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是神 [下]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2-08-04 22:55      字数:2761
第62章 [下]

我是神

将军出发点是无名小卒,开始兵业通過两手空空,同义两个0。

喜欢追捕,活捉敌人,当然要有八号手铐,第三个数字是 8。射出标准的99%飞碟,再输入两个9。喜欢静如水湖的场景,1号象征五行中的水元素,含蓄地认为自己是最好的。

讨厌动场景…

议员暂时想不出对应的数字,所以他冒险选择… 地震。土地属于土元素,对应数字0,5,10,他不知道先输入哪个数字,后跟哪个数字,或者老将军只选择一个数字。议员正纳闷,电子眼现出统帅第105师的威武将军形象,他立即输入号码。

喜欢水墨画。这幅画通常以山,水和树木为特色。山也属于土地是土元素,必须填5,10,第三个数字是510,大将的总胜利次数。水属水元素,数字1已经设置,这次一定要取6号为财祿。树是对应数字3和8的木元素,在数字6之后,财祿必须是发,即8号。

花粉过敏。花是数字8,过敏只是想打破它,这意味着两个0。

车是属于金属元素的金属,对应数字4和9,没有人取数字4因为它是死的同义词,但是大将不喜欢坐在车前,默认选择4比9更合理。

车尾的汽车尾气,大将又选择坐在这里。两个热排气管属于火元素,相应2 和 7。 议员紧张地输入了最后一个号码,将干涩的唾液咽下喉咙,眼珠像被挖出一样凸出,瞪旋转着的保险柜锁,汗水从他虎视但极度担心的脸上滑落。对错输入号码的恐惧立刻增划了无数皱纹。仿佛想要企图剥夺梦想的那个者正在越过锁,先用胶带粘到终点线。议员的智力 快要耗尽,秒针响起一阵得胜洋洋的声音,锁突然… 停止转动… 然后… 弹开保险柜。

在害怕想要心脏破碎的那一刻,议员感觉钟表站着死,秒针再不能动弹了。他知道压力过大会产生幻觉,其实时间不等人,直到最后一秒,它仍然下定决心要推翻他。从一开始,议员就比平时更快地开启了身体和大脑活动加速功能,此时他仍然按下井号键来增加大脑中的max,中枢神经系统在满负荷运转,双手矫捷打开手杖拿到假货,与保险箱内的标本交换,将实物放入手杖,按下按钮关闭手杖,像以前一样锁上保险箱。

所有动作都不到十秒,他趁着停电前的老地方,卷风脚跑得比Hoàng Kim还快,鞋底刚刚到达终点线,他摔倒昏厥就在灯亮的时候。大家来不及欢喜即刻惊呼:

“议员先生昏迷了!”

“快叫救护!”

“在外面能听到吗?议员先生晕倒了,快速把医疗队叫过来!”

众人围了上来,但不敢碰他,生怕殃及池鱼,如果议员死了,那些愚蠢接近的人将被指责利用暗杀企图,都成为平息舆论的替罪羊。

当医务人员跑进房间时,喊声停止了。他们检查了整个身体,尽情地救治。议员朦胧地睁开眼睛看到即将进行心肺复苏术的男医生。他起鸡皮疙瘩但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让对方急救,演员必须完成这个出色的角色。汗水从苍白的脸上流下来,身体无力站起来,缺少活力的眼睛,迟滞地看着一变成了三四个图像,全部症状都是真实的。医疗队说,议员因劳累精神晕倒,心理障碍比琴弦还要拉紧。人们互相争论:

“或许劳碌了一个月,你中风了?”

“议员比咱们更勤奋,工作时间比任何人都多,倦怠是可以预见的!”

议员听到最后一句话,不自觉地心虚,感谢他的关注:

- 对不起… 对不起… 让大家… 害怕了… 我有最高程度的黑暗恐惧症。 每当我受到黑夜的威胁时,我都像死鱼一样凄惨!

笑话让每个人都失笑。两名医生将议员扶到附近的一张折叠床上,他疯狂地寻找一根手杖,一名医务人员为他捡起。议员道谢,让那家伙拿着,和休息了半个小时,体力恢复得相当不错,他挥手道别,专家们鞠躬。他扶住搀扶他走出地下室的人的肩膀。议员出现了,院长和众人都松了口气,急切询问。近卫家伙从人群中挤过去,表现出仓促的恐慌。议员对属下演技与自己不相上下暗笑:

- 我还活生生,没死,别担心!

