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勉强的笑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25 20:01      字数:2982
  
  
  翌日,古华想想又发了三条短信:
  
  伪科学气功说法那种人无知得可笑,武警战士头砸砖就属于硬气功类,世人可悲在自已无知却当先知的判官。
  
  一种超越爱因斯坦似的人文科学,別没到出版社就被无知扼杀在摇蓝中,那是作了一件罪恶事。
  
  你看重的主人公苦难的经历对我来说其次得很,我作品灵魂不在于此,而是那拨云见日之见,你看重的是次要的,闪亮点却看不见。唉,叫我说你什么好……
  
  古华忍住未说的是:翘起屁股看天——有眼无珠!
  
  对方回答:
  
  我给你按清样补充,只是快递怎还没收到?
  
  刘刚给古华打电话:“舅舅,我给依梅打电话催她赶紧回去照顾爸爸,他已撑不住了。她还不想接电话,这女子真的脾气臧噢!她说脏话,鸡儿啦逼的,熊熊训了她几句,她头一甩就上山了。”古华:“这你相信了吧,我何尝是个虚言滑语之人?我多次对她讲过,不改性情,走的地方越广,只能让认识你的人越多。不喜欢别人教导你,那就乖巧一点。”
  
  依梅乐意山上,是因为有恋情填补了空白,隔房大哥儿二十老几还未婚,而二哥儿抓到了媳妇己有了小孩,曾提到过将依梅给大哥儿作媳妇儿,依梅出走回老家那次己知此亊。这女子本就不是爱情专一之心。
  
  古华又拨通了山上的电话:“叫依梅接电话。”
  
  “说话!”依梅道,身旁有她嫂嫂的杂音。
  
  “叫你下山搭车回来,怎么还没动身?”
  
  依梅不吱声。古华道:“熊熊说送你回来。”
  
  “不想回来!我不要她送。”那语气直如当上了大姐大,在外陶冶的流气,足以在哥嫂面前耍一把了。熊熊训了她,她也憎恨熊熊了。
  
  “妈的,养你这么大 ,叫你把剩下署假20天把我生活将就出去,开学请个保姆你再走,那时送学生上学租房住的妇女多,我要另请个年轻一点的,你就将就不出去吗?”
  
  “将就不出去。”公然对抗了。
  
  “养你这么大,要你将就二十来天就不行,你个没天良的东西!”古华气炸了,“别后悔!”
  
  “大不了遭雷抓嘛,恶报嘛!”她相信自己不会遭雷击,古华也不相信,因为这是他的劫,她是劫的使者。
  
  “你妈那个怪胎,心灵堕落到什么地歩了!”
  
  “挂了!”依梅在无文化的嫂嫂面前显能。
  
  古华再打,关机。
  
  古华再给外侄刘刚打电话:“……你上山去给我狠狠揍一顿!”
  
  “我中午就上山,这还了得了,不对了你看我打不打?”
  
  “哈哈哈!”古华一屁股砸在椅子上,一串说不清的笑意。他本来就站立不稳三分钟的。
  
  这下怕真完了,到此为止了。我古华造了什么孽,众叛亲离,就这么逗人恨么?这狗东西竟然利用我给路费之便,一去不返,那沉寂的山上竟然乐意安身,那幼年生活的山上,幼年的环境影响力对人如此刻骨铭心吗?不是的,依梅绝对是一时的兴趣。
  
  书、依梅,几重横逆再三袭来,古华心情会好吗?
  
  刘刚又来电说:“舅舅,干脆你回我家来,依梅靠不住,你来娃他妈就不出去了,专门服侍你。”娃他妈又是古华亲侄女,近亲结婚。
  
  “此时的古华,在去光荣院与外侄家的权衡下,有些撑不住理性考虑了,这是因为去外侄家马上就能解决起居问题,而光荣院年底看能峻工否?只好答应:“我可以考虑。”
  
  刘刚家来客,中午未上山。古华又一次绝望中出现希望,依梅主动来电:“爸,我后天回来,我不读书,你硬要我读,我要去打工。”没文化的氛围又使她转变念头,哥嫂最高文化小学四年級。
  
  “那叫你大哥儿给我找个生活护理来,你就跟他去。”
  
  “现在找到了现在我就可以走吗?”依梅声调兴奋。
  
  “是。”
  
  “嫂嫂说你给千元钱一月,她来。”
  
  “她有小孩嘛怎么能行?”
  
