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生活小浪花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31 09:27      字数:3526
 
  
  依梅说:“郑敏说明年带我去上海,可她已经去了西安。”古华说:“你不能只靠一个出路嘛。”
  
  依梅于是又联系汪艳。汪艳说她己在汉中,给她找个饭店工作。依梅心波动起来了,要求爸爸给车费去汉中。古华说:“那么远在哪碰头就没说定,说好了吗?”依梅又用爸爸手机一聊半天。侄女见说,坚决反对,说:“汪艳跟着远方人跑,被追回来送到学校,不一周又跑了,我来时汪艳还在家,怎么可能这又在汉中了?你哥儿叫你耍不住回我家去看门,给哥儿作饭,哥儿要上山砍木料。”
  
  “我不去,我要出去!”依梅冲出了门,大不高兴。老家没电脑耍,没零化钱。
  
  “汪艳现在究竟在哪里?”古华问依梅。
  
  “汪艳说离甘肃不远。”
  
  “什么意思?算了,又说在汉中,又离甘肃不远了这就说明有问题,你去要出问题。那你就回老家去,衣服我给你钱买一套。”依梅见爸爸说买衣服,这才答应回老家。
  
  唉,这算那门子事?养个女子指靠不上,去给别人看门、作饭,白干,而爸爸却掏工资请人做饭。够意思了。
  
  不过,依梅在老家又能待多久,能待半年就算大进歩了。
  
  古华总是上厕所遇宋校长。宋校长说:“继续教育最后一门专业课要去汉中,你又走不动,不参加就不聘任了,不好整,我看你还是办病退算了。”
  
  上次古华给校长一千八百元,请他摆平这亊。校长退了钱,说我给你办了就对了。怎么这么快心态又变了?古华说:“我这不叫吃空响,继续教育问题总也有个说法嘛!”
  
  “人家才不管你那么多呢!”宋校长每次都拿这句话对答。
  
  古华觉得应该赠校长一本出版书了,让他知道知道份量。
  
  古华经老师专去县人事局探问情况,与工会主席给他说的情况一致,坚定了自已的看法,决定要拿出态度与校长谈一谈。
  
  不过,是幽默地谈,还是气愤地谈、心平气和地谈,那就难说了。
  
  古华忽然觉得把要说的话写在纸上给校长有方便处,于是反复措词写了这样一个纸条信:
  
  校长:
  
  您一天忙得很,所以用信纸与你交换儿点意见。
  
  A 上次我给你千八百元钱请你帮忙摆平继续教育不能去参加的问题,你退给我,说我给你办了就行了,可怎么又变了?要我病退算了。
  
  B 这些年你慈善正常地对待我,那就好人作到底,别功亏一篑哟,我非无情者,不会忘记你作为校长就曾拉过我一把、替我打开水,并在会上给老师们解释。我把你的好人好亊迹就写进了书中后章呢,到时再赠你一本。我若大气晚成,也有你这些年善待我的功德。
  
  C 关于说我是吃空晌,总也有个文件介定,我知道就教育界就有好些教师闲耍未工作,都是好手好脚的,当然都是老来人,未必都会清退?我有专人去问过县人亊局重要人员,说像我这种情况无法参加继续教育远出,只是不再增长工资,不牵扯解聘问题,这与另一个老师给我说的情况一致。话说回来,我的情况上下谁不知?呵呵,如果你实在觉得我占便宜太大,那你变成我,我变成你好了。
  
  海涵。
  
  古华
  
  古华叫侄女把纸条送去校长。校长来找古华,很生气:“我这么维护你,你还诅咒我!”古华说:“但愿是我错了。”
  
  “你看你最后一句话,‘你变成我,我变成你!’”
  
  “那意思是要得好,打个颠倒。”
  
  “那你咋不直接这样说呢?你好使我怄气哟。你是说我原来答应给你摆平,现在态度变了。”
  
  “是这么回事。”
  
  “我也不淸楚长病假与病退少多少工资,”校长以堂而皇之的理由说服古华,“规定不参加学习就不续聘,不参加我办不了。我好怄气哟,我在报表上你的备注栏里只好写上一句话:因病无法行走,不能参加学习。’结果填错了地方,把这句话填在了我的备注栏里,还是老师发现的,你恰好也写了这么一句‘那你变成我我变成你,你说我啥心情?”
  
  “啊?”古华惊奇,挽惜地不禁啊了一声。这么巧?无独有偶,校长感到这是凶兆可能真实不虚,谁愿意变成似古华般病残的人呢?古华几易措词,还是没把握恰当,整到邪门上,出现巧合性凶兆印证。“那我为你念诵消灾免难咒,不会发生的,对不起,学习的亊到时再说吧。”古华心道,看来发生的这一切并非我之过,是天意。于是心下释然。校长心情好转了。
  
  古华是请病假挨到退休,还是拼了老命去汉中市参加所谓的高级教师继续教育学习当学生?这学习对古华真个多此一举,他去给别人当教师还差不多。然而世俗就是这样。如果古华成了名,免去这些麻烦小莱一碟。
  
  不几天,依梅主动打电话:“爸爸,我能不能……提前回来?我要回来嘛,这边都在上学,没人跟我耍!”声调包含有至亲之亲情感了。
  
  古华不禁一个小哈哈:“又被人言中,说你哪里都只能待个新鲜,那你回来又能呆几天又走?就这样玩耍能耍一辈子吗?”
  
