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罗布岛探险
作者:乘风无痕      更新:2020-08-03 22:24      字数:2073
    “不知道,这几个罗布人和外面的狗差不多呢。那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敢去第二次,船只这么大都会受到磁场干扰,手表到那里,指针转得像风车一样,手机根本看不到信号,真要是被疯狗咬死了都没人知道。总之那地方很神秘,即使用望远镜,我们也只能看到一片树,真不知道那些狗到了岛上会不会死掉。在外面的时候,我也想去岛上看看,可惜到那里却没这个没胆子,我还想活一百岁呢。嚸嘿,刚才幸好志强赶过来了,没被狗咬到肉。让志强和你说一会儿话吧。”李文涛说着,把手机交给了林志强。

    “小奇,我是志强。”电话里,传来林志强的声音。

    “志强,你的伤还好吗?”

    林志强笑道:“别担心,我没事啦!那点小伤算不了什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可惜信号弱无法视频,否则现场直播跳舞给你看。”

    “没事就好,我才没心情看一堆五花肉在跳舞。”

    林志强仍然嘻皮笑脸地说:“我的五花肉是给未来的老婆看的,要不,我委屈一下,让你做我的老婆?”

    陆小奇顿时恼怒起来:“混蛋,怎么不说一句人话?就你这快进化成宠物熊的身板,还想有老婆?你要是实在找不到老婆,就找一条宠物狗凑合过日子吧,那些罗布人高大威猛,与你的身材很般配。”

    林志强身高将近二米,肌肉发达,三百多斤重的硕大体型,平常的男人站在他身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正因为他体型高大得过份,才会让女人感到害怕。

    “哈哈,生气啦?唉,开句玩笑还不行?哥哥我错了,你别不理我,看来以后真要找一条狗儿子过一辈子。小奇,你今天怎么突发善心,想起给我打电话?”

    陆小奇见他说话越发没个正经,想要挂电话时,林志强的声音突然一变。

    “那东西记得保留,这个地方有问题。”林志强压低了声音,他的语气变得诡秘起来,“我们的第一架无人机成功穿越了罗布岛,快到死亡岛的时候就坠毁了,应该传回了一点视频。第二架放出去,直接坠毁,遥控器爆炸,没想到回传的文件也莫名其妙地毁了。这地方太危险了,我辛辛苦苦做好的资料,全毁了。”

    “啊,志强,你没事吧?你怎么给我发这个东西……”听着他奇怪的声音,陆小奇的脑中闪过一些奇异的面面,那些面画,是从林志强传来的视频上看到的。陆小奇有些心慌,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促使他打断林志强的话。

    “那个啥呀?小奇,咱们兄弟的事,别对外人提了,不就是还欠你几万块钱?你不会真的要我以身相许吧?哎呀,你喜欢大狗?那太恐怖了,我看到过一条像小牛犊一样大的狗。亲爱的,那些狗怎么这样大一条?太变态了,我差点被咬了。”林志强在电话里语无伦次。

    陆小奇心里微微一怔,电话那头的林志强突然像换了一个人,连交流的频道都不同步了,他仔细听了一会儿,确认是林志强的声音,除了李文涛,好像他旁边还有其他人,他感觉有些恼羞成怒:“林志强,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的丑事公布出来。”

    林志强的语气突然有些急促:“兄弟,你太不够意思了,上次给你的礼物还不满意吗……,好了,我不跟你多聊了,现在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回来再说!”

    “去这么刺激的地方,下次一定要叫上我。现在,你们俩快点给我滚回来!”电话里听到风声呼啸的声音,陆小奇的心又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挂断电话,陆小奇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林志强成功传送了三个视频,两个打不开,唯独那份林志强自拍的视频保留了下来。看来是有人偷看了这些文件,把重要的部分销毁了。他现在会不会是被罗布人监视了?老早就有人说,罗布人很聪明,会说话,那些传言果然是真的。想起老爸上午说过的话,不由一阵心悸。

    林志强刚才的话太不对劲了,他什么时候还欠我几万块钱?莫非是要阻止我说出后面的话?陆小奇越发怀疑林志强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是否暗示着他被同行的人监视?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否则就无法解释林志强语气变化之谜。看着手中的移动硬盘,陆小奇顿时感觉像一个烫手的山芋。

    李美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二点。她红肿着眼睛打开家门,陆小奇正在房间的电脑上琢磨着林志强发过来的视频。李美美无精打彩地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又哭了起来。陆小奇被她的哭声吓坏了,赶紧跑出来问:“妈,你怎么了?”

    “琳达走丢了!”李美美像个受人欺负的孩子一样,扑到儿子宽大的怀里伤心地哭个不停。

    “妈,怎么回事?你别哭,琳达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怎么会弄丢呢?”

    李美美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陆小奇心里也很伤感,琳达在这个家中和他们生活了三年,每次陆小奇下班回家,它都跑过去迎接。平常给大家弹弹琴跳个舞递个东西什么的,全家人都非常喜欢它。

    “听说狗狗会认路的,说不定晚上它就回来了。”陆小奇安慰着妈妈,他知道,李美美早就把琳达当成家庭中的一员,当成亲生女儿来疼。

    “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它。早知道,我就不带它出去游行了。”李美美一边哭一边自责不已。

    出门前还生龙活虎,强悍得像一只母老虎的妈妈,此刻变身为一个受尽委屈楚楚可怜的小女人。陆小奇怎么也哄不好,他开始慌了,拿起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希望父亲早点回来安慰一下母亲。

    电话打过去,语音提示对方手机关机。陆小奇心里莫名的烦躁,今天不是周末吗?加个班也不至于把手机都关掉吧?他有些不甘心,重拔了一遍,电话语音仍然提示关机。陆小奇无比失落地把手机丢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