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如梦初醒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0-07-01 23:07      字数:6087
    欧阳青回来之后,上了一天班,随后又在家睡了一整天,请了2天假,回家看了父母,返了回来。

    她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前段时间的工作,前面的事情做的差不多了,但手里还有几个节目的方案要做。可是她趴在桌子上,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摸摸下巴,怎么都静不下来,她想到了俞海洋。

    俞海洋在欧阳青去灾区的这些日子,可谓是忙的不亦乐乎,公司的各种手续已经办好,也已经招了两名员工,在着手展会的事情,都还算进展的顺利。北京那边的产品也已经研发的差不多了,只是还需要假以时日,要经过反复的测试及参数对比。

    欧阳青拿起手机,拨通了俞海洋的电话。

    “师兄!嗯,好多了,休息了两天。去喝茶!好!我在单位呢,你过来接我吧!”她说。

    俞海洋接到欧阳青便把车开到西湖边,找了个车位停下。两人走到靠近湖边的一家茶馆,找了个挨着湖面的位置坐下。天气很好,也不是很热,由于是工作时间,喝茶的人也不是很多,但过来旅游的人却不少。

    俞海洋叫了两杯龙井茶,去拿了点干果零食,对欧阳青说:“这段时间去灾区累坏了吧?看你这小脸都给晒黑了,还是在电视上看着比较好看。”

    欧阳青撇了撇嘴,叹了口气说:“晒黑了还算好的,你还能再见到我就是万幸了!”

    俞海洋突然一怔,忙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话?”

    欧阳青把救那个小女孩时的惊险场景,对他描述了一番。把她在灾区的所见所闻,所经历的那些,让她终身都难忘的惨烈情形也说了一通。

    俞海洋静静的听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尽管他也常看新闻,不管是电视还是网络,但此时他在听欧阳青这个亲历者在描述的时候,却犹如感同身受。

    欧阳青说完,沉思了良久,她又把自己带回了那个,她不想回忆但,却记忆犹新,心有余悸的地方。

    俞海洋听完,沉默好一会儿,他关切的望着欧阳青说:“你人没事儿就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像地震这种天灾,任谁也没办法。近几年在我们国家,已经发生多次这种大地震了。现在也不知怎么回事?怎么就那么多地震发生?前几年汶川的一场地震,造成那么大损失!就连地震局都被拉出来‘舆论’了好长时间,难道一个地震就如此难测?就这点我还真是有些想不通!”

    欧阳青抬起头看了一眼俞海洋,若有所思的说:“谁知道呢!我也仅仅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顶多算是和死神擦肩而过。可是那些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却是真的叫惨不忍睹!真的是流离失所,家毁人亡!想想我们,能活着真好!再比比他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可是人在天灾面前却又如此的脆弱与不堪一击!”

    俞海洋看欧阳青的情绪有些低落,马上转了个话题说:“不说这个了!都过去了,你也别背什么心理包袱,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再挽回,只要我们都能好好活着就好。”

    他见欧阳青没有说话,又马上说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找我?”

    欧阳青听他这么说,又撇撇嘴不屑的说:“我是最近工作太累了,虽然休息了两天,但不知怎的,心里总觉得空空的,所以,就想到你了。光说我了,你现在公司怎么样了?”

    俞海洋喝了口茶,又拿了颗金桔放到嘴里,边吃着边说道:“我忙着呢现在,你给我电话的时候,刚好还比较空,今天的事儿已经办的差不多了。我在准备展会的事情,按照天哥的嘱咐,在找合适的代理商,准备10月份进驻郑州。产品也差不多了,现在离展会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所以还有好多事儿要干呢。”

    欧阳青听他说到‘天哥’,马上又来了精神,其他的事儿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她更不会关心。关于云昊天,她却兴致十足。

    她清了清嗓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俞海洋问道:“他在做什么呢?来过杭州吗?你见过他吗?”

    俞海洋还有些纳闷,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对她说自己公司的事儿,怎么话题又扯到云昊天这里来了!

