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依梅打工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15 10:28      字数:2982
 
  
  依梅给爸爸打短信了:“在干嘛呢?”
  
  古华打开依梅的页面,首先看了看她的QQ头像边的签名语:“别怪爱情不稳当,是我们太浮夸。”心中一笑,道,这表示了依梅近来的思想状态,又成熟了一点点,终于意识到之前的胡作非为属于幼稚任性。人,难以听进良言,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可没后悔药,付出惨痛的代价才醒悟啊!人,难以理智地立足当前走好每一步人生路,而放眼长远。感叹一番,这才见依梅问“在干嘛呢?”
  
  古华回答:“耍。”
  
  “好耍嘛!”
  
  “不好耍。”
  
  “我们后天就发工资了,嘻嘻!”
  
  “好的!”
  
  “呵呵,为啥呢?我还有半个小时才上班。”
  
  “有钱钱乱化了。
  
  “遵命。”
  
  “哈哈!”
  
  “要啥不,要了给你买哦!你短袖有不? 在(再)给你买双鞋。”
  
  “回趟家是这个“趟”不是躲着睡觉觉的‘躺’喔!”
  
  “你穿好大的? ”
  
  “领当不起。”
  
  “呵呵!”
  
  “有那心意就行了。”
  
  “呵呵!这也是应该的。”
  
  “那你给我买个尖尖高跟鞋,一尺长的高跟。”
  
  “呵呵,你穿得嘛,只要你穿得我就买!”
  
  “不敢。”
  
  “我给你买双鞋哦!”
  
  “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短袖衫。”
  
  “呵呵!”
  
  “你真能回去要回钱,就送你上幼师或护士。”
  
  “我不敢保证要不要得来。但我会尽量要来。”
  
  “亲个。”
  
  “汗!”
  
  难得感情正常。这是古华以徳报怨取得的一点效果。
  
  依梅又道:“我不想上学啊!”
  
  “看你!”古华心道,岂有此理,好像是我在强迫你上学,是你自已提出的,随心所欲变化无常。
  
  “嗯嗯,到时再说。我上班了,拜拜,注意身体,要下雨了,多穿个衣服。”
  
  依梅等待的后天发工资,到时却未兑现,这可急坏了用惯零用钱的依梅,虽然是无业者,太不习惯兜里空空的状态。就用别人的手机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我不干了,日妈地拖工资!”去城里混并未提高素养,而是习惯了出口就带脏话,这令古华大为反感,骂道:“你妈那个胎的,才几天又混得粗俗,人以群居!”
  
  依梅说:“你给老板打电话催嘛,日妈地电话号码我给你!”
  
  古华发火:“滚你妈的,又来了!你自己给老板说去,就说没钱用呆不住。这么个胆子就沒有,还想在外面混?拖几天不奇怪,这种现象是常亊,再等几天嘛,难道又是一个月工资不拿又跳糟,像你这样图新鲜永远成不了个事。”依梅说:“晓得了哇!”挂机。
  
  翌日依梅又打电话说:“爸,我己联系了,去另外一家。我干不下去,有个人骂我说‘哪死麻逼女子!’我饿得不行,饭就没吃!我明天回来!”古华明白了,他看出的依梅身上的缺点别人也看得出来,对她没好感,这使依梅感受到心灵孤独,爸爸在她心目中的精神依靠份量重起来了,一种醒悟,所以受到一点心灵刺激就想回到爸爸身边,那怕一小会儿,也得到慰籍。
  
  古华又忽然明白,这个依梅,只能在家庭正常的情况下生活、成长,纯粹把爸爸当成了正常人。是的,古华若是身体正常,依梅怎么干都行。可古华不正常呀,这不能不说明,依梅不是个能够共患难的好孩子。
  
  古华回答说:“我说过,人不对头哪里都会呆不了多久!”
  
  这话依梅又听入耳了,回答道:“我就在这干了,不换地方了,我相信自己会把这一年坚持出去。不管怎样我都会坚持。给别人打工不可能不看别人的脸色。”(其实又是一句空话,没坚持几天。)
  
  “只要工资按月发,就呆下去,什么地方只干一两个月又走,永远成不了亊,只有你去适应店里,有长进,而不是人家来适应你,当然要保持自尊。”
  
  “我饿得不行,我要回来!我们换班,到时再去上班,只吃一顿饭!”
  
