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节
作者:上官云雪      更新:2019-05-03 12:16      字数:3284
    一盒姜茶内装10袋,公司对外的批发价是12.5元/盒,给我的底价是9元/盒,为了做成这担业务,我想就报每盒10元,赚一元钱,我感觉这家单位可能会订。

    第二天早上我如约而去,可是一碰面,王主任就生硬地说我们不订了。我看情形不对,就说,如果是价格的问题还可以商量……对方粗鲁地打断我的话:不订了,不订了!我当头一棒,同时怒火从胸口燃起:既然你们打定主意不买,干嘛约我今早再来?你是不是有病哪?王马上跳起来说你想干什么?能接待你就不错了!我说推销工作并没有低人一等,你以为你是工商局的就了不起?况且你既然是干部,就这水平?你会不会做人啊?对方说你再闹,我们就叫保安……后来我为此事去找过他们局长,局长说你说的情况我调查一下,再给你答复。之后我打电话去询问,宣传处的人说局长出差了……人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推销这一行业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有提供产品的厂家和公司,就有销售人员队伍,他们是新产品推向市场的主力军。他们既是推销一种产品,也在推销一种服务,它启示一种新型的人际关系:自由接触和公平竞争。要么,政府颁布一条法律:公司不得组建营销队伍。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推销自己,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你说话就在推销你的语言,你行动就在推销你的行为……

    4月16日早上醒来,我就有些心神不定。不知道是否该给shizhang先生打电话。我一个平民女怎么会与shizhang先生联系上?其实没什么好奇的,我曾去市里重要开发区采访过,姜shizhang抓开发区的工作,有过一面之缘。我与开发区的文化顾问管老师交谈过一次,彼此有些印象。在我四处碰壁的情况下,我想到了管老师,管老师建议可以找姜shizhang反映一下,并告之他的办公电话和手机。

    shizhang先生和平民没什么两样,在他成为shizhang之前也是从平民走过来的。开明的shizhang应该有平民意识,是平民的父母官和朋友,我是市民的一员,为什么不能接近shizhang?

    记得北方有个城市,设有shizhang直拨电话,所有市民都可以直拨shizhang的专线电话,反映问题。当时节看了这消息就联想这座城市的官员有民主意识,如果国内的每个城市都这样,那我国的民主建设就有希望了……

    去年12月份,我的一个教书的女朋友劝我去仙人洞找人看相,预测一下未来的命运。说我的生活“磨难”太多,是不是命中有什么克星?本来我对此说法一直很反感,但想想这几年诸多不顺,是不是生命中确有什么障碍?

    算命先生看起来还不像江湖骗子,相貌神态有一种道家的风范,写一手好字。小倩说有许多外地人坐飞机来找他看,蛮灵的。

    算命先生拿出一本翻得很旧的易经,问了我的出生年月,又对我的相貌观察了一番。就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嘴上念念有词……琢磨了一阵,最后说我这人命相不错,是属于人旺财旺的那种,命中有贵人相助。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果有所谓命相的话我一直以为我与李清照很相似,属于人比黄衣瘦的那种……算命先生还说明年我的生活会发生很大变化,会发一笔大财,买楼或买车,还说预测我会买车,不会买楼。这句话暗和了我的心事,如果有钱,我倒愿意买车,不愿买楼。因为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会飞走的,到我心仪的地方去生活。我对易经先生的说法有些相信了,或者我希望相信,我的生活太需要改变了,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崩溃的。

    我给英打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时间已过去三个月,生活仍陷入困顿之中……夜晚经常失眠,白天像个游魂一样四处游荡,寻找收留我的地方。身处其中,却感觉这个社会跟我没有什么关系,这种感觉真可怕。

    我跟英在一起,主要是想与她谈起你,因她曾在你的报社实习过,对你有印象。对你的思念除了每天独自享受外,也需要有个人倾诉。她对我的叙述很感兴趣,说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魅力,不知你现在的形象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听出她很想见你,我暗暗有些担心,万一你们之间产生好感怎么办?我不能容忍对你的爱再支离破碎,现在你身边有一个老婆对我来说已经很痛苦了,如果再增加别的女人,我怎么受得了?当然至今我不清楚你心里有几个女人,记得那天我曾问你是否需要一个富婆做你的情人?你笑着说你可以介绍啊,有提存,然后又表情严肃地说:你以为我是纨绔子弟?我肾不好。

