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才山之心
作者:莲心水菓      更新:2019-05-23 17:08      字数:2314
    清晨的迷雾还未散去,缥缥缈缈地笼罩在挺拔俊秀的才山山峰之上,霞光透过那蒙雾之间,柔和地洒向大地。山间石路依然还有些潮湿,路旁的植株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光,整个空气都萦绕着一股静谧、安详的氛围。

    在那小路的远方,两道身影正在迷雾中逐渐显露。只见右边的男子身着粗布麻衣,单肩扛着一捆已经湿了的柴火,另一只手扶着一旁身怀六甲的妇人。

    “你说你挺着个大肚子,爬上来做什么?”男子虽是责备,但语气中还是难掩对妻子的关心。

    “还不是你昨晚一整晚都没回去,我坐不住,怕你出事。”

    “好好好,我的错,前边有块石头,赶紧坐下歇会,然后下山吧!”

    男子扶着妻子走到一块巨大的石头边上,只见那块石头上藤蔓缠绕,凹凸不平。男子放下肩上的柴火,上前准备将藤蔓拨开。但诡异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藤蔓就跟铁链似的,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真是邪了门了!”男子不信邪,气呼呼地撸起袖子,然后拿起柴火堆旁绑着的斧子。

    “锵”地一声,随着斧子落下,与石头表面产生撞击,那反射回来的震动感令男子虎口发麻。更为夸张的是,那石斧被藤蔓锯了一个口子,算是废了。

    虽然过程艰难,但那藤蔓终究还是被劈开了一个口子。

    男子扔下石斧,双手立刻将藤蔓拨开。“呼~呼~呼~”他将石头上的灰吹开,然后一手抓住袖子,急忙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然后将妻子扶到一旁坐下。

    “咱们先歇会,一会我陪你下山。你现在身子重,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安心把咱们的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就行了!”

    “好啦,真啰嗦!”妇人嗔怪了一声,但脸上是难掩的甜蜜。自从他们成亲以来,将近十年,她的肚子没有任何动静,婆婆责备,带着遗憾离世,她是多么幸运能遇上这么一个不管如何依然紧紧守护在自己身边的丈夫。

    她本以为此生注定无缘子女,没想到天可怜见,终于在九月前赐给了自己一个孩子,可把夫妻俩人高兴坏了。

    妇人想起往事之余,心情更是愉悦。她提起衣袖为丈夫擦拭了擦拭额头的汗珠。

    二人彼此的目光中,倒映的只有对方,殊不知,此刻妇人座下的石头突然变得透明了一些,内部闪烁了几下五彩的光芒,之前被男子劈开的藤蔓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随着藤蔓的彻底枯萎消失,石头内部中的一缕五彩光芒溜出了一缕,钻进了妇人的肚子之中。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如若是转头看一眼身后方才所坐的石头,就会发现,石头变得愈加透明,并且中间隐隐约约有一个孩童的影子。更诡异的是,那石头的形状与人体心脏的形状一模一样,如果是加上方才的藤蔓,活脱脱就是附着在心脏的血管……

    当他们回到家的半夜,妇人原本还依然平静的肚子突然传来了阵痛,突如其来的状况瞬间令夫妻二人手忙脚乱。

    在短暂而又漫长的几个时辰过去,当迎来清晨的那一刻,一个女婴终于嚎着响亮的哭声呱呱坠地。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女婴诞下的时辰,赫然便是那缕光芒进入妇人腹中的那一刻。

    虽然孩子还皱巴巴的,扑腾着四肢,闭着眼哇哇大哭。但对夫妻二人来说,这是上天赐予自己最好的一份礼物,他们恨不得将所有最美好的一切都给她。

    “娘子,你辛苦了!你看看孩子,多像你啊!”男子将已经熟睡的孩子抱到妻子的身边,脸上沉溺着满满的幸福。

    “净会哄我,皱巴巴的哪里看出来像我了!”

    “哼,我不管,咱们的女儿,以后肯定像你!哈哈哈~”男子爽朗的笑声透过屋子,传到了外边。

    但外边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喧闹。

    “怎么了,外面怎么闹哄哄的!”男子抱着自己的女儿,皱了皱眉。随后将孩子放在妻子的身边,“我出去看看。”

    当他一打开屋门的时候,就见一群村民已经靠近了屋子。

    “这……这是怎么了?”男子一开始一头雾水,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喜色顿时爬上了眉梢,“哎呀,大家都来祝贺我的吗?都是邻里,这么客气干嘛!”

    “我说老蓝啊,我们今天来找你,就是针对你婆娘生的孩子来的,但绝对不是来祝贺你的!”

    老蓝彻底迷糊了,“村长,那你们……”

    “把妖孽交出来吧!”村长一脸平静地说道。

    “什么妖孽?”老蓝更是迷糊了。

    “老蓝,你还不知道吗?你家婆娘生的,就是一个妖孽!”

    “你们怎么胡说八道呐!”听到村长说自己妻子辛辛苦苦生下的心肝肉是妖孽,老蓝不干了,“村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乱说?你认为没有根据的话,我们会乱说?就在你家娃生下的一瞬间,你家屋顶冒了五色光……”

    村长话还未说完,就被老蓝打断:“五色光明明是吉祥的象征,那说明我家娃是个有福气的。”

    “我话还没说完呢,不仅如此,你问问他们,家家户户的牲畜,都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害怕得躲在角落不敢出来,这不是妖孽是什么?”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凭什么就赖在我家闺女头上,她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碍着你们什么了?你们非得把这盆脏水扣到她的头上!”老蓝看着一群来“兴师问罪”的人,气得脸色都憋红了。

    “老蓝,你这是胡搅蛮缠!”跟在村长身后的一名挽起袖子的村民忍不住说道。

    “你才胡搅蛮缠,我问你,要是有一群人突然跑来和你说,你孩子是妖孽,你作何感想?”

    搭话的村民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我……”

    “好了,少废话,老蓝,就问你,交不交吧?”村长直接开门见山。

    “除非我死!”

    “好,既然你不愿意交,那就别怪我们强来了!上门抓人!”说完,村长直接带着身后的村民,越过老蓝,就往屋内走去。

    “喂,你们不能乱来!”老蓝见众人直接准备上门抢人,立刻冲到他们面前,双手横举,试图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但他的力量毕竟有限,即使长出三头六臂,也依然没法阻止众人的步伐,最多只是堪堪抱住了两个人而已。

    “砰”地一声,木门应声而开,就只见虚弱的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正艰难地往窗台爬去。

    “给我抓住她!”

    ———————————————————————

    注:太姥山,旧名才山,其内状若心脏的石头便是景区著名的太姥之心。石头形状酷似心脏,加上石头表面树根缠绕,如遍布心脏的血管,因而得名。