  古华知道她们租房住,说:“你既在店里干,岂有此理,难道一天只管你一顿饭,你一天在干什么?既然在那打工,总是早晚都在店里嘛!这成什么亊了?一天只吃一顿饭,为啥早不说这情况?那你回来拿个钱吧。换不换老板看你!”依梅说:“我不想去了呀!”那口气好像爸爸在逼迫她跳槽。这女子,古华心道,实在是还太幼稚,去也是你,不去也是在于你,怎么口气如此不讲道理。又叹道,不关心员工生活,只图为自己干活,这就是私有化社会。要是公有制集体化社会,根本不存在这种问题呀!
  
  再等一天,工资发了890元,依梅一下宽了心,虽然嫌少,但因为是自己损坏用品与旷工造成的扣罚。却坚决要回去看一下,这是因为爸爸的这个保姆对她的排斥心理很强,激起了依梅逆反心理,我偏偏就要经常回去晃一晃!这使古华很为难,他得作保姆的思想工作。这保姆也是,古华觉得她的性情确有问题,这问题就是她连过三任丈夫最终落单的原因。
  
  依梅带回了大量果品,古华玩笑地说:“你说我需要的是什么?”依梅竟然答不上。古华说:“我需要的是生活护理,把你果品算哪门子事?”依梅不回答,亦不觉得伤心,是她心理简单的体现。古华又道:“你沒有理由与保姆对抗,你这样为难的是我,你应该主动叫声阿姨,她纵然性情的确有缺点,但她反感你并不是她错了,你应该找自已的原因。
  
  ”依梅说:“想叫我叫声阿姨,日妈……门儿就没有!”古华本应呵斥她的不懂亊,却因她一不小心又是粗话习惯,被转移了驳斥意向,骂道:“你妈那个胎的,粗话溜顺了口是吧?出口就带‘日妈地’,小姑娘吗泼妇?以为这样才带劲吗?豪气吗?老子一个大知识份子,竟然出了你这么个极端反差的人,还是个女孩子,真是嘲弄老子!”
  
  依梅呆了半个小时,提脚又返城,去新的宾馆上班了,依梅回来没碰上保姆,因为还未到上班的习惯时候,不然彼此还会尴尬。依梅那性情,谁对她不感冒就会恨谁的,慢说为爸爸着想,屈就叫一声阿姨,缓解关系?因为好不容易把保姆的烹调习惯调教得符合味口,惊走了这个保姆换个人,又难得调教新人了。
  
  保姆在古华处生活渐久,便有了种家的感觉,几经秋风的落花,孤独的女人心似乎得到了某种慰籍。
  
  何等阅历的古华看出了这一点。
  
  唉,挣扎在这个梦境般世间的人哟,男人、女人,众生,各有各的苦楚,古毕叹道,却至死不悟,冥顽难化。远方小妺的妈妈说要来看望他古华,了却二十几年的牵肠挂肚,却又打住。因为古华说,你来我无法招待你,也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儿。
  
  唉,情啊情,一朝相逢,相念与你,那些遗落在风中的伤与痛,于回忆里化作风吟,情到深处是孤独,爱到深处是寂寞,而思念入了灵魂深处,竟是无言。
  
  古华呢?则是万般世情皆淡然,纵是粉身心己甘。
  
  翌日早,后院隔壁家属与古华的保姆在拉话:“依梅回来咋不见在家里?今早我见在街上,脚也摔了,走路一拐一拐地!”
  
  古华听得议论,问:“你们在说谁?是依梅吗?”
  
  “就是!”
  
  回来呆不住半个时辰,说回城去上班,怎么并未走?古华拨通依梅电话,脏话被逼出来了:“你妈个死逼女子,不是说回城上班吗?回来溜一趟,不在家住一夜,却在街上住!象话吗?”
  
  “我脚摔伤了!没等到车。”
  
  “活该,报应,怎么不摔断?你只图自巳好玩,我这个样子你不关心不照顾,白养你个不要天良的,你还有理得很,换个家庭打你不知多少回了,那个不说你,爸爸这个样子,你却不关心,自已在外飘,白养,没良心?人们喜欢的是好女儿!”
  
  “好了,我知道了。”
  
  从依梅的反应看,毕竟比从前听得进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