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生死一线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0-07-04 11:06      字数:5931
    2014年8月12号,傍晚。

    欧阳青正魂不守舍的,坐在电脑旁发呆。主编向她走过来对她说:“欧阳!想什么呢?这几天看你都失魂落魄的,工作也不用心!”

    她马上清醒起来,忙解释:“没什么!就是有点身体不舒服。”

    主编说:“身体不行就好好休息,台里还有个紧急任务!云南地震了!我正要派你过去报道呢!”

    她一听有任务,马上来了精神,说:“行!我没事儿了,小问题!什么时候走?”

    主编说:“今天晚上就走,让小倩、小张跟你一起去。你现在先回去收拾一下,下班我让司机老胡去接你,你们跟着救援中心的车队一起走!”随后又关切的问:“你身体行不行?”

    欧阳青答道:“没事儿,您放心吧,那我先回去收拾。”

    回到家,把要带的衣物、用品打包收好,已经是晚上6点。还没等她吃饭,小倩打来电话说车已经在她楼下了。她急忙拿好要带的东西,匆匆下了楼。

    一辆采访车停在楼下,小倩下了车帮欧阳青把行李搬上车,说:“我们都还没吃饭,小张买了几个汉堡我们先吃点!”

    欧阳青对着小张说了声“谢谢”。

    小张是他们这一组的摄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年轻小伙子,话不多,待人真诚宽厚。加上司机老胡他们一行四人,尾随着救援中心的车队,徐徐往云南方向开去。

    发生地震的是云南一个偏远的小镇,里氏6.8级,足以毁掉这里的一切!

    一路上他们浩浩荡荡,辗转盘旋,颠簸起伏,历经近一天一夜才渐渐接近目的地。这里本就山路崎岖,再加上地震带来的强烈震荡,一路上山石叠嶂,寸步难行。当他们把车开进震区的时候,已经无法行驶。救援中心随行的武警消防官兵,只能把救援所需的设备、工具、物品以及救援物资,人工徒步或抬、或扛、或背,一件一件往里送。

    欧阳青一行,把重要的通讯设备、仪器、物资也都囊过一身,随着救援队一路前行。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所到之处皆是满目疮痍、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哀鸿遍野;不难想象地震的那一刻,那地动山摇、山崩地裂的场景。更不难想象,这里生还的人们对救援的渴望与期盼,也定是望眼欲穿、翘首以盼、迫不及待、心急如焚!

    在他们赶到之前,已经有部队官兵、医护人员四面赶来开展救援工作,到处都是奔走忙碌的身影。他们在废墟中小心翼翼的蹒跚而行,眼前的景象早已经让他们触目惊心!

    他们一路走,一边在寻找着可以落脚的地方。昨夜的一场大雨让地面更加的湿滑,也浇灭了地震带来的粉尘。尽管时令还处在夏季,可这里却让人感到凉风习习,不寒而栗。

    在他们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双膝跪在泥地上,对着一处只剩水泥柱支撑着的4层楼房废墟嚎啕大哭;或许这里曾是她和家人用一生的积蓄建起的安乐窝;或许这里曾经住着她的父母、老公、儿女亲人,他们曾无比的幸福与欢乐;但此时她也只能独自面对这天灾所带来的一切苦难与后果。

    欧阳青他们走到一处宽阔地,这里之前是一所学校的操场,操场上已经搭起了五颜六色的临时帐篷,临时安置着无家可归的人们。杂乱的人群中,穿着白色大褂的医护人员忙碌着、穿梭着。

    在一处草坪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几十具尸体,有的已经被塑料薄膜卷起,有的一半还裸露着,更多的则是直接暴露在外面。有些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有的腿脚折断,还有的已经支离破碎!他们当中,有老人、有妇人、有青壮年,更多的则是孩子!在尸体中间到处散落着课本、纸片,边上还有些课桌椅杂乱的摆放着。几个当兵的,不断地从其他地方往这里运送着尸体,他们甚至都顾不上给这些尸体拿任何东西遮挡,又急急忙忙转到别处。

    欧阳青被眼前的一切彻底击溃了!虽然这几年的记者生涯,让她经历了无数事故与矿难现场,但此时眼前的场景却是她人生第一次碰到!这时,她才知道,什么叫尸横遍野;什么叫生灵涂炭;什么叫惨不忍睹!

