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并无悔意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2 11:11      字数:3402
 
  
  依梅终于被刺痛,说:你可以不说了吗?你消息灵通。
  
  古华不依不绕道:倒也是,有名堂的人是看不上你的,本身出身贱,又不自重,自已作贱,你本身就不该来这世界混,整个一人渣!
  
  嗯,对,我是。随你怎么说,说个痛快吧,我不会回半句。
  
  不是我痛快,是给你讲,我不会多说了,因为你就不是个人脑子,不开窍,你认为你和大家-样正常吗?
  
  我没话说。
  
  这样一个狗都不如的东西只当我白养我命苦行了吧!
  
  随你怎么形容,你想怎么骂都行。
  
  依梅一反常态,如犯人受审一般答话,不再顶嘴,古华只好说:这恐怕就是你的一点长进了。
  
  不要夸奖。
  
  如果你十五六岁就去结婚了,认为是有出息的人吗?不要说是我的女子,户口、身份证自已去想办法。
  
  其实再叮咛你一句,你那品性,结婚了没好果子吃。拿不出10万块钱养育费也叫你遭殃!有人会找你们要的,完了!
  
  什么?依梅惊动,显然对这个问题在意,她已懂得重要性,不但得不到爸爸的嫁妆,还不可能如她想得那么随便。
  
  其实如果你很正常,凭你的人才老子的身份以后的名望,你是可以有一个有财有貌有品位的男人的,可你自贱!
  
  嗯。
  
  从此不再谈话,因为对牛弹琴,可笑。
  
  随便。
  
  又是随便。滚你妈的!下线。
  
  古华这夜肝胃气翻腾失眠,久难入睡,就做了个梦,他很少做梦的,梦里依梅东浪西荡,总是找寻她得可望又不可及,失了踪迹。
  
  还是放不下依梅呀!
  
  日常的挂念,终于促成他换位思量,仿佛体会到依梅的心境。你看得严重的问题在她观念里根本就不成个问题,那么轻淡,不觉得错误反而觉得活得潇洒。古华最终的定义是:此女还未开窍,却早熟于乱恋,畸形天赋!
  
  远方的小妹每天Q聊己成作息规律:
  
  叔叔早晨好!
  
  彼此,我的小妹!
  
  与我妈谈了吗?你的话她可能听得进去。
  
  是,她思想己基本通过。
  
  感谢叔叔帮了我们大忙,我要重重地亲叔叔一口。
  
  那得亲到嘴上,脸蛋的不行。
  
  当然可以。
  
  古华自嘲地哑然一笑:哈,意淫。
  
  依梅主动来信:爸,对不起,我知道自己有太多缺点,但我可以改,我真的不想在让你生气了,我不懂事,我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
  
  再次给你说声:爸,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任性。
  
  古华想想还是回个话:你怄得我绝望,你不懂珍惜有的是懂亊的女子代替你,人的心三番五次折腾是经不起的。
  
  依梅说:我知道。
  
  古华说:就是你真有懂亊的那一天,晚了。
  
  嗯。
  
  懂亊不是停留在嘴巴上。不说了。
  
  我懂得,可我真的很后悔以前那些一切等不好得(的)习惯。我现在真的觉得对不起你,也明白了你这么多年对我养育之恩,我真心希望你能原谅我。
  
  爸,请求你原谅我吧。你明年回来吧,我不出去,我就在家照顾你。
  
  古华这才回了一句:我不会回老家。
  
  为什么,那你在哪去?只要你回来,我就不出去了,我就在家照顾你……
  
  依梅似乎真懂了感情,语气温柔了,看看她QQ签名语,就知道她什么心态了:
  
  “你的离开是几年,不是几天,也不是一个电话就能见面的事了,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侯才能见到彼此………”
  
  看来真是专注了一个要当兵的,至少眼下决定等几年,等待中,依附的仍只有爸爸。
  
  这对不同时代的两个超生人,超人,与众不同的两个极端,一对错误的粘贴,本应相吸却相斥的粘贴,依梅反复撕扯折腾的爸爸心,忽冷又热热了又冷了,最终冷死,意决。
  
  远方小女Q话:下午好叔叔。
  
  告诉你个密码。
  
  古华:好,来了。
  
  只有你和我知道。
  
  嗯。
  
  不许告诉别人。
  
  那是当然,二人密秘,不然不叫秘密了。
  
  妈妈和你聊没?
  
  聊的,我亊多,好些时候未理她,我不习惯整天与她聊那些话语。
  
  她说些什么?
  
  一念相思,二要帮我治病。
  
  如果是治病那是对的呀!
  
  再看吧,我现在不想大动干戈。
  
  病是不能拖的。
  
  也许,早些时候就是拖晚了,那时没法。放心,小妹,我会好些的。
  
  病痛是很折磨人的,我担心你身体不好会影响你的工作。
  
  快结束了,我会专心护养自已了,不致让你太失望,亲爱的小妹!
  
