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第六章   寻魔障二圣救祸水
作者:阿呆姐看世界      更新:2020-10-23 11:06      字数:3384
    好个大圣孙悟空,驾个筋斗云,再次加入观音菩萨,二圣简单交换了一个眼神,即知彼此得失成败,看来都不大理想。

    话说那次齐天大圣孙悟空,与观音菩萨追逐那黄色身影,追出天际老远也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菩萨这才停下道:“悟空,不对,以你我的修为,那怪怎会逃得了?有问题。”孙悟空也收势停脚,道:“是呐,菩萨,俺老孙也觉不对劲呢。”

    “呀!悟空,糟了,快看看刚才那两个凡人中镖之处!”从来都心平气和的菩萨这次急道。

    孙悟空也不怠慢,放开二目,火眼金睛放射出数十亿道金光,白亮亮的金光把那一片泥土都照得透亮,光道过处,发出“啪啪啪”响亮的爆裂声。

    “菩萨,果真!……”真字还未出口,菩萨业已取下头上发簪,往地下一抛,那发簪一如那脱鞘的利剑,不带半分声响,但却急如闪电,准确无误地射向那怪的藏身之处。

    剑虽快,但那怪更快,他知道自己这招躲藏术,只能骗过二圣半瞬,当二圣追到天边之际,他已经在酝酿第二招逃脱计划了。果如其所料,菩萨的发簪也是厉害圣品,导航寻踪,厉害无匹,好在自己早有准备,险险又一次逃过一劫。事不宜迟,第三招逃命术再显神威,他化作一根软丝,躲在发簪的光影暗处,趁菩萨与悟空惊异之机,终于逃出二圣控制范围。

    孙悟空自随大唐圣僧玄奘西游取经归来,荣封斗战圣佛后,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也不禁心中骇然:“难怪出灵山之时,佛祖神情那么疑重,果然这厮非一般山神水怪可比。”孙悟空如是想,菩萨心里也不是滋味,自从自己成就菩萨果位,无数个万万年以来,斩妖除魔,救苦救难几曾失过手?可如今,竟然真有异物从自己手中逃过。看来,出灵山之时,佛祖的担忧并没有错。

    二圣同一条心想到了一处,那捍卫三界的责任,一下子又激起了二圣的豪情。放眼三界,二圣本领毫无疑问的罕逢敌手,这其中一定还有没被解开的迷。二圣眼神汇聚,即知彼此,再不多言,心照不宣,重下凡界,哪怕追到宇宙的尽头,也要把那怪物找出来!

    孙悟空本已经虔心向佛,不再惹是生非,除偶尔去花果山关照自己的猴子猴孙,嘱咐它们好生修行修身外,倒也安分守纪,不再像入佛门之前那么脾气火爆,也不四处惹事生非了。由于时时参加佛祖释迦牟尼讲经法会,深研佛法潜心修道,从此便把个好战斗胜的心性改了一大半。心血来潮时也会随着观音大士踏云周游,见有灾难扰民也跟着观音大士解救疾苦,惩恶扬善,普渡芸芸众生。

    如今,三界有难,二圣哪还有心思修仙礼佛?

    二圣自领了佛祖意旨,阻止魔障成材,以免引发三界灾祸,一路往南儋部州营州柳城而来。不想才在这营州的第一站,就获得这么个结果,二圣也觉十分意外。

    这天,二圣由于不好大白天施法急行,只好一路如凡人一样用双腿赶路。

    眼前刚好是一个闹市,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卖菜卖蛋、卖花卖果、烧饼锅盔、字画八字者,应有尽有。集市虽小,但人世的繁华却也展示得淋漓尽致。不用说茶楼酒肆,旅社妓院的生意也火爆盈场。二圣虽不食荤腥,但自从莅临人间,因为与上界的温度气流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处在人世环境中,二圣也会肚肠饥渴。不似在天上,食可管半月,不食也可以管半月,甚至不吃不喝也可以,仙界食品与人间食品,那自然的是差别巨大。

    这一处刚好是个素食馆,二圣也学着一般百姓,一人点了两个豆沙包,一碗稀粥,便坐在八仙桌上慢慢吃喝起来。对面八仙桌上坐着的,是一个年岁大约四十开外的男子,发间束着一条蓝色束发带,质地很普通,其脸色蜡黄,好似刚从那黄连苦水里捞出来一般。他的左侧坐的是个年岁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脸型瘦削,眉清目秀,嘴角微翘,身材纤细苗条,但眼神呆滞。她的对坐也是个女孩,看样子是她的妹妹,眉目表情与她一般无二,不过个子要比左首女孩略小些,看起来似乎是左首女孩的缩小版。说他们是父女三人吧,二女的肤色长相一点都不像那个脸色蜡黄的男人。说他们不是父女三人吧,三个人又同进同出,但看样子两个女孩似乎并不愿意与那个男人在一起。

    二圣不动声色,顾自喝粥,只眼角余光时而关注着三人的动态。

    果然,男人喊了三份稀粥,两个女孩一人一碗,自己一碗。而他除了拥有那碗稀粥以外,还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等到他慢慢解开几层封纸后,偌大一个带着腿的卤猪蹄,传送着一种诱人食欲的香味。男子撕下一大块肉,放在自己面前,还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然后自顾自吃喝起来。而那两个女孩则埋头默默地喝着稀粥,蜡黄脸男人的加餐,并没有对二女的神情产生多大影响,她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只默默无言地埋头喝粥。

