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养得伤人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28 09:39      字数:2850
   
  依梅高烧后出汗了,继而又冷得磕牙巴。古华笑了:“这滋味我往年尝过多次了,出汗就对了,是必然过程,要挺住!”依梅这时倒听得进话,磕着牙巴说:“爸爸,我有……几……年没害重感……冒了?”
  
  “两年吧。”
  
  这夜古华没上床睡觉,只开着灯靠在椅子上打打盹,依梅高烧后要喝水,还要服药,他得转动困难的腰,柱棍来回走动照看着。再怎么怨恨是病人,要是当大夫,古华一定是个忠于职责的好大夫了,可惜此生是个崇高的臭教员。
  
  “爸爸,你一直没睡吗?”依梅似乎至今才晓得一点儿感动。爸爸要是她这样的话,她会像爸爸每次照料她一样护理爸爸吗?从此,只说从此,难说。不幸中有幸的是,古华如今抵抗感冒邪气的能力好多了,几乎未感冒过,而前些年,打喷啑流清鼻涕只是感冒的冲锋号,而今一个喷啑就制止了亊态的扩大。
  
  依梅这回有点儿厉害,发烧发冷又发烧又发冷了,古华夜里给服了两次西药,他是不提倡自幼养成吊针的恶性习惯的,那样每每就非吊不行了。一天多未吃东西的依梅的空腹更难承受西药的暴力冲击,古华只好给她剥去她叫的什么提子喂之。这昂贵的玩意儿依梅最爱吃,出手阔绰一买就三四斤不一会儿就被她消灭得一颗不剩,像老虎啃噬羊一样最后只留下一堆皮,不知有朝一日她自食其力是否晓得钱来之不易。最初依梅买回来时,古华自嘲是个土八路还以为买回来的是大颗粒葡萄,而依梅称为什么提子,笑爸爸老土:“我真是崩溃了!”而现在的娃娃们喜欢的时髦俗语“崩溃、酷逼、搞笑”等等又是古华讨厌的。
  
  天快亮了依梅安静了,古华知道依梅可能好转了,体内的邪气的攻击被正气击溃了,恢复了体内的生态平衡。但古华去摸她额头、胸膛,依然很烧,说:“昨日西药配方太平庸,我看里面连专业的退烧药就没有,重新去配,打个柴胡针什么的。”依梅便叫隔壁女生来帮忙。古华打电话,女生从操场那边回来了,今日才开学报名第二天。依梅说:“我也去。”古华问:“行不行啰?”依梅说行。于是古华鼓励依梅。依梅也够坚强了,便又上了街,要是一般女生烧得那样,头也痛,还不知娇气得啥样?依梅也是没法子,无亲娘,古华跑不动。
  
  无奈,古华只好亲自去后院那边伙房,艰难地动手,作点西红柿土豆汤,加罐罐馍二枚,己连续两天半没好好进食了。但见厨房被依梅又整得一派狼藉,仿佛看到了她心不在焉的无奈。
  
  作好了莱,尝尝汤味,简单的下料,在古华手里调得恰到好处,尝尝汤味,正点得很,不亚于电视上播的享调味道。但来去不便又跌了一跤,好在靠门槛处,几经抓撑爬起,却弄脏了裤子,又去水池困难地搓洗。隔壁一教员见状凑拢去说话,一听便知醉酒。他给古华出点子请保姆,别管依梅,说依梅你指望不住,那女子前两晚上晚归,你知道在干啥?在公路上……把我女子也往坏的带,怄得我……
  
  原来依梅近来两次晚归与两次所谓在郑敏处夜宿,皆是在公路边花园与外地打工仔耍……古华还估计轻了。妈的,乱搞得下妇科病还要老子给你治病!古华正犹豫着呢,这下坚定了请保姆的信心,那老师不会瞎编亊实怨枉依梅的,他有那必要吗?
  
  开学了,一女生来向古华要钱,说依梅那次出走借了他一百元。古华给了,对病卧于床的依梅怨道:“妈的,你背叛老子绝意出走,还要老子给你付背叛我的钱!够意思了!”
  