    身后的小倩早已经捂住嘴巴,满脸泪水,小张、老胡两个也早已泣不成声。欧阳青无力的瘫坐在一张课桌旁,悲痛的望着远处已经瓦砾成堆的教学楼。地震的时候正是下午3点,当时无数的老师跟孩子还正在上课,她无法想象当时地震来临时的惨烈场景!还有多少孩子和老师埋在这废墟下!由于道路受阻,工程救援车辆无法进来,到场救援的部队、武警、消防官兵,只能徒手扒开砖头、水泥、石块,搜寻着可能还活着的人!他们有些正在用一张张坏掉的门板,陆续的抬着还有生命迹象的人们往帐篷里送。那些有幸躲过灾难的,孩子家长、亲人们疯狂的扒拉着废墟瓦砾,嘶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哭喊声、嘶叫声、呜咽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小倩走过来扶起欧阳青,对她说:“欧阳,先别难过了,我们还有任务要做呢。”

    小张拿了一瓶水过来给她,又扛起摄像机,对她说:“欧阳,你先稳定一下,再看看我们从哪里开始?”

    老胡还在蹲在地上抱着器材独自垂着泪。

    欧阳青稍稍缓和了一下,定了定神,对小张说:“先调试一下设备吧,这里通信已经中断,现在只能通过卫星传输信号了。”

    小倩和欧阳青两人小声商量着报道的事情,随后两人又走到操场上一个帐篷里,这里是一个临时的现场指挥中心,小张跟老胡在旁边摆弄着录像器材。

    小张对欧阳青说:“信号已经接通了,主编说让我们尽快准备好,现在台里正在新闻直播,你们准备一下,我把信号接过来。”

    欧阳青调整了一下情绪,把要报道的设备和装备带在身上,拿着话筒,对着小张说:“开始吧!把镜头对着学校的废墟!”说着又看了一眼,不远处躺着的尸体,心里又是一阵酸楚!此时,那边电视台的导播也给了欧阳青信号,提示她可以开始。

    欧阳青对着摄像机,拿着话筒,对着小张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主持人好,大家好!我现在是在地震灾区一处学校的操场。我身后就是地震后的学校教学大楼……我们刚刚从现场的指挥中心了解到………目前整个灾区的伤亡情况………地震发生后,中央政府也高度关注,政府主要领导也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各地驻军部队、武警、消防官兵以及就近的医护人员也纷纷赶来……更多的幸存者、轻伤员以及躲过这场灾难的人们,也顾不得失去亲人的伤痛,积极自发的参与救援……现在虽然地震已经过去,但余震还时有发生……有最新情况我再及时发回报道……”

    欧阳青切断了台里的信号,眼里已经泪如泉涌,她无法正视这场灾难。人们常说,天灾人祸,水火无情,却也正是如此!也许在地震之前,这里的人们都还在各自忙碌着,为了房子、车子、升职、考学、出国……为了个各自的梦想努力着。那些高官子弟、富甲一方的‘二代’们,或者还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炫富、摆谱、豪车、金钱、美女……;那些拥有权利、财富、身份、地位的‘官老爷’们,还在忙碌着钱权交易、情人小三、拉帮结派。

    但就在地震爆发的那一刻,无论你是穷人、富人;无论你是好人、坏人;无论你是男人、女人;无论你是老人、孩子;更无论你有多少房子、车子、有多少情人、有多少金钱与财富。就在那一刻,就在地动山摇的那一刻,就在轰然崩裂的那一刻,就你在失去生命的那一刻!一切都化为乌有!一切都变作浮云!一些都离你远去!

    欧阳青、小倩、小张、老胡他们匆匆啃了点干面包,喝了点矿泉水,便朝着倒塌的教学楼废墟走去。他们想力所能及的去寻找可能还活着的生命,可能还被埋在下面没有被发现的孩子和老师。

    此时的天空,已经再次飘起了小雨。他们慢慢接近这堆废墟,小心翼翼的留意着残垣断壁下的缝隙。由于下雨湿滑,小倩差点摔倒,幸好欧阳青及时拉住了她。

    教学楼虽然大部分已经倒塌,但还有一些柱子、墙壁或歪或斜的矗立着,让人看着都会有些胆颤。谁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突然倒下来!