    我知道你是用语言安慰我,但当时听了感觉很舒服。你曾对我说你是第一次越轨,以前从未发生过。如果真是那样,我希望以后也别发生,直到我真正拥有你的那一天。我不是说过那一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吗?但是分开这段时间,我才知道那句话多么的残酷,我真能就远离开你吗?想想你那黑黑的眼神,你的温情,你曾说我的思想可以打90分,我给你的第一印象是唯美的,这一评价已足够了。我们唯一的那一次你曾说过爱我,我亲吻的你身体的时候你说过,但过后你说那天是喝醉了……难道当时的所言所为,真是酒精的作用吗?难以忘怀的那一天我们第一次相吻,我感觉你是投入的,我希望融进你的怀抱,融进你的血液,永不分离……如果你对我没有世俗的想法,只是单纯欣赏我这个人,在你的心里有一份对我的真情,我虽死而无憾了。

    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我也想检验对你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会不会消亡。在今天“真爱”已成为稀有动物,成为生活中难以享受的奢移,我也遥望着你是否会对我产生那种感觉,那种思念……

    我对英说你不要打他的主意啊,我受不了的。英笑着说你还是放弃吧,不现实。我摇摇头,我知道不现实,除非奇迹发生。要么有一天,你感觉你的家庭生活平淡而乏味,对老婆仍然有感情,只是出于一种习惯,你需要新的感情充实你的生活,那种激动人心的感情,那种使人的生命丰富的情感,也许这只是我莫名的一种奢望,这种想法可能会遭到当今社会上一些家庭妇女的唾骂,这不是破坏他人家庭和睦的言论吗?难道你没有道德感吗?记得有一次你也曾这样问我。

    我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有几个夜晚失眠一直思考到天亮,想想我曾经历过的情感,周围一些人的婚姻,不难得出一个结论:社会上80%以上的家庭是凑合建立起来的,有些是为政治或经济上的利益走在一起,有些是出于这会的压力,年龄大了,不结婚会引起别人的议论,有些是感觉马马虎虎过得去就凑合吧!真正为了爱走进婚姻殿堂的很少,属于凤毛麟角,许多人的婚姻与爱没有关系。回想我曾两次可以走进“围城”,两位男士都有可敬之处,人品善良,才学一般,性格忠厚,与他在一起生活不会太痛苦也不会太幸福,一星期的生活可以代表一辈子的生活。走进这样的围城,也许生活比较稳定,但缺乏生命的激情,如果还要维护婚姻的道德,那么只能一辈子过着没有爱情的生活。这对于人性来说才是不道德的,为了维持一日三餐的生活,就放弃真正的感情生活?

    我对英说如果一个月我无法忘记你,也没有收到你的电话,就请她约你出来聊聊,了解你的真实想法。但是我又害怕你和她见面,发生什么故事怎办?那无疑是朝我的伤口撒盐。也许最好的方式是写信,我们不能见面 ,难道不可以用写信的方式安慰对方吗?当然在信里你有可能隐藏你的真实想法,但是在字里行间多少会透露一些痕迹,而且能看到你的笔迹对我来说是一件极其欣慰的事,至今我也没有看到过你的笔墨。我决定到一个月之前的那一天给你写信,写好信以后托老朋友餐厅转交给你,那天我们就是在“老朋友”喝的分手酒,至今情形历历在目。那天不知不觉我流泪了,你递给我纸巾,我跑到洗手间去哭泣,走回位置的时候都不敢看你。我嘲笑自己没出息,你说别那么沉重,你开始给我讲笑话,讲了几个黄段子笑话,我居然很喜欢听,那一刻我真的开怀大笑了。我从未听过这样精彩的黄段子恐怕这一辈子我都难以忘记了……很奇怪,与你相识在一起说话,气氛很和谐,谈话可以永远进行下去似的……这时候的我应该是温柔的,你说我脾气不好,因为我在电话上骂过你几次。我看出你的神态也是可亲的,你说打打闹闹才是真。我真想吻你的眼睛,那黑黑的眼眸……分手的那一刻,我说让我再好好看看你。眼泪忍不住又要涌上来,我忙站起来,说我先走一步,你再买单。你把手抬起来支住下巴,在想些什么,我很想握一下你的手,再感受一下你的体温,但是我克制住了。我飞快地走出了餐厅,走出一段距离在一个拐角处蹲下来放声哭泣……也许这是个错误,但那一刻的美丽永难忘怀……有一天如果看见你陪着妻子在散步,我会深深地祝福你,因为我也希望有一天有一位深情的男子陪伴在我身旁!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汪伦你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