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罗布人
作者:乘风无痕      更新:2020-07-24 10:49      字数:2268
    陆星亚走后,陆小奇重新打开林志强发送的文件,里面保存着几段视频都打不开,另一个能打开的视频却是林志强的恶心自拍,配了一些香艳的场景音乐。这个林志强也太无聊了吧?把这个东西发给自己。陆星亚拿起遥控想关掉,突然,视频中出现了一片岛屿,这个场景让他感到十分眼熟,陆小奇的心跳不由加速。绝对没有错,视频上的地方是罗布岛,刚才陆星亚给他看的片子上就出现过死亡岛和罗布岛的整体镜头。林志强这小子,居然弄到了罗布岛的视频,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个人隐私剪辑在上面 呢?尽管视频只有五分钟的播放时长,这可是十分珍贵的资料。出现在视频里的是两条拉布拉斑点狗,这两条狗除了个头大一点,和平常家里养的宠物狗没有多大区别,仔细听的时候,你会听到它们嘴里出奇不意地蹦出一句人话。

    “大斑被处理了。”

    “我也好险,半个月才醒来。”

    ……

    尽管,陆小奇不明白两只狗要表达什么意思,他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给林志强发了一个微信语音视频,没人接。他又发一个微笑表情,问了一声:在吗?好半天也没人回应。陆小奇找到林志强的电话号码直接拔打过去,铃声响了十多下,才接到一个“呼呼”的回应,陆小奇听着里头有些不对劲。

    “林志强,我怎么听到你的喘气声?都几点了,你不会是在床上运动吧?”陆小奇说这话的时候,扭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时间是上午九点半。

    “小奇,我是文涛,我们遇到……麻烦了,呼…呼…,有野狗……追赶……呼呼……”李文涛说话像一个漏气的风箱。

    “是文涛吗?你怎么会招惹到野狗,伤到没有?”陆小奇担心地问。

    “现在摆脱了,幸亏我们跑得快。”李文涛心有余悸。

    陆小奇感觉到对方的语气不对,他的心不由一沉:“你在哪里?和林志强在一起吗?”

    “……在岛上,两只野狗追着我们……差点没命了。”李文涛的声音断断续续。

    陆小奇越发担心起来,自从全民养狗后,一些宠物爱好人士抱团作战,一旦哪里有宠物遭遇不公平,他们就会出现在哪里讨公道。导致大街上出现大量的流浪狗,城管执法队也不敢人道毁灭掉,人被狗咬的事常常发生。可是,林志强一九米八的大块头,而且学过武术,怎么会怕两只普通的野狗?莫非是他们俩个闯了禁区犯了错误,巡警放狗追他们?想到林志强文件包里的视频,陆小奇的心不知不觉也跟着悬了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方便告诉我吗?”

    通话突然断了,陆小奇再打过去,对方电话一阵盲音。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眼睁睁看着半个小时又过去了,陆小奇正坐立不安时,他的手机响起来,电话是李文涛打过来的。

    陆小奇把手机放到耳边,紧张地说:“文涛,你现在哪里?”

    李文涛惊魂不定地说:“刚才信号不稳定,我们在钓鱼岛和罗布岛的交界处搞测试,下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两只野狗追着我们跑,幸好船老大给力,成功地把狗甩了,奶奶个熊,搞个干扰测试,差点要了老命。”

    “好端端的,你们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干什么,没出事就好,林志强把手机给你了,看来你们的关系突飞猛进啊。”陆小奇调侃他说。

    李文涛和林志强俩人是大学同学,关系却一直不好,毕业后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和陌生人也差不了多少,平时俩人别说交换用手机,就是面对面也是绷着脸不说话。李文涛报怨道:“公司接了一个订单,客户要求我们的无人机能通过罗布岛外围一百海里处的干扰测试,否则谁愿意来这种鬼地方?志强操纵无人机时,遥控器突然爆炸,把他的手炸伤了,你要是不打电话来,他那个宝贝手机才舍不得给别人看。”

    “怎么回事?遥控器怎么会爆炸?”

    “我们在罗布岛附近遥控指挥无人机拍摄,使用遥控器时触发了禁区的‘界’,太邪乎了,渔船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陷在那里划出不来,把我们几个吓坏了。我们在船上像进了太空舱一样,稍微用力,身体轻飘飘可以飞起来。我们怕掉进海里,把自己捆在船上,吃喝拉撒都在船舱里……”

    说这话的时候,李文涛显然很尴尬,前天他去船舷边解手失去重心差点滑到海里,若不是林志强这个大块头在场,肯定掉下去了。李文涛脸色惨白,裤子在拉扯的过程中被弄脏了,两只鞋子都掉进海里了,浑身都是屎尿臭味,林志强奋不顾身地把他拉回来的时候,李文涛下半身还是光着的。晚上大海里的气温低,船上又没有多余的衣服,若是失足掉下去,即使救上来也会被冻个半死。最后,林志强没有笑话他,还脱下身上的外套给他换下那身弄脏的衣服,结果自己被海风吹得感冒了。船老大知道他们曾经有小过节,打趣说,你们现在也是过命的交情了,两个大男人结不成亲,结成兄弟是可以的。李文涛心存感激,抱着林志强的时候还流了一会儿眼泪。

    陆小奇没察觉到对方的尴尬,打趣道:“原来是朝夕相对,日久生情,难怪你们关系变好了。你们的船后面又怎么出来了?”

    “昨晚十点多的时候,船的重心突然又恢复了,谁知一检查,船上的电机设备都毁了,只能用浆划回来。我们用浆划了一个晚上,拼死拼活才划到岸边。要不是没休息好,刚才肯定能把那两只野狗打死。现在,总算安全了。”李文涛在电话里似乎松了一口气。

    陆小奇满脸崇拜地说: “你们真是大胆,连死亡禁地也敢闯。没想到运气又这么好,竟然触动了传说中的‘界’。那个钓鱼岛不是核辐射的禁区吗?听说还设有隔离带,还有巡警守护,你们怎么混进去的?”

    “那种辐射厉害的地方,谁敢去巡逻呢?都是监控不到的,大白天也没什么巡警,晚上更没有什么防守,我们穿着防辐射的衣服,趁没有人注意钻了空子进去的。我们在一处海礁附近发现几只流浪狗,那里的辐射在安全范围,原来宠物狗真的厉害,用它们的第六感能查出哪里有辐射,哪里没有辐射。那天,我们跟着流浪狗的船,就这样溜进去了。”

    “那是罗布人啊,听说有的罗布人像牛犊一样大,是不是真的?”一说到罗布人,陆小奇心里忍不住又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