    他们正在小心的搜寻着,欧阳青走到一处还未完全倒塌的墙壁前,突然听到一丝微弱的呼喊声:“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尽管声音很小,可是欧阳青却听得真切!她连忙停下脚步,再仔细的竖起耳朵安静的听着,她一边听着,一边努力寻找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突然!她发现在一块巨大的水泥块下面,一只满是泥水的小手,在模糊的微微晃动着!她赶紧攀爬着上前,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孩的手!女孩的手上满是伤痕,衣袖也已经破裂,在她的手里还紧紧握着一只铅笔!

    欧阳青透过狭小的缝隙,只看到了女孩的半张脸,脸上都是灰尘,已经看不清模样,但女孩的眼睛忽闪着微弱的亮光。

    欧阳青发了疯一样,扒拉着能够移走的砖头石块,焦急的对女孩说:“小妹妹,你先别动,姐姐来救你了!你还好吗?能动吗?”

    女孩轻轻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姐姐…我动不了…疼!”

    欧阳青急切的说:“好,你先别动,姐姐想办法救你!”

    她试图去挪动压在女孩身上的石板,但凭她怎么用力,石板却纹丝不动。她小心的在缝隙周围,一点一点扒拉着小的砖石,渐渐的缝隙大了起来,已经能够看到女孩的半个身子。

    她双手伸过去,想把女孩拉出来,女孩也配合着渐渐挪动身子,但是女孩的一只脚被卡在里面却动弹不得。她回过头喊来小倩、小张他们,几个人一起又慢慢挪走女孩身子下面可以挪动的砖头石块。

    看着女孩还剩一条腿没有露出来,她又托起女孩想要往外拉。刚要用力,女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喊道:“啊,疼!”

    小倩、小张赶紧喊道:“欧阳,慢点,先别急,看看还有没别的办法!”就在他们话音落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地面一丝晃动,又有余震了!

    欧阳青焦急的喊着:“怎么办?怎么办!要快!余震来了!”她的脸上也已经满是泥水,身上也被雨水浸透。她紧紧抓住女孩的两只胳膊,生怕她再被埋在里面。余震还在继续!

    小倩和小张也急的直搓手,又左右查看着有没有其他可以用的工具。但就在此时,盖在女孩身上的石板后面,一面危墙已经在摇摇晃晃!没有时间了!再晚后果将不堪设想!欧阳青趴下身体,钻到缝隙里去挪动女孩的那条腿,可任她怎么动,旁边一块被卡住的石块就是不动!就是这块不大的石块,死死的卡住了小女孩的一只脚。

    地震还在继续,墙壁还在不断的晃动,眼看着那面墙壁就要压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或许是地震的作用松动了被压着的石块,就在欧阳青想要用尽全力把女孩拉出来时,真的就把女孩拉了出来!可还是由于她用力过猛,女孩被直接甩了出去,正好被她身后的小张给抱住!但与此同时,那面墙壁也直接向着欧阳青压了过来!

    值得庆幸的是,墙壁倒下来的时候刚好压在石板上!距离欧阳青所站的位置不超过10公分!但由于欧阳青站立的地方是一个斜坡,就在墙壁倒塌的一瞬间,她也被震动波冲到了坡下,倒在地上!

    小倩赶紧把欧阳青扶起来,她已经被刚刚那一刻,吓得浑身无力,双腿不听使唤的支撑着。老胡也快速跑过来和小倩一起架着她往废墟外走,小张紧紧抱着小女孩也跟着走了出去。小女孩已经被困在废墟2天时间不吃不喝,再加上恐惧、疲惫所带来的心理创伤,已经让她昏迷了过去。

    他们把小女孩送进一个帐篷,医护人员急忙上前,把她抬到了一个门板上,做起了伤情处理。

    欧阳青还是无力的被小倩和老胡架着,她目光涣散,眼神迷离,头上、身上全是泥水、汗水。衣服已经湿透,白色的t恤也若隐若现的,凸显着胸前的轮廓。

    小倩从欧阳青的背包里,拿了一件上衣给她披上,对小张、老胡说:“你们在这里等会儿,我去陪欧阳把衣服换了!”

