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遥控寻找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16 12:12      字数:2866
 
  
  古华提着空壶去,总是老师或郑婆婆帮他灌好水送回宿舍。郑婆婆乃承包澡堂老师的岳母,这个来自地道的农村的干瘪老婆婆,古华把她佩服得结结实实的,那简直是勤劳乡下人的典型代表,无孔不入,竭尽搜刮、运用之能,手脚不歇,捡东捞西,竟然能在枯燥的学校环境月进私房钱不止两千元!“郑婆婆。”古华说,“你把依梅一大山衣物拿去烧了,己经有两女生挑了两次拿走,这是剩下的。”
  
  太多郑婆婆搂不走,出去叫了个帮手——邹老师的妈妈邹氏。邹氏进古华宿舍说:“古老师,要不要请个保母?我给你介绍一个。”依梅当然需求,但希望上限是三十五岁,最好是个黄花姑娘、无夫之女也!“多大?”古华问。
  
  “可能五十多了。长得乖哟!搞好了转成一家人,还看人家看不看得起你也!”在她看来,古华己不值半文钱了。
  
  “笑话,老婆婆了还有什么乖的?”古华没有正面抗议邹氏对他的无知愚感,只以口气的刚毅让邹氏修正了一些愚感。不过待后的接触,邹氏的口气就敬畏多了——此人不是她印象的那样。
  
  “你开1500元嘛!”
  
  古华未开口表示不同意。
  
  “1000元?”
  
  “这还勉强能考虑。”
  
  翌日邹氏再去对古华说:“我四处跑腿才给你联系上,你不给跑路费不行!”样作玩笑实则认真。古华伸手就开抽屉,取出百元劵。
  
  “说笑话说笑话的,还说我敲榨你!”邹氏假意强推辞,古华给面子强送。邹氏终于不好意思地把钱捏在手中,许久才悄然揣入衣兜。
  
  古华翌日见邹氏打开水,对她说:“是800元同意就来,不同意作罢,学校食堂工人早起晚睡忙不停才800元呢,我一人又简单。”邹氏见古华态度硬朗,说:“那我再问问。”
  
  再一日保母来了,是一五十五岁老女人,因为古华看她露出的胸*部肌肉己明显萎缩,脖子露老筋。这己是夏季,穿着倒也洒脱,那是不肥不瘪的身材所致。原来这人保母已成职业,已三次离异第三次当保姆了,并且去山东城市见过世面,跳熟了健身操。
  
  古华生活顿时走上了正规虽然人多是以已之味口烹调,但心情并未好转,依梅的行迹不断灌进耳朵,冲击感情的起伏。
  
  “在城里碰到依梅一伙!”
  
  “依梅又在街上,穿着高高跟鞋!与几个男生女生肯定在哪宾馆。”
  
  “依梅可能跟大女子去了西安!”
  
  ……
  
  狗东西欺我难动歩,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晃悠!古华心中放弃了她实则挂念得很。这东西迫不及待穿上了七寸高跟,上初一那会儿就吵着要高跟鞋,古华满足她的是道理加一顿臭骂。
  
  多方托人打探,派出所声称管不了。熊熊来电说:“幺外爷你打探到依梅实处,我回来收拾她。“古华说:“找到了把她领到你山西煤矿吧,交给你妈她们管,让她作饭,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她,翅膀养得能飞了随便飞走。但等你们回来,依梅还在不在原处就又难说了。”
  
  半月后,古华对二黄说:“请你上街注个意,打听打听。”二黄乃食堂老板大黄的二弟,常去古华屋里看电脑彩票信息。二黄说:“那只有从与依梅耍的那伙街上混混那些个口中套话,才能套出实情。古华说:“依梅弃我而去后,我搜见她的QQ空间,见她转载的全是什么‘要么忍,要么狠;没心没肺,活着不累’、 哥啊妹的情侶网,玩虚拟结婚,这会使少年人将来的实婚变得花心,开放堕落。你说现在这社会铺天盖地都搞些什么堕落熏染嘛!难怪那么残忍地弃我而去。可我的怨恨并未因时光加重,反而愈挂念。”
  
  几天后二黄去对古华说:“我遇到街上那几个游皮子了,我是这样问的,依梅怎么没见与你们在一起耍了?”
  