    他看了看欧阳青那激动的神情,又不得不回答道:“不知道,我没见过他,我已经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了,能自己解决的事儿,也尽量不去找他。不过,现在差不多月中,他应该在的,他每个月中月底,都会回来呆几天。”

    欧阳青‘哦’了一声,便没有再问,随后也喝着茶吃着桌上的零食。但她的心思,却飘到了云昊天那里。

    他们一边欣赏着夏日西湖的美景,一边喝着茶。没多久,俞海洋接了一个电话,便付了帐,一起离开了茶馆。

    欧阳青回到单位,把那几个节目预案翻看了一遍,心情还是平复不下来。她回忆着,认识云昊天以后,那少的可怜又印象深刻的点滴。想起在那面墙轰然倒塌时,那一瞬间、一刹那!仍是心有余悸,就在那一刻,她怕再也见不到云昊天。她怕她会永远失去他,尽管她并没有得到过。可是她无法释怀,自己对云昊天的这份情感,她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他。她想让自己,回归到自己平静的工作与生活当中,但好像都是徒劳,她做不到!

    或许她并不想把他据为己有,也不想可以跟他长相厮守。可是,她自己却说不出来,到底是自己哪根神经出了问题,为何对他如此痴迷!也许是女人好奇的天性使然;又或者是她职业本身的惯性;再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在恍恍惚惚与患得患失中度过,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她的工作也毫无进展。转眼间办公室的其他人,都渐渐下班离去,唯有欧阳青和隔壁的小倩还在。

    下班时间到了,小倩整理好自己的办公桌关掉电脑,对欧阳青说:“欧阳,你还不回去啊?今天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还没休息好?要不早点回去吧,明天周末好好在家休息两天。”

    欧阳青小声说:“没事,你先走吧,这几个预案我再看看,等上班我们再一起讨论一下。”

    小倩关切的说了一声:“早点回,别太晚了,那我先走了。”

    她突然想起上午俞海洋对她说的话:云昊天会在每个月中、月底在饭店里呆几天。此时已是8月初,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想到这儿,她迅速的离开座位,拿起包,把电脑和办公室的灯都全部关掉,急步走出单位。

    欧阳青打车来到‘云水谣’,这里已经是宾客满座,熙熙攘攘。因为正好是吃晚饭时间,她进来的时候,已是座无虚席。

    她走到大厅前台,见赵大海正在忙着,便客气的对他询问道:“您好!请问你们云总在吗?”

    赵大海抬头看了看欧阳青,随即一愣,但又马上满脸堆笑的答道:“是欧阳小姐,你好!云总他出去了,您是找他还是吃饭?您要是找他,他现在不在。您要吃饭,可能还要等一会儿,现在还没有位置。”

    自从上次欧阳青“小闹”云水谣后,赵大海和店里的员工都已经对她另眼相看。加上近期报道云南地震的情况,频频出现在电视上,她刚进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员工,在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她,赵大海自然也对她毕恭毕敬。

    赵大海说:“欧阳小姐,您现在可是名人了,我们天天在电视上看到你……”

    欧阳青脸一红,没接这个话茬,转而问道:“您知道他去哪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赵大海答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您要不先在旁边坐会儿,或许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欧阳青有些失望的说了声“好吧!”就在旁边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饭店里吃饭的客人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

    欧阳青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慌乱中又带着焦急的起身,过来对赵大海说道:“你有没有他的电话?麻烦你帮我问问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赵大海笑笑说:“真不好意思,我们云总的电话我还真没有,他一般都是到店里来找我们,我们也没有电话联系过。要不您再等会儿,说不定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欧阳青沉默着没说话,她尽管有点怀疑,赵大海是故意不告诉她,但她也无话可说。人家说的也都在理,而且一直也都很客气,就算她不相信也没办法。

    她本能的掏出手机,想给俞海洋打电话,他一定知道云昊天的手机号码。可是,当她刚要拨通俞海洋的电话时,又突然挂掉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向俞海洋要他的号码,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来找云昊天的事。

    此时,饭店里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欧阳青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于是对赵大海说:“你们这里的菜都蛮有特色的,我点两个菜,等会儿帮我送到那边位置上。”她手指着角落里靠窗的一个座位,正是他们上次坐过的位置。

    她点了两个菜一个汤,就直接过去坐下,又打开手机无聊的翻看着。

    一会儿功夫,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对她说:“您好,您还有别的需要吗?”

