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迷雾重重
作者:乘风无痕      更新:2020-10-15 09:11      字数:2126
    李美美一见儿子回来了,忙问:“儿子,这么晚,你又到哪里了?”

    “我去志强家有点事,大晚上的,那些疯子还在路上堵着,车子都没法开,真是气人。”

    作为曾经中的一员,李美美有些心虚地说:“唉,现在,外面的大巴和私家车都成了僵尸,出行太不方便了。以前我觉得游行能给政府施加压力,没想到搞来搞去却害了自己。你爸说得对,宠物和人平等也不一定是好事,单位里要是来了一位狗领导,不说人话了也会令人憋得够呛。”

    “老妈的觉悟提高了,可喜可贺。我也觉得老爸的话有道理。”

    李美美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头也不抬地说:“儿子,来帮老妈捏一下,我的脖子酸死了。”

    陆小奇给她按摩了一会儿,李美美才睁开眼睛,有些落寞地说:“也不知道你爸什么时候回来。这几天,我都骑坏几辆共享单车了。”

    看到李美美无精打采的样子,陆小奇心里也很难过,他脸上挤出笑容,夸张地说:“老妈,您真是太威武了!瞧您这么苗条的身材,还能把车子骑坏?”

    “唉,就你爸单位去公安局的那段路,人挤得太厉害了,一路上,雷达车要躲避行人又要躲避宠物,走几步就自动刹车,自动刹都刹坏了两辆,还有一辆,我刚上车没骑几分钟,电脑就报警,说雷达设备温度过高。”李美美有气无力地说。

    “这么多车要躲避,电脑过度使用,零件肯定发烫啊。咱们大深圳二千多万人口,二十多万人参加游行,这阵势就感觉像世界末日一样,要是二百万人游行,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妈,您打听这么多天了,有什么进展?”

    “没什么进展,明天不出去了,都是你爸这个混蛋,害得我们母子俩不得安心。每天从家里到你爸的单位,再从他们单位到市公安局,十多公里的路,我来回一趟要走一整天,有时候到了那边,办事人员都下班了,哪里能办得了什么事?”李美美情不自禁地流着眼泪,说起那些抱着宠物游行的队伍,她忍不住咬牙切齿地痛恨起来。

    “放心吧,老爸会没事的。也许,哪一天,老爸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以大功臣的身份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

    “是不是你爸和你说了什么?”李美美警觉地问。

    “没有啊,我自己猜想的。老爸之前不是说过,他是地球村的五十位功勋教授之一吗?这次去地球村开会搞得这么机密,是因为老爸研究的宠物多链性基因太强大了,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未来格局。你想啊,他这么厉害的人,别人巴结都来不及,哪里舍得伤害他呢?”

    李美美知道儿子在安慰自己,便不再说话。

    陆星亚的失踪始终是一个谜团,那天与他一起秘密开会的周毅,也像从人间蒸发一样。警察们搜查这段时间的居民出境记录和飞机外出记录,并没有从中找到相关线索。李美美不相信陆星亚是被劫匪绑架的,劫匪绑架肯定会打电话过来勒索或者谈其它条件,猛然间,她想起琳达失踪的那天早上丈夫对自己说的话。

    “美美,我们单位现在研究出一项举世皆惊的秘密成果,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轰动,今年国家和地球村都会有重奖,可以保证我们全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消息没公布之前,你千万要保密哦!今天我很忙,没法陪你游行。”

    “哄我开心啊?”

    “是真的,我都升了一级!”

    李美美一颗心七上八下,这项成果是研究宠物基因的,是不是这项研究出了什么问题?想起陆星亚吩咐要保密,她没敢和儿子说这件事。

    “我不活了……”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喊声,陆小奇打开窗户向外看,原来是小区里一对夫妻在打架,声音很大,整栋楼的人都能听得到。

    “……不就忘记了买狗粮吗?你就生气连家务活也不干,我下班回来,累得腰酸背痛,还要洗衣做饭,难道在你的眼中,我还不如一只狗重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就知道吃,少吃一顿会死吗?宝宝生病了,你一点也不难过。你要知道,人与宠物是平等的。”女人大声地向周围人控诉着丈夫的“恶行”。

    “人与宠物怎么平等?人能创造新世界,宠物猫狗能吗?哪怕是男人和女人都永远无法平等,我在外面拼命赚钱,你就得在家洗衣做饭,这是天经地义的。”

    “你别以为赚点钱就是天大的功劳?没有我操持这个家,你能这么体面地在外面上班?你工作辛苦,我在家带宝贝就不辛苦吗?你算什么男人?连老婆都养不起。人家有本事的男人,都是请钟点工来做家务。我是你的女人,不是给你洗衣做饭的免费保姆……”

    “女人怎么啦?哪条法律规定女人一定要男人来养?你不上班赚钱,我养你没错,但你总得讲点理,做点家务活还要看你的心情。那我在外面心情不好,是不是也不用上班?”

    “姓王的,你上不上班,关我什么事?男人养家,难道不是天经地义?把自己老婆当保姆来使唤,你这个窝囊废的男人,我嫁给你倒了八辈子的霉。你既然养不起老婆,那还结什么婚?活该一辈子光棍。”女人的话尖酸而刻薄。

    “我娶的是老婆,不是领导,你自己不会上网去买狗粮吗?如果知道你这德性,即使打光棍我也不要,娶了你又有什么用?一个女人连孩子也不生,家务活也不干,难道还要我把你和你的宠物狗当成祖宗供起来吗?”男人不甘示弱。

    俩人吵得越来越厉害,不一会儿又打了起来,女人哭哭啼啼的呼喊救命,有几个看热闹的邻居急忙上前去劝架。

    陆小奇听得心惊肉跳,那对吵架的夫妻他认识的,男人在一个小公司里做主管,听说收入还不错。女人不上班,平时打扮得花枝招展,常常抱着一只宠物狗在楼下散步。陆小奇暗想,如果自己娶的也是这么一个不上班,又不会体贴丈夫的女人,宁可打一辈子光棍。

    “我要离婚!”女人声嘶力竭地大吼。

    “这回可是你主动提出离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