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放下又提起的笔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1-22 19:00      字数:2882
  
                    
  
  这一生有太多的遗憾,例如古华爱登高望远,沉浸在大自然中,那味道!然而古华却举步维艰,只能栖居平川之老年公寓,视野空空。
  今日中午春光明媚,勾起古华喜悦心情,这也是因为开始克己少抽烟胃部舒服些了的缘故。12点午饭后,古华与门卫打招呼,乘电动轮椅出去遛遛。出门向右转上了去新桥方向。古华的电动轮椅时速设置太慢,最快每小时十里路。
  边跑边向两边眺望,这里八百里秦川靠山边。顿觉视野大开,久未出门,不禁又多情善感起来,啊!
  古华本打算退休后封笔,什么也不写了,进老年公寓大门就是这一生操心的句号,更不打算写日记,发表或出版的可能性与意义小,至多孤芳自赏。但屡屡想记下有感老年公寓点点滴滴意外的人和事,刻记下夕阳的脚印。这里依然是一个小社会,老人们依然带着不少之前的社会俗性而进,并没有放下并没有多大的处世醒悟,公寓陈总指定老年代表也是挑定那种讨好卖乖的老太婆,但屡屡打消记录的念头。
  今日,古华终于还是提笔了,权当充实无所事事的无聊,权当锻练脑子不至于退化成老年痴呆,虽然自信不会老年痴呆,甚至越老智慧更精深。
  早知今日又提笔,何必当初打消念头?以至多少细节忘却。秋去冬过春至,近半年经历,那形形色色的服务员之间的品性冲撞,相互间说三道四、有好胜的,臧否的、单纯的、复杂的;两老总的差别,一个但求无过,一个有魄力好虚荣。老人们大多数安渡晚年,但也有未转变社会角色进入的,充能的依然想出色以显示特别、献媚的退休了还想在这么个小圈内捞个一官半职似的。世俗人真他妈狭隘,名利之心可笑。又每个人进老年公寓的背后各有各的无奈,都值得写写,虽然在古华的境界里不值一书,但这些故事却是一部合世俗挡次的书。
  古华的护理张梅把季阿姨又推进他的房间,这已多次了。古华本能地起了厌烦心,脸色不悦。勉强应付了下,二人便知趣地退出。待张梅二次进来,古华毫不客气的语气终于发出﹕“你别把季阿姨老推来,我要的是清静!”而“别老来烦我”这句话仍然隐忍未发。
  “知道了。”张梅说。
  古华当然知道,张梅没把古华另眼看成服务对象,把古华看得高大,是想古华为她分担烦劳,而季阿姨则是出于老年孤独依附于古华。人们总以常态衡量任何人,认为老人怕孤独,陈总要古华与人常聊,岂知古华非常人?虽然张梅把古华看透了,说古华啥都行,就是不知道关心自己;虽然陈总看出古华太坚强。                  
  古华是2015年阳历7月13日正式脱离社会工作,来到退休后的第一个驿站——东方老年公寓。这里环境的宽敞雅致估计全国也少有。人们能感受他我心灵的纯净如泉水,虽然他非少年而是老年,虽然人皆认为他不过四十多岁实则已过花甲也,且举步困难;也有感受出他是个“大善人”。那老妇只能用“大善人”来表达,因为她只有那种见识修辞。其实她表达的是古华朗朗超尘脱俗的气韵。换了个环境为何一下子不同了呢?之所以这样,也许是到了一个崭新的环境,一张白纸好画最新的图画,人们的直感不带成见,所以古华的真性表达无遗。
  古华,一个矛盾体,大智慧与大磨难碰撞,忽明忽暗的进退搏斗……
  古华的外侄刘刚给古华打电电说:“刘伟阴历正月29日结婚,唐伟来车接我回去耍。已出发了。”外侄好面子,添人气。况且古华对亲戚来说是个重要人物。
  “他们来汉中还有别的事吗?”古华问。意思是若专车来接我就不好意思推辞了。虽然前几天刘伦刚来给古华送蜂蜜,古华已先给了600元,但回去面对众亲友还得打发化钱。古华心想,给我的监护人刘伟半年来化的够多的了,医卡与现款已共给了一万一千元了。出书咬牙化了5万2千5百元全部积蓄,还剩万多元了。依不得亲友的要求,那样会一文不剩,若遇急诊住院,自己没钱掂支靠别人可就难了。我必须守住底线。
  “他们到汉中还要办驾照。”
  “那就好。那我就不回了,不敢再化钱。”古华回话说。
  外侄只好作罢。
  依梅有爸爸的手机号,而古华还是忍不住招供了去向之处。过年了,依梅打电话说,她在渔渡耍。
  渔渡,那是古华教书退休之地。妈的,岂有此理!古华的第一反应是,能路过汉中回家乡,也不来看我一下,虽然怕她来。但总是拐弯抹脚地向他要钱。整个一正宗的畜牲,只知索取不知奉献,马不停蹄,东流西逛,何来的钱?之前要她回汉中爸爸这里,她说没路费,怎么回更远的家乡有路费了?躲着我似的。古华感觉依梅是怕见他,报应了,有不便言说的病。但依梅已明言等爸爸今年医保卡充费了,她要回汉中用卡治病,还急不可耐地问,几月份才到?