    欧阳青思索了一下,在菜单上指了指说:“给我拿一瓶红酒吧”。她突然有股想喝酒的冲动,她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云昊天,也不知道见到了又会怎么样。为了消除自己内心的躁动与不安,她想喝点酒。

    她一边吃着一边想着近期发生的事情,她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庆幸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再见到他。她希望云昊天马上出现,又害怕他出现,既抱有幻想又害怕失望。

    一瓶红酒喝的只剩下半瓶,她有了醉意。她脸色泛红,心跳加快,酒精的麻醉,让她有些口干舌燥、头晕脑胀。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10点,除了欧阳青,店里吃饭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店里的服务员各自收拾着餐具桌椅,走来走去,每当看到她,都会投来异样的眼光。

    赵大海把店里的其他员工,都安排下班后,悄悄的走到欧阳青身边,小心翼翼的对她说:“欧阳小姐,我们饭店要打烊了,云总到现在也还没回来,你看要不你明天再来,实在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

    欧阳青迷离的醉眼看了看赵大海,大声的说:“不!我要等他!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他不来,我就不走……”她已经醉了。

    对于这种场景,赵大海是司空见惯,可是面对欧阳青,他却不知所措,更不敢冒失。

    就在赵大海还在纠结之时,饭店的门开了。

    “云总!您可回来了!”他喜出望外,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云昊天一走进来,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但他并没注意是欧阳青。她已经垂下头,昏昏沉沉的,也没有注意到他进来。

    赵大海上前小声对云昊天说:“云总,这位欧阳小姐,已经等您半天了。她说今天一定要见到您。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是酒喝多了,您看?”

    云昊天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欧阳青,淡淡的对赵大海说:“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来处理。”

    赵大海小心的答应着,关上店门悄悄离去。

    云昊天上前问道:“欧阳小姐,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欧阳青已经醉得有些不省人事,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对她说话,嘴里含含糊糊的嘟囔着:“你走开…我要见云昊天…我要问问他!他…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

    云昊天又问了她一遍,见她还是含糊其词,不肯回答。于是直接把她扶起,往阁楼走去……

    云昊天把欧阳青,扶到阁楼里间的卧室里,她放到床上给她盖了个毯子。这里是他每次来饭店的时候,自己住的一间小卧室,原来的饭店老板也住这里。后来他把这间不大的小房间,彻底收拾了一下,变得干净整洁了许多。

    他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欧阳青,她已经睡着了。她脸色绯红,吐气如兰。胸前的饱满有规律的起伏着,尽管身上盖着毯子,却也掩饰不住她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完美身线。原本整齐的梳在脑后的黑发,也不知何时散了开来,尽显着醉酒后的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

    云昊天看着眼前的欧阳青,竟也在心里生出几分怜惜之情。他不禁又想起当年,他被陈萍收留的时候,因为喝醉酒,醉倒在高架桥下的马路边。被陈萍‘捡’了回来,才有了现在的三口之家。

    他并非冷血,也并非无情,他知道欧阳青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只是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不想让其他的情感介入他的生活。其实,从欧阳青那次气愤的,过来找他说专访的事情,他就已经知道,欧阳青对他有了想法。而今天她的行为,更加验证了他的判断。虽然他不想刻意逃避,但他更不会坦然接受!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生活就是生活。无论你如何有能力把控自己的节奏,安排自己的未来,事实上,都不可能那么事随人愿!正所谓,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他很清楚,从俞海洋找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很多事情就已经注定了,该来的还是会来。他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他能做的,除了面对还是面对!