议员仍然可以自由地开玩笑,每个人都更有安全感。他示意要帮忙扶进入房间让保安队检查。院长耍花招佞臣:

- 他身体不是完全好,等到不累了,再检查也不迟。但是没有人怀疑一个人刚刚中风了,地下室虽停电,标本储存的保险箱还在默默活动,但它总是无声无息,所以以为跳过这个程序…

议员严厉打断:

- 在任何情况下都严格遵守法律。任何人都没有例外。我们作为国家的人,必须为他人树立榜样!

全场为这位至公无私,廉洁正直的议员掌声鼓掌。医生帮他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杖的人把杖放在议员旁边。每个人都出去,安全组的检查,机器扫描了议员的全部身体和手杖,手杖中的技术开启了反扫描。安全结果显示在屏幕上。议员立即打电话给近卫:

- Wang Saja (王狮子) 进来!

Saja把轮椅搬进房间,扶着议员坐直,把手杖放在老板手里,推着他往停车场走。院长和很多人跑随让奉承,讨好。议员笑着热情地回答,直到上车,双方结束了权力和名望浓重的气味的迎接 - 告别仪式。保镖客客气气的跟大家道别,按下气体将议员带出生物研究所。Saja看了眼后视镜,嘴唇微扬观看老板瑟瑟发抖,手拿着棍子在颤抖震动。

他正在奋激。

把冷汗燃烧的奋激... 渗透浸湿脸上不再是深灰,灰溜溜,而是炽盛红色。

将嘴角拉到耳根的奋激:

- 哈… 哈… 哈… 这个世界将是我的!我是王,我是至高无上,我是上帝… 我将成为創世神洗涤这个腐朽,坏死的世界… 我将清洗所有滥交... 变态... 病患... 疯癫... 嫉妒... 忌妒... 贪名...贪利...愚蠢... 就像在巨大笼子里的畜物一样正在监禁这疯狂的牧群。哈… 哈… 哈… 我会开出一个没有痛苦的眼泪,只有快乐的笑声的完美世界!

我是神!

Saja在开车的过程中阴邪笑。那表情对敌人冷酷,对女性则奸险。但那只是一个抬起嘴边和黑暗老板那漆黑一团深不见到底的口腔相比。一阵欢畅地笑着,狂野,疯狂像魔鬼得意一样回应了赞美:

- 恭喜老板即将成为万物之主!众神之神!

胜利在最后一秒窒息… 将奋激猛烈地推向高潮,超越了所有的感触极限。

奋激如宇宙黑洞般在眼底深处旋。

未来之神享受瞻仰人类与天地万物的喜悦… 正在… 被創世光环吸进他眼中的无形牢笼。众人依旧跪在地上,张开双臂崇敬,仰望众神之神:

“万岁… 万岁… 万万岁!”

他得胜笑听到幻梦世界高呼了万岁。议员打开他的手杖,欣赏着这个地球形的标本。三十年来,像乒乓球一样占有这个小物件的欲望,耗尽了他的心力,侵蚀了他的精神,压抑了他的理智… 迫使他放弃了自己的良心,对儿子残忍。

因为那个改变世界的物,他不经意恶浊自己的血肉,血统被沾染... 然后桃血淹死骨肉在地狱无路里…

议员嘴角的喜悦关掉了,每一个哽咽的声音都让他的嘴角抽搐起来,宇宙黑洞在苦涩的泪水中消失了。抱屈是现在唯一的感触。

抱屈为人类创造了一个幸福的世界。

讽刺的是,那个完美的世界没有家庭…

没有亲人。

根本没有喜悦。

他只是一个没有心魂的神。

一个没有形状的魔影。

一个没有心脏的怪物而已。

不能和自己的天使在一起,上帝不会幸福的。

渴望亲情促使上帝回到小天使身边。

- Nhan ái医院!

Saja很难理解老板高兴得发狂,顿时安静还哭猩红眼眶。但听提Nhan ái医院,他意识到老板是在煎熬自己的良心。他原本以为主人是铁石心肠。他错误了。铁与石只是心的掩护。那个掩护也许… 融化… 很久以前了。

- 是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