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烦亊长有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1 16:12      字数:4568
 
  
  怀着冷漠了的心情,古华打开了依梅的短信:
  
  爸爸:以前我太对不起你了,我现在才懂得多不懂亊,给你气怄,你是关心我的,我不会再让你生气了。我一定会改正。
  
  依梅让爸爸感到了一丝仅仅一丝觉悟,多少有点儿安慰,但接下来的短信就坏了刚刚得到的一丝好感:爸爸,我看上了个手机,890元,给我买嘛!
  
  古华止不住怒火,回话道:妈的,你还涨派头了,老子俭朴的作风没影响到你,你的放肆却己严重影响到老子了!玩得起你自已买,老子玩不起!
  
  需知,古华四五百元的手机就买不下手,衣服、衬衫就那么三几套要管四五年不止,而依梅服装似一次性用品,三几天就嫌不时髦、五百多元的手机早己玩坏两部。
  
  依梅说:“不愿意算了。”她说好话一是真心,二是借此套爸爸的钱钱。古华回话说:“听说你赊了套衣服,我佛慈悲,本愿给你付三百元的,现在也免了!”下线。
  
  几天后,侄女与家人通电话得知,依梅人缘不错,几天就混熟了,还赊得来一千三百元的手机,并且像老实地谈了个朋友,要参军,家住高山,没房子,手机店打工,嘴会煽,说当兵带依梅一块儿走。飘浪远去,这正合依梅的性格。
  
  古华慢慢平息的心绪又被掀翻八丈高,那个气呀,打的短信个个字都带怒火:“你它妈个死女子,还说改正,还它妈地价越涨越高了,不知自已姓啥了!!!!!”
  
  依梅回道:“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惹你生那么大的气!”
  
  “无一点经济收入,打工嫌约束了自由,不专心干,还赊千多元的手机,你挥霍无度、大手大脚的习性不改,还没有错吗?怎么不赊个万多元的手机玩玩?手机对你本来多余,有什么必要的用途?做大生意吗?”
  
  依梅说:“我又沒叫你掏钱。”
  
  古华赖得再开导,说:“你走一处弄臭一处,乱交无聊男友,有人想打你,被别人挡了。也是你不听教,自食其果。”下线。
  
  依梅连发短信问,古华不睬,依梅这才用她千多元的豪华手机电问爸爸,不然古华还不知道依梅的手机号码呢,因为她觉得是自已买的手机,爸爸没资格要求。“谁想打我?大人吗小混混?”古华回答说:“你乱交人,遭来嫉妒懂吗?已经被挡了不会了。”
  
  依梅说:“不需要打,我自己离开。”
  
  “你妈个猪脑子,以为是我要找人打你吗?是别人!”
  
  “哦,打我就怕了吗?叫他跑得脱!”原来依梅交了一伙歹陡,所以有恃无恐。
  
  罢了罢了,古华无语。
  
  傍夜,新交的、近而远之的、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远方的小妹给古华发QQ短信:叔叔,我把你当真心朋友。
  
  古华直接了当回话:“说。”
  
  “我要结婚了。”
  
  “啊?!”这对古华不是个好消息,又一个失望袭来。闷闷地问:“男友何许人?”
  
  “电厂的,老实勤快,不像我爸那么赖。只有个姐姐,有旧房子,大概要拆迁。我妈妈怄得几天不吃饭。”
  
  “你妈不同意吗?”
  
  “她说我不争气,怕我过不好。她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们姐妹俩身上。”
  
  小妹妈妈的Q号古华嫌太烦已被打入黑名单。“把你妈妈QQ号给我,我给她谈吧。”
  
  “好的,谢谢叔叔,亲一个。我妈妈找不见了你Q号急得没办法。想不到你对妈妈是那么重要。”
  
  古华再次与二十多年前的单相思通话:“你好,我不想与你长聊QQ,是因为你是有夫之人,避嫌。你有两个好女儿,你最近心情不好。”
  
  “你怎么知道?好像在我身边,你在哪里,可以让我见一面吗?”
  
  “呵呵,远在天边。你女儿要结婚。”
  
  “她不争气,你不了解她。”
  
  “十个指头有长短,扯一般齐就断了。人各有根修,勉强不得。我要上一号了,再见。”
  
  翌日中午,单相思又打短信:“在吗?”
  
