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首次力争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25 20:02      字数:2716
  
  
  古华越想越有气,你个臭编审又不想丢手,又把作者的作品删得大失光泽,什么玩意儿!什么心态什么水平,早知如此你当初为何甜哥哥密姐姐地要去?古华又发短信:
  
  我书言语很客观,无偏激言行,就是佛理方面也是讲事实摆道理,有作家看过就佩服这一点,希望你有胆识。必须令我基本满意,否则很简单:退约。
  
  对方回话:只要不涉及政治、气功、佛教,我尽量恢复,我不删出版社也要删。
  
  哼,中国起码的言论自由也没有,好歹都不准你渉及其话题,这成了什么统治了?更不说超前之见了,只能让庸俗无知存在。别想叫我屈服!古华这句话未发。未发的话多着呢!
  
  古华又打电话:“你谁呀?”
  
  “我哎,哪个!”依梅在睡觉,语气生硬,显然不满意打搅了她的磕睡。
  
  “还未动身?”
  
  “这会儿没车了。”
  
  “愿回来就早点,别一天又一天的。”
  
  “晓得了哇!”依梅吼声道。
  
  妈的,有理完了,比老子还冲。
  
  翌日不见归,古华又打电话,刘刚接到了,说熊熊又喝醉了酒。依梅还得推迟回家,我们说了依梅一顿,她说她错了。
  
  古华生活已简单得不能再简单,靠请邻居齐老师买回的包谷浆又过活了一天。《读懂天地的人》难以优生,依梅打掉了他最后一点爱意。古华不会哭,他受得了命运的夹攻,没有悲伤,当然也沒有欢喜。
  
  忽然,古华想到玩玩抽签算运如何?虽然他从不相信。点开百度找,却它妈一点一个笑签,无用。这东西就是只能玩玩不可当真。又点开另一种摇签法,终于不是笑签了。判语是:底牌还未亮,一切还在未定数,说话不要满,说半句留半句,以免难以收场。……嗨,还真它妈符合他当前的境况,古华觉得自已与出版方争执的隐忍作对了。
  
  对方又回话了:在我职责范围内,尽可能按作者意见来,满足作者,我知道出一本不容易。我不把关,出版社删减更厉害,否则就不会出的。
  
  古华回话:看第二次清样基本满意就继续,不行就退约,别希望我屈服。最好别让我把话往深处说,事往绝处作,不退是你们良心问题,但我有的是办法“叫你们付代价” 这后半句省略。
  
  当初你就说尽量保留,可连诗歌就删了,这就不能不说明一个问题,绝非出于单纯的政治原因心态……古华省略话语暂不深说。
  
  古华连续留话:
  
  对政冶、宗教、气功好歹都不能涉及话题,成什么话了?只准写平庸的故事吗?那还有什么厚重味的文学作品?若按你删下来,读者一定会嗤之以鼻,讥笑这就是《读懂天地的人》吗?客观上你就起了不应该是你的身份起的坏作用。
  
  不要老以出不了、出版社的看法作法来使我低就、屈服,首先你应表现出高姿态,第二次清样我要达到基本过得去,不然就退约。
  
  什么亊我自有主见,至于退约后我怎么出版,那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对方终于这样回话了:退约可以,但要交出编审和清样费用。我多次重申了,编审有编审的尺度要求,不是什么内容都能以出版的。
  
  古华依然软中带硬:看了二次清样再说,如基本要求达到才可继续。
  
  对方回话:多次重申了出版有出版政策,不是什么内容都能有的,现在是能不能出的问题,
  
  古华回话:我自知道政策尺度。
  
  对方:这样吧,这本以丛书形式推出比较好,单行本出版社把关比丛书严格得多,标记的内容我加了,我担心出版社会拿下,等于是无用功。丛书因多本一套,出版社审读没那么仔细,出版社的编审上我再做做工作,尽可能满足作者了,我知道作者的期望,精华的东西删了确实可惜,可我也没办法,不然没法正规出版,请理解。若按古老师想法,还是丛书形式相对好操作。单行本怕仍然拿下。不然古老师即便不在我们这里,在其他公司做,仍然会遇到这些问题,除非不是正规出版。
  
  丛书和单行本是一样的图书,我们整套发行,没什么差异,国家网站均能查到在版编目数据。这样的话,内容可以最大化保留,因为丛书一套与单行本一册,出版社要求编辑审读时间差不多,不可能那么细致。我在做做工作争取争取,内容也差不多能保留。
  
  古华回话:行。
  
  对方回话: 这样,你我工作都好做,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任何图书不审读不可能,那是失责。我给古老师看本图书编审记录。
  
  古华回:你们对书的审读当然是尽心费神的,我没说你们这方面不尽责。
  
  对方:我现在很想满足作者愿望,真的,我是担心出版社那审读把关,所以咱还是丛书吧,不然我这做无用功。
  
  但我还是要看二稿淸样,说不定有些我还可删些。当然,漏补的需要我还是要标注的。
  
  是的,我正在比对补充中,肯定给作者看第二次清样。
  
  好了,烦您了,这也是我一生来力争的第一件事,舍此我皆让得。这就达到了基本满意。谢谢操劳,给您寄两斤茶慰劳慰劳。
  
  不用,这都是我本职工作,只是没能让古老师满意,真不是本意。先啥也不说,我按作者意见完善内容,回头咱们补签份丛书形式的合同。过几日与第二次清样一同快递。单行本比丛书严格,我怕到时删减内容古老师意见很大,我没法向作者交待。
  
  古华:就这样定了。
  
  对方:好的,那就这么明确了,内容我按意见补充,如第二次还有未补充的,请勿动气,另补充,别出格就行。出版社审读我再做工作,但咱的内容也不能说不过去。
  
  好。
  
  请做好心理准备,第二稿按清样补充,若仍没有补充的,则做第三次补充,我就跟《读懂》磨上吧,磨也磨出个精品,时间上请宽裕些。我就跟《读懂》磨上吧,磨也磨出个精品,时间上请宽裕些。”
  
  古华留言: 这就对了,感谢你对这书的态度,要知道,这书文笔不算上佳,但其题材、价值可以说千古无二,生命力长寿,绝非时尚短命书。
  
  其实,古华想说的话是:从你这段话就可以看出我对你之前的感觉不错,你之前虽然仔细审读,纠正残存的错别字符,看似认真负责,实则以次充主,是不懂《读懂天地的人》的价值,直如对待自费书的态度甚至不及,不但不顾及出版上市的兴衰,而且是一种削弱打击行为,所作所为,吝嗇、小家子气的反映,什么职业道德精神?要不是刺激了你编审一下,你的态度还不会转变呢!
  
  唉,双方退让一步,总算沒崩溃。那么挖苦话、狠话也就不用说了。不说最好。人生多修善道不是坏亊。
  
  然而,古华现在才懂得,单书号与丛书号大有区别,丛书号进不了大型书店,其电脑系统不认账,只能集体进其所属专卖店、小书店或搭车,这就大大地局限了市场范围,古华写书的出发点何止如此之低?岂是出版初衷?更非只出个记念性书籍,不但希望广泛发行,还希望普及世界呢,亊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委曲求全,跛子穿花鞋——走一步看一步,一步走错,起点低了,又乌云欲遮太阳,要想一蹴而就办不到了,任重道更远啊。只能寄望于在它的专卖店脱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