  “你到底坚持半年,或是外出?”古华问。依梅己知道不能随口便答,始终不开腔,看得出她实在呆不住,跑新鲜令她心沉不下来。
  
  依梅病很快好了,便主动跑出去联系工作。
  
  古华下午出门外,碰见校长说:“前几天一件事使我好为难啰!”古华问:“何事?”校长说:“上面要下面报吃空饷的事业单位人员。”
  
  “我这是特殊无奈的事,又不是故意的。”古华说。
  
  “人家才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你没上岗。”校长道。他本也有些嫉妒古华全校工资之冠却不在岗,白拿工资,去年开学时曾说古华:你为啥连会议都不去参加?古华说:你看我能吗?站不能五分钟坐不能五分钟!校长说:还沒好吗?亊后古华就递交了长病假申请书,申明你该扣工资多少就扣多少。校长说:我是开玩笑的,你多意了。看来校长经过了思想斗争,因为今天古华又问:“哪你怎么办的?”
  
  “不报呗!”校长说,“就是病退那就少两千多元工资了!”便上厕所去了。
  
  看来校长思想斗争的结果,妒心最终未能战胜善良之心。本质不错。
  
  又险了一次。古华心道,就这样不踏实地往退休年龄熬。心中不服,不是个滋味,居然把他视为吃空饷类人,还在为难这事。他知道像他这样情况的还有一个,在小学。那肯定没什么问题,不会在是否吃空饷问题上纠缠、犹豫。他更知道吃空饷大有人在,的确是腐败现象。他的隔房外侄妻子原是区公所行政人员,后辞职在县城开服装店,生意越搞越大,原行政工资照拿,那才叫真正的吃空饷呢!事实上也可能真不管你是什么特殊情况呢,古华一辈子亊尽是例外、特殊。
  
  哈哈,我的值得骄傲的人生史!人生本来就在夹缝中求生存,弱者哟,我只是身体的弱者己够弱的了,弱者只能希望有他人的良性顾盼。生活的路必须常养护、开拓,用气魄,用力量,而你的平安似乎是靠人际关系来维持而非政策条律。不然,那夹缝会把你挤瘪、挤死,最后还被卑视。
  
  依梅不知跑哪儿去了,古华只得亲自去食堂买烟,烟成了他唯一伴侣却是一桩最大的最应该戒掉的消费。食堂黄老板说:“依梅叫我给她找个工作,是我的同学,在县城开大洒店,说是我介绍的人不收押金,并且职业保证正当。依梅说有两个人去。”
  
  古华说:“依梅说就在本地新街餐馆干了,我以为己联系妥当,谁知只看到新修大餐馆,仅仅还是她一时动心的想法,就当成既成事实到处宣扬,你说幼稚不幼稚?她晓得开口找人帮忙,也算进歩了。”
  
  但郑敏不愿去,说一个月后跟我去深圳,你怎么反悔了?依梅又动揺了。黄老板去古华屋里鼓动依梅去本地县城,依梅又才偏向在本地找工作,熊熊来电问,还要不要人?有个女子汪艳。依梅正想找个伴儿,当然欢喜。
  
  汪艳就与依梅联系上电话。但熊熊又反悔,叫依梅扯谎说已不需要人了。熊熊家人怕酒店工作不正常,不愿把老乡的小女往邪路上推。汪艳来电说,爸妈根本不阻拦她,并未叫他硬要读满初中,坚持要来与依梅同去,但却一再未启程,依梅等了两天,只好打算独自先进城,约定在车站等候汪艳,因为依梅一会儿去对黄老板说,伴儿不来了,一会儿去又去对黄老板说,又有了一个伴儿,今天来。然而又未来。弄得黄老板不断打电话给同学,更正情报。
  
  晚上,古华说:“知道你从来听不进半句良言,但我还是再说一遍,现在的人己喜欢质朴,你别尽量打扮、抹得怪里怪气的;任何老板喜欢的是勤劳、见机的女孩子,而这正是你的缺点,懒,作亊被动万分。别象在绿园山庄那样,一见之下你是个乖乖女,久则暴露本性,人们恨你。”
  
  翌日早,依梅终于踏出了一歩,甩开爸爸走了。古华说:“养你本要指靠你,我正是用人之际,你却令我绝望,只好化钱请保姆,那么你就自食其力,别指望我再给你钱。这次总算主动送你走,要走一条路就坚持走出个名堂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