    看着这一幕,菩萨给大圣使了个眼色,二圣放下碗筷,瞅个偏僻无人处,把身子升到半空隐藏在云雾里,等待着三人离店。

    不多时,三人出得店门,径直朝着东侧的“集珠楼”走去。所谓“集珠楼”其实就是一处妓院楼,至于为什么取“集珠楼”,大约就是这里的老鸨为了宣传自己,把姑娘们形容成“珠宝器玩”般的美丽诱人,以此来招揽生意而已,至于说它里面的妓女们到底像不像珠宝一样诱人,那就要进去才知道了。

    二圣矗立在半空,火眼金睛一刻也不转移地盯住刚进入“集珠楼”的两女一男。

    蜡黄脸走在前面,两女孩痴呆呆地跟在后面,不言不语。

    忽然,一个黄色人影轻飘飘进入了老鸨卧室,化作一条虚影,坐在屋子里,似乎有什么急事要禀告一般。

    二圣目不转睛注视着蜡黄脸男人,以及两个女孩的举动,一时还没有察觉黄色人影的到来。

    那蜡黄脸男子轻车熟路,径直找到老鸨。老鸨正在四处招揽生意,见是熟人,满脸带着虚伪的灿笑,打着哈哈:“哎哟哟,大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一边招呼,一边又做着请的手势,欲把他引进自个卧室里来。

    蜡黄脸男人左右张望了一下,附耳在老鸨耳边说道:“两个新鲜货,属处的……”他打着只有他二人才懂的暗语说道。然后又故意高声道:“不了,老板,小弟有事先走了。”二人迅速找了个空房间,以二十五两银子的价格,把看似姐妹的两个女孩卖给了老鸨。随后手一扬,伸出二指,解开两女穴位,二女这才大叫大嚷起来:“不,不!放开我,放开我!……”声音凄历,直破屋瓦,传到云霄。可见,这两个女孩的来路并不是人们表面看到的一样。她们到底是被胁迫、被拐?还是其他?看到蜡黄脸男人给她们解穴就一目了然了。

    “呵!原来不是哑巴啊?是被人点住了穴道。”孙悟空在半空跟菩萨低语道。

    菩萨也不答言,静静地在半空监视着蜡黄脸男人及老鸨的一举一动。直到女孩叫出声来。

    二圣在半空看得真切,也不见怎么动作,袍袖半挥,二女有如中了魔一般无法动弹,接着身子直直地悬在半空,好似被铆钉给钉在虚空壁上一般。

    腊黄脸男人与老鸨说话间就不见了两女,回头四顾,却发现二女被悬在半空。二人跳着脚欲抓女孩腿脚,可怎么往上蹦跶,就是够不着,总是差那么一线线一丝丝。他们跳一下,女孩身子又往上升一点,二人足着地,二女身子又垂下来一点,弄得二人满头大汗,也没有抓住女孩分毫。

    “好了,好了。悟空,别再戏弄他们了。还是下去给他们个小小惩戒吧。”菩萨吩咐道。

    “得令!菩萨,俺老孙最喜欢这样的任务了。”音毕,人已不见。哪里去了?那闪着豹皮花纹的异光,正在蜡黄脸和老鸨的脸上抽着呢。到此,不用说,那也是蜡黄脸贩卖良家妇女,而老鸨则是逼良为娼的主,他们受点嫉恶如仇的孙大圣耳光,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即便是如此,大圣几个耳光下来,二人的耳朵被毁,颜面毁容那也是注定的了。

    打了不算,大圣还装出恐怖至极的恶魔之声吓唬道:“你二人给老孙听着,以后再作奸犯科,必取你们狗命!……”话说完,“命”字的尾音还在空气中恐怖的回荡,人却不知所踪。二人连人家的面相都没有看清楚,就被数不清的光影打了个七晕八素!想发泄,连对象都没有看清楚,何处发泄去?

    那被二圣救走的女孩相互使了个诡异的脸色,又装出无辜的样子,任凭二圣怎么处置。

    凡此种种,二圣所到之处,凡短斤少两、敲诈勒索、欺男霸女等一众恶徒,都被二圣使用各种法术惩戒。而那些鳏寡孤独、缺衣少食、病无可医等,二圣又救苦救难,舍衣散银、根除疾病等,解除不少人家的疾苦。

    虽说二圣是领命擒魔,但是举手之劳能做的好事,她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错过。    

    二女暗中使眼色,被菩萨看在眼里,她不动声色,依然面带温和的微笑,把二女带在身边,同悟空商量着追寻狼魔扎荦星儿的踪迹。

    二圣以大德之心待人处事,二女哪里能体会这种大德圣者的心性?她们自作聪明,做这个微小的交流动作,哪里能够逃得过二圣的法眼?不过装

    作没有看见,按照他们的本心做事而已。

    二女果真是被拐卖的吗?倒还不见得,不过菩萨是艺高人胆大,也不防她们兴风作浪,只管做她的事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