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空与卫兵"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2-06-23 00:55      字数:3087
第47章

"上空与卫兵"

鸟在天上扇动翅膀,鱼在水里游泳,动物在森林里隐蔽。城东的Bóng Tối (黑暗) 森林也不例外。但那是过去了。自从人们来打听健康,森林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填埋场,政府决心恢复环境,清洗污染,禁止无意识喜欢表现危险的人,星期天每个星期都会挂“禁止进入”的标志让森林呼吸着新鲜空气。将全部动物呼叫回森林的所有努力都失败了,"兽”群被恐惧“人类”所以恐惧症,没有动物回到被赶走的地方。百兽不再日夜蠢动,缺席鸟鸣,雾把森林扔进了寒冷慘淡中。

渐渐地,原始牧群对他们毁灭的地方嗤之以轻蔑。森林享受了许久宁静,现在安宁的睡眠又被打扰了,古老森林惊醒,隆隆震动着每一个愤怒的声音,树冠在龙卷风抖动旋风猛烈地摇晃,“心风暴”中响起一片温和嗓音:

- 兄弟,你攻击我是对未来嫂子失去信心。别让本能压倒理智,我妹妹可不是随便让陌生男孩拥抱的类型!

卫兵淡淡一笑:

- 妹妹,妹妹,张开嘴是妹妹!我姐被摸脸颊,触碰身体,她气得柳眉绯红炽热,但她还不能磕破碎你的脸,你拥抱紧人家女儿,她软弱的腿和柔软的手无法抗拒将一头傻头傻脑的“牛”投掷飞走的家伙。

卫兵冲上前,在侧肋踢,对着脸斜着一拳,像降每一根大锤打。"利用"者平静解释着,每个句缓慢对应一个有节奏的动作防止攻击。那厮连连被逼退,一侧前进,另一侧后退,一侧防守在地上滑行,一侧进攻砰轰地向前冲去,拳腳吸风直滚热气腾腾,发泄盛怒决压碎对手。"利用"者扫手挡住了要穴的漩涡拳,抬起双腿挡住撞击他胯骨的一击,千斤重压冲击身体,都被奇异的方法化解了。

从过去到现在能对抗卫兵的人不超过三个人,这混蛋轻而易举的挡住了,每一招即将击中目标,"利用"者微微缩合身,被击中身体部位自动陷凹入肉身,攻击力顿时分散在深深的凹陷中。卫兵目瞪口呆,敌人的每一层肌肤都柔软如水,每一根纤维都放松到无力,使每一个破坏性的动作都像捶打真空一样。

- 真空巧术?!

真空巧术起源于Thái Dương quốc,那秘术是Thái Dương柔术的骨髓。柔术还在流传,巧术消失了几个世纪,让武术界相信它已经失传了。卫兵听闻传闻,不仅简单为了自卫,巧术还有比杀手攻击还要恐怖的进攻变种。一直以来,卫兵都想和这奇异的武技交斗,现在武术狂人不奋激,他对击打无形空间的感觉感到怒火。对手是他对头过的最强者,但为了获得信任而让步,他狂血对假造花招,飞身而起,聚力量直接一拳轰在了敌人的脸上。

- 妈的,你以为你不打,我就相信你?

"利用"者在最薄弱的地方无法使用真空巧术,那厮被迫双手交叉抵抗打击。

- 我不能打我妹妹的亲人!我不想成为消遣给鸢紧贴和乌鸦啄让它们娱乐!

卫兵懒得看那些喝彩鼓舞的观众。发现卫兵追杀从工地到森林陌生的男人,两人的速度比正常人快加倍,短短几分钟就进入了Bóng Tối森林,喜欢热闹的人群顿时欣喜若狂,成群结队而至免费观看战斗。他们来拥挤每分每秒,按下按钮拍照,录制片段,在社交网络上直播,尖叫和煽动暴力。卫兵对遁词的游戏嗤之以鼻:

- 爸爸讨厌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卫兵换拳成爪从头顶一直挠到胸围,对方仍然坚守着却不断卻步。

- 脾气火爆会创伤我的妹妹!

触碰摸索依旧不断呶呶,碍耳朵词暴增疯狂,卫兵冲上来速度比飞弹还快,他利用来自大自然的力量,身体旋转刺捅涡旋向对手,闪电般的速度卷旋风而沖逆从下上。空间咆哮与大喊一声一起:

- 你妈的,张烂嘴再叫我姐,我会割开喉咙,切断你的舌头喂狗!

一直以来,那厮在片场日夜纵横,心总是转向Hồng Hoang quốc - 妹妹有一生中一站的国家,海浪吞没那一站,暴风雨包围着“上空”的“小燕子”.

