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英雄所见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0-07-29 02:00      字数:4022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已经临近春节。

    欧阳青一直忙于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介入到她与云昊天的生活中。只是对她来说,在心里多了一丝牵挂。

    云昊天也没有过分的忙碌,依然时不时的往返于饭店与嘉兴之间。

    虽然时令已经进入三九寒天,但南方的天气却阴雨连连。而此时的北方大部分地区却依然干旱,并没有以往大雪纷飞的场景,农田与河流,沟壑遍布,土黄沙漫。

    云昊天站在窗前,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青山碧水,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断的滋润着屋后的碧草青山。突然一股冲动,他转身走到书桌旁,提笔写下:

    沁园春•雨

    寒冬腊月,临近年关,细雨连绵。

    看房前屋后,碧草含羞。溪流深处,若隐青山。曲曲小路,弯弯转转,竟似伏龙欲飞天!

    抬望眼,想北方大地,茫茫路远。

    南方如此多雨,泽万物润生灵活现。叹平原干旱,地冻天寒。辽阔沃土,下雪真难。黄河下游,尽露泥滩,滔滔奔流已不见。

    阅人间,最美是江南, 西子湖畔。

    他模仿毛主席《沁园春•雪》的格律,做了这首词。

    远处青山绿水,碧草如茵,宛如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卷,让人心旷神怡。但多日的阴雨,难免让人心生感慨!面对如此美景,在云昊天骨子里,却依然惦念着那片养育过自己多年的黄土地。

    只是多年来的漂泊生涯,早就造就了他超出常人的淡定与恬静。他享受这种意境,也享受这种生活状态。或许,如果有可能,他就这么过下去了。

    现实就是现实,无论你如何努力的为自己创造各种安逸的环境与境况,都无法摆脱要面对的生活的种种。当然,这一点云昊天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才能够坦然的接受与面对,去化解各种危机与困境。

    云昊天这里,挥洒着自己情感与意境。但此时,同为已近不惑之年的刘明远,却没有那么清闲。

    因为临近春节,各种工作、应酬、问题也随之而来。作为公司的带头人,他不得不把自己装备的像个‘机器人’一样,飞速的运转着。或许只有到云昊天这里,才能让他稍事休息,心安神明。

    之前合作的几个项目进展的比较顺利,也为他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作为主要受益方以及投资方的代表,他还要礼节性的回访与反馈。

    这一次,他把事情都办妥后,才给云昊天打的电话。

    云昊天接到电话后,泡好茶在等他。

    刘明远冒着小雨,挥舞着肥胖的身躯一路小跑。踏进屋里后,把外衣脱下,拎到门外抖了几下。屋里开着空调,他顺手把衣服挂起在衣架上。

    “这是啥天气,都腊月尾了,雨还下个不停,怪事怪事!”刘明远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掏出香烟递给云昊天。

    云昊天笑笑说:“少见多怪了吧!江南向来多雨,无论寒暑,正常!”说着给刘明远倒了一杯茶过去。

    刘明远环视一下屋内四周,说:“我说,怎么就你一个人?”

    云昊天说:“你来的巧了,陈萍和云朵都不在,两天前就回家去了。”

    刘明远笑着说:“正好在你这儿睡一晚,明天再回。”

    云昊天问:“事情都办妥了?”

    刘明远说:“妥了!要不然哪有时间过叨扰。”

    云昊天笑着说:“我这里随时欢迎。如蒙不弃,就当是你的江南驿站了。”

    刘明远也打趣的说:“如此甚好,甚好!”

    两人喝着茶,说笑着。闲谈中,两人把各自的近况叙述了一番。

    刘明远愣了愣神,突然问道:“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不是我多心,这是商人的职业习惯。因为这件事,有可能关系到我明年的投资方向以及公司资本运转,所以作为有可能的投资方或是垫资人,还是有必要做个了解。”

    云昊天平淡的说:“但说无妨!”

    刘明远停顿了一下,说:“那就恕我直言了!当初你跟我讲俞海洋这个计划的时候,有说到这件事的运作高峰会有800万的资金缺口。这点我没有异议,你一定是根据市场和综合数据分析来的,另外800万对我来说,数额也不是很大。但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在明年?而且是8月份之前?”

    云昊天听完,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和刘明远不是一般的关系,彼此都非常信任与了解。刘明远作为商人以及参与者,之所以有这一问,在情理之中。

    于是,他不紧不慢的说:“你应该记得,我们当初讨论过,关于市场和雷军的事情。虽然这件事可以做,眼下来看也不会和雷军有什么直接冲突。但是,市场也有市场的上限,市场也有市场的规律。他们看似做的是不同的产品,但已接近或者就是同属一类。任何资源都是有限的,资源不会因为不断的开发而持续再生。”

    云昊天停了一下,接着说:“从俞海洋决定做这个事开始,他与雷军的矛盾就已经注定。无论谁做,结果都一样。竞争是在所难免的,至于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竞争,取决于他们自己。剩下的,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了!”

    刘明远听着,频频点头,又一边沉思着。他站起身,围着茶几来回走动了两圈,又坐下。用凝重的表情看着云昊天说:“你说的我懂了!作为一个商人,这些都无可厚非。而且我也知道,你会把我可能要承担的风险尽量的规避掉。那对我来说,剩下的就是利润,我倍感欣慰!但是,作为朋友,作为兄弟,我难免还是会为你担心!你就不怕雷军真的急眼,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

    云昊天说:“有可能!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的!如果真有点什么,我也只能接受与面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更何况,剑已出鞘!”

