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令      锦衣夜行
作者:寒凝      更新:2020-03-24 23:01      字数:3462
    明太祖朱元璋设立“拱卫司”,后改为“亲军都尉府”,统辖仪鸾司,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

    洪武十五年(1382年),裁撤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改置锦衣卫。

    洪武年间,因为锦衣卫有非法凌辱、虐待囚犯的行为,制造了很多冤案。朱元璋下诏焚毁锦衣卫刑具,废除了他们的这项职能。

    明成祖朱棣登基之后,恢复了锦衣卫的所有权力,并有所加强。他设置了北镇抚司,专理“诏狱”,可以直接逮捕和拷问犯人,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这些司法机关无权过问。

    明宪宗成化年间又增铸了北镇抚司印信,一切刑狱专呈皇帝,毋须通过指挥使转达,使锦衣卫北镇抚司成为皇帝直辖的司法机构,权力达到极致。

    朱翊钧为明朝第十三位皇帝,1572年朱翊钧即位。在位前期内阁首辅张居正主持政务,实行一系列改革,社会经济开始发展,开创万历中兴局面,经济处于世界经济主导地位。

    1620年,明神宗朱翊钧驾崩。

    朱常洛为明朝第十四位皇帝,登基后实行一系列革除弊端的措施,但因为吃错泻药导致身体羸弱,1620年病逝,在位一月史称一月天子。

    朱由校为明朝第十五位皇帝,即位之初设立对东林党十分重视,但后来由于后宫客氏和魏忠贤专权,统治后期党羽之争,外地进犯致使大江南北民不聊生,朝廷内外危机四伏。

    (以下正文情节纯属虚构,不为明朝真实历史事件。)

    先帝在位之时秘密自行设立守正司,与锦衣卫合为一派,直接听命于先帝。守正司监督武林人士和在朝官员服从于朝廷订立的规矩,守正司直接掌管杀生大权,无需上奏便可就地处决任何有罪之人。

    而在先帝逝世后,先帝在位时设立的一代守正司与亲选锦衣卫也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先主驾崩,他们之前的空前地位已然不在,但他们的武功与杀人技还足以让人闻声色变。

    日出东方又落西山,魏忠贤的东厂势力不断扩大后,成为不可一世的力量。后来更是整日哄骗皇帝,得到了更大的权利。后残酷迫害东林党人,又将锦衣卫一职死死压在自己脚下。

    锦衣卫往日的风光与辉煌再也看不到了,现在的锦衣卫不过是替东厂跑腿办事的喽啰。

    下雨了,道路上开始变得泥泞,路上水洼里的水慢慢的积攒,齐平了地面。

    一匹装饰华丽的战马疾驰而过,溅干了路上的水洼,

    “驾!!!”

    不用一盏茶的工夫,到了一个高居于山腰的驿站,马上一位身着百姓衣服的人冲进了屋子。

    屋子里五六个人突然拔刀,看到是他后又把刀收了回去。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他把藏在胸口的信封递了出来,

    “回青龙指挥使,守正司来信。”

    青龙起身,上前拿过信,

    “她可一两年都没动静了。”

    急急忙忙打开信。

    信上:

    锦衣卫指挥使青龙接旨!

    现正时为先帝逝世若年,国家不幸,朝政破败,东厂提督干政弄权,残害忠良。皇帝荒淫无度不理国事。

    据先帝之遗诏,谋朝篡位,干政弄权者,入九泉。

    钦此

    青龙合上信件,

    “穿御赐麒麟服,佩绣春刀。”

    “诺!!!”

    雨慢慢的变小了,树叶上的水滴慢慢滴落,

    “驾!”

    一对人马匆匆而过,披着斗笠,腰挎绣春刀与锦衣卫腰牌,带头的青龙背着一个长方形剑盒,木盒子的右上角竖着用黄金镂刻着几个字:锦衣指挥使

    他们向着皇城前行,消失在了前方的黑暗中。

    皇城城门门前,几个个看门的小兵哈欠连天,

    “真他娘的倒霉,偏偏调来守城门,老子好几天也没睡个安稳觉了。”

    “唉,老子也好几天没碰姑娘了,一想到回春苑那小娘们儿,就浑身难受。”

    “你啊,就是……”

    突然看到走过来十几个戴着斗笠的人,

    “哎!别说了,来人了。”

    小官上前,

    “你们站住!什么人?”

    他们没回话,另一个小官挑着灯笼过来一照,一脸惊恐,

    “飞鱼服!”

    一个小官拦下青龙,

    “大人,小的例行公事,麻烦您出示一下腰牌。”

    青龙慢慢抬起头,犀利的注视着看门的小官。小官透过灯笼昏暗的光亮可以模糊的看到青龙的面相。

    青龙身后的锦衣卫人群中,慢慢拔出了绣春刀。

    小官听到刀刃划过刀鞘的尖锐声后立马吓得开始打哆嗦,

    “快快……快,给大人开门!”

    另几个个小兵立马推开城门,

    那个小官低着头,

    “大人……大人饶命,是小的多事小的多事。”

    锦衣卫收回了绣春刀,青龙带头从城门口走进了皇城,小兵也麻溜的的从外边关上了城门。

    “吓死我了……”

    “我都快尿了……”

    几个人半瘫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青龙一行人观察着四周,街上空无一人,昏暗幽静。

    青龙一声令下,

    “寻忠良,一天后城中心青楼见。散!”

    “是!!!”

