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怯生恐惧
作者:雪原      更新:2020-11-15 16:18      字数:2230
    龚府的喜筵时间说到就到,顶子山的道长邱正和与道姑薛贞莲一早就下山来到了洋塘。

    “龚老板,本道总感觉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昨晚右眼跳了个不停,因而一早便赶紧下山。”

    虽说邱正和道长神机妙算,可龚自生还是摇了摇头不愿相信他的感应。

    “没有事情发生当然最好,不过本道历来对官府中人持谨慎态度,你们的洋塘社团还是不能松懈麻痹,应当有所防备才是正理。”

    对邱正和的提醒,龚自生不能不有所准备,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待几个结拜的弟兄都一一来到洋塘龚府时,军府熊和贵大人才在师爷陈世明的陪同下从东关的码头走上了漂亮的官船。

    而东关大户王福成和西门员外廖东平,他们似乎是在故意显摆,想跟熊和贵大人比阔、较劲,所坐的福船比军府的官船还要更好,二人高兴得一大早就上船前来洋塘村。

    张元儒和上官梅兰是和笔架山的大当家朱道明一起来的。夫妻二人虽说知道女婿龚自生也请了仇家熊和贵,可女儿张美艳毕竟是他(她)们的独生女,是从上官梅兰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若是岳父、岳母不到,怕女婿龚自生的心里不高兴,也会被女婿的大太太、二太太的娘家人说闲话。

    熊和贵在寅时三刻就让军府太尉刘来水领着近百名的守城精兵,带着弓箭、震天雷、火炮等精锐武器,埋伏在了洋塘的小山——松树林,随时准备攻打龚府。

    其实,刚接到请柬不久的熊和贵对师爷陈世明的做法很不理解,怕是会伤及无辜,不好给自己的上级解释、交代。

    陈世明轻声笑道:“动用守城士兵也是我们的无奈之举,就军府衙门的那些衙役捕快能有用吗?龚自生的洋塘社团可不是徒有虚名,花架子,若没有强大的火力来压制他们,恐怕也只能是和莲花山和梧桐际土匪的下场一个样,要做大事就要舍得本钱,最好是一次性成功,否则,不但不能镇住他们,还给自己惹上麻烦,因为那些土匪是不好惹的……”

    “不行、不行,动用守城的士兵和先进武器是要做到师出有名,我熊和贵可不想因此而丢了官。”

    “是老爷多虑了,您可以消灭土匪为由,向建州知州上报,再者,铁证如山!三个土匪大当家不是都在洋塘的龚府喝喜酒吗?大宋对占山为王的土匪,历来都是毫不客气,老爷若能成功抓捕三位头匪,知州和朝廷不但不会责备,还会升官、奖赏,而龚自生自然也逃不过与土匪勾连的罪行累累……”

    “若有这么一天,本官当怎样报答师爷?”

    “老爷,我陈世明不要如何酬谢,只要是能跟您过完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熊和贵大笑道:“这也太简单了,放心,本官用惯了你陈师爷,再说,别人在我的身边,我还不放心,去哪里再找个像你陈世明这般既忠心又能干的军府师爷呀!”

    “忠心那是一定的,但能干还是谈不上,不过,请放心,我陈世明一定会竭尽自己的所能来帮助您老爷完成自己的最大心愿。”

    “说说本官的最大心愿是什么?”

    “当京官,最好是正一品的太师和丞相。”

    熊和贵又更大声地笑道:“那一品的太师和丞相,我熊和贵是想都不敢想,只要能够当个正二品的尚书或是正三品的御史、侍郎,便是祖宗庇荫,前世积德,在这和平或邵武也算是出人头地,风光无限。”

    客人都来了,洋塘的乡亲,像似逢年过节,每个家庭都来了一人,社团组织的兄弟们皆按照团长龚自生的部署,隐藏在龚府的周围,以保护龚府家人、洋塘乡亲和来客们的生命安全。

    龚宏宇是跟着大太太来到客厅和客人们打招呼的,还别说,就那三岁的一个孩子,没有半点怯生恐惧,总是朝来客们点头微笑,动作是那么娴熟到位且让人舒服,确如顶子山的道长邱正和所言,龚宏宇的日后定然是文武双全,拜将入相、光宗耀祖。

    众人皆来了,可邵武的军府大人熊和贵还没到洋塘码头,龚自生连忙安慰了几个结拜兄弟,遗憾说道:“再等一等,万一军府大人来了,我们又没等他,怎么也说不过去?他熊和贵毕竟是我们邵武人的父母官。”

    “不管他了,一个六品的地方官员摆什么老谱?本道是宏宇的义父,我提议,义子的庆生可以开始。”

    见此,管家游瑞平连忙劝阻道:“老爷万万不可,我们龚家人提倡的是儒学的孔孟之道,仁义礼智信是为人的根本,若是不等到军府大人,让小少爷的庆生仪式就正式开始,那我们不但失去了孔子的‘仁’也同样丢失了孟子的‘义’,邱道长是道观中人,他的想法、做法与我们常人完全不同,老爷要有自己的思想和决策,而不能人云亦云得罪了官府。”

    三太太张美艳也补充道:“游管家说的对,军府的熊和贵大人不但是邵武人的父母官,他还掌握了这军事重镇的指挥大权,我们可不能义气用事而因此得罪了熊大人,依美艳看,老爷不仅不能提前举办少爷的诞生庆典,而且还应当与家人一起到中码头热情迎接他的到来。”

    龚自生果然按三太太和游管家的建议去做了,他携几个太太们,一起将姗姗来迟的军府大人熊和贵迎接进了龚府的客厅。

    对此,邱正和并没有说些什么,他反而夸龚自生的头脑清醒、理智,说是大丈夫就应当能伸能屈。

    龚环宇的庆生仪式由管家游瑞平主持,当他让少爷与军府大人打声招呼以示感谢时,没想,龚环宇却是满脸的愤怒,进而还用力地踩着地板。

    龚自生的大太太连忙给熊和贵大人解释道:“大人是朝廷命官,就连我这年近半百的王西凤都惧怕您的庄严、官威,又何况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陈世明安慰道:“老爷生孩子的气干嘛?看看他们龚府的家人又是多么尊敬您熊大人的呀!全都到中码头热情欢迎您大人的到来。”

    “也是,孩子嘛,兴许是害怕本官的这身武官的服装,没事,大家还是按照龚少爷庆生的仪式顺序一步步地走完。”

    仪式的最后一步便是龚自生领着儿子来种树,蕴意是希望孩子能像小树一样茁壮成长,种什么树好呢?邱道长建议种樟树,说是樟树的生命力最强,因此,中码头的岸边就有一颗被主人龚自生种下的小樟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