  “又在给我上政治课了。”
  
  “好吧。”古华道。侄女的女儿办满月洒,侄女要回去,正好依梅回来。命运如此,就这样过,反正要消耗我的钱,别再想存一笔钱了。
  
  校长给古华送来材料,说:“继续教育专业课不去汉中了,仍然在电脑上学习、考试。远程教学。”
  
  这太好了,化难为易,困难迎刃而解,古华不禁又一个小哈哈。
  
  出版方孙凡给古华短信说,《读懂天地的人》封面作得很美。
  
  古华的电脑用时三年当用了六年不止,电脑累得五劳七伤,只得自换系统。但却受限,只得请专业人员用光盘克隆,但新系统却不认旧文件格式,作品文字全成了怪字乱码方框,专业人士变了一晚上仍无法使其现原形。古华摆弄了三天一夜,终于找出了全文原形,那高兴的心情谁不理解?不然,他只有浪费那辛勤的写作汗水从此封笔消闲,因为要复原重写那么多万字已不可能,他己够坚强、坚韧的了,作起一件事来契而不舍,就要作出个颜色。
  
  除了损变的身体无法复原,古华生来第一次感到诸亊顺昌起来,心情很好,几件事的好兆头,预示一生的坎坷即将过完,乌云永散,前面最后一程一马平川路阳光大道,从此过一程夕阳下的舒心时光。
  
  然而,依梅回到爸爸身边,又一个想辍学的初二女生里春与依梅耍在了一起,并要跟依梅回老家去玩,常去古华屋里。古华两次对依梅说:“多次叫你安份守己,不要牵连在校学生,你总是冷不防又耍一个,影响学生。”
  
  这天,里春去古华屋里,宋校长跟踪而进,阴沉着脸数落依梅。依梅比校长还凶,气火了说:“上次你带学生去你老家,人家就要打你,我们拦住的……”依梅口气凶凶道:“来哟,来打哟,我多怕哟!”古华虽知依梅脾性不一般,却首次看到依梅真面目,比他想像的厉害多了,说明对爸爸那还是有分寸的,也未拦挡喝斥依梅的恶劣态度,原来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
  
  宋校长见古华不拦挡依梅的冲撞,沒把校长放在眼里,气得冲古华吼道:“反正没带课,搬出学校去住!”没曾想依梅一下子哭闹着说:“你扯我爸爸干啥哟!”这是古华听到的依梅第一句维护亲情的话,且冲口而出,反应一反常态的敏捷。古华第一次感动了。说:“里春,你自已给校长解释!”校长这才转移下了台阶。
  
  依梅被爸爸流放去老家,只要爸爸还未离开学校,不准再回到爸身边添乱,危及爸爸的生活底线,影响学校教育,并以纸条方式给校长认了错。
  
  依梅生缠死磨,要爸爸破费,大捞一把,买东买西,仿佛是要送她出门打工或上大学似的理直气壮,毫无惭愧心。而爸爸养她却指靠不上,掏钱另请保姆。依梅愿给校长承认错误的条件是立即走人,不愿多待一天,等候保姆到来交接。幸好依梅离开时,古华的侄女正好己上车返程。
  
  他变了,在变了。古华懂得校长,准确地说是官场中人,有几个能永保良性心性不败?多势利之变。
  
  古华,一个心智的强者、超人,一个身躯的弱者,是夹着尾巴活人呢抑或心气刚强地对待客观的冲击?他不会软弱的。但他认为,一个人在生活的开拓路上,最好不要让别人触及到你的底线。
  
  古华会受到校长的刁难吗?他会被迫暂时搬出学校租居吗?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怯虚。唉,人生,就是在斗争中生存。
  
  古华两出版书后劲如何,他何去何从,晚景好吗?依梅能变好吗,她会懂得珍惜非凡的冒牌爸爸吗?珍惜自已的身世吗?
  
  啊,人生的价值、意义仅仅是吃喝玩乐性爱吗?世上任何人只为自已活着吗,就如穿衣打扮只为给自已看吗?生命诚可贵,但轻薄如一张纸,又厚重如大山。
  
  依梅这次回老家,果真带上了辍学生里春,里春与依梅等高,模样也还不错,依梅终于觉得耍得太无聊,二人去隆兴镇上酒楼找了个工作。地域限制,挣不得大钱,工资不过五六百块,而这原来依梅是一万个看不起的。古华说依梅,要文化没文化,要长处沒长处,要内秀无内秀,却大亊做不来,小亊又不做,而今也屈就乡下低工资了。
  
  古华检养依梅实指望靠她,结果有一个词最准确——失望。孤身病残的古华将她抚养得身长力大,正需用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