  “她好像在城里啥绿园山庄,七里沟那边。”
  
  后来的事实证明,二黄探得的消息最准确。好哇,古华才想到起用干女儿去探虚实,干女儿就在县中上高中,七里沟就在县中后。当夜,古华的手机响,是那个大女子!
  
  “你不要找依梅了,我们在西安。”大女子叫毛青。依梅曾透露毛青给她买了个什么布娃娃,要她去县城取。
  
  “毛青,你这事作得不地道吧,我这个样儿了,你把依梅给我勾走!”当初大女子常被依梅带去家里耍,几次夜不归宿,自此依梅开始变本加厉变坏。
  
  “你还有理,你是怎样对待依梅的?”质问的口气。“你把依梅打得,头发就揪落!”,
  
  这倒是事实,成为依梅出走的借口。熊熊来电吿知依梅早有心弃父浪荡,说最近几天依梅可能要跑。几百次积怒,古华只有趁依梅睡觉才打得到她。一顿竹棒朝除头部外的地方招呼。
  
  “还打少了,为什么不说挨打的原因?你它妈那个东西还有理跟我耍态度,你敢当面这样吗?就是你把依梅带坏的!当心打你个坏东西!”古华己听说毛青在校时就怀过孕。
  
  “那你来哟来哟!”欺负古华行走困难。
  
  “你以为老子找不到人来揍你吗?”
  
  一阵对峙,毛青叫依梅接话。古华一听那口气更流气,一顿怒火电过去,哪里还能有和气的口气?“好你个小东西,满14岁后还可以告你个典型的遗弃罪……”
  
  见依梅态度稍软,古华语气也就和平多了。“你干的什么职业?”
  
  “卖服装。”依梅其实在扯谎。
  
  “行,那你要干就干正当职业。挂了!”古华其实不愿关机,远远还未教训够呢,那只不过千百次的道理的重复。
  
  西安?那离自己远了,时光也远了,一种慢性感情折磨。古华忽然觉得忘记了大女子打来的电话号码,再翻,怎么也不见大女子打来的手机号码,只有干女儿的通话记录。几面分析,方知依梅并未在西安城,而是就在县城,打的干女儿的手机。
  
  好你个干女儿,既然已知依梅的准确位置,为何不直接电告于我?却宛转地叫毛倩打电话?她会说实话吗?有点世故的味道了,两面取光,宁愿负我不负依梅!同龄相顾吗?反了反了!古华又在QQ里毫不保留地教训干女儿,把干女儿得罪得从此消声匿迹,如此艰难的古华不怕众叛亲离。干女儿玩的手机QQ,手机是古华给她600元买的,而他的手机才267元呢!你就是给古华献身也值!
  
  在干女儿与依梅间宁愿得罪干女儿,倾重依梅,还是一个亲疏的感情取舍。依梅令古华绝望,何曾不想把干女儿拉近更近一点呢?但干女儿能成为他的知己情人吗?她依然世俗的观念超越不过常规的坎。多么希望遇上一个与他古华境界相当的红颜知己呢?可遇合的皆俗气之人,低处不胜寒。
  
  得不到确切消息,古华心中依然不踏实。便又想到起用身居城里的老同学柳大与隔房三姐夫哥陈品代歩去访探什么绿园山庄,都痛快地应允了。
  
  挨过两天,古华打电话问三姐夫哥,接电话的态度、语气变了,变得含糊,拖沓。
  
  古华再电问柳大,竟然异工同曲!
  
  妈的,落井下石吗?见我古华无社会能量了,众叛亲离,原来亲情友情的底线露出来了。后来的事实说明,二位并非落井下石,而是胆小,胆小得迂腐,不敢进绿园山庄,好似绿园山庄是黑社会黑店!古华感叹不己,人,常人,怎么越老越不景气?灵魂愈卑膝,心气愈软弱。可悲的正常人哟,还不及我残疾之人不变的豪气!
  
  熊熊来电说,他委托职中的同学带上依梅的手机里照片,假装去绿园山庄吃饭,依梅亲自上的菜!
  
  终于打听得确切着落,古华心情不知不觉地自然好转,才知道自已十几年养育恩怨,虽然己经放弃了依梅,感情上还是舍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