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依梅备远出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20 09:44      字数:2639
  
  
  依梅给爸爸带去了深深地刺激,古华苦闷情绪几乎无法克制或排遣,几乎想哭,却哭不出来了,胃部隐痛不断,再次消沉,对一切淡然。那网上的“菜园地”里自己种的“庄稼”,也失去了打理的热情,不浇灌不锄草。忽又想起翻翻大量荒芜了的小说网站,但没见什么变化,依然满眼的穿越宫庭总裁等杂草丛生。
  
  唉,十五年的网文小说的兴起,毒草盖过了香花,任其自由泛滥,害得这一代多少后生以为文学就是这个样子,以至不适应正点大气之文;害得不知善恶或崇尚邪恶与自我;害得败坏了文学的精神,害得成了意淫发泄场。罢了,懒得去翻。
  
  依梅呢?是一颗质量糟糕的生命种子,是他古华失手栽培的一朵罂粟花。
  
  远方小女的妈妈发现了依梅不敢面对、设置了访问权。
  
  “你连这世上你唯一的亲人都不在乎,不讨好,又不注意人际关系,自绝生存路,你说你有什么好下场?你说一个教师骂女儿哪样难听的话,你怎么不找找自已的原因呢?你好意思还提‘女儿’这个名词吗?你有半点当女儿的起码善良心吗?我怄毒了心,怄得我吃不好睡不安,怄得我老病翻,本来有人帮我为你找个了城里适合你电脑爱好的培训上岗工作,但你根本耐不住,北京也有亲友可联系工作,但我己无管你的心肠了。”
  
  古华发了最后一次Q言,决定解脱烦恼,自善残身了。
  
  真的,古华从苦闷中己解脱出来,因为依梅再次出击去县城找工作无果,凭她那幼稚的两下子差远了,还是成熟人有门路些。依梅见爸爸带来希望,终于回话连说对不起,你不值得为没良心的女儿怄气,我不想一错再错,不是我关你的机,是每次来就卡了。古华虽然顿时安心许多,但已难接收依梅了。也知道依梅为利是图在说谎,并非是卡住了而是故意关机。
  
  半夜,依梅身上自以为有几个钱浪荡也流水似化光,没有男生给她钱钱,又遭嫂子、伙伴戏责,四面楚歌,终于主动打电话给爸爸,但古华岂能就此罢休不给点教训?理直气状卡地关机,以其道治其身。他已缓过气来放得下依梅了。
  
  依梅见状,心里格登一下,明白原因了,再次后悔自己无知狂,自食苦果了。
  
  保姆说:“你自已保重要紧,莫怄气,她要是一般的孩子还会丟下你不管?她怎么打得成工?我去给你买牙根肿药,药老板说看见她在城里一天就跟男孩子溜,十五岁不学点本亊,急啥?先甜后苦,凭这一点她在诚心打工吗?又不勤劳,还说不得,哪个喜欢她嘛!”
  
  一天后,古华还是放不下依梅,就侧面打电话给二侄媳了解情况。侄媳说:刘刚回来了,我们要去山外固城县,古春的爱人生第四子,去吃满月酒,依梅也去。
  
  古华的侄子古春是大老板富翁,不怕超生,他们去南方返回并未再转脚去看望古华,而是径直回了原老家固城县,新家则在湖北,当时古春很高兴地告诉古华,他己有四个娃了,古华没在意怎么回亊,原来第四子刚出生不久。
  
  古华说:“也带依梅去?那正好迎合了她飘游浪玩的味口嘛,她巴不得又有正当的机会。”侄媳说:“是刘刚叫带上依梅。”古华问:“刘刚在不在身边,叫刘刚接电话。”
  