  妈的!你回来不是为了我尽一点义务爱心,而是只为用我医保卡治病!整个一自私鬼!
  今日天转冷,阴阴的无太阳,这院里的花开的比自然界早,是因为人工栽种的花树大都不凡。古华添了衣服乘电动轮椅去兵马佣小广场遛达,忽然觉得有三个电话需要打,其实是往日的思量集中到一天办了。
  古华先问渔渡中学陈总务,我的退休证下来了没?陈总务倒一改以往冷漠的语气,温和客气起来,说退休证可有可无,只要文件到就行了。要先到城关镇粮站对门的住房公积金办事处填表盖章,拿回学校办理,方可回城取住房公积金。这么说来,古华随时可回镇巴了,原以为要等退休证下来呢!
  于是古华打电话给昨日来作爱心活动的护理班学生唐小妹,从她给我剪指甲交流中可感到是位善良的姑娘,想叫她护理自己去镇巴。当时只说请帮忙,方便的话最近几天过来一下,如觉不方便可带个伴儿。其实我想寻遇一个永久的贴心女。
  不想一会儿唐就来了,带了个男同学。古华给了苹果与小刀刀,二人倒很自然地接受了,男生便去卫生间削苹果。
  “不想问我点儿什么吗?古华答记者问。”唐没反应过来,古华便正经地介绍情况,并说不勉强你。她说对社会事还不懂。问∶“要两三天,在哪住呢?”
  我说∶“不住亲朋家就住旅社呗!”她没表现出惊疑,但说∶“会被怀疑的,我们还是学生。”
  古华说∶“不会,镇巴城都认识我。”其实古华该这样回答:这是护理我,名正言顺。
  “给一千元啦,是不是太多?”唐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
  古华说∶“必需要给的!”
  “去不去,回去今晚就回话。”
  我说∶“去不了也无妨平日来耍。”唐表情欣然。
  唐又电话来了一女生,我见有三人了,说点菜招待,他们倒很乐意,但说必须回,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不了。
  正巧出版公司吴来电话,这使唐小妹他们也了解了古华,不然古华不会生硬地宣扬自己的。责编吴说古华的《山风点火》他们说写得太好了,老幼适宜,可改编成电视剧。虽然说不等于作,毕竟是喜讯。其实,说宜改编成电视剧的已不止这一家了,之前那个扬州海天出版人混蛋老孙也说过这样的话。
  “那另一本呢?”古华问。他最关心的是这本书。
  “可能会缓一些。”
  也好。反正《山风点火》是为《读破大自然的人》护航的,先出《山风点火》才有护航的意义。开路开路的!
  古华心中道,一个人退休就意味着脱离了社会舞台,放下了,但退休对我不是一个句号,反而却在退休后才能成就人生辉煌吗?这本身就反常,正宗的大气晚成吗?
  古华再打电话问镇巴老同学王春木,说不一定当天能取到钱。那来回几天古华得考虑唐小妹他们是否合适了。
  这晚不见唐回电,估计觉得自己胜任不了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