  古华回答说:“暂时还没死。”
  
  “你还是那么幽默,我有亊跟你说。”
  
  “请讲。”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呵,善哉,有那么一点心理。”其实,古华早年就知她性格的极端性,好则死去活来,歹则自私心狠。
  
  “女儿抱着我求我,弄得我哭笑不得。太使我失望了,你说我咋办?”
  
  “坐下来吃着瓜子心平气和交流各自的看法,你期望得越高摔得越沉,其实什么亊看开了,没什么过不去的。雕塑得看材料,石头不能孵成小鸡。但石头有它的特长。”
  
  “你这一说我通多了,其实我挺佩服她的勇气,我当年要是有她那么有勇气,也不会落到……”
  
  那单相思的老公是一不管家的赌棍。
  
  啊,剪不断,理还乱的新緣旧情,在红尘之海沉浮,爱大于恨,苦与乐相等,这就是人世界哟。
  
  依梅的不可雕塑性,远方小妹结婚疏远必然性,《读懂天地的人》难以出世,综合打击,古华心情会好吗?
  
  古华发短信:“《读懂天地的人》好似玉皇大帝怀胎三年难出生,我看,一是当初你们拖沓延误,二是你们在凑丛书数,到底想怎么样?难产到何时?不要给我讲什么原因,签约十来个月还不能付印,这本身就罕见,如这书毁在您手里是大罪过……拖过大年后我难保证不发怒。”
  
  扬州海天图书策划公司孙凡回话还算客气:
  
  “实在抱歉啊,前天发生交通事故,正在处理中,关于《读懂…》在正常出版阶段,上次就已经与古老师说了,在正常出版状态中,因是丛书,在这一套终审完成后才能核出书号,请别催,我比古老师还着急,催与不催,我都会重视。”
  
  古华道:
  
  “我说嘛,你们是在凑够书本数目,减少成本,你坦诚地告诉我能理解,最担心敷衍。”
  
  “不存在敷衍,我们向来都是认真对待,若说敷衍,怎可能之前修订那么多内容,你说是不?丛书还有两本,正在由作者做大的改动,耽误了咱们一套的终审,出版社是在整套终审完成后,才会核发书号与CIP,请放心。”
  
  既如此,只是延误而非欺骗,古华也就放下心来等待,既上了破船,只能乘风破浪。
  
  三周后,对方主动联系:
  
  古老师在否?
  
  在,您好!
  
  《读懂》耽搁这么长时间,不好意思啊,我也着急。我们网站即将上线,我准备将《大巴山》的某些篇章挂在网上,同时登出影视项目计划的征求合作函,有没意见呢?
  
  古华:你司网站有新内容了吗?恭喜发展,但原来的内容很简单,我看过。
  
  我们公司原网站空间费用到期,一停就是大半年,正好利用机会改版,还没有重新上线啊,我意是将《大巴山野史》放上部分精彩章节,为类寻求影视投拍计划。
  
  有贵州一小女子看了《大巴山野史》,不谋而合说要是拍成电枧剧太精彩了。
  
  是。
  
  《大巴山野史》我准备定位为少儿剧。比小兵张嘎那可精彩百倍,
  
  还有什么少年铁道游击队啥的,《大巴山野史》比那些都强,至少从情节上。若没意见,最近我就撰写合作信了,挂在网上。
  
  好。
  
  好的,那咱们就这么敲定了,若古老师自身有影视机构联系,也知会我,省得我做无用功。多方联系,多方合作,才能办成,影视项目耗资比较多,但这是慢活,也许几个月几年才能实现。我们是企业网站,内容主要是企业业务方面,单独开辟一个影视版块,不是以发表为目的的,主要是推介产品,比如图书、音乐作品等等。
  
  “嗯。”古华虽在应声回答,但对其人并不报希望。
  
  总算有了一点新的好消息冲冲霉气,郁气。古华今夜心情状态能笔耕到半夜,虽然站不能八分钟坐不能八分钟就在这坐卧不宁状态中写作。
  
  但翌日夜,古华修复的心情又被刘刚来电损坏:“么舅,依梅今晚来我这儿了,说要洗旧衣服、拿身份证,喊肚子痛要睡觉,我说身份证不得给你。我出去有亊回来她又不见了,大街上的门就不晓得顺手给我关关,这女子野得不像个啥了,,我要她手机号她不给,你有的话打电话问问在哪儿?”
  