  “我带小孩呀!”
  
  “你不是要外出打工吗?”
  
  “哎呀,老实哎!”依梅恍然大悟。
  
  这就是依梅的智商,这点弯子就转不过来,不知她把几种境况想成了一种境况。智商如此,想想千般开导也无异于对牛弹琴,古华只能原谅她了。这样的小猫小兔不应该与她较真,只能怨自己的命运修积。
  
  但古华己作好思想准备,不再对依梅存幻想,爱心也被折腾打扫得干干净净。
  
  古华出门,望望山峰,望望天空飘动的云彩,忽然勾动情怀,感怀不己,曾经想到晚年消闲时,去家乡河对岸六峰崖探险,土生土长一辈子,连那望得见的山顶就未去过,六峰崖有一神密的洞穴,传说里面有河有桥有大莽蛇,那山背后的山民风土人情如何?去高中毕业教书的山外之山看望曾经的学生、相好农民、去坐坐飞机、逛逛长城、辽阔的草原、大海边、名山古刹、而今呢?昔日蓝球怪手、兵乓球奇拳怪招,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不可能实现了,永远失去了,不承认不行,难道用轿子抬上你去华山之巅旅游?
  
  好不容易把心态转过来,古华可以有心情看看伦敦奥运会了。但在他眼里,可就瑕点多于优点了。你看那蓝球,中国运动员在雄壮的欧美人面前缺乏拼命三郎精神,古华似乎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国人的世故共性、养尊处优,并只依靠主投手,久疲失准多多,人人都是投球手,谁方便就传给谁投不更灵活吗?硬要死板地依靠某一个人,能不能光使对方犯规?俗,皆未脱俗。
  
  排球呢?不单是中国队,都一样。你看那眀明对方有二人拦网候着你,却不能改习惯,依然死往那里扣,屡屡被拦而失利,朝无拦网处扣杀不行吗?又往往只习惯传给主攻手,失手多多,为何不能发挥众队员之力呢?为何硬要三传进攻呢?见机扣杀不行吗?精彩的往往是出奇不意破坏节奏习惯的拨球、轻点。发球能不能练成神枪手,指那发那,或者个个压边线?未练到那种超凡的境界,所以说皆未脱俗。
  
  古华倒十分喜爱日本的福原爱,如果说中意,古华这辈子就是喜欢福原爱那样韵味的女孩子。真希望福原爱赢一次,但见福原爱四年备练,技能素养没长进,乒乓天赋有限,灵活性差。看来其教练思想境界也有限得很。古华心道:中国人为何长乒乓呢?那是长心机、短协作、弱体质民族性情的反映,美国人为何长蓝球呢?那是壮体质、性豪爽的民族性情反映。呃?那刘翔亊件不是偶然的现象吧?又老用一个人撑门面,实际上在丟面子,难道要让外国人认为原来13亿中国就只这几个人能行?这届奧运会开始躁了,人类开始躁了。
  
  再看那王晧,很逗人喜欢,多么希望他赢一次冠军呢,可每每关键时候发挥失常,太软气,心理素质欠佳。冠军真是世界第一人吗?才不见得呢,比如举重,世界大力士有的是,不过未参加比赛罢了。
  
  看看电视,古华心情得到了调节。他的修养境界,决定了心情不会被比赛撩拨得悬吊吊的,只不过理性地感想。
  
  诸种重复重压催击,能说古华不坚强吗?他不是寻常人。
  
  “查下,快递到哪里了,怎还没送来?”编审孙凡主动寻问,显然古华的据理力争有效果。
  
  快件査询,三天到达收件地,也配称快件了,因为古华居住在乡镇,古华通知了对方。
  
  熊熊夜来打电话给古华:“朋友家有喜亊,要我去当司烟职亊,再耽搁一天才能送依梅回来。”还是熊熊送嘛。古华笑道:“好吧,我己抗不住了,几天没莱,常吃来一桶。”
  
  他想说叫依梅独自回来有何不可?但这样就阻碍了熊熊来玩的可能,况且外侄可能是担心依梅独行不归,也只好答应。
  
  其实又过了两天,依梅才回家。 古华笑迎熊熊:“熊熊好!”换了个说不清的表情对依梅道:“稀客,请坐。”熊熊笑了,见礼招呼道:“幺外爷吃了没?”依梅知道爸爸的客气不正常,无知识措词,只能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