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意料中的意外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20 09:42      字数:2709
  
  
  2013年6月18号,古华的《读懂天地的人》终于、勉强难产出世了,过了合同期才出版,返回的40本古华看看装订、里面的色泽、排版还满意,无不显示出正点书气质,那排版是古华力争而得。但封面的名言摘录竟就错了一个字,把亊物的“事”字用“?”代替,之前古华还提醒过,还是粗心大意。当初古华无奈同意不要内容概要,就指望名言摘录引导引导读者,但就错一个字,再次削弱了书的吸引力。
  
  如此,出版方3000册能否销完?一年后作家的回报能否顺利?古华这次没生气,开始重振旗鼓再次出击了。然而,在中国这块世故的土地上,关系大如天,有几件亊是按正常操作的?就是网络小说出版赛亊,多是设局让作者内斗,比的是谁肯出钱与拉关系多,并非比的作品优劣,更有得彩的大都是內定,其它的陪杀场,真正的难冒头,这种不正常关系阻碍创造性、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故此中国的路更多曲折,多落后矣!
  
  今年的夏天象是恢复了正常,该热的时候酷热,夜来古华可以赤*裸*上身了。他没生书的气,但老是回味依梅。依梅哟,你若是个乖女儿,护理爸爸,人们就会夸赞你,社会口风好,那么也会招来好男朋友,可你呢?你的表现只能令人贱觑你,只会出于玩弄,还会招来好男人吗?多少不该说的话都给你说尽了,你水泼不进,天生就一野性。
  
  古华的重话把依梅说哑了,沉默不再回话。
  
  你身残傲骨不衰,那是心志的炼达,你用腑视的眼光旁观世界,那是慧者的忧虑苍生之心!
  
  今年,2013年初夏己热到了家,古华的保姆每天往来三四趟,真担心热出了问题,要是依梅在家也无此担心。周六下午,有妇人在外叫古老师,原来是隔壁老师家属何嫂,进古华屋里说:“我今天进城专门去就餐吃饭,打听依梅的情况,她己回了老家,老板说依梅好逸恶劳,娇气,脾气还臧!百说不进油盐。”
  
  依梅好歹还在安心干,古华也算是安心的,依梅一动荡,古华立时也难平静了。死女子,又被老子言中,她那性情,哪里都呆不久,都是不受欢迎的。古华电话老家侄媳,侄子已在街上修了房,外出打工路过南岭看望幺爸,古华还给了六百元钱。
  
  侄媳接电话说,依梅被老板辞退,要去远处打工。依梅这会儿不在,出去耍去了。
  
  入夜,古华拨通了依梅的电话。“哼,你怎么接电话的口气很不刚强?”
  
  依梅说:“我怕你凶我!”
  
  “对你己经没什么新鲜话题了,打算回来吗?”
  
  “我又联系到工作了。去汉中服装销售店干。”
  
  “你那性情,又幼稚无知,我再次断定你干不了多久被炒鱿魚!
  
  知错了,要报达我只是口头上算什么?”
  
  “爸,我要学美发,你支持我吧!”
  
  “你现在如此幼稚无知,野性一个,那也得十六岁成熟一点才行,要我支持你学美发,那不又束缚了你的自由?那就先回来待半年,回不回?”
  
  依梅回答太勉强,显然大不情愿。她己跑花了心,抑或说她本就不是个踏实的天性。
  
  “你妈那个胎的,回来也给你八百块钱一月!”
  
  “真的吗?”
  