  你是不是想到看病要花很多钱,影响你的其他事业。
  
  出过两次远门,太费事,国家能报销医药费百分之八十,除开生活差旅也就只百分之五十,我目前钱被外侄借了两万修房,明年收回来加存的一点儿款,可以想想再出去治一次,上两次是女儿陪我到北京、东北长春,现在也不想指靠她了,两次无效,失去信心,等我完亊,自已想办法,呵呵!
  
  是钱的问题,我把工资给你节省,再让妈妈一起想办法,到时我陪你去。
  
  谢谢,钱到时我够,如真要出行,就要你陪吧。
  
  别推了,算是借你行吗?
  
  我还会报谢你的,呵,我不习惯用别人的钱,那我心里不安。
  
  我爸爸不争气,她从来没像你这么关心过我们,我年轻,挣钱的机会多,别把我当外人。
  
  到时你能陪我出去就万分满足了。
  
  关于我,妈妈和你聊了没?
  
  她这次只说你把书给了她。上次通过我与交谈,她说其实佩服你的勇气,说不及你,呵!她不会强迫了。
  
  其实我妈心软,昨天我还一直怪她,我以为她不会过问你的病情,她有钱想买房,要不先给你治病。
  
  不,钱到时够,如果实在需要再说。
  
  叔叔,什么钱不钱都是小事,要身体好才可以享受。不要再记恨妈妈,她一个人看店无聊,找你聊天正常的。
  
  嗯。听得进你的话。
  
  你是她心中最好的朋友。
  
  唉,无聊,古华忽然觉得这一切很无聊,就像有时忽然觉得写一部小说无聊一样的心境。保姆——侄女又要回家一趟,老人公过生日,打招呼说腊月房子“断水”还要回去。耽误两天不算细账不扣工钱,上月之前断断续续耽误半月之久,既是叔侄关系还要了工资,耽误太久那就只好狠下心扣一半工钱。古华说:“别耽误太久,超过三天我扛不住,整天买方便面吃不行,我也吃不惯。”侄女说:“两天就回来。”
  
  侄女回的当夜,依梅主动打电话给爸爸:“爸爸,”这回叫了声爸爸,“你说叫我回来?”古华道:“没有说这话呀?你在哪?”
  
  “我在老家,早就没干了,姐姐说你叫我回来,她们想叫我回来。”
  
  哼,都厌恶你了。古华道:“又是一个月干不下去,百亊不成,还赊千多元的手机呢,怎么办?工资又是一个没拿!”
  
  “拿了四百元。你给我付嘛!”
  
  “你她妈的玩得起怎么还要老子付哇,不进油盐,那么自以为是怎么还是被男友甩了?既是真心男友咋不给你付手机钱?滚!”
  
  “你叫我滚还不如叫我死!”依梅哭了,叭地挂机。看来她是一时失恋时的心态。
  
  古华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气得直冒小汗。叫外侄刘刚接电话。“手机店老板既然能赊给她,那是他自已的问题,你别管!”刘刚说:“老板蹲在我家要钱,我看依梅低着头哭,本来气她,又看她可怜兮兮的,就添了二百,加上依梅自己三百共付了五百元,还欠几百元。”
  
  “你爱付不付!叫依梅接电话!”
  
  依梅听爸爸说:“手机钱我可以给你付,允许你回来,但得有几个条件。一,回来不得再乱要钱。”
  
  “说。”
  
  “答不答应?”
  
  “嗯。”依梅顿了顿,支支吾吾答应道。
  
  “二,十七岁前不准再谈男朋友。”
  
  “嗯。”依梅顿了顿,支支吾吾答应道。
  
  “三,不准与在读学生来往。四,不准骚扰我的电脑,五,老老实实呆半年,至到我进敬老院,六,不准气我。我看你答应得勉强。”依梅说:“那我再想想答复你。”这回答也算不欺骗爸爸了。哼,还贼心不死,无悔意。古华说:“那一切就免谈了!”关机。又从QQ发话:
  
  你最气人的是不知错,不找自己的原因。
  
  依梅回答:嗯。
  
  古华:你还要碰得头破血流。
  
  懒、还凶巴巴的。
  
  做事只图当时不想后果。
  
  那么能干,问你要手机钱咋就不能干了呢?
  
  你说你谈朋友是谈到耍,那你就耍去吧。
  
  玩你没商量,你还当真?
  
  那你想耍怎么臭就怎么臭,怪谁?
  
  一毛不拔,那叫真心对你吗?你谈了那么多男朋友,怎么手机钱就没人付?
  
  你自以为是,听不进半句话,对亲戚朋友无情无义,不讲礼貌,大不咧咧,老实说都不喜欢你。把你看透了。罢了,我实在无温和的解说给你,你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