过去,“燕子”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波浪,"燕子"才可能长成,“上空”不得不让燕子的翅膀飞入风暴的中心,因为那个动荡的地方有... 小燕子生命的一生中一站。三年来,“上空”一直焦急害怕失去春天。异国他乡恐惧成真,苦辱折磨着“小燕子”的身心,却压碎不住不屈的意志。

在异国他乡存在信心和希望。

卫兵是保护小燕子到那个希望的一站的信念。看到卫兵保护“小燕子”在网上的消息,现在看到脾气火爆的人对亲人献情义,“上空”对侮辱的话不留在心里,还是替妹妹高兴。

“小燕子”不再寂寞。

这个陌生的地方成了熟悉的地方已经有另一个“天空”。

“上空”正在防守突然反击,卫兵挡住了直接一拳,他嘲笑"利用"者的本质:

- 嘿,真面目暴露了!

这一击即将击中目标,“上空”掠过过防御姿态,直戳脸部,卫兵歪着头躲避,五根手指“上空”缩成爪子捕住他的肩膀,卫兵往后靠了靠,掀起向脚尖上向,“上空”后退了一步,连续躲开两个钩子踢。卫兵还没有落地,“上空”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卫兵奸猾笑,旋转身体沿着敌人的手臂滚动。变招怪异将“上空”的长臂优势变成弱点,那廝目不转睛看着那个在肩上翻卷转圈着身体的脾气火爆家伙,卫兵双腿旋转和紧绕着脖子,铁拳磕打一个接一个像天击在头上。“上空”受到几下冲击了头晕目眩,立即抓住紧了卫兵的双手:

- 我还不想观望月亮和星星,兄弟!

“上空”弯腰冲向古树的树干,卫兵不得不放手以避免擦伤,双腿放松,双臂猛拉,从对手身上跳了下来。卫兵踢着“上空”的后背借气势冲向竹丛,他连根拔起簇竹子,挥甩抽打连续,“上空”弹身向空中闪避攻击咫尺之间。没打中目标,竹棍砸咣咣在地上,碎石和石块立即被压碎。

- 月亮和星星不适合你,配得上你的地方是地狱!

卫兵疯狂攻击。“上空”尽力防守,但还是欢颜了,那廝不记得上一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卫兵的力量是闻名于世的,那力量足以保护“小燕子”免受一切危险,卫兵也将心思放在了"小燕子"身上。从此,“上空”不再离远春天,波浪笼罩着黑暗的未来,情亲和家庭与“小燕子”一起越过了风暴。

双重喜悦让“上空”对战斗兴奋而不再是毫无意义的。

那廝想知道卫兵实际能力到底有多高,同时一下自己的锻筋炼骨,好久没实战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锻炼和审查自己的能力。守卫皱着眉头盯着,看不到对方的脸,但眼神中灿烂喜悦的,认出了那个该死的混蛋在微笑:

- 笑什么狗,疯子!

卫兵横扫,“上空”用手臂全力击打中间将武器断成两半,那廝抓住段棍,然后斜斜一挥。卫兵挡住了招反击,冲击让卫兵被推飞出去,他把自己脚磨到地上以抑制推力,地面被犁凹出长连胜深凹,大鹅卵石和小石子被碾成麸皮屑,“上空”从在沙尘漫天飞扬中冲出来,把棍子敲打在头上。

- 兄弟,大展全部身手,证明卫兵不只有嘴武!

卫兵举起支撑棍,两把兵器弯曲,他腿立即在勒紧力下倒跪地,“上空”拳打涡旋在卫兵的胸膛,对手被甩飞远,“上空”立马抽打斜斜,横伐,劈直分割。

卫兵参加一百阵体育比赛交斗,实战无数强大的对手,却从未被压逼着窒息,他血狂以攻反击,连续挥动棍逆鞭笞,棍子影子一道如闪电般闪耀的蓝光,脚步践踏地面的声音和斷折声音回响动山林,棍被碾碎,双方都将周围的一切当成武器,卫兵捡起巨石直扔,“上空”腳转将巨石踢飞入崖岸,山崩的声音隆隆震动。

“上空”将大树连根拔起,砸飞第二块岩石,观众惊慌失措逃窜,石弹打射碎了大片森林。“上空”将大树连根拔起,砸飞第二块岩石,观众惊慌逃窜,石弹打射碎了大片森林。卫兵捡起第三块石头,用尽全力将它扔了出去,石子弹被对手击逆到卫兵。他张嘴咒骂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招,把双手按紧着石头推直冲敌人。

“上空”对粗暴击打水牛和牛撞坟墓方法笑起来,那廝以剑道的姿势把着树砸直向对方脑袋。卫兵放开石头,身体斜倚距离半在地上,他弹起,连续转连环脚迫逼“上空”返退,脚影纵横交错割纵把武器砸打粉碎,踢敌人的胸围。

“上空”被推了回去,即刻拆分双腿恢复平衡,直接一拳打到脚下,卷风将"利用"者逼入防御状态,那廝主动防御但口罩依旧被撕破,“上空”露出了脸这一刻,空间响起大喊失声:

- Sam,他是我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