    小倩扶着欧阳青,走到一个帐篷的角落,帮她把上衣换了,又用矿泉水帮她洗了把脸。欧阳青稍稍缓和了一些,刚刚的惊险一幕也让她吓出了一身冷汗,甚至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她已经记不清那一瞬间,她是怎么把小女孩拉出来的,只记得当时被一股力量冲倒。但也就在她倒地的一刹那,就在她以为自己会一命呜呼的瞬间,她清晰的想起了一个人——云昊天!

    她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呼吸还有些急促。她双臂紧紧的抱在胸前,心有余悸的对小倩说:“小倩,我没事儿了,你也赶紧去把衣服换了吧,我想坐一会儿。”小倩看她好多了,就应了一声,走开换衣服去了,欧阳青找了个木板坐了上去。

    直到此时,欧阳青的眼泪才狂涌而出,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她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了也已经年迈的母亲,还在家乡那个小城里,独自照顾着只能靠轮椅行走的父亲。她想给他们打电话,但这里的通信还没有恢复。她想马上回家,伏在他们身前大哭一场。她想告诉他们她爱他们,她好想他们!

    她想到了云昊天,她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是不是正在跟他的老婆孩子,享受天伦之乐。或是在她想他的时候,也能想到她,哪怕是一点点对她的念想,就一点点她就知足了!但是,她知道,他不会的!他永远都那么冷漠,那么面无表情,就连对她露出一丁点微笑也是因为他的女儿,或者是看俞海洋的面子。

    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男人那么着迷!她明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她明知道他根本不可能会爱上她;可她为什么却忘不了他。又为什么那么强烈的渴望也能得到他的爱?!她越想越难过!难过的已然泣不成声。

    小倩换好衣服走过来,看欧阳青一个人低头在哭,连忙过去抱着她,关切的问道:“欧阳,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欧阳青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着小倩说:“没事儿,就是有点想家了。”

    小倩说:“那就好,过几天我们报道完就回去了,回去后请个假回家看看。谁让咱们是吃这碗饭的呢!”

    这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忙碌的人们依旧忙碌着。哭喊的人们哭累了,喊累了,疼痛的人也呻吟累了……帐篷外面依旧下着小雨。

    欧阳青他们,在帐篷里整理着一天的工作,有时也帮着照顾一下伤者。

    直到深夜,他们才都有了睡意。欧阳青和小倩和衣而卧,睡在两张门板上,小张、老胡已经打起了呼噜。但欧阳青却迟迟难以入睡,两天的路途奔波加上下午的惊吓,让她支撑不住,慢慢的也迷迷糊糊的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操场上的人们,就被一阵晃动从睡梦中惊醒!一时间,解放军战士、武警消防官兵、医护人员…….所有的人又都匆匆忙碌起来!

    欧阳青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又查看了下设备。对小倩、小张他们说:“我们收拾一下,再到别处看看,一会儿的早间新闻又该连线了。”

    他们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欧阳青则走到昨天被她救出的小女孩那里看了看,小女孩已经基本没事,只是脚受了伤,医生说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她也顾不上别的,就和小倩、小张、老胡他们去寻找各种新闻线索。

    他们几乎跑遍了整个震区,除了工作,就是帮助救援,几天里所见所闻自是难以言说。欧阳青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参与救援的解放军战士。常常看到他们和衣而卧,就躺在马路两旁睡着,他们太累了!人民的子弟兵!总是能在最危难的时候,奋不顾身!而每当这时,过路的人们,都会自觉地放轻脚步,压低声音,生怕打扰他们休息。

    到了第4天,震区的部分通信已经可以使用。欧阳青给家里父母打了电话,报了平安;俞海洋也在电视上看到她的报道,也打来问候电话。

    到了第6天,开进震区的道路也已经打通,各种救援车辆也开了进来,吊车、挖掘机、救护车等等也都穿梭忙碌不绝。

    第8天,这里已经基本恢复平静,只有一堆堆废墟瓦砾,还静静的呆在原地!欧阳青接到台里通知,让他们收拾一下也尽快赶回去,还有后期的节目要做。

    他们收拾好行囊,跟着部分救援人员的车辆,又是近2天的时间,才返回到杭州。

    欧阳青只是不知道,从地震开始的第一天,就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她,关注着这场灾难,包括她发回的每一次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