  刘刚因拖欠古华的借款,使幺舅古华老凑不够再次远出求医的钱。新楼房修起便关门远出打工,为古春负责一处工程,电话也断。今碰上古华要他接电话,有些紧张。一阵寒喧交谈,古华说:你要带依梅去固城,那就叫古春把依梅带走,你借我的钱一时难还上,没多大事,顶多我打消最后一次治疗的念头。刘刚赶紧说:那要不得,治病要紧,待后把钱给你打回来。
  
  刘刚并不希望依梅落入古春之手,况且带依梅要掏路费,便将依梅一人留在家。当古华屡打刘刚家里电话无人接后,只好拨通依梅的电话,要刘刚来接电话,才知刘刚与侄媳已经上了班车。古华只得与依梅搭腔说话:你不是也要趁机溜达一趟吗?怎么没去?依梅说:我又没说要去,怕晕车。
  
  古华说:你不是又去了一趟城里找工作吗,怎么还是无果而归?第一次你挂老子的机,搞僵了关系,要不然老子己给你联系上了工作,城里打印部学习上班。要么你立即回来,去联系,就怕你又是一个坐不住,要么你若真有悔意,就拿出实际行动,回来护理我一年后离校,也算尽你一点女儿良心,那时我堂而皇之地送你学艺,你年龄也长了一岁,多少次证明,你不一般,根本不是安心打工或学习。听不听由你。我看你没野够,你请继续吧,看看你去碰得头碰血流,看看你有什么下场。
  
  依梅身上无钱心里慌,见爸爸那里有工作希望,便打算回南岭中学,哄几个爸爸的钱再出去,但仍未打算安心护理爸爸一年半载,她呆不住,心己跑野,她本不是正常女孩。因为回去呆不久,依梅倒担心惊走了爸爸的保姆,依梅说过,她与这保姆,是有她无我,有我无她,不打照面。
  
  依梅要是个和大多数一样正常的女孩,就会至少上完初中,感情上就离不开爸爸,而依附于爸爸,至少到十八岁,而不是过早地转移感情。
  
  三天后刘刚他们返回,依梅在老家不可能久住,那也不是能让她长住的地方,必须决定去向,便给爸爸再打电话,要回来,问工作给她联系好了没?古华难以取舍,想依梅回又怕她回。问:你不是说刘刚带你去工地帮侄女作饭吗?依梅说:他没说了哎!古华说:叫刘刚接电话!
  
  古华说:刘刚,你不是说干脆带依梅去做饭吗?
  
  刘刚说:那看依梅耶,你亲自给她说,看她愿意回你那还是跟我走!依梅接过电话,她本来就图新鲜,这又可以跑了,说:我跟哥儿去!
  
  也好,依梅这回有侄女他们亲戚管教,尽管走远了久了,古华总是放心许多,便勒令依梅:不许耍男孩子,过年和他们一块儿回来!
  
  古华听出依梅答应的声调很勉强。
  
  但依梅的另一种应答声调体现出了不平淡的亲情性。
  
  唉,这个女子,怎么评估你好哟!害人害己。
  
  中学的电脑线路在校门外不知怎么就断了,一连两天多不能上网。古华等待修好后给要上路的依梅作了最后一次嘱附:
  
  老子是有品位的人,近期不准再乱耍男生,走马灯似地急着推销自己,十五周岁不满,你那叫爱情吗?别给老子丢脸,出身贱干吗不自重一点?象你那样只会越搞越臭,闻风而至的只会是屎蚊子,不会是蜜蜂。你表现好了,自然采花而来的是蜜蜂。你对我无良心也就认了,但你活得要象个人,你太不正常了。你是个特殊人,老子也是个特殊人,可惜不是同路人,相遇是大大地错误!哦,把你身份证交给刘刚保管!
  
  依梅回答:晓得了哇!不会再谈了哇!
  
  谁相信呢?
  
  读者朋友你相信吗?
  
  古华又补充道:建议你用最劣质的笔最好把老子说过的话,包括狠骂你的话记录起来,每天背诵一次!
  
  依梅一个哈哈,一个拖长音的撒欢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