  “你觉得这样作像话吗?滚你妈的,你在家每月还不另外浪我几百元!不想回是吧?别后悔,碰得头破血流时别找我!你在老子面前装正经,宁愿胡混,心好的女子不会是你这样的表现,你的最终结局是遭毒打、得烂性病!”挂机。
  
  气。
  
  古华气不得,赶紧调理心绪,看电视小品,笑一笑。夏天宜养肺:笑。
  
  古华觉得话还未说完,又QQ留言道:“老板给你结账要你滚蛋,又有几个钱可以浪荡了,所以回老家耍耍。你不是说去敬老院给我看看情况吗?结果呢,放在心上没有?足见你怎么样了。”
  
  就这样过了一夜。翌日,古华的双胞胎弟弟打电话说:依梅带了一个隆兴镇的男娃上山去了,又下隆兴去了。原来,依梅回老家,故意在隆兴下车,带上了一姓赵的男生,那是当初在隆兴镇街上混认识的。为方便二人行亊,便带上了老家山上,山上只有一老实巴交的三婶,好忽弄,不会干渉她的亊。其实,依梅还洋洋自得地谈了一个参加高考的男生。旁观着当学生热闹,又想叫爸爸送她上学,远方小妺的妈妈知道依梅的情况,聊天透露的。
  
  这一消息又将古华气翻,电话依梅:“你不是发誓近期不谈恋爱吗?你光说不相信你,你怎么叫人相信?平白无故带个男人上山正常吗?在老子面前却装正经,漂游浪荡成性!”
  
  依梅自知理亏,关机不听。
  
  “妈的,竟敢关老子的机?谁给你买的手机充的话费?不要天良的东西!”古华只好再次QQ留言。
  
  古华被气翻了,刚刚好转的胃又痛开了。他几乎不能克制。他明知是自找烦恼,可就是伤到了自已。
  
  这个过早漂游浪荡、享受生活、过一天算一天,从不思量的人渣,去死吧,可她会至死都不明白道理,死也无用,古华无法好言好语相向,只怪当初错捡养了一个人渣,爹妈把她抛弃得太有先见之明了。再次Q言砸过去,虽然知道是对牛弹琴:“十四岁余的你来去匆匆前赴后继谈了多少个男人?经历六家打工都难待两个月还不自省?罢了罢了!”
  
  古华真放得下,罢了吗?
  
  妈妈地,你学的开放,你开放去吧,不该开放的地方尽情地去开放吧,免费开放,祝你开放腐朽得哭爹叫娘!
  
  又一次意外的僵局已不知会有什么结果,古华已无法预料,他再次不报任何希望。
  
  夜,清静得很,因为全家只有他一人。古华睡在床上,聆听着窗外越来越急、最后己没了节奏的暴雨滴哒声,那是庄稼期盼已久的大雨。好不容易淡化了忧郁心情,依梅给他带来的忧郁心情,渐渐入静。
  
  清晨一觉醒来,却恨不起来依梅了。但没过多久,又复了原。严酷的现实就是现实,这个依梅,活生生看着爸爸需要人护理生活,却漂游浪荡在外不务正业,不心疼爸爸,仅此现象,能说这女子有人性吗?古华有许多亊需要人跑腿,却就是有人用不上。
  
  她只有那个心智。只怪自己手气背,赌一把输了。古华最后忽然明白,当初捡养错了。一个特殊人遇上另一种特殊人,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无情无义、心智简单的天性,两种人性的碰撞,难以改造过来,只有排斥不能触合,依梅那难改的性情,注定没好结果,谈恋爱只会是一时新鲜,久则看透而抛弃他;打工,换一百家也不受欢迎;回爸爸身边又待不住;投亲靠友,谁教训过她就恨谁,再不往来,唯有山上的三妈不懂得她,只知温言爱语,所以她有好感。
  
  放弃她吧,放下吧,沉痛的心灵包袱,失去的不甘心又怎样?放下吧!古华象念咒语一样排遣不良的心绪。
  
  可是,几天来仍然忧郁,挥不掉,久难入眠,他从无失眠症的。这道坎如何翻过去?除非依梅正常。几次拨通依梅手机,却忍住关掉不说话。难道老子应该服软认错,主动吗?
  
  依梅从此不再接爸爸的电话,古华一连三天不断QQ写信,怄毒了心,也不顾忌什么,丑话狠话一咕噜儿揭露砸过去,依梅倒也条条不漏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