    此时的刘明远,看着在悠闲的摆弄着茶具的云昊天,一时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他似乎已经在他的话语里闻到了血腥的味。尽管他不希望会有状况发生!可是世间的事,谁又能完全说的清楚呢?

    傍晚时分,屋外的小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

    刘明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品着茶。云昊天进了厨房,一会儿工夫,端了几盘菜上来,又拿了两瓶白酒。

    云昊天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说:“来吧,老规矩!”

    三杯酒下肚,刘明远顿时感觉腹腔内一股暖流涌动,消了几分寒意。他拿起香烟两人同时点上火,他问道:“饭店现在怎么样了?”

    云昊天答:“都还好,有赵大海照看着,我平时也少去,基本一个月去两趟。”

    刘明远说:“也好,有个事干着总归是件好事儿。对了,这个饭店转过来用了多少钱?”

    云昊天说:“原来的老板开价58万,又让了3万, 60万成交!”

    刘明远惊了一下,诧异的问:“这账是怎么算的?人家让了你3万,怎么还多出来几万?”

    云昊天笑笑说:“你留意到饭店周边正在拆的老房子了吗?这块地方,寸土寸金,虽然比不上市中心的繁华。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不久的将来你就会看到:一片新的住宅楼拔地而起。那时候,这里的居住人口可知道要翻多少倍?而饭店生意,也就辐射几公里之内,有这一片也就够了。”

    两人又碰了一杯,云昊天接着说:“原来的老板,因为家里老娘病危才出手转让。有急需资金的现状,我也不能趁人之危。60万,既做了人情又买了实惠,公道。”

    刘明远笑着说:“原来如此!”

    两人正推杯换盏,侃侃而谈。突然,云昊天的手机响起,是欧阳青打来的。

    “昊天!好久不见!”手机里传来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

    “小青,你好!你,有什么事吗?”云昊天问。

    “没事就不能打你电话吗?”欧阳青反问。

    欧阳青听云昊天没有答话,接着说:“我是想问一下,云朵现在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完全恢复好?”

    云昊天说:“已经没事了,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谢谢!”

    欧阳青那边只是“哦”了一声,没了动静。

    云昊天说:“小青,实在抱歉,我这里还有朋友在。方便的时候,我再给你回过去,不好意思!”

    欧阳青只好不情愿的说了声“再见。”挂了电话。

    两人的通话,虽然持续了短暂的时间,说话声音也不大,刘明远却听的真切。

    他问:“是谁啊?叫的这么亲切!云朵怎么了?什么情况?”

    云昊天说:“是欧阳青,你见过!云朵前些日子做了个手术,现在已经没事了。”

    刘明远一听,急的追问道:“什么手术?怎么回事儿?”

    云昊天不慌不忙的,把云朵生病,欧阳青捐献造血干细胞事说了一下。

    刘明远听完更急了!借着酒劲拍了下茶几,提高嗓门叫道:“你个云昊天!这么大事儿怎么不知会一声儿!”

    云昊天笑笑说:“已经好了,现在云朵的身体也比以前好很多!知道你忙,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都过去了。”

    刘明远虽然有点生气,听说云朵已经好了,就不再纠结这事。但还是忍不住对云昊天说:“罚酒!罚酒!亏了你我这么多年情分!”

    云昊天笑着说:“好啊!我自罚三杯!”说完便一口气连喝了三杯。

    刘明远见状,也没得气好生了。给自己倒了一杯,两人共同饮下。

    刘明远突然转而满脸笑容,看着云昊天说:“我刚刚听着话里的意思,这丫头好像有点生气!你俩怎么回事儿?”

    云昊天瞪了他一眼反问道:“我俩能怎么回事儿?”

    刘明远狡黠的说:“不对!我想这丫头该是对你有点意思!上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儿有点不太对劲。”

    他俩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无话不谈。话都说到这儿了,云昊天也不掩饰什么。借着酒劲,把他当初和欧阳青相识、专访、喝醉酒,还有后面的经过叙述了一番。

    刘明远听完,笑道:“你看,我猜的没错吧!我看你是要惹上‘官司’喽!”

    云昊天说:“‘官司’?怕是没那么严重。你也知道,我和陈萍的感情,我是不会让自己涉猎这种婚外情感纠葛的。”

    刘明远若有所思的说:“这点我完全相信。怕只怕事情来了,就不是那么好处理的了。你可以管的了自己,你还能管的了别人?”

    云昊天笑笑说:“我对她也不过是因为云朵的事情,心存感激而已!我可不想给自己找这种麻烦。来吧,走着!”两人一饮而下。

    酒兴正酣,刘明远也借着酒意聊起了家事。说起他和妻子若兰的生活琐事,少不了一番抱怨。

    云昊天静静的听着。他很了解他们夫妻的感情,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知道,刘明远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

    云昊天听着听着,意外的走了神儿!或许是酒精发挥了作用,又或许是人性的本能使然,让他想起了欧阳青!欧阳青的确是个让人心动的女子。他很清楚,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他也知道,过多的欲望与贪念会让人迷失自我!他有这个能力驾驭自己的情感,他也有能力把握心理平衡。但是,用刘明远的话说:你可以管的了自己,还能管的了别人?

    两人喝着酒,继续聊着,聊起各自记忆中的童年往事。尽管,他们从小各自经历了许多艰辛与不堪,但对于有着积极生活态度的人或者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更愿意回忆与谈起的,多是儿时的童趣与欢乐。两人说到兴处,忍不住哈哈大笑。

    酒是喝不完的,话是说不完的,可酒量是有限的!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喝了近两瓶白酒!喝得东倒西歪。

    后来两人便相互搀扶着上了楼,各自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