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冒险的决定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1-19 09:31      字数:2262
      
  
  这是个魔王波旬转世的末法时代。古华认为是的。有记载道:
  魔王波旬说:“你涅磐后,我一定要破坏你的佛法。”
  佛说:“佛法是正法,没有任何力量能破坏。”
  魔王波旬说:“正义永存,邪恶也不会消失。你在世时也不是人人都信仰你,我的徒子徒孙不也很多吗?人性本恶,学坏容易学好难。你入灭之后,信仰你的人会越来越少,信仰我的人会越来越多。”
  佛说:“你破坏我的佛法对你没好处。佛光是普照之光,照耀着善良的人,也照耀着邪恶如你之人。如果正法时代一旦结束,你的福报也就完了,等待你的就是无间地狱,你会在地狱中受无量种种苦。”
  魔王波旬说:“我知道佛祖是不说谎的,但是,佛祖你也知道命由心造。我会设法避免地狱之苦的。”
  佛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哪里能避免得了!”
  魔王波旬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波旬亦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在顺应百姓方面,佛祖你是比不上我的。你戒律森严,极力强调贪欲的危害,教人远离贪欲。而我顺应百姓的欲望,满足百姓的欲望。众生没有贪欲那里有我波旬?”
  佛说:“我有佛经留世。”
  魔王波旬说:“经典是死文字,要教化众生,还是需要人来解释。”
  佛说:“我有僧宝留世。”
  魔王波旬说:“你要教化众生得引进新人吧。你不会拒绝我的弟子接受你的教诲吧。”
  佛说:“不会。”
  魔王波旬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 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以达到我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
  佛祖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魔王见此,率众狂笑而去。
  毛泽东思想体系近似佛理,似乎想把当代中国每个人都渡化成僧人或居士,但这是不可能的,至少一朝一代是不可能的,因为众生业障太重,学坏容易学好难,堕落容易升华难,所以注定不得成功。
  那个人,依附、借力毛泽东,投机革命队伍,红太阳当空照耀时只能隐蔽作作坏法小动作,太阳落山,便舒展魔行,酷似魔王波旬混入庙堂,穿着袈裟,破坏的是佛法。曲解的是毛泽东思想,破坏的是社会主义正行;
  那个人的改革开放、放纵人的私欲,打开的是人性的潘多拉魔盒,压制的是人的佛性。首先解散大集体所有制,土地重新下户,一下子投合了人的私欲所好,恰如魔王波旬顺应百姓的欲望,满足百姓的贪欲,因而一时大获成功。继后更以猫论赤裸裸教人学坏,为了私欲可以不择手段,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得到就翘大拇指。
  科技的滥用、耕地的败坏、空气的污浊、人心的腐化,人精气神的丧示,这是在灭亡人类!时至今天的泱泱中华国度,崇尚的是个人名利,麻木不仁的是假伪劣,沉醉的是物欲、色欲,歌唱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作的是依烂为烂短见事,反感的是上进,欢喜的是堕落。多的是投机取巧,少的是务实求真。淫笑声、假笑声,消失着天真的笑声、真挚的笑声;浊气、盛气、戾气、俗气、邪气、妖气熏天,淹没了清气、高雅气、正气。魔王仰天狂笑了!
  众生贪图一时之利,自私自利心作怪也!如服鸦片,得一时之快,落一身毒瘾,地狱“人满为患”,鬼哭狼嚎,撕心裂肺,魔王仰天狂笑了!
  那个人,魔王波旬转世?
  那么,那个人的传承者与喽罗们该怎么定性呢?
  古华栖身汉中秦巴民俗村东方老年公寓近一年了。身虽重疾,然明眼人皆感觉出此人不凡。虽过瘦,头脑超高清,声似年轻人,年龄似四十岁上,气韵超尘脱俗,成熟而童心犹在,戏而不谑,幽默尽显,人气尽显。
  然身磨并未因退休而退休,人生志愿亦未因退休而退休。再次奋起,左冲右突,奋不顾身,狠心拒绝亲族经济求援,将有限甚至可怜的存款只能有选择地用在取大义上——出书!正所谓舍小义取大义啊。穷,两难全。 收不收得回本钱?放不放心,可信度如何?实在是考量中的冒险。
  秋日晴阳,中午,他避开众人,开电动轮椅去清静的游玩景区,扶着椅把,仰望着兰天白云,思绪随云漂动。
  奋不顾身,舍小义取大义,这是我此生所作的最大一宗功德事啊!在这世风、人性垮塌的华夏大地上,我却顶风而上,企图侥幸于夹缝中发芽,黑夜中点起篝火,火光显得那样的微弱,却是我一片赤诚的渡世之心。我只有这个能力,为点化世间,我尽力了。
  退休是终点,万事放下时,对我却是起点,大放光彩时,长寿之相吗?
  他觉得自己越老智慧越精深,他自信不会得老年痴呆症、脑梗塞。然而苟延喘息勉强活一百岁又怎样?如能生活基本自理还差不多。但这可能吗?
  他以为再度奋起出版两书《山风点火》、《读破大自然的人》这回该圆满了,大气晚成时了。然而他走近它时,它仍在烟雾中。
  这一生的闪光就是《读破大自然的人》,
  她是我智慧的结晶。
  要不是有她,
  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罪业与智慧因果造就了我失衡的痛苦,
  千锤百炼难成真。
  重重叠叠的磨难我几乎承受不起了,
  未必临死才能轻省?
     《读破大自然的人》啊!
  为了你的出生,
  我付出的代价血淋淋。
  毁灭了烛光自己,
  还未必照亮了所有夜行人。
  首次的杨州海天行以为能够一蹴而就,
  大放宽心。
   不料我长叹任重道远!
   两年后再次奋起成都的天恒仁,
   这下以为到达彼岸了,
   不料再次长叹任重道远,
   一伙逐利的俗女人当判官,
   怎么听得懂天籁音?
   寻常的土地怎能种植千年参?
   魔鬼的殿堂怎能不反感佛音?
   难产的天使哟,
   君子之腹遇小人之心。
   谁能担当接生的伯乐 知音?
   别呀,别让她出生于畸形!
   还有可能再三奋起吗?
   我的财力,我的光阴,
  《读破大自然的人》啊!
   快点出世,一万年太久,
   天降大任,天降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