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天涯斗嘴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26 17:01      字数:4031
  
  
  远方小妹的妈妈又给古华打电话说:她正在银行存款,一天跑两趟,正排队,前面还有二十个人,没亊给你打电话。她说她又看到依梅“说说”的新留言,好像是一个男朋友把她带到新彊,结果又和别的女人好上了,把她凉在一边了。
  
  “活该!”古华骂道,“你一人无陪伴,还好吧?”
  
  “忙生意,不习惯也习惯了,谢谢关怀。”对方操着别扭的土普通话,古华只能听出个大概。
  
  古华便又用QQ联通上依梅:
  
  我说过,十五的女子不断谈恋爱,羞你妈的人,那不叫有出息,啥道理都给你讲尽了,难道你想十六岁就抱个娃娃回来光荣?你听不进,一意孤行,你不改正,一步一步都被我要言中,是你活该!
  
  上当、受骗、被甩,是必然的!
  
  依梅终于又回话了:我没谈了。不要拿一个签名语来说我,七月十号过后我就没谈了。
  
  古华说:哄不哄我在其次,你自已心里清楚。七月十号还在家里吗?他没在意依梅离家的日子。他一生就不在意小节。
  
  十号还在家。我发誓,我如果还在谈我出门被车撞死。
  
  那好,你在西安是谁带你去的新彊我不需问了,但我知道你现在的打工单位最是社会不良场所,怎样作人我也管不到你,你自己看着办。
  
  我一个人到的新疆。
  
  那你太能了,比我能,比我有出息。
  
  嘎嘎!
  
  能干得我都不敢想,车旅费就没有,能一人去库尔勒。库尔勒近日高温37度。如果你从来是诚实不扯谎的女儿,我倒相信现在你说的每一句话。
  
  呵呵,既然我在这边有工作,那到这边的车费是老板给我打的钱。打了一千,到时工资发了还就是了。
  
  我也不需问是个什么老板,你怎样认识的,总之,作什么样人,路是你自已走的。
  
  知道。
  
  只要别把我脸丢得太很。
  
  我特知道。
  
  如果你心中无鬼,不心虚,见得人,什么都会提前报告给我商量,可你呢?直想瞒得越紧越好?,能说明你作亊见得人吗
  
  好吧!
  
  一个从来诚实的女孩,她说什么别人都会信任,可你从来不听教,背过老子的亊就扯谎,屡屡不改,一犯再犯,你叫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好吧,随你。
  
  好了,不说了,因是自已种,果是自己收,好果恶果都是自己受。
  
  嗯嗯,我记住了。
  
  库尔勒的高温烤熟了你没?烤熟了能吃了吧?
  
  没。依梅尝不出爸爸在幽默她忽悠她,老实而正面回答“没”。
  
  冬天的库尔勒把你会冻成冰棍的,冰棍可以解署。
  
  嘎嘎,不可能。冬天外面冷,屋里的气息(温)跟夏天一样。
  
  翌日傍晩,远方小妹的妈妈又给古华传依梅的状态,依梅在“说说”里说:我不是什么好女孩,抽烟喝酒样样干!
  
  依悔的话吗?
  
  嗯。
  
  妈的,这女子最终要被我言中,不会得好报!
  
  人以类分,她混迹的那类人,能好吗?
  
  可能干的职业不好。
  
  女孩不走正路,想想后怕。
  
  不听话活该,害已害我!
  
  自己多保重,照顾好自己。别想太多。
  
  怄气不完,不甘心啊,我太怨。
  
  不要伤了自己,不值!
  
  古华早就想像得出依梅混成了啥样,打开依梅的QQ连发信:
  
  我多次给你说过,你不要以为老子没看见就可哄我,你交往的是什么类型的人!正道你走不了,只有堕落,报应,学贱学坏,害己害人害我!
  
  不听话活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什么职业吗?你打工那是社会最肮脏的地方,你那样还能找个好男友吗?
  
  我知道。我贱行了吧!你说我干的啥?依梅想考考爸爸。
  
  你还大言不惭,自认贱,可气呀,背过我你完全是另一个人,大概五毒俱全都会吧都干吧?
  
  你要那么说我有啥办法。我干的是DJ 服务员、到酒、点歌的。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依悔巳懂得龉龊二字,箅是知识长进。我干的啥我自己清楚,我不会丢你脸。
  
  那就好,没干别的吗?为什么要瞒我,不主动给我说说?如果你还能回来,我看到的你至少是会抽烟喝大酒的依梅吧!
  
  没干别的,我说了啊,那是不会的。
  
  我估计你不自由,不会回了。
  
  那是不可能的,我十一月份回来!
  
  学会了抽大烟了吧?
  
  不会。也不会学。
  
  但我已闻到你烟味与酒气!
  
  崩溃!
  
  抽吧,喝吧,干吧,随你!
  
  一切不可能。
  
  好吧!不会再说你了。
  
  等等的一切不会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十一月份回来。
  
  希望。
  
  嗯嗯。
  
  到时有个女子会跟我一起回我们那。自己在家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熬夜。早睡早起。要多运动运动,不要常常坐在家里。有时要花园多走走。
  
  领个女子来好嘛,谢谢关心啦,自己多保重,我只有牵肠挂肚,别无它法。
  
  呵呵。应该的。
  
  远方的小妹给古华Q信了:叔叔你好,好久不见。
  
  古华回话:你出来了!
  
  对不起,看孩子没有上网。你好吗?你要照顾好自己。
  
  古华说:我正在与在新彊库尔勒的依梅对话。
  
  妹妹好吗?
  
