪志说道着勾起冷弧。

    “就算把雀斯羽一组拉下来也没用,随后不是还有殷家嫡子殷楚北一行人吗,现在本在巴蜀城赛区的八王爷也被吸引过来,我们也不一定能够晋级。”默林峯揣测道。

    “或许八王爷来潇湘城的目的并非为了潇湘城赛区的密室逃脱大赛,默师兄就不要庸人自扰,既然老天给我们制造了这个机会,还是先破了这个案子再说。”杨万山说道。

    回想起晨练之时,与杨万山师弟一同被柳洪志叫去禅室的一番密谈。柳洪志在密谈中说道:雀三与雀斯羽一行人夜探府衙寻到前任知府高志远关于农户土地案的卷宗、事后的农户灭门案、以及前任知府高志远被杀一案的卷宗,不仅如此,还知道了刘府刘乾与现任知府刘庆宗的利益勾结……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后一揣测,以一纸密信于现任知府刘庆宗,告知府衙卷宗偷窃一事。

    “如果为了破解眼前这个旧案,又生出新的冤案,这才是天大的过错。”默林峯不赞同柳洪志与杨万山的想法,为了潇湘太学府的名誉,他选择保持沉默,对此事并无任何反对。说道之余,默林峯选择起身离开。

    “默林峯,为师处处为你们着想,难道你就用这种态度报答为师?”柳洪志抿了口茶水,低声道:“给我坐下,看看被众矢之的的鬼灵师,是如何被官府羁押。也告诉你们,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够在众人之间立于不败之地。你们是被潇湘太学府最看重的学子,这一场比赛只能胜不能败!”

    “是!”默林峯与杨万山异口同声。

    默林峯的视线焦距在被捕快围攻的雀三身上。捕快们持刀欲把雀三逮之。在大医师霍猿的无动于衷之下,雀三冷漠着脸坦然以对。

    “穹月国的捕快真是妥妥妈妈,果然比不得我们金渊国的捕快,以快狠著称,雷厉风行。”说话之人正是金渊国第一将军府嫡子金鸣。与将炬谈完事情的金鸣本意是听听满堂客栈出名的折子戏,没想到会瞧见这一出戏,也便狂言出口。

    “金渊国的人?你也是密室逃脱大赛的参赛选手?”为首的捕快瞧着金鸣并无绝世兵器傍身,又穿着一身并不算华丽的布衣,嗤之以鼻道:“你可知道这个人正是人人唾骂的鬼灵师,你这个没有眼力的外族人也要横插一杠相助于他!?”

    “他是何人,管老子了事,刚好穹月国的山山水水都玩腻了,貌似就地牢没去过,既然你要带走这小子,不妨把老子一并带走。或者……老子帮你抓这个小子,你好事成双一并带走。”

    白痴!!!这是听者们唯一的反应!!!

    紧接着,旦听雀三仰头一笑:

    “呵,既然有人对穹月国的地牢甘之如饴,也让我好生好奇,去这地牢走上一遭也无妨。”

    笨蛋!!!听者们风中凌乱,又拍手叫好!!!

    此话一出,捕快们震惊得仓促铐住二人,兵不血刃的把人押解出了满堂客栈。戏台子上依旧演出着折子戏。霍猿亦不为所动的磕着瓜子。不远处观望的柳洪志不免瞧了霍猿一眼,回想起清晨在刘府附近寻找不见踪影的霍猿,紧接着发现并跟踪雀三的一幕,心中思虑颇多。

    “戏已看完,走。”

    柳洪志喝完最后一口茶水,起身离开。默林峯与杨万山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