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爱情往亊(2)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6 17:24      字数:2674
  
  
  文菊下地回家,背了一篼黄豆,见刘老师领来个客人,见礼道:“哥哥,稀客!”刘老师回礼道:“妹妹在忙,这是我们高中老师,名叫古华。”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文菊见古华,个儿不高,但儒雅秀气,长相耐看,一见之下就有种心疼他的感觉,给她依靠感,女性的本能反应,估计“来者不善”,冲她来的。古华见文菊,咦!
  
  好高的个儿,相貌普通,但不难看,要他古华一见钟情是无那内外魅力的,他古华非常人,肯定不缺审美眼光,比如鉴赏字画、听音乐、评电影、论文章,何况他还具有伯乐的眼光,可惜他不是权高位重的官,一芥草民,还需要伯乐识他这匹千里马。
  
  母亲背过客人对女儿说:“是来相亲的。”文菊的感觉得到证实,內涵的她喜不露色,立即洗了洗,帮母亲收拾饭莱待客。
  
  贵客来了有好酒好肉招待,而古华戒肉食,准确地说天生不喜肉食,亦觉得残忍的肉食习俗并非天经地义,他只夹夹伴莱吃,但爱招呼客人夹莱的风俗使女主人很容易发现这一点。“古老师啊,吃吃吃!你嫌弄得不好吗?”古华对农村作莱的水平习惯的确不敢恭维,但不可能率性而答,何况知识份子有委婉的通病,微笑说:“哪里哪里,是我不大爱吃肉。”
  
  饭后略为酣息,客人愈返程,去十里地常岭小镇刘老师家住脚,翌日返校。临行时文菊送客,对刘老师说:“哥哥,下周来耍哟!”分明是说给古华听的。古华说:“好的,再见。”
  
  文菊没给古华留下鲜明的感觉,通常的机遇也无法打动他超然之心。但高不成低不就,古华想说服自已,还是再去找找感觉吧,不需要知音,不需要同等境界的谈吐投机。
  
  第二个周日,古华单枪匹马再次杀回文菊家。家中仍只有母女俩留守,其父是县民政局老干部,其弟上高中。古华带上有随手礼物。“伯母好!”古华见礼道,“文菊呢?”
  
  “在坡上挖洋芋,喝茶喝茶!”
  
  古华便去地里找文菊。“辛苦,文菊!”文菊见古华来到地里的举动,更觉此人诚实,略为羞涩地说:“你辛苦!”古华便帮文菊干活。
  
  没有多余的话说,似乎只有默契,那毕竟是心境的差异,古华又是个惜言如金、出言不凡、非无聊之情操。
  
  古华耍到夜三更,硬要摸夜路赶回四十里外的学校上早课,因为来时没请假,他不愿旷职。他从来没旷过职,那怕一节课。这个古华,太敬业太过诚实。然而有谁知其精神?文菊留不住,便为古华煮上鸡蛋作干粮。
  
  下月夜,月光已出,但模糊。虽走的是公路,却是深山土路,山路。古华不时以哼歌壮胆独行,深山峡谷中,水声轰鸣,夜鸟声给人别样的惊悚感,不时的响声令人背后发毛。
  
  忽然,古华饿极,全身冒汗。那感觉如乡人所述的闯到了饿死鬼。幸得有煮鸡蛋,忙取来吃以解之,然浑身的无力,使古华觉得难以在第一节课前赶回学校了,罢了,倒身路边睡去,只好等天亮再行路。
  
  古华一觉醒来已天亮,起身看看睡过的地方,汗水已成人形图,体力己恢复,不禁笑笑。既天亮,更不怕什么鬼了!
  