    一瞬间十几人向八方散去,无影无踪。

    青龙一蹬墙飞上屋顶,向着一座府邸轻功而去。

    那座府邸装饰华丽,规模足几百平,房屋主人应该是达官贵人之象。

    青龙潜到院中,找到了寝屋,慢慢推开了房门。见到一个体型肥胖的人躺在床上,呼噜打的那叫一个响。

    青龙悄悄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壶,走到他身边对着他的嘴往里倒水。

    他一下被惊醒,被青龙吓了一跳。

    “什……什么人!”

    他看到了身上的飞鱼服,叹了口气,

    “大胆锦衣卫!我堂堂千户大人,你敢闯我府邸!”

    青龙褪去斗笠,

    “千户大人,别来无恙。”

    他看到了青龙腰间的黄金腰牌,吓的话都说不出,立马爬到地上跪了起来,

    “青龙!?青……青龙指挥使,小人瞎了狗眼没有认出大人,大人莫怪,大人莫怪。”

    青龙走到茶桌旁坐了起来,把长一米多的剑盒竖直放到了桌子上。

    千户抬起头,看到了锦衣指挥使几个金字,立马吓得全身发抖。

    “不知大人深夜造访,有何……有何贵干。”

    说完不禁咽了口唾沫。

    青龙看了一眼千户,

    “我想知道现在皇宫里还有没有忠良之臣。”

    千户爬到青龙面前,

    “有有有,前北镇抚司大人一直为国担忧,日日觐见皇上。还有前锦衣卫指挥使大人,也是日日为国操劳,可谓忠臣。”

    “还有吗?”

    “回大人,没……没了。”

    “为什么这么少?”

    “大部分忠良都被厂公给杀了……”

    青龙碰了一下剑盒,剑盒突然从两侧弹出六把宝刀,像孔雀开屏一样,把把寒光凛凛。

    吓得千户他把头死死的贴在地上。

    “那千户大人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就是说你不是忠良了?”

    千户急忙摇头,

    “不不不,臣也是忠良,臣日夜操劳国事,为百姓担忧,何谈不是忠良。大人!明察啊!大人!”

    青龙一拍剑盒,一把钢刃随及弹射出去,直直插进了千户的脑袋。

    青龙又一碰,精钢宝刀立马收回了剑盒里,背在了身上。

    青龙推门而出,一脚蹬墙上了屋顶。

    另一名锦衣卫来到一位副千户的府邸,悄悄潜入到了副千户的寝房。

    他把刀“咚”的一声竖到了地上,自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副千户和他的夫人都被吵醒,副千户起身看到了他,二话不说抽出放在一旁的佩刀。

    “你是什么人!”

    锦衣卫没有说话,就静静地握着绣春刀坐在椅子上。

    副千户的夫人不敢说话,紧紧拉着被子。

    副千户起身,纳闷这个人闯入我的寝房怎么下人半点察觉没有……

    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突然面容失色,难不成全府的手下都被他给杀了……

    锦衣卫猜出他在思索什么后,微微一笑,

    “千户大人大可放心,虽然锦衣卫的名号令人闻声色变,但我们可从不滥杀无辜。”

    副千户转头看向他,握紧了佩刀,

    “造次!你可知冒充锦衣卫该当何罪!?”

    他面不改色,

    “死罪。”

    副千户剑尖直直指向他,

    “夜闯我府邸是为何意?”

    “无意。”

    副千户慢慢靠近桌子点燃了烛灯,一身麒麟服显现在眼前。

    腰间一块金色的令牌格外吸睛,副千户的脸色被吓的惨白,,

    “鹤大人!”

    副千户立马丢下佩刀,跪在地上行礼,

    “小的有眼无珠,怠慢了大人,还请大人赎罪。”

    “无碍,起来吧。”

    “谢过大人。”

    副千户慢慢起身,

    “不知大人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奉守正司之命除去朝中贪官污吏和侍奉东厂之人。”

    副千户听到这里一个激灵,

    “下官虽为朝中一员,但可从不贪腐金银欺压百姓。”

    锦衣卫起身,

    “我自然知道,大人不必过于畏惧,如果要杀你何必与你多费口舌。

    你连续多日拿出自家府库粮食救济穷苦百姓,这等恩德我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些的。”

    副千户一行礼,

    “多谢大人明察。”

    “我此次前来,是想过问于你为何先帝在位之时的忠良之臣大部分都已寻找不到,他们历来居住的府邸又为何换了府主。”

    “回大人,自从先帝逝世,太子继位后。东厂的势力就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达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程度。

    这一山不容二虎,大多数的忠良之臣都被东厂厂公安排锦衣卫秘密处决了。

    这刚毅的忠良之臣逐一被杀,剩下的一些也就不敢有太大声响。

    但东厂厂公并没有善罢甘休,有一次佳节会宴,他模仿“指鹿为马”偏偏说得这能歌善舞的女子学艺不精。

    其实那位女子可是满京城最好的歌艺师,歌曲舞艺堪称一绝。

    追随厂公的人都随声附和,说她学艺不精,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而有的一些忠良之臣,碍于权力并没有出言反对。但就这都被他派人给一一记录了下来。后来几日,本就已经不多的忠良,又死去了一半。

    从那天往后,再也没有人敢不顺从东厂。”

    『人物传记』

    官号:青龙

    先帝锦衣卫指挥使,为人正直性格刚毅,执掌十人锦衣卫,与守正司职权相当。

    随身武器为大明御制钢刀宝盒,内有六柄精钢宝刀外配绣春刀,钢刀剑屏开落以震慑,绣春出鞘封喉以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