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少女不少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30 16:46      字数:2209
 
  
  依梅从街上回来说:“她决定待半年,明年春与郑敏去上海,还有一个初二的女子,三人有个照料。”古华说:“就看你这次能否守住一个目的了。”既如此,便让她白耍半年,不在本地找事干。
  
  依梅又说:“我在街上看见大女子了。”
  
  那就是说,大女子回来了,自绝友谊路,她己无脸再到中学古华处耍了。当初古华遥控寻找依梅时,大女子以为有电话距离之隔,那恶劣态度,直欺古华未面对面又行走困难。
  
  大女子即是当初常在古华处玩耍、带依梅几次夜不归宿、后去了西安的那个胖女子。童年之前,还未发育的大女子其相貌其穿戴毫不出众,如同大路边的露水草。但心灵的萌动,眼见活跃的、出色的不是学习好的就是长得养眼的、帅气的同学,便也总想惹眼、出色起来。怎样出色呢?她同样发现一邪理,学坏!上课调皮放学捣蛋,抽烟、结伙、逃课、游玩、欺负弱小、写纸条谈恋爱。至于学礼貌、文明,勤劳、尊重等等人的品质,讨厌!坏才过得快乐。果然,她发现自己被人注意了,出色了。
  
  翻过童年的坎,大女子迅速发育且吸收与消耗失衡,吸收有余消耗不足,于是脂肪越堆越厚,成了胖女子,好在个头也在长情愫也在长。混到初中二年级,书理知识的学习己经实在没味了,父母远在沿海打工,跟着婆婆生活没劲也无拘束,上学租了个房子成了活动据点,不需要周末周间也可邀约男生夜玩通宵,说不完的无味话打不玩的俏。打着打着脱光了衣服露出激情的不算大的乳*峰,接下来开始了不用上技校就会的尝试。
  
  尝试再尝试便上了瘾。可玩乐与生育有太多时候的矛盾,大女子怀孕了。她懂得常识,悄悄去县医院打了胎,钱呢?自有父母常寄回来。这亊同学间有风声老师却不知情。大女子干脆掇学,自由自在往来于男友间与街巿上,人以群居物以类分,很快与依梅耍在了一起。
  
  大女子在西安自进入宾馆二线地下工作不三月,接待了多少个数露水情人,虽然算不上不计其数,她也心中无数,接待有品位的她不够格。不到两月,己出问题,但还未暴露。又一次,终于遇到一个非善茬的客人。那人中等个,粗壮,平头,脸黑。大女子仰卧于床,脱掉衣服,客人正要上,一股浓烈的臭味扑鼻,那可不是八月桂花香味沁人心肺。客人翻身离开,怒道:“你已有了臭味,好臭,干你们这行的干吗不注意卫生?滚开!老子怕你!”客人便去找老板:“给我换个干净的......”
  
  此后,大女子被辞掉,揣上万多元钱返回故乡。
  
  大女子在本地很不受人喜欢,甚至有人要砸她,只有与不了解她的外地人往来。她似乎永远有预备队员,留了一手。这年头,皆认为吊死在一棵树上是傻逼,出色的小青年男女生不实习过、耍过十个八个不是爷们,到正式成婚早已没了新鲜感。大女子曾曰之为社会进步,遭古华传统反驳,说那不叫进步叫堕落。
  
  大女子再次打开了手机QQ:“亲,我们该见真面了。”她文化浅,没有文学散文似语言修养。
  
  对方回话:“来吧,我们虽然是虚拟交往,早以谈得有感情了。”
  
  大女子早以从QQ交往得知,对方家住四川源万市火车站边,开五金杂货铺,川陕交界,二十五块车费,不到半天路程。
  
  大女子下车,车站门口有人打一接人牌子,二人相见,第一意识是彼此似曾相识,审视着对方,看看实际人与QQ里所见的对方照片有多大差异。虚幻的照片往往美化实际人,但也有实际端正,却不上相的人。第一感觉是重要的,人的意识往往跟着感觉走,纵然日久见人心总抹不掉成见。百闻不如一见,往往多么深厚的神交毀于见面一旦。不过,二人的感觉都还不赖,这一刻似乎己定下基调:过得去!看来年龄都未虚报,一个年方二八,一个年方四舍五入不足十八算十八,年龄差异偏大,大女子倒不在乎,并非因她有见识,爱情无大小,而是她己混得莫棱两可了。不过这回好像是寻找真归宿了。
  
  大女子面对初见的对象心不跳脸不红,倒是男方有些脸红。大女子大方地说:“傻啦?走吧!”倒有点反客为主了。
  
  一连五天就在店铺相处,大女子真个当起客人的派头,也不见机帮助作作饭或帮店里个小手,语言除了有几句社会上混得的俗语“酷逼、搞笑”啥的,含情、秋波、娴淑等一点爱情的表现也无即或是表演,唯有善打情骂俏但多只是那么一句熟练:“讨厌!”且毫无来由,牵强附会。比如小伙子差她去买早点,她也会说:“讨厌!”小伙子补充说:“可两个老油条两杯豆浆!”她反倒不知风趣,假如这时她甩个媚眼回眸一笑说:“讨厌”,到是恰当了。
  
  当然,大女子的“讨厌”也有用得是时候的时候,那就是关起门后上床。不过,小伙子激发之下面对光溜溜的大女子,依然不喜闻那扑面的臭味。但还是上了。亊毕巴不得早点抽身离开,似生怕惹上传染病。有过经验的小伙子已知大女子不但是非原装货,而且断定己是久经沙场。他不在乎处不处,但爱干净爱有情。他想为她治病,那肯定不正常了。但观大女子非持家过日子之女也,他己趋成熟,知人生婚恋要爱情更要的是生活,决定“休”了大女子,自信能遇合一个內外皆过得去的女子。
  
  第六天,小伙子对大女子说:“经了解我们不合适,你走吧,我给你来往车费。”
  
  “为什么?你己把我睡了!”大女子夺理。
  
  小伙子原来不好惹,盯着大女子说:“是我才睡了你的吗?你有病!再哆嗦车费也不给,再再哆嗦讨打是不是?走吧!”
  
  大女子回了,坐在车上不是滋味,总算有所思量、反省。决定回去看医治好病,日后还是远出打工,去父母那里。
  
  但愿大女子用她挣得的钱治好不讲卫生得下的病,醒悟一点作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