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又怕又想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2 11:12      字数:2409
  
  整个对话,依梅只最初回答了个“嗯”字,以下任由爸爸放一通,看来真有了一点理智的进步。最后依梅终于听得受刺激,回了一句话:“你能不能不说了?”古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相隔一天,依梅连续发话了:
  
  我也没说我不回来,昨天我就要说的可是你又把电话挂了。
  
  我打电话就是想说我要回来,可等我还没说完,你就把电话挂了,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古华回道:
  
  你狂得不知姓啥的时候挂断我的、不接我的电话多少次了?你还给我讲条件?你浪得起千多元的手机你浪去呀?给你机会回来你还要想想再说,去你妈的!
  
  去找呀,十五岁的女子去多找几个男人耍,多多益善。
  
  你并无悔意,仍是谈了许多男朋友,答应不了让你回来的条件,随你便,但不会饶你!
  
  你谈了那么多男朋友,怎么手机钱就没人付?
  
  1.你反复冷热我的心,我经不起,冷透了,2.害怕你,3.你并无真悔意,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自由去吧!
  
  依梅回答:我不想说了。
  
  唉,养个女子正需用人,不但靠不住,而且败坏,请人给工资护理,古华虽然知道自已是命中因果所致,但心里还是过不去。
  
  拒绝依梅回到身边吧,又觉又忍心。大开回家之门吧,回来实在是添乱,烦心,管不了多久,同样一个坏。罢了,还是忍住那份慈心,拒绝。这几天,邻里帮古华打开水、买生活。
  
  保姆五天才回到古华身边。侄女说:“依梅还是那么懒,我们修房忙,叫她烧个开水就懒动得,光耍手机,衣服脏了就不洗,穿得脏兮兮的,打个慢眼就不见了。”古华觉得自已忍对了,说:“她本来就没改好,回来是为了让我付衣服、手机钱,肯定还有其它目的。”
  
  果然。依梅淸晨就用别人的手机打电话给爸爸,她的手机早没话费了。坚决要回来,把手机钱给她付了。说完就关机,显示坚决的态度。古华真是为难。准确地说,古华害怕她回来,那表现、那性情,只有生气的份。靠不住半点力还添乱,还要给依梅付奢侈的钱。
  
  为依梅,古华安不下心来笔耕。晚上,又叫依梅接电话,说:“我实在不相信你回来会改正,你回来又是有什么心眼。”依梅说:“随便你怎么想。”古华希望依梅真诚悔改的语气回答,不料却还是这种语气,吼道:“滚你妈的!”关机。
  
  忍住火又打通刘刚电话。刘刚说:“依梅下山来,又不打招呼就走了,约了几个人要去打一个在校女生,这还得了,人家都是有身份的家庭,惹了祸找谁?依梅就学的社会上那一套,还引以为荣。”
  
  死女子,就是那种人渣。古华说:“我这里也不敢叫她回来,先在你那边再待一个月,等学校放假了再叫她回来。反正侄女腊月要回去,干不久。”刘刚说:“过年你回来就是啊!”古华这次虽仍未把话说绝但坚定的口气说:“我不回,暂时不说回的话!”
  
  刘刚想挽留依梅,总想早一点让依梅落实个亲事,一是想套住幺舅古华晚年住他家有靠,二是可得一笔订亲费。而依梅更希望爸爸回老家住,那自然也是一有靠二可以在老家此自由活动。
  
  不指望依梅,不怕得罪外侄刘刚的好意,自已命中无靠,就别再指望助力了。古华就按这种思想路线为人处亊,那就错不了。
  
  让依梅在外再待一月,然后侄女回去,依梅回来接班,护理到他古华办妥紧要后事离校去敬老院,再令依梅出去打工。这设想能成功吗?这期间依梅又会怎样折腾?实在不是多余的顾虑。
  
  古华觉得,依梅既未尽照顾爸爸的责任,打工也干不到一个月,一无所有,还赊千多元的手机,当真气人,当真不应该给依梅付手机款。但依梅之所以如此妄为,其实思维与古华大相径庭,在迫切需要的心理作用下,压根儿没想要自已挣钱付款,心目中依赖上的是刘刚与爸爸最终会替她摆平。哼,偏不叫你阴谋得逞!死也不指望你回来!
  
  古华想起依梅从来的表现,想起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然而毕竟亲情放不下。有时真想如依梅想法那么简单,用赵本山制造的流行语忽悠过去。但现实就是现实,依梅的行为影响就是影响,冲击着正常生活格调。古华不得不算道理以外的经济账。叫依梅立即回来代替保姆,可省去八百元工资,但仍得为依梅付千多元手机钱,依梅消费更大,如要依梅一月后等到学校放假再回来,得多付保姆工资八百元,想来想去,还是叫依梅马上回来划算,但自己生活质量会立马滑波,而且依梅在身边呆的时间就长了,长了会呆不住。怎么办?还是再打电话问问依梅,希望从中听到给他古华信心的真诚语气。
  
  远方小妹给古华发信:
  
  叔叔昨天心情不好吗?今天好些了吧?
  
  古华回信:你好小妹!
  
  叔叔好!
  
  在上班没?
  
  是上班。妹妹回家来了?
  
  没回。
  
  那你怎么不高兴?
  
  烦事多多。
  
  想那么多,会伤你啊!那天我打电话给妹妹,她说在老家。
  
  古华问:呵,谈没?
  
  我问她上班没,他说没有。并警告我说:她有钱用,要我别打她的电话。
  
  狗东西!有钱用还要我给千多元手机费等?
  
  要不然我们公司可以进的。
  
  那明年叫她去你那上班?
  
  我给她说了,她一口回拒。可能是我没有说服力。
  
  我们开饭了,你吃了吗?叔叔?
  
  正好大家一起吃。
  
  好,叔叔你要多吃点哦。再见,亲一个。
  
  依梅坚决要回到爸爸那里,结果的方案是,古华还是为依梅付了千元手机赊欠。之前古华斥责依梅屁钱没一个还奢侈,依梅顶嘴说又没叫你出钱?结果还是爸爸为她揩屁股。
  
  侄女为家庭主心骨,亊多往来不便,回去也好。临行交待了若干亊项,主要是讲莫将就依梅妄为与过份要求,依梅回,众皆说古华又倒霉了。
  
  依梅大早上车,午后出现在爸爸眼前。分别一月,古华第一句话是:“与你相处沒感到亲情,而是感觉与一颗炸弹相处。”
  
  又道:“浪够了吧?感觉还远远不够。”
  
  依梅说:“我说回来照顾你,还有假?”
  
  “这么说你向来说话算数?”古华看着她极不顺眼的社会上人穿的高跟毛靴,“看吧,都说你回来我又倒霉了!”
  
  依梅一个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