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 好奇大胆加点缘分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20-03-21 19:26      字数:2435
    兰云起是被吵醒的。

    恍惚间,兰云起觉得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老师在讲台上不停地说着,不一样的是,兰云起喜欢这个老师的声音。

    迷人,却有几分正经,像是山中美玉在腰间碰撞的声音。

    兰云起眯着眼,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她在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大学的阶梯教室能让兰云起仔细看着讲台上的人。

    男人身后黑板上密密麻麻写着各个时代的文字,兰云起猜他是文字学的教授。

    兰云起只是盯着男人,很快,好奇心升起,她不知道,一个活了近千年的鬼,为什么会在雁城的大学当教授。

    再看看教室里的学生,这个教授很受欢迎。

    男人发觉兰云起的目光,冲着兰云起笑了笑。

    儒雅。

    兰云起这样评价着男人。

    这间教室里,兰云起是个异类,男人发现她了。

    待下课的时间到,教室里只剩下兰云起和教授。

    “同学,还不走吗?”男人开口,问道。

    兰云起朝着男人勾了勾手,她没用任何秘术,男人是自己走过去的。

    “听着,这所学校是我闺蜜的,我是不会允许一个鬼留在她的学校祸害人的。”兰云起说道,到现在,她还算保持着礼貌。

    “认识一下,我叫百铭,是雁城大学的文字学教授。”百铭只是看着兰云起,他还不清楚兰云起是什么人,兰云起周身五行灵气充沛,与神无异,但是兰云起只是肉体凡胎一个。

    两人都对眼前的人产生了兴趣。

    兰云起说道:“刚才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如果你不离开,我就动手了。”

    要不被美色迷惑,实在有些困难,加上兰云起本来就是个颜狗,不然兰云起没这么多废话。

    百铭往前一步,两人之间隔着课桌。

    “我从未害过任何人。”百铭说道。他看见了兰云起右眼里的重瞳,“重瞳,我见过许多关于重瞳的记载,单眼的是第一次见。”

    兰云起立马遮住自己的右眼,说道:“你说你从未害人,别跟我说你在这里当教授只是想教书!”

    百铭诚恳地看着兰云起,说道:“你说的不错,我一生所愿,教书育人,为国家培育栋梁之才。”

    这话说得豪气,而且丝毫找不到说谎的痕迹。

    “你都死一千年了。”兰云起说道,她像是在提醒百铭,也像是在提醒自己。

    六

    千年的时光,于人来说,是很漫长的,千年之后的人,只能通过书籍古物,来猜测想象曾经的景象。

    “行吧,我暂且相信你说的话,不过你最好安分些,若是让我知道你说的话和你做的事不相符,我可以轻易让你千年的修为散尽。”兰云起威胁着,想要离开,却被百铭拉住了手臂,回过头来,疑惑地问道:“有事?”

    百铭点头。

    “嗯,有事。”

    兰云起难得遇到这么个长相和她胃口的人,换做以前,她一定会说关她屁事,但是面对帅哥,就算是个死了一千年的,兰云起还是变得非常好说话。

    “说吧,什么事?”兰云起面带微笑,十分和善,说道:“不过我不是免费帮忙。”

    百铭本以为,活了千年,是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可现在老天爷让他遇到了兰云起,百铭还不想就此结束。

    “我想请你救我一命。”百铭说道。

    “救你?”兰云起打量着百铭,说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千年?”

    眼看百铭的眉头越发紧皱,兰云起绷不住了,笑起来,说道:“行吧不逗你了,可是,你好歹也是个千岁鬼,能遇到什么劫难需要求我救你的?”

    兰云起的笑点总是很奇怪。

    百铭倒是不介意,说道:“我也不知为何,七日前莫名引来雷劫,雷劫下死里逃生,却被阴司鬼吏盯上了。”

    “啊~”兰云起拖着老长的音,说道:“明白了,阴司能让你逃个一千年已经很给面子了,不如你就跟他们走啊,有什么放不下的?就是真有放不下的,我可以帮你了结心愿,让你走的安心。”

    “看来你是不准备救我了。”百铭的语气里有些失望。

    “阴司的人可难缠!”兰云起埋怨道,眸子一转,看着百铭,说道:“要我救你,可以啊,以身相许吧!”

    七

    听故事的人,总是喜欢在精彩之处给自己留了悬念,却又忍不住去问后文。

    “然后呢?然后呢?他答应没有?”薄思沁是兰云起的闺蜜,两人在雁城大学读书时认识,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后来才知道一个是校长女儿,一个是兰家大小姐,两人明明家境富裕却都在装穷,加上各方面脾气太像,感情越发的好起来。

    兰云起被薄思沁摇的头晕。

    “你是不知道百铭的操作有多可怕,我以为我已经是流氓中的流氓了,结果百铭直接在我面前扯开他的衬衫扣子,露出锁骨,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说可以。”兰云起到现在都是红着脸的,对薄思沁说道:“这人太无耻了!”

    “这不是正好趁你心意?”薄思沁说道:“你单身至今,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我倒是想找男朋友,可是人心复杂,没遇到真心的。”兰云起耷拉着脑袋,挂在薄思沁身上,说道:“现在遇到一个看得顺眼的,我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薄思沁把人提起来,放沙发上,跟着坐旁边,问道:“你的秘术对他没用?”薄思沁知道很多兰云起的事情,包括兰家秘术。

    “好歹是个修习千年的鬼,连雷劫都能扛过去,已经不是一般的小鬼了,按百铭如今的实力,我估计应该与阴司鬼将同等。不过阴司鬼吏有专门克制鬼的法器,他再强,也是躲不过去的。”兰云起说着,伸手捏住薄思沁的脸,说道:“你真是胆子大,留个鬼在自己学校教书。”

    “他教书很厉害的啊,而且长得又好看,再说了,我也没你的本事,他隐藏气息隐得好,我又不知道他是鬼。”薄思沁抓住兰云起的手,一把甩开,说道:“我觉得你就帮他吧,反正都以身相许了。”

    兰云起靠在薄思沁肩膀上,跟咸鱼没什么区别,说道:“我等他上完课,去他家住下,之后这段时间都会跟在他身边的。”

    “你果然被迷惑了,既然你都决定了还来找我干什么?”薄思沁问道。

    “你要的古书,我可是跑了一个月给你找到了,所以……”兰云起突然蹦起来,两眼发光盯着薄思沁,说道:“你家里放着无用的梧桐木能送我吗?”

    薄思沁脸一黑,说道:“那可是我家老祖宗传下来的定情信物,怎么能送给你呢?要不你也以身相许吧,让我睡一晚上,我就送你。”

    兰云起是个没皮没脸的,立马扑上去,把脸埋在薄思沁的脖颈里,呼着热气,说道:“行啊,只要臭梨子不觉得自己头顶大草原,我是一万个乐意。”

    “流氓!起开!”薄思沁一把推开兰云起,忍不住笑道:“你先跟我说,要用梧桐木做什么,我再考虑考虑。”

    “千年的梧桐木,上面蕴含着深厚的木行灵气,正好给百铭做个身体。”兰云起说道,颇为得意,“兰家秘术,化形,以物化形,可为剑为盾为器供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