  其实,古华的担心多余,旷职一节课是难免了,但告之学校领导实情,谁不理解?更佩服这个文人好大的胆子,敢在深山中独自夜行。
  
  一个月后,文菊觉得自已应该表态了,梳装一番,便主动去古华的中学。少女的成长,农村的摸爬己能自食其力但这远远不够,还得去寻求人之婚爱天伦。
  
  对于文菊并无预约的到来,古华以礼相待。晚上另宿它处。但文菊内心却不希望有这道坎,先通车后典礼也没什么。下午休息时,古华打乒乓,文菊便搭个凳子坐在旁边,坐着打毛衣,不时偷看一眼雾古华洒脫的动作。“啧啧,你看那小两口,一付多么温馨的画面!”有老师看着说,很是羡慕。
  
  文菊耍了三天回,送别时文菊说:“你家远,放了寒假,过年到我家里来!”古华说:“谢谢!”
  
  但年前文菊盼古华的身影出现,却是望眼无望,来路上依然空空,天依然茫茫。
  
  回到家乡野鸡山的古华,正月初五见姐夫哥领来一客人——刘文菊,好意外,好惊喜,好感动。
  
  原来文菊心想,我该拿出诚意来,春节去找他。但又不知古华家住哪一处山水,只记得古华说过大市姚岭有个姐夫哥羊永福。仅凭这一点信息,文菊踏上了寻找古华的征途。
  
  文菊先搭过路车进城,然后乘车翻越正巴县名牌山星子山,下山来到楮河边,逆河而上是去七十五里的古华家乡,顺河而下则到关音折转七十五里去大市。文菊要是知晓,还会反向而行走恕枉路吗?
  
  来到大市街,问得姚岭距街五里地乡下。但这点乡间小路对文菊算不得什么。古华姐姐知陌生女来意,十分欣慰,弟弟古华从此与光棍告别了。歇息一天,便差丈夫送文菊回野鸡山娘家,顺便也拜年。
  
  天正在飘寒雪,真个是踏遍苍山找夫君,感动的古华亲自为文菊倒冼脚水、换洗辛苦的爬山鞋子。这时健在的父亲老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左边山梁下的瘫子老姑娘听说古华的媳妇儿来了,四脚四手爬过来看稀奇,瘫子姑娘一辈子沒下过河上过山顶。
  
  开学前古华携文菊返程。文菊要古华先到她家,古华说不。
  
  古华被文菊感动一时却无法感动永远。不久给文菊狠心坦白,写了一封通俗的告吹信心。文菊接信后,欲哭无泪,善良的她沒怨恨古华,想着宽慰自已的理由。
  
  我本慈悲,为何在婚恋上这么残忍。太残忍了,古华在想,文菊是一份多么真挚感人的情呀,我是个不讲感情的心么?只讲性感么?几十年后古华想起此亊,忏悔得想哭,但悔之晚矣,当时为什么过不去?冲不破的固执,年轻的意气用亊不理智。还讲什么平常心呢!
  
  不久,古华又调到另一中学,接到文菊给他打的毛衣。古华久久无语。然后问来人:“她现在有男朋友了吗?”来人说:“是个转业军人。结婚了。”
  
  古华说:“请代我祝福她,祝她一生平安幸福。”
  
  听我说爱是对的,
  
  错的是我们还没学会爱。
  
  可是爱就对了。
  
  遇到下一个爱上就爱了。
  
  痛苦或快乐都是我的。
  
  我当然经历过你现在的感受,
  
  我想那是人必经的折磨。
  
  也许每个人都该是某个人成长的助手,
  
  受一点苦痛帮助她成熟。
  
  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欢天使的面孔,婴儿的大脑,所以女人永远不可能事业和爱情兼顾。
  
  如果你对他的感觉有了忍受,那么这段情可以断了。
  
  如果你太累,及时的道别无罪。牵手来,空手去。
  
  如果你真爱他,他想走的时候,就让他走,即使,可悲。
  
  让爱情休息,喘口气,再来。
  
  一波消去,又一浪起。“把我徒弟介绍给你。”她对同楼房邻居古华说,“长得乖哟!嘻嘻!”她是老师家属,街上理发为业。古华当然认得她徒弟,名施兰。不过经此一说,方才认真推敲起来。是,小巧,脸相乖,但眀显无半点文化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