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希望无尽头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8 07:47      字数:2900
  
  
  这女子,得不成并未把老子掏钱买的车票当回亊?可恶!古华的希望在一点一点地耗尽。Q下了最后依梅装哑巴的留言:
  
  你是借故出去玩,你今日不回莫后悔!
  
  你折磨我该到头了!
  
  今日回来还行!(其实己过期)
  
  1.今日不回,没了路的时候别求我,2.你没好下场!
  
  过了十分钟,古华再打开QQ,依梅现身了:我马上回。
  
  午后三点多,依梅回来了,如同今天的阴天,她阴沉着脸叫了声“爸爸,回来了。”
  
  他忍住慢慢渲泄,然后忍不住暴风骤雨。
  
  依梅仍不服气的神态。古华强行收敫了依梅的手机。
  
  “那行,你能干,你滚,”古华说,“有诚意就给老子跪下。”
  
  依梅不肯下跪,也不滚。古华动身了,要撵她,依梅说,“我要上厕所。”
  
  “有诚意上厕所后回来跪下。”
  
  依梅厕所回来后,跪下了。古华一场渲泄,最终还是忍气原谅了依梅。“去给老子做饭、洗裤子,烧开水!”那裤子上有脏泥,那是昨日去伙房摔的。
  
  这个残身人,身残气不残,硬气着的呢!
  
  不合胃味的饭后,依梅一直在外间看电视打磕睡,水未烧裤子未洗。哼,终于因精神不佳磕睡了。“烧开水!”古华吼道。依梅烧好开水又打磕睡,古华道:“那就床上正二八经地睡!”依梅果然上了*床,很难得一次天黑就睡。古华上厕所回屋,依梅叫了声爸爸,这一声爸爸,古华才稀奇地感受到她亲情的依懒真性情。唉,古华又恨又怜悯,无知的人儿啊,为什么你要自作孽,害人害已还不知为何!
  
  何止丰富的人生阅历,古华看人入木三分。会想的女儿会因要离开需要照顾的病残爸爸而临走前放殷勤一点尽尽心,看得出依梅并未有思想转变,不但老样儿,而且因要远走高飞而浮燥,更因此淡漠了殷勤的意义,这就是她的心理状态。
  
  打工啊,这时代的创新名词,古华是有看法的,当然不是生命谛理深刻之论。打工浪潮汹湧澎湃,如同山洪,山区、农村、广阔的百姓席卷向边地、大城市之大海淘金,无非急功近利的意识形态的误导,虽一时得利,身后被舍弃被损害的是什么?留守的无教子女、荒芜的土地、地域贫富差别的拉大,干吗不能脚踏实地从根本上着眼呢,必须以标带本吗?说不走这也是头痛医痛的无奈,谈不上谋略若定,说不定还是故意败坏中华民族呢!这么大个农业国,农民失去当地集体化力量依靠,都去候鸟般打工,无法安居乐业种庄稼,永远有那么多工可打么?国家与它的劳动人民将来不因此出大问题才怪呢!
  
  今夜二十三点了,还不见依梅有动静,难道要走的人仍然夜不归宿?古华去外间看,原来依梅早早地睡了,再一次早早地睡了。这如意顺心的表现,使他再一次萌动恻隐之心。可悲悯的人儿啊,我是你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是不是应该娇惯你,让你挥霍让你妄为?你要什么再所不惜?我原本心慈,是你逼反了我,让我逆反,你偶尔真性的闪光都会唤起我性本善。如果你正常,你不要我反倒要给,你无聊我反倒会让你去游玩。
  
  “我出去了又怎么办呢?”依梅偶尔流露出一句,说明他对外出打工其实很犹豫的,并不坚决,实际上是莫棱两可的心态。果然又变卦了。眼见收拾好东西明日就要起程,却说:“我那伴儿要订婚,家里要她不忙着走,去不成了。我跟季姐姐去西安。”
  
  “奶奶的,”古华道,“去退火车票又得化路费,还退不全。去西安干什么工作?”依梅说:“建筑工地,经管升降机开关电闸。明日就走,说去晚了别人占位了。季姐姐送我去,她送我去后还要回来处理店面。”
  