  不好,DJ服务员,酒吧。她说月工资6千元。洒吧里你了解吗?
  
  不了解,但知道酒吧不是个好地方。
  
  当然是我多次用方式问她,她才说的,不一定信。是啊,
  
  是社会最污浊之地。我给她的最低要求是,别惹一身性病回来。她不听话活该。
  
  小妺说:干点其它吧,随说钱少,但是干净。对自己将来要好些。
  
  古华说:正当职业她干不了,啥话都给她说尽了。我想不完!
  
  小妹说:可惜了,有好环境不知道珍惜。
  
  她从西安去的。
  
  叔叔,义务尽了,别想多了。
  
  好吧,你多保重。
  
  我担心你,妈妈那我也没多联系,带着孩子很累。现在孩子睡了,见你在,过来看看。
  
  是啊,孩子未走路前母亲如同判刑。这世间女人比男人苦。
  
  叔叔,你太理解我了。你忙,有时间我会找你的,再见!
  
  古华从小妺那得到信心,又打开依梅的QQ,还好,正好在线。只见依梅留言说:我说过,我没干那样的事。你爱咋想咋想。我无话可说了。
  
  古华的确再难信任依梅,他己被她哄怕了,毫无改正之心,但也回话说:好,相信你。但把依梅“说说”里的语言转贴来,一想看看依梅的反应,二来验证远方小妹的妈妈是不可能也说谎的:
  
  “我恨,恨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回不去了,啊啊!”
  
  “感觉自己特犯贱,哈哈!”
  
  “我不是什么好女孩,抽烟喝酒样样干!”
  
  难道这不是你说的话?说呀?怎么不正面回答了?
  
  依梅终于正面回答了:我是说过的吗,但我妹(没)做过。抽烟、喝酒、那是以前。现在没了。
  
  依梅显然依然在说谎,被爸爸步步言中,她现在处境的确不好,内心深处已自知理亏,不好意思把真实状态让爸爸知道。因为“说说”是她昨日所写,显然表达的是当前的心情,只是以前...现己戒掉,那么有必要现在写吗?古华回话道:不过从你的话语中可以看出有醒悟之意,长进了,并懂得“龉龊”一词的意思了。
  
  我也不多说啥了,你爱咋想咋想,我说的再多你也不会信。
  
  信不信,只要你不带病回来就行。
  
  我知道。
  
  这够宽容的了吧,是最低的要求底线,是警告,为你好。
  
  额,好吧。
  
  那种地方多身不由已,难以自主,又在边彊杂乱的地方。
  
  知道。
  
  吃晚饭没?
  
  吃了,手机没费了,这电话卡我实在是用不起了,接电话比打电话还贵。
  
  又没了?才三四天,给你充值时你仅欠5元,你换个当地卡吧!
  
  现在欠了十多元了!过几天在换卡吧。不想用手机了。烦啊!
  
  少打可打可不打的电话、长电话。老习惯何年何月能克制?
  
  我知道。我现在没打电话了,都是在接。
  
  你还能不用手机?用单位电话吧!
  
  额。
  
  你的工资是靠单位发吗还是仅靠小费?
  
  一天两百。如果店里生意好了,有时也不止。依梅从不正面回答问题,很是别扭。
  
  你虽然不准我进你空间,但我也有办法,你的内心表白是近几天写的,当然,抽烟喝酒在那种地方为应付场合,可以不怪你。
  
  呵呵,你有啥办法了?依梅心想我设置了访问权限,你还能突破?
  
  问你究竟有不有人身自由?若受强迫,我向新彊公安报警。
  
  有自由。
  
  那行!
  
  恩恩。
  
  说你不承认,哄我,我认为我没说错你。凡是那种地方,正常人都知道是下九流之地,多少男孩子对女孩子进过那种地方都没好话。近日电视上就报道了一个与酒吧女恋爱,男娃嫌女子是酒吧女脏,不耐烦女孩纠缠,被杀死。当然被捕。
  
  额,好吧。但我只是倒个酒、点歌、没干别的。嫌脏,那是干的小姐哪行。
  
  那怕钱少点,干个正当职业,干净,这是一女孩子与我的谈话。
  
  我知道。我会尽快离开的。我也不会在那里面呆久。
  
  干没干自己淸楚,不必心虚,但女孩子只要进入那种地方,印象就不会好,能入污泥而不染,恐怕你不是那性情,能守住自已的不多。“贵州女”说你:可惜了,有好环境不知道珍惜。
  
  她管的着么?爱咋说咋说,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依梅的这种态度,又撩动古华的火气,死女子忘乎所以,还理直气壮了?发话道:她说错了么?你管得住别人看法么?你本来就不知道珍惜!
  
  依梅这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蛮不讲理的话爸爸最恨,赶紧缓合道:我是不懂珍惜。
  
  古华压着粗鲁话不发,但不依不饶,粗鲁话往往是被激出来的。“还不以为惭愧,那你走,走下去,走你的阳光道!我也不再挂牵你!”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刀子嘴豆腐心!”依梅的知识素养使她正面理解了爸爸的这句话,她怕爸爸口毒,说她坏的结果,会报应。阳光道,还不好吗?
  
  各人在那干,随你便!
  
  古华打出最后这一句话,再也不理依梅了。
  
  但没坚持到三天,就忍不住Q言道:好吗?小怨家!
  
  依梅回话了:很好,哈哈。
  
  连续两个半夜时,古华的手机响了。估计是依梅打来的。依梅再留Q言:打电话咋没接,咋不说话?
  
  古华答道:睡了,是你新卡吗?他手机常放在那里,他行动不便。
  
  是我新办的卡。依梅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