  岂有此理!三十里路,前两天不刚又安下心上班吗?又变了,老板就允许她旷职夜行远出吗?妈的!
  
  古华拨通的电话干叫着,依梅知道是爸爸打来的电话,心虚不敢接,因为她独自在老家街痞子家这会儿正在鬼混。古华心道,老子不停地拨,看你忍不忍得住,就如你不良信息的作用力会传递在老子身上一样。老子就不相信一个俗人,尤其是你依梅有如此修为能作到听而不闻。依梅假装成另一个女子接电话了,那样表示她是与女生在一起玩耍而非男生,但依梅的手机功能不愧千多元,传出的大厅的男生嘈杂声,声声入古华的耳。“哪位?”
  
  “这是依梅的手机你说找哪位?你在哪?”
  
  “依梅不在。”关机。
  
  反了反了!你依梅那徳行还会让手机休息半会儿?古华不停地拨打,又通了,依梅说:“你是谁嘛!”
  
  “你它妈还关老子的机,活得不耐烦了!”
  
  “那我去给你叫依梅。”稍许,依梅以真身接话。古华吼道:“你又在哪鬼混?”依梅说:“没鬼混,在上班。”
  
  “妈的幼稚得谎就扯不圆还自以为是!”大厅传出一男生声音:“又谁在给你打电话?”
  
  “我爸!”依梅在捏腔拿调中关了机。
  
  那就字字千钧发Q话吧。古华不发不快,尽管多少道理己讲臭了。“你不听教随心所欲活在当时乱谈乱来,也是,有品位的男生哪个看得上你?只有人以类分。”
  
  依梅似刚受到一点什么挫折,因为她的回话令古华意外:我也可以不结婚,我也不想结婚。
  
  你她妈才多大?就谈婚论嫁?小种人!都是看你不自尊乱来,骗你耍你,你还当宝、当真。
  
  于是三天来二人不断对话。
  
  你不听我言,必没好下场。交的朋友都是些下等人,没真本亊,嘴夸夸。话说回来,这么小,不谈恋爱活不下去吗?
  
  依梅回答:那是,本来,不可以么?我想交,但我没胡来。随你怎么说,我无所谓。
  
  你一个无所谓就把你放纵的心态暴露无遗。古华忍住换了正常口气。
  
  嗯,随你怎么说。
  
  你在隆兴已十分臭了。
  
  就是。
  
  丢你的人丢我的脸!
  
  嗯。
  
  谎就扯不圆,明明刚在老家,又说在上班。一个无情无义、六亲不认的女子有好结果吗
  
  没有。
  
  就是一时谈成了,熟识了你的性情后,你苦日子在后头。你不争气,老子身体这么差还怄得我彻夜难眠。你说你谈了个男朋友,你会谈吗?你有谈恋爱的素质吗?你那叫爱情吗?他家住哪里,什么工作,什么样的人?你会看人吗?谁给你15岁谈婚的权利?那叫有出息的人吗?你有什么可爱处让人家会等你几年?当兵能带你走吗?幼稚可笑还以为成熟!
  
  晚上谁叫你出去你就旷工跟谁出去,你是狗吗?贱得沒了路还自以为骄傲!乱交些贱皮人!白养你也就罢了,还给老子丢不尽的人!我不再因为你怄气伤身了,不说什么了。
  
  依梅回答:随便。
  
  古华最狠依梅“随便、无所谓”的态度,忍着情绪道:我再给你说最后一次话,1,你的一切行为习惯不改谁都恨你,我平日说你的毛病人们都了解你了,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一样。2,你不听话绝没好下场。3,一个了不得的老子你不懂得珍惜,当心你后悔得哭。4,你会看它妈什么人?谈的男友屁经莫得。
  
  翌日,古华再发一信息:“我想你这么有才,为何妹妹不在身边帮你,是给我提空位吗?”
  
  依梅问: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贵州读者妹儿来的短信,发给你与你对照对照。
  
  哦。
  
  听说你交了-个要当兵的?把你轻薄脑子经不住两下煽,可笑当兵还能把你也带上一路吗?他是将军的料吗?就是干出名堂了还有你这满身缺点的女子的戏吗?如今当兵几年复原回来仍是一个农民,一切还得从头来,他住的地方好吗有房子吗你它妈糼稚透顶会看人品吗?啥人找啥人,你会有好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