    他取倒了一杯水放到床边的桌子上,把房间的空调打开,调到合适的温度,给欧阳青把身上的毯子盖好,转身离开。

    欧阳青突然翻了个身,梦呓般的叫起他的名字:“云昊天、云昊天………”随后又呼呼睡了起来。

    他把毯子再次给她盖好,轻轻的关上房门,又稍稍留了条缝隙,去了办公室。

    他整理了一下近期饭店的账目、票据、资料。走到卧室看了看,见她还安静的睡着。拿了一件外套下楼,关上店门走出饭店。

    次日清晨,赵大海很早就来上班了。做了这么久的饭店,他已经养成了习惯,一定会比店里的员工先到。

    他远远的看见,有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好堵在饭店门口。

    “是谁这么不开眼,把车横在店门口!”他嘴里骂着。刚要发火去敲打车窗,再定睛一看,竟是云昊天的车!

    他围着车转了半圈,再往车里看去,云昊天正盖着一件黑色外套,躺着驾驶室的座椅上睡着。

    他还没怎么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又不好意思去叫醒他。只好轻轻的走到店门口,打开卷帘门,把店门打开。

    云昊天摇下车窗对他喊道:“小赵!你来了!”

    他猛的回头,看着云昊天,有点惊讶的说:“云总,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云昊天把车停到门口的车位上,走进饭店,赵大海已经去厨房了。

    他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对赵大海说:“小赵,帮我做个蛋汤,等会儿送到我办公室,辛苦了!”。

    他轻轻的,透过卧室的门缝往里看了一眼,欧阳青还在睡着。

    赵大海端着一碗鸡蛋汤敲门走了进来:“云总,汤做好了,您趁热喝吧。”

    云昊天说:“谢谢!”

    赵大海说:“云总,要不您先喝着,我还要去市场备点食材。”

    云昊天说:“你去忙吧!”

    赵大海刚转身往外走,欧阳青突然站到了他面前,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只见欧阳青睡眼朦胧、披头散发,嘴里还打着哈欠。很快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叫了声“欧阳小姐,你好!”就走了出去。

    云昊天见欧阳青站在门口,对她说:“先去洗把脸,等会儿过来把汤喝了!”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也比较轻柔,让欧阳青来不及做其他反。她一句话也没说,乖乖的下楼洗漱去了。

    欧阳青洗漱好,已经清醒了很多,她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但在她的记忆里,也只记得她一直在等他。后来自己一个人喝酒,再后来就感觉迷迷糊糊的,好像被人扶着上了楼梯进了一个房间,再后来她就不记得了。醒后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小房间的单人床上,刚刚见到赵大海,也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她上了楼,走进办公室。

    云昊天正批阅着一些报表和账单,见她走了进来,说:“把这碗汤喝了,送你回家。”

    她已经没有刚刚醒来时那种头晕晕的感觉,她静静的望着云昊天,不由自主的听着他的话,坐到了对面。

    她捋了捋散落在耳际的长发,尴尬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昨晚……”

    云昊天对她微微笑了笑说:“先喝汤,一会儿该凉了。”

    他的语气既温柔又坚定,如同命令一般,让她无力反驳。几口汤喝下去,顿时感觉肠胃里舒服了很多。

    云昊天说:“欧阳青小姐,我很荣幸能够认识你。我想请你明白,无论你出于何种目的,何种诉求,都请你收回!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你是个聪明人,如果我们可以做朋友,我很高兴!但你是你,我是我!”

    欧阳青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狠狠的击打了一下!身体一阵发麻,心里又仿佛被一根铁丝揪扯着!内心无比的疼痛,痛的在滴血,痛的让她无法承受!她感觉到自己一阵眩晕,晕的让她不知所以,晕的让她天昏地暗!她脑子里一边空白,心里无比空荡,就像原本在她心里,一件让她维持生命的物件被掏空、被抢走、被撕得粉碎!

    她的泪水已经狂涌而出,视线变得模糊,嘴巴变得青紫,脸色变得煞白,身体变得僵硬!

    她想要喊,她想要哭,她想要逃,但她却动弹不得!时空如同已经跟她绝缘,除了难受,她感受不到任何,其他可以让她身心体会到的滋味与知觉!

    过了好一会儿……

    她突然站起来,向着门外狂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