  “哼,季小妹还会专程送你?”古华表示怀疑,打电话问季小妹。果然,并无此亊。季小妹要她提前独往。“幼稚的东西,你十五岁不满的人,孤身独往行吗?有人接吗?在什么地点下车,有约会吗?”依梅见说,才意识到是个具体问题,赶紧一边去打电话。
  
  但季小妹给古华打电话说:“对不起呦,那是正规单位,说我介绍去的太小了,不要了。”
  
  好在带依梅去广州的伴儿领着男朋友来了,帮助去县城退火车票,并自掏腰包补全了回扣费。那男娃看来是个正道的人。
  
  广州、西安两方皆准备明日起程,但皆取消行程。依梅又吵着要爸爸给路费,去县城找工作。古华不情愿地给了钱,顺便叫带种药回来,用医疗卡买。
  
  这个保姆是主动找上古华的。他看她,中年妇女,比前两任保姆年轻,正点。古华答应下来。
  
  依梅去城里半天就返回,古华惊讶:“这么快找着了?”
  
  依梅说:“不去了,就在本街上商店干。”依梅进城晃悠了一下,陌生感与无头绪感使她安份了一些。
  
  “折腾老子!”这话己显得无力了,因为依梅从小折腾到如今。
  
  又一个保姆,又得一次重新的磨合。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会首先以自已的生活方式、习惯行亊。
  
  我晚年享福,衣食有人操持,古华自嘲道,而且还是请人护理,够排场了吧,可它奶奶的却是因身残换得的享受。
  
  看看依梅己成了正点的大姑娘,古华心头闪过一丝成就感。却马上自我否认:养了个大姑娘,有成就感了吗?哼,太普遍不过的亊情了,养儿育女众生皆会,有什么稀奇的?真是俗人心思。
  
  不过,古华这种情况下养大一个人还真是不一般的成就。
  
  远方小妹的妈妈年前给古华短信:她店里失盗了,丢了六万元钱,己报案。如今首先是小妹QQ报信:“叔叔,有线索了,是妈妈一个要好的朋友偷的,配了店门钥匙。妈妈好像没那一场事。”
  
  “要得回来吗?”古华又打开小妹妈妈的QQ,问。真有趣,母女俩同时与古华通话,却咫尺天涯。
  
  “只有五千元了。”
  
  “要起诉吧?”
  
  “算了,我想原谅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不通的是,为啥我的好朋友都背叛我。”
  
  “浇树要浇根,交人要交心,我看交人要看心才对。她偷钱如果为了急亊正经亊,可原谅。”
  
  “偷去去了三亚游玩,她乡下修房我曾给她过五千元。”
  
  “那就别原谅,应给她教训。”
  
  “好吧,听你的。”
  
  但过了几天,古华又接到短信:“她亲戚来给我下话,说去打工五年还清,我原谅她了。”
  
  “那至少要打个欠条交给你女儿。”
  
  “人已经走了,算了。”
  
  “你能如此以德报怨,常人作不到,”古华说,“我亦不及也,我就作不到,好像小说里才有。你这样的作为好似菩萨行,要么脑袋有问题。”
  
  小妹给古华去打短信:“叔叔,劝我妈妈吧,她听你的话。气死人了,她竟然原谅仇人!”
  
  “她一意孤行令我也意外。佩服。”
  
  “我与姐姐商量,打算半年不理妈妈,可心里又挂牵。”
  
  “哈,那就随缘吧!”
  
  三月到了,扬州海天图书策划公司老编辑孙凡发信给古华说,至迟三月出印,等审批下达。
  
  这个文化公司,古华很是后悔合作,还谈得上合作愉快吗?当初的那一句客套话能变为现实吗?虽然是出的正规书,但它的销售渠道走旁门、没有宣传推广,古华感到自已的作品如同一颗炸弹投进了山洞,本来应该非同凡响,却闷声闷气。一蹴而就大爆炸的希望被埋没,只前进了一小步,依然任重道远,只好重打锣鼓重开头,够他余生把握奋斗的了!
  
  愿景总是遥遥无期,等候得太久太久,一袭光明来临,近了,近了,当你拥抱她时,却扑了个空,原来她仍在远方烟霞中,向你招手。不认命又